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不臣」的從政之路

奶媽未正式上場,能否修補社會撕裂仍未可知,但田二少退黨,與葉劉敵不過「七年之癢」,便意味著新一屆政府未開始,建制陣營便先上演一場「撕裂 2.0」。 筆者家在新界西,是田二少的選民,如今見到他「又」退黨,感到不勝唏噓。 從政路與黃毓民相似 田二少連續兩屆當選新界西立法會議員(同時也是荃灣區議員),早已建立自己的網絡,與不少鄉紳稔熟,再加上隨他退黨的區議員,其班底本身已儼如新界西的政黨,有點像當年劉江華的沙田執政黨公民力量,在新界的關係千絲萬縷,人脈無所不在。 不過鄉事派對他印象最深的,並非其少爺脾氣個性或如何實幹,而是其從政風格與黃毓民有點相似:「無路可捉,要做大佬」。 翻看往績,他擔任九廣鐵路管理局主席期間,曾在傳媒面前聲稱與行政總裁楊啟彥「不是朋友」,引發「九鐵兵變」、在自由黨時因最低工資問題與張宇人鬧得目紅耳熱,憤而退黨;前年政改甩轆「等埋發叔」,自己蝦碌無投票,卻竟然在報章撰文批評哥哥。難怪有人說他與合作六年的葉劉和平分手實屬「難得」,大有進步了。 靠分裂上位 田二少的從政之路,可說是靠分裂上位。先是自由黨,再來新民黨,每次都是理念分歧收場,但每次都有「斬獲」,如今他已是擁有六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