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皇欲生前退位 真的主要為阻右翼修憲夢?

明仁天皇(下作明仁)日前發表電視錄像講話,暗示生前退位的強烈意願,並表達了婉拒攝政的想法,旋即引來了國內外的關注。從講話的內容來看,明仁欲退位的原因是感到自己健康日趨衰弱,恐怕難以盡心履行象徵性職務。但另一方面,日本皇室事務記者、明仁昔日同窗橋本明在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指,明仁今次旨在轉移輿論焦點,拖延國會討論修改「和平憲法」。那麼,明仁是否真有這種想法?就算有,又是否他決定退位的主因?生前退位衝擊右翼作用有限當然,明仁真正的動機,外界至少在他在世期間都難以參透;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可能對生前退位的討論將對右翼造成衝擊一無所知。因為日本保守派的目標不止在於修改憲法,「嚴守皇室傳統」也是它的理念之一。2005年,小泉純一郎內閣曾討論女性繼任天皇的可能,時任內閣官房長官的安倍晉三,以及保守派團體都極力反對。可見,保守派對修改《皇室典範》非常抗拒。但是,《朝日新聞》早前做的輿論調查顯示,只有5%的受訪者反對明仁生前退位,而贊成者卻有84%,民意非常鮮明。安倍應該心裏有數,右翼在當今政壇處於優勢,原因並不在於它的保守主張,對深受民眾愛戴的明仁過分強硬絕非上策。問題是,明仁按制度必須在事前與政府的宮內廳溝通,故此絕無可能達到「突襲」的效果。是以安倍亦似乎早有準備,有消息就指,日本政府正考慮特別立法,讓明仁退位而不改《皇室典範》。這樣看來,明仁退位雖對國內右翼有一定的影響,但既然大有「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機會,認為明仁「以非常手段應對非常時期」的理據就顯得薄弱。其次,安倍順利修憲的機會本來就不大。縱觀現時的民意,並無傾側於修憲,因此政府要爭取民眾支持以贏得公投,就非常依靠「安倍經濟學」是否得意。可惜,即使安倍內閣近日決定了新的經濟刺激政策,還是難改「量寬措施是王道」的思緒,未來有效處理國內人口老化和債務等問題並不樂觀,「安倍經濟學」多半以失敗作結。安倍的修憲夢前景未明,明仁有否以退位來施壓的需要,誠然存疑。此外,有日本傳媒就報道,早在5年前,明仁就向旁人表示,如果不能充分履行作為象徵性天皇的公務,就該讓出皇位。5年之前,大約是菅直人和野田佳彥交接的時候,安倍尚未重返首相一職,所以認定明仁退位主要為阻擾右翼勢力,可能是一廂情願。難以確定明仁的動機不過,更值得留意的是部分華人傳媒對相關報道的取態。中國和香港都有一些媒體以頗為肯定的語調,指明仁退位為「要阻擋安倍修改和平憲法」云云。可是,縱觀現今的處境,正如上文剖析,政府或許以「特事特辦」來繞過《皇室典範》來處理退位,而安倍修憲成功的機會着實不大,難以有力推論明仁暗示退位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阻撓安倍的野心。雖然,也不能全然否定明仁有這種想法,畢竟他「反省」、「反戰」意志堅定,但當下未有足夠理據,理應觀望不前,正如《金融時報》訪問橋本後,只以「could be」(註1)這一非確定語氣的詞彙來表述他的意見,才是適宜的做法。反觀部分華人媒體,有過早立論之嫌,如〈日皇今拋退位說 壓安倍修憲氣焰〉、〈安倍修憲夢東亞新夢魘〉,就難免是別有用心。這令人憶起沈旭暉說過,絕大多數日本人和全球媒體都不認為軍國主義有復辟的可能,倒是中國傳媒還天天渲染這個議題,不知所以(註2)。「水濁誰能辨真龍」,當大家聽到政客提倡「××威脅論」,還請慎之、慎之。註1:「Akira Hashimoto……suggested that the emperor’s desire to abdicate could be aimed at focusing attention on the future of the imperial family, thus delaying any debate about changing the constitution’s Article 9」 (www.ft.com/cms/s/2/990b666a-5b10-11e6-9f70-badea1b336d4.html#axzz4H2Zr0Scp)註2:沈旭暉著,《平行時空2》(香港:信報,2016),頁28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6日) 日本 天皇 生前退位

詳情

老皇帝的最後選擇

日皇明仁透露退位的願望,八十三歲的老先生,一臉慈悲,眉目謙遜,但眼神裡更多的是淡淡的哀傷。怎能不哀傷呢?本身是生物學家,在國際雜誌上發表過學術論文,若非生在帝王家,想必已是一流大學裡的尊敬教授,業餘嗜好是網球和大提琴,本可過着優游的優質生活,但偏偏是太子,尤其是戰敗國的太子,承受着厚重的原罪,目睹父親以戰敗國君的身分在美國人的旗幟下俯首聽命多年,而可以預料,有朝一日輪到自己坐上父親的殿座,做虛君,做國寶,做神人,可是,偏偏做不了最想做的自己。登基那年的明仁已經五十六歲,日本人已從戰爭的廢墟裡昂然站起,但過不了多年,經濟泡沫爆破,國力高速下滑,走向所謂「下流社會」,雖說不必由他負責,但這畢竟是他的國啊,他無法不重重地悲傷。日本內閣近年多屬右傾,逐步把軍國眼睛盯向全球,故有修憲之議,日之丸,太陽旗,不久後極有可能伴隨軍艦飄揚於有海有地的其他國度。據說「今上天皇」是不認同的,對於戰爭,他有一套含蓄的看法,日本戰敗時他十二歲,經歷過「半亡國」之苦,麥克亞瑟的回憶錄裡曾說,裕仁皇帝透過「王音放送」宣布投降,返回宮殿,躺在床上久久不起,一夜之間像老了十年。這景象,兒子明仁肯定親眼目睹並且銘記,更何况他的學術專長是研究魚類,這領域的學者通常性格溫馴和單純,銘記在這種人的心裡發芽醞釀,結果必然不是仇恨或報復,而是衍生出無常和悲憐,相由心生,明仁或許是最具慈相的一位日本皇帝。當這樣的皇帝遇上這樣的內閣,反正年老體衰,不如歸去,在嚥下最後一口氣前先從皇位退下,無論能否成事,都是不難想像的一種生命選擇。裕仁皇帝即所謂「昭和天皇」,與老婆生了四個女兒,舉國擔心皇位無子可承,輿論叫他納妾,他不肯,堅持再試,苦了老婆的肚皮,幸好生到第五胎終於得男。明仁誕生以前,日本全體國民緊張到不得了,人人繃緊臉孔,比香港一億元六合彩攪珠氣氛刺激十倍,別忘了那是軍國主義叫囂的三十年代,父權當道,皇帝焉可無子?終於,明仁從母體裡冒出頭來,「有柄」,全國上下歡欣若狂,無不奔走到街頭巷尾搖旗高喊萬歲,股市亦應聲高漲,像今天的忽然開通了「深港通」。當年的孩子,皇帝之路走到接近盡頭了,不准他提早下崗,太殘忍了吧?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12日) 日本 天皇 生前退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