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一場美麗的誤會:再談吳壁堅老師對通識科忽視科學的批評

近期通識科的討論圍繞在究竟通識科是否沒有完成「文理兼擅」的教育目標,忽視了「理科」的元素。但筆者一直困惑,倡議「文理兼擅」的教師究竟如何理解這素養,以致認為通識科已有一定成績的思維能力、共通能力訓練不能達到有關目標。近日再讀吳壁堅老師在5月11日的立場新聞投稿《通識教育中的科學素養 — 與理科老師的集體備課》,吳老師較清楚地用其經歷說明為何他認為在通識加入更多理科元素是重要的,有關批評似乎是一場美麗的誤會。 誤會(一):「文科仔」與「理科仔」是兩類人? 吳老師談到在備課的時候,與同事討論到一些通識議題,他作為一個讀歷史出身的「文科仔」,看法往往被一位科學老師運用相關的知識批評而語塞,因此認為通識科應該引入更多科學知識。提到兩者的方別是:「歷史科出身的老師,思考點多以政經社文環或原因、影響、解決方法上;科學老師只談證據與真理,很少會與我們的思想相近。 應該與很多通識科老師一樣,筆者是社會科學科出身的,在很多人眼中都該算是個「文科仔」,看到吳老師的分析,我即時反思:「原來我的思想是沒有證據和真理的嗎?」吳老師的科學科同事提到,青少年吸食電子煙的原因是尼古丁上癮,如果這就是證據和真理,我作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