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dTalk系列:患哮喘的長跑女神

面書擦過長跑界女神Paula Radcliffe為英國哮喘協會的專題訪問。這名有六個世界冠軍頭銜、七個「六大馬」(倫敦、波士頓、芝加哥)冠軍和仍然保持兩項世界紀錄的長跑界傳奇人物,說她原來自小患有哮喘,相信多數人都會大跌眼鏡。 耐力賽運動員患有哮喘的比例的比一般人高。游泳運動員會受泳池水的氯氣所影響;越野跑、滑雪運動員就和冬天的冷空氣勢成水火,而開始跑大陸馬的香港人,也可以因為霧霾而變得氣若游絲。想成為世界冠軍,當然不可以放棄治療。問題來了,治療運動誘發哮喘(exercise-induced asthma, EIA)所用的藥,正是列為禁藥的類固醇和俗稱「瘦肉精」的β2激動藥。類固醇有多惡名昭彰不用多說,β2激動藥則有誘發心血管病症和心悸等危機。但更令人咬牙切齒的是,「瘦肉精」藥如其名,可以為運動員減少脂肪含量,增加肌肉,是耐力賽運動員夢寐以求的身段,在運動員間也瘋傳用藥可以短時間增強肺活量。 逐漸,精英運動員有事無事都向醫生通報有哮喘,理直氣壯帶著呼吸器上山。上斜時,就算沒有覺得氣喘都借勢吸一兩口,就像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般充滿力量。隨隊醫生通常只持有家庭醫學專科資格,有時更要隨隊駐守在

詳情

獲准晉級因體育精神?美國接力隊受特別關照?看IAAF規則第163條第2款

奧運田徑場上近日先後傳來美麗故事和爭議事件。美麗的故事當然是發生在女子五千公尺初賽的事件。美國的Abbey D’Agostino和紐西蘭的Nikki Hamblin在混亂中一起倒地。前者率先站起來並扶起Nikki Hamblin。兩人嘗試繼續競賽但Abbey D’Agostino傷勢太嚴重未能跟上。Nikki Hamblin鼓勵她後,Abbey D’Agostino卻叫Nikki Hamblin不要照顧她。後來Nikki Hamblin在過終點後特意等待Abbey D’Agostino完成賽事後與她擁抱。在競爭殘酷的奧運舞台,兩人的行動教人感動。雖然兩名運動員都未能造出足以晉身決賽的成績或時間,但大會決定讓兩者參加決賽。不少媒體都明示或暗示兩人是因為彰顯了體育精神或者奧運精神所以破例得到決賽權。甚至連國際奧委會的官方網站也做了標題黨,以「有禮的跑手因公平競技而得到獎勵」(GRACIOUS RUNNERS REWARDED FOR FAIR PLAY)為標題報道事件。但其實兩人得以晉級決賽很可能和她們是否成為了奧運精神的象徵無關。因為國際田徑聯會(IAAF)競賽規則第163條第2款a指,如果運動員被阻礙而裁判認為該運動員受到嚴重影響,裁判可以「下令賽事重新舉行或者容許受影響的運動員(或隊伍)參加下一輪賽事」。事實上, Abbey D’Agostino和Nikki Hamblin在賽後都有上訴。而在事件中同樣被嚴重干擾的還有奧地利選手Jennifer Wenth。她同樣在上訴後取得在八月十九日參加決賽的資格。原本應該只得十六人參加的決賽因此會有十八人參加(Abeey D’Agostino傷勢太重,將肯定缺席決賽)。爭議事件則是美國女子4乘100公尺接力案。美國隊在初賽因為被鄰線巴西選手所阻,導致跌棒。即使美國選手拾回接力棒完成賽事,也無法晉級。不過,美國隊上訴後獲准自己一隊在相同的賽道上重跑。只要造出的成績比以第八名晉身決賽的中國隊為佳,美國隊就會躋掉中國隊入決賽。結果,美國隊重跑時順利造出比初賽任何一隊的成績更快的時間,美國將取代中國隊在決賽亮相。由於巴西隊是犯錯一方,關鍵的條文是田徑例書第163條第2款b。根據該條文,如果裁判認定美國隊是被巴西隊所阻而未能晉級,上訴結果應該是重賽(但巴西隊不得參賽)或者是將美國保送入決賽。當然,重賽的決定牽連甚廣,因為其他在美國那組初賽已經晉級的隊伍必定會極為不滿。那麼像女子五千公尺一樣,直接將美國保送到決賽呢?這也有相當大的難度。因為五千公尺賽跑,運動員不用沿固定線道比賽,就算多了幾名運動員也對賽事沒有太大影響。但4乘100公尺接力卻要跟隨固定線道賽跑。而奧運田徑賽事場地能容許4乘100公尺接力賽進行的跑道卻只有八條。所以如果要保送美國,那就一定要躋掉另一支隊伍,除非大會容許決賽分開兩組角逐。中國隊上訴時確實提出了決賽分開兩組角逐的要求,老實說, 這大概這也是最公平的方案。但只要想像一下這樣對決賽的觀賞性會帶來多大的影響,就可以預料得到IAAF不會同意這個要求。總結來說,讓美國隊自己重跑,我們可理解為是IAAF在保障決賽觀賞性的前提下,被開罪的隊伍數目最少的決定。中國隊今次太倒楣了!值得一提的還有三點。首先,IAAF規則中有關競跑時被阻礙的條文根本沒有自己一隊重跑的選項,現在大會的決定其實是將決賽的觀賞性置於賽例之上。但據新浪報道(http://goo.gl/tKyRP3),有IAAF官員指,在前年的歐洲錦標賽和四年前的世界青年賽都有重跑的先例可援。另外,條文針對無辜被阻的運動員,只有重賽和保送到下一圈兩個結果。換言之,在決賽前被阻還有希望,在決賽被阻基本上就只能認命。最後要說的是,第163條第2款最後還有一句,就是說a項和b項的條文正常來說只適用於有盡力完成比賽的人。所以,如果參加五千公尺的那三位跑手或者美國隊沒有在出線無望下奮力完成賽事,可能她們也得不到參加決賽的權利。原文載於運動公社facebook專頁 體育 里約奧運 奧運 中國隊 田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