教育不止一條路,哪該走什麼路?

閱讀林茵撰寫的報道《教育不只一條路》,簡直是將這幾年耳聞兆基創意書院的種種理念、期望、想像跟現實的落差,以及種種張力,透過文字重新經歷一次。 馮美華(May Fung)說要信每一個學生,但現實卻是並非每個學生都「可信」。將他們當作成年人,但部分學生的行為卻令人失望。學校期望學生有創意,但一些學生又要考高中試,進退兩難。學生要民主,但又為民主的繁瑣和看似無盡,而感到無聊、無力。想有規矩或規則,但又不知如何建立,或者應否建立。最害怕的,大概是又回到反抗的原點:不是對既有那因循守舊、捍衛現狀的教育說不嗎?思緒透過書中平實的訪問重重複複,好像一個迷宮。 看了女哲學家奈曼(Susan Neiman)的《為什麼長大》(Why Grow Up),有點頭緒去理解各種紛亂的想法。奈曼批評我們常將成人想成是世故、現實,而把小孩理解為單純、夢想跟熱誠。在這種框框下,我們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要成長,我們也無法理解何謂教育。因為「教育」在當代的脈絡,就是學壞的意思。教育跟成長等於學叻,等於妥協,等於順從——我們應該跟它對抗,甚至做其他的事。總之,要走另一條路。 人在社會失初心 想回學校得救贖 我們無法說服自己,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