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勇衡:可唔可以成熟啲?──彭浩翔/李敏筆下港男大對決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最近上映的兩齣愛情電影皆以「男友不長大」為女主角的主要煩惱,取態則有差異,結局一團圓、一仳離。《春嬌救志明》是愛情喜劇,男主角被視為不成熟的地方最後成為化解危機的方法;《原諒他77次》雖有喜劇元素,卻只是主線以外的調味,男主角不成熟之處結果造成無可挽回的破裂。 甚麼表現會被視為「不成熟」呢?為甚麼電影中的香港女性會那麼介意男朋友「不願長大」呢?這種焦慮往往跟男女主角經歷過的創傷有關,但「如何處理這些創傷」這問題分別落在彭浩翔和李敏之手上[1],便產生明顯的差異。雖然「男友長不大」這一想法都是從女主角而出發,她背後的作者卻分別是男性和女性。彭浩翔對於張志明的大男孩一面予以正面描寫,和李敏相反,一點也不令人訝異。 幾成熟才夠熟 美國喜劇研究者Anthon Balducci在其著作I Won’t Grow Up!: The Comic Man-Child in Film from 1901 to the Present把「成熟」界定為一個人在情緒、社會和道德三方面的發展成果,展現出某些公認的德性,包括:堅強、勇敢、自重、勤奮、決心、自立、自律和榮譽感,而一個「夠ma

詳情

嘩,廿億!

特區土豪在報上刊發聲明之日,全城女子第一眼讀了,想必發出同一道聲音。一個單字,加一個感嘆號。不是粗口,而是:嘩!相識不過十年,取得廿億饋贈,每年平均純利兩億,比地球上絕大多數正當生意的回報率都更高更強。當然,「投資者」所投入的是生命、青春、感情,甚至尊嚴,箇中得失是否划算,因人而異,但無論覺得值得與否,廿億這個數字都是天文,絕對有理由贏得全城的「嘩」和感嘆。娛樂版記者追蹤此新聞時,例必順帶附舉資料,詳列土豪的艷史往績。跟他交往過的紅顏知己,沒有一個不是「滿載而歸」,然後開展新的美好生活,或嫁人,或當媽,或營商,或繼續從影,精彩生命並不因他而止。他顯然只是她們的一個中途洞穴,並且是長滿鑽樹銀花的那一種,供你採摘,雙手能捧走多少是多少,幾乎像個挖不完的金山寶礦。所以如果於離洞之後,仍然糾纏,仍不知足,不管女子如何真心假意,看在事不關己的花生友眼裡,很難得到同情;相反,容易形象敗壞,被視為貪得無厭,純屬笑話鬧劇裡的女一。可是,站在當事人的角度看,笑話就笑話吧,鬧劇就鬧劇吧,有什麼關係呢,最重要的是能夠取得更多、更多、更多多多。世上無人會嫌錢腥,廿億是個大數目,如果有了兩百億,便是超級數目,後者當然比前者強,得寸進尺,得隴望蜀,古往今來的人之常情也,做了諸侯便想當皇帝,做了將軍便想當總統,如果特朗普無此大志,今天即無資格籌組白宮內閣。男子有大志,女子亦應當有,由「志向」的層面出發,我們其實應該替女子鼓掌,她用她的合法途徑爭取更大的利益,厚顏喊「老公」以動情也好,訴諸官司以對簿也罷,都是她的個人選擇,亦是她的大志展現,我們不必付出任何成本即可看到連場豪門好戲,如果在街頭偶遇,或應對她衷心說句多謝。倒是有點奇怪:娛樂版在翻土豪的情史舊帳時,不知何故,似乎沒有談論太多他跟寶女士和洪先生的拉扯混戰。那是接近廿年前的往事了,劉先生和寶女士離婚,寶女士又跟洪先生搞上,然後呢,洪先生又跟寶女士翻臉,三人輪流在傳媒上狠發惡言,面目之猙獰,言詞之毒辣,使人不寒而慄,讓人記憶猶新,絕對是一則惡俗版的世說新語。亂世浮城,色慾城市,財與性,永遠是最好的娛樂活動。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1月22日) 兩性 男女

詳情

你的名字是瀧,妳的名字是三葉

瀧追到女,卻仍然是宅男。與其說他遇上另一半,倒不如說是這「另一半」挑上他,入他的夢,是神女選上身處城市的他,他沒有決定權。他一開始心儀同事奧寺,但憑自己實力是沒可能引起女神注意,要不是三葉附體代其溝通,基本上兩人連朋友都說不上。如一眾草食男,他是被動的,要他主動一定不知所措。三葉是等愛的女人。她是村長之女,對身邊男生完全看不上眼,期待繁華都市的生活,活在五光十色的幻想裏。神力如果帶一個「鄉下仔」給她,她沒可能這麼投入。她需要經歷,需要昇華,但絕不代表拜金和高攀。三葉不用金雕玉砌——身份高貴的她用不着紈絝子弟陪襯,城市宅男要打工要返學,可以自由自在逛街,有生活軼事分享,甚至幫助他追女,這已夠她時刻回味。這大抵是《你的名字。》男女通殺的理由:這代男生沒有一個缺乏宅男因子;而女生往往會幻想白馬王子會在似遠還近的距離等着自己,是soulmate,也是命中註定我愛你的那人。《你的名字。》一部分是奇幻片,部分是科幻片,但全劇的設定,一定是近乎柴門文、岩井俊二的純愛電影,否則2D動漫是很難可以將男男女女也一網打盡。今年前有庵野秀明拍了套高水準的特攝片,現有新海誠為2D動漫貢獻了套里程碑作品,日本宅迷可以安心了,吉卜力「半收檔」下仍然有滔天後浪等着我們呀。 電影 兩性 男女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