噤聲.平反.瑯琊榜

《瑯琊榜》因精良的製作及精彩的權謀劇情成為去年內地話題最高的電視劇,但挾着如此聲勢來到香港卻「水土不服」,收視連創新低。大台用來「解畫」的原因固然叫人失笑(包括香港觀眾偏愛本地製作、劇集人物背景錯綜複雜以及逢周三跑夜馬),不過與其說瑯劇因「劇情體系相對龐大、演員多、歷史背景複雜」而令香港觀眾未能消化,不如說其波譎雲詭的權謀情節較合內地國情,當中皇子之間的派系鬥爭、借黑材料將如日中天的高官權貴拉下馬等情節,無論如何都應該是內地觀眾看起來更有深刻的感受吧?有趣的是如此暗合中國政治邏輯的一齣劇集,其主線卻又是個逼當權者承認昔日血腥鎮壓異己暴行的故事。劇情發展表面是梅長蘇如何利用謀士的身分去扭轉政局,輔助在朝中毫無地位的靖王蕭景琰為太子,觀眾最後會發現這些其實不過是他的手段,其真正的目的卻是抽絲剝繭揭露十多年前赤焰軍「叛變」的真相,要求平反冤案。劇中各個身繫「赤焰軍案」的角色,其揮之不去的夢魘——面對不公不義的鎮壓,人應該怯於強權而選擇遺忘,還是要無時不忘爭取平反——難道這不也是縈繞港人心頭六四的情結?劇集中冤案苦主梅長蘇固然苦心孤詣苟延殘軀牟取平反;其他屈服於皇權對慘案不敢噤聲的角色也是無法釋懷,真相被揭露的一刻仍覺得「真相就是真相,或許我們沒有能力改變所有被顛倒的黑白,但是至少我們不能做隱瞞者的幫兇」。(這句話相信也是不少即使六四燭光晚會被詬病流於形式化但仍堅持每年參與的人的心聲吧?)在父權制度尤其華人社會,要求父親所代表的權威化身認錯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此不但是個人的面子問題,更關乎體制、政權之穩定,此邏輯深入中國人的骨髓,貫穿數千年之中國歷史。因此,當劇集結尾皇帝壽宴變成昭雪歷史舊案現場,朝廷上上下下裏裏外外在皇帝面前慷慨陳詞,硬生生令自私多疑的皇帝低頭下詔重審冤案,成就了全劇的最高潮。這一幕將中國歷史的不可能變成可能,在上訪申訴文化盛行的內地社會,此劇被譽為「良心劇」自非偶然(雖然皇帝最後之所以「低頭」絕非只因他理虧,而是因為那刻他才驀然發現自己的權力已被太子架空……)。迷戀權力的皇帝不理解太子為何大權在握仍要冒險脅迫自己就範:「為什麼不等到我百年之後,你們再來翻案?」梅長蘇答:「生前由你親自糾正和死後翻案,是大不一樣的!」我認為這當中的「大不一樣」,實在值得困擾於六四應否悼念的香港人深刻思考。不管世道如何,在強權之下群眾對真理真相自是發自心底有一種純粹的渴求,這豈是慣於博弈算計、迷失於權力鬥爭的人所能理解的人性光輝?文:木兆編輯﹕袁兆昌電郵 mpcentury@mingpao.com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6年6月30日) 劇集 瑯琊榜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