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 Lau:硬哽

近日在外用餐的經驗,令自己有點摸不著頭腦,不知道是否已是常態? 一次在一家中式茶餐廳,說它是中式因為它只售中菜,沒有西式食品,如三文治,焗飯,意粉之類。那次我們點了一個咸魚雞粒豆腐煲,家常得無可再普通了,大家一定吃過多次,味道也許各有不同程度,上枱的可能是原煲,像煲仔飯那種有單柄瓦煲,有可能是另一種較高檔的瓦煲,甚至是一個較深的碟,都沒所謂。但裏面的咸魚,雞粒和豆腐應該沒有甚麼爭議,或代替品,可能咸魚較靚的,已溶化入汁液內,化成香氣,撲面而來。大家應有共識,是怎樣的一道菜吧。 菜來了,蓋子打開,熟悉的氣味,再看,咦,怎麼那麼黑的?用匙羹翻了一下,那些豆腐竟然是一塊一塊大小接近,沒有散碎的情況。盛了一羹試吃,原來豆腐先略炸過再拿來炒,單這樣形容已經覺得不會好吃。點這道菜就是想吃滑溜溜的軟豆腐,而豆腐不是不可以炸,但炸完再炒便是離經叛道,兩邊不討好。找伙記查詢,「我地不嬲係咁整。」言下之意是我們見識少,不肯退換,只有硬食! 另一次在一間港式茶餐廳,就是那些甚麼都做到的令港人自豪的那種,例湯也分中湯西湯。我們看了一個中式小菜的套餐餐牌,有十多樣如南乳齋煲,腐乳通菜牛肉,我會覺得那張餐牌上都是

詳情

伍麒匡:從韓國咖啡王姜勳自殺,看韓國競爭激烈的咖啡市場

不少網誌、旅遊達人說到韓國,必須要去首爾不同的咖啡店朝聖,不同咖啡店亦成為了旅遊熱點。而且,亦因為韓流的關係,不少連鎖咖啡店品牌亦瞄準了韓流產品如電視劇、綜藝節目等,作不同形式的植入式廣告,以向本土及海外觀眾宣傳韓國咖啡品牌。正當我們享受這個旅遊文化時,有沒有想過,因為這咖啡市場,令到一個擁有多個連鎖品牌的「咖啡王」自殺成為轟動韓國的新聞? 在7月25日,根據首爾瑞草警察局,擁有Hollys Coffee、Caffe Bene等著名韓國連鎖咖啡店品牌的KH公司代表姜勳被公司職員發現在家裡洗手間自殺。而自殺前他曾向朋友發短訊表示因為公司運營問題感到「很疲倦」,而擁有大型咖啡王國的他,為何仍會在這競爭中不勝負荷,了結了自己的生命?值得研究的,不是他自殺的真正動機,反而應從他如何建構韓國咖啡店市場,然後再看究竟我們愛的韓國咖啡店背後,有著什麼的亂況。 姜勳於1997年就在星巴克咖啡進行推廣工作,其後自立門戶,與朋友成立了本土咖啡品牌 “Hollys Coffee”,而2003年把這品牌轉賣至其他公司,而2008年成立了Caffe Bene,此品牌的發展如日中天,轉眼間開了近500間分店,而且

詳情

楊子琪:抗衡領展 藉社區組織重寫真正生活

早前《明報》報道指,領展拆售青衣長康商場,新業主的電梯工程將封閉普通科門診和母嬰健康院出入口,該單位正好6月底租約到期。據悉,兩租戶均於6月中才得知工程會圍封其出入口,業主也未告知通道後備方案及實際完工時間。消息一出,「變相逼遷」的質疑聲不絕於耳。 老店、小店被逼走,公共空間被翻新為千篇一律的「城市巨獸」。近年領展算盤打得響亮,外判街市管理、將商場拆售,社福機構也不能倖免。當年政府一個「套現」,全港逾200萬人的生活從此被「出售」,現在看病都要問「何地有方」。居民痛批領展,舊屋邨人情味成了口口相傳的詩;也有人認為,上市公司只顧利益,無可厚非。獨立店舖、社福醫療機構「被領展」,真的是自由市場運作而政府不應插手嗎?我們可以怎樣做,才能奪回被出售的生活? 偽自由市場 政府責無旁貸 常謂老店小店關門,是自由市場規律所致,政府不應干預。不過,正如政治哲學家Michael Sandel指出,「市場不該被管束」的辯護通常有二:市場增進社會福祉,以及市場尊重個人選擇自由。顯然,居民生活「領展化」,一來沒有增進社區福祉,反令居民承受騰飛物價,逼走社福醫療機構;二來,「領展化」商場街市從不是一個自由市場環

詳情

木暮:請支持疫苗人仕快去打針

近日,網上出現不少反「反疫苗」文章,疾呼要做負責任的家長,避免社區爆發疫症,要嬰兒注射疫苗。有人甚至用細菌名稱在facebook開隱名帳戶,到一個被標籤為「反疫苗」的臉書專頁,向版主說「多謝」,用小學雞、中二病手段騷擾「反疫苗」人仕。在網上積極地支持疫苗注射的人,更會把「自然療法」視為詐騙,認為不應稱它為「療法」。以「食療」醫治國君平民的《大長今》主角,這回真的躺著也中槍!再讀那些講求科學理據的文章,多番提出美國有新移民社區爆發痲疹疫情,根據文章引述新聞報導分析這是由於「反疫苗」風潮釀成,當地有新移民聽了「反疫苗」的講法,相信了,於是決定不打針,導致社區感染,甚至有人不惜搬出舊聞:有個母親的孩子因感染百日咳致死,她指責所有不打針的人連累自己孩子。好一個未審先判的強國文化。 驅使一群正義人仕進攻「反疫苗」人仕,必定是基於公共衛生,為大多數人伸張正義,此乃義舉,理應表揚,並獲得大多數人支持才對。坊間不管是社運界著名維權律師、知名網媒策劃人、孩子已打齊疫苗的父母親,都紛紛在facebook反對「反疫苗」,說這是民眾聽信「陰謀論」的結果,亦/又提到二十年前有被除牌醫生發表了假醫學報告,一再向人

詳情

《戀愛病發》不要病發時才反思人生

近年「自由工作者」在社會越來越普遍,可能也是不少人憧憬的工作情況,相信因為都是予人感覺不用每天都在指定時間工作,可以靈活安排自己的時間表,忙碌與否由自己定奪,然而其實是否真的如此?在泰國電影《戀愛病發》(Heart Attack)中,男主角阿翁(Yoon)的遭遇可能反映了「自由工作者」在現實中這群人正在面對的境況。 阿翁平日會接到不同公司的「執相」工作,而他亦因為希望能夠在芸芸設計師中突圍而出,故此幾乎來者不拒,將工作塞滿時間表,日積月累之下要經常通宵工作,更試過四、五天都不眠不休趕工交貨,終於積勞成疾。在身體響起警號而困擾之下,他終於有機會反思過去的生活模式。 香港中文片名取為《戀愛病發》,事實上電影講愛情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劇情,更多是談及人生的選擇。關於戀愛的情節大多因為阿翁在公立醫院首次看病認識了為他診症的實習醫生艷(Imm),除了因為首次覺得有人關心自己的狀況而有點心如鹿撞,其實也正正反映他少與人接觸和溝通的一面。當然本片導演沒有明確地拍出兩人有否一起,反而透過兩人幾次見面產生如真似假、似有還無的曖昧感覺,卻表達出另一種浪漫。另外因為他平日只顧工作,根本沒有時間理會過其他人和事,

詳情

公共交通的優惠

香港地鐵的新一輪優惠剛推出,每程回贈三個巴仙,百分之三,3%!真是婆乸之數,相信沒有乘客會覺得興奮,花十元才省回三毫子,真的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倒是地鐵仍煞有介事的大力宣傳,驚死你唔知賺了,着數了,老實說,天天要上下班的普遍市民,不太留意八達通的記錄,真的未必感受到少付了三五七毫子。感受不到的優惠,還可算是優惠嗎?, 在外國,公共交通的優惠是重量級的讓人感受到,簡直是「賣大包」,超級力度鼓勵市民乘坐。首先,多數外國城市的公共交通服務都是包括所有地鐵、火車、巴士甚至渡輪,因此一有優惠,範圍是十分廣泛。 以多倫多為例,其實一直為人詬病票價偏高,而且多年來只有單一票價,沒有分段,長程要轉多次車和只乘一個站,價格相同,絕對令人模不着頭腦,無法理解。不過,它有各式其他的車票,如月票(Monthly Pass),週票(Weekly Pass)和日票(Day Pass)等,持票人可以在指定期間內,無限次乘搭,而且不限單一個人使用,例如父母在星期一至五上班時使用,週末不用,可以讓子女甚至鄰居親友等使用。這類車票大概計算一星期能有五天每天使用兩次便合化算。如果真的不是經常乘搭,仍可以選購代幣(Toke

詳情

《戀愛病發》:不要病,不要抖,工作至最後一刻?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看完《戀愛病發》(Heart Attack),問了自己幾個問題:上一次連續七日運動三十分鐘是何時的事?上一次九時以前上床睡覺又是幾時?理所當然的,我想不起。 配上一個愛情片的戲名,電影沒有談情說愛;倒是泰文片名說得清楚《ฟรีแลนซ์..ห้ามป่วย ห้ามพัก ห้ามรักหมอ》,翻出來就是「自由工作:不要病,不要抖,不要愛上醫生」──愛情是包裝,談的卻是對生活的反省。 電影以阿翁(Sunny Suwanmethanont)的角度出發──自由工作者,設計師,在家工作,由經理人阿潔(Violette Wautier)負責接洽客戶。坦白說,自由工作者的生活,沉悶得很,大多時間只是一人埋頭苦幹,對著電腦,手執滑鼠;忙碌的時候,一日不出門不見他人;於是,電影運用大量獨白,支撐整齣電影。 獨白太多,抑或太長,若然處理不善,容易失焦。這一部分,電影處理得不錯,配上影像,添上一點幽默,一點自嘲,讓觀眾容易代入了阿翁的視角:衝完一份工作,另一條死線又立刻來到,雖然辛苦,但也理解。只是捱得一次,捱得兩次,甚至成功打破新紀錄,五日不眠不休地趕工──工作交了,但是身

詳情

膠劇中似膠非膠的兩個點

TVB劇集,近年屢被詬病,形容劇情荒謬,「硬膠」非常。之前播的《律政強人》,富豪助手為老闆殺人及《不懂撒嬌的女人》中,CEO老婆與僱主通姦,為了保住工作啞忍。和一些基層同事談起,都覺得沒有可能。故友升旗易得道版主Tony Choi(不是蔡東豪)曾指電視臺編劇多為剛畢業大學生,所以劇情多偏離現實,然前述兩點,只要代入中產角色,不足為奇。 首先,現在不需要見什麼高級職位,只是食物鏈最底層的保安員,幾乎查足你整整三代。兩個咨詢人,為最基本條件,而且要他們的電話地址。然後又要有過往每個僱主的離職證明,又要你簽名授權可詢問舊老闆往績。如果是大企業,不止兩個咨詢人,還要每間過往任職企業提供一個。現在,除非是茶餐廳伙計或清潔工,否則,必定查清求職者全部歷史。如果開罪老闆,不止失去這份工作,以後除非當基層中的最底層,否則,無疑自絕於大部分行業。 回到劇情本身,被壓迫的,一個是CEO,一個是老闆近身助理。上段提到的,是基層保安員見工也如此「查三代」,中產CEO,自然更加厲害。大部分基層不知道,不少中產僱傭合約,除了薪高外,還有一個條款,就是一或兩年內,不可以從事相關行業。 不少基層奇怪,總經理見到他們,

詳情

免疫年代:接種疫苗了 然後呢?

我的孩子一歲時打了麻疹、德國麻疹、腮腺炎混合疫苗(MMR),全身出疹,嚇得我。之後要吃十四劑中藥才康復。我問過醫生,查過資料(醫學網站定義麻疹病徵),一般染上麻疹的話,「七日內不吃藥會痊癒」──可怕的併發症,大多只發生在長期病患者,或營養欠佳的兒童。我孩子因為疫苗副作用而受了十四天苦,直接入血,跟天然感染的麻疹,果然不同。 之後我找了很多資料,想看看究竟MMR是什麼。我也明白為何主張不打針的人,面對麻疹爆發而無動於中,表面上,像是不負責任,但其實是因為他們看過比麻疹更恐怖的東西。 免疫針真的在替我們預防疫症嗎?外國一爆發麻疹,不打針的,都被視為始作俑者;香港爆發流感時,亦有趨勢去怪罪沒有接種疫苗的人,甚至患者遇上併發症及死亡,醫護界一定會向傳媒標明該人有否接種疫苗。不過,實情卻是,疫苗並不一定防到該病,一是針的效力問題,二是針的實驗室病原(「減毒」或「滅活」)與野生病原(天然感染)是有分別的。 潛在疫症爆發的「始作俑者」 不同的嬰兒疫苗,有不同的保護年期,除了MMR內的麻疹部分被認為有永久保護外(此乃藥廠聲明,西醫聖經Physicians Desk Reference 認為至少有15年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