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治水

作為港區人大,我會就全國性事務向國家提意見,但我最關心的始終是中央與香港的關係,這個本來就是回歸最大的挑戰。近年,我們都應該承認兩地關係出了一些問題,不可無限放大,但也不能坐視不理,應該客觀理性處理。今年兩會期間,我向中央政府提出了幾點改善兩地關係的意見。 前幾天,一位中國工程院士,因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的問題而對香港大力批評。批評不是問題,但必須根據事實,也應該力求客觀,特別是出自有影響力的人物。這位院士言辭偏頗、資料不實,我相信他的意見絕不代表官方。但他有人大身分,中國工程院又是國務院直屬單位,非常容易令人以為是中央的看法,為兩地關係添煩添亂。所以我認為中央有必要澄清有關言論不是官方立場,以正視聽。過往有官方背景的《環球時報》多次炒作兩地敏感事件,中央網信辦便曾正式澄清和批評,這樣確可為兩地減少不必要的矛盾。 香港市民一直深受樓價高企之苦,是香港面對最嚴峻的問題。香港政府一直努力穩定樓市,但有一個問題比較難應對,便是內地資金湧入高價投地。最近香港有幾幅土地成交價創新高,都是由內地企業投得,單是土地成本呎價已比其他新樓售價為高。我明白在自由市場下很難完全解決這個問題,但希望中央知道這一

詳情

中港合流炮轟香港司法制度

七警案判決後,不僅香港的警員、家屬及「愛國人士」義憤填膺,3.3萬人「非法集會」力撐七警,指摘法官判刑過重。與此同時,中國的「毛左」、民族主義者及官媒突然出奇地「憤怒」起來,且同樣將矛頭對準法官及香港司法制度。 《環球時報》指香港司法制度「延續了殖民地的色彩,並沒有像香港政府一樣建立起對中國憲法和《基本法》的忠誠,因此遇到與政治有關的案件時,它就容易跑偏」。 《人民日報海外版》則說七警案法官杜大衛是英國人,「而香港法律系統中不僅有大量外國籍法官,且更多人是港英政府培養出來的」,並引述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副院長顧敏康指「這種制度顯然存在商榷的地方,那就是立場問題可能影響他們對案件的判斷」。曾因敢言而遭整肅的廣東《南方週末》也罕有撰文抨擊香港司法系統及政府內部「不乏同情『佔中』的人士」,終審法院法官更只有兩人是香港籍,長遠而言「是一個應該解決的問題」,即修改基本法去限制外籍法官數量。 黨媒喉舌是赤裸裸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以其宣傳紀律這絕非無的放矢,更不可能是個人意見,而是替黨發聲,為整肅香港司法制度製造輿論。事實上,本港左派早就不斷攻擊香港外籍法官,質疑其忠誠。雖然中共領導人及本港高官的家屬

詳情

睡獅與瘋狗

《環球時報》挾網民發惡,Lancome立即跪低,嚇得電盈也要出聲明。做生意,要尊重別國人民的感情,無可厚非,但黨媒資訊操控與審查下的網絡輿情,是否真正民意?就算能代表,他們把與達賴喇嘛拍張照就打成「藏獨」,舉起過黃色雨傘就叫「港獨」,莫須有的罪名,容易受傷的心;「尊重」也需要有底線,但自誇「十三億人口的市場」,縱使是守門的癲狗在吠,跨國企業都要屈膝叩頭。內地網民時興掛在口邊︰「吃中國飯不要砸中國鍋」。做生意的機會,本來就不是甚麼恩典,一買一賣,你情我願,投資內地,有賺有蝕,不一定榮華富貴;認識不少北上發展朋友,損手爛腳,買到的是深刻教訓,是否也要感恩?是否要跪拜叩謝,感激國家給你一個從失敗中學習的機遇?施恩望報,是幼稚的表現;更何況,無恩無情,也要人叩頭感謝,就顯得滑稽。事件傳遞了一個很鮮明的訊息,官方口徑,常叫年輕人北上發展創業,請注意一大風險,如果你的政治立場與內地主流相左,要小心,一切耕耘隨時前功盡廢。年長一輩,也許學懂妥協;年輕一代,眼見荒唐異象,不容易屈服,亦無能力改變,剩下的選擇,只有切割;改變不了現狀,只能「背靠中國」,不再望一眼。相傳Lancome那祖國,有位叫拿破崙的老祖宗曾講過︰「中國是沉睡的獅子,當這頭睡獅醒來時,世界都會為之發抖。」是否真的講過,無從查證,但自卑的中國人,則喜歡引用再引用,國家主席習近平兩年前訪問法國,也引過「拿破崙的話」,說中國這頭睡獅已經醒來,「但這是一隻和平的、可親的、文明的獅子。」如何文明可親?花綠綠的金錢,只能保證買起名牌手袋與化妝護膚品,不能保證買起人心,暴發戶嘴臉,不只在眾多民粹極右愛國言論與《環球時報》找到,更掛在中國外交部長的尊容中,明明白白向世界昭示,鄧小平說過的「韜光養晦」已成陳迹,今天不可一世的傲慢,全世界看清楚。今天的自命愛國者,貶損西方價值,崇尚中國模式。講文化優劣,國家是否真正強大,有一個很簡單直接的指標。你會送子女到甚麼國家留學讀書?既然現代中國如此偉大,為何高官與中產一族,容許獨生子女、心肝寶貝,離鄉背井,到陌生國度浸淫,而又竟然放心?甚至精極部署搭路,前仆後繼,不怕校園槍擊,不怕恐怖襲擊,千方百計,也要把子女放洋留學,頭也不回?尤其是送子女留洋由中學就開始讀的一輩,成長關鍵期,竟然放心交到邪惡的外部勢力魔掌中,實在不可思議。中國人的自豪感,離不開有錢駛得鬼推磨的快慰,也來自基建規模令人瞠目的震懾力,這些都是硬實力。從外交部長王毅之傲慢歪嘴失態,看到那種土豪不被尊重的鬱結。問題是,一個國家擁有資本技術權與錢,亦要談軟實力,想得到認同,不能光靠強權威嚇,想得到人尊重,不能光靠財大氣粗,要人心悅誠服的欣賞,才稱得上真正強國。中國宣揚的,是甚麼價值?有錢大晒,你要有啖好食,就要放棄尊嚴,拋低原則,自閹之餘,你還要真心享受,笑臉迎人。聽說,這叫新時代的普世價值。獅子睡醒,令世界發抖發震,還是發光發亮,或是,令全世界發笑?你話呢。相關文章:不是兩制矛盾,是文明衝突愛國小丑原文載於作者網誌。本文文字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文經加長及改寫。 Lancôme風波 環球時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