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七警集會 教協要孭鑊

早前有萬七名警察集會反對七警被定罪,聲勢浩大,一如七十年代警察包圍廉署,法治受到執法機關的挑釁。然而,就這次事件,政治不正確地說:教協要為此負責。 因為現在警察如斯蹩腳的法治觀,多少來自教協多年來提升老師的人權素養不作為,讓這些老師在中小學「身教」出缺乏法治和人權觀念的學生。這些學生,有部份成為警察,參加了侮辱法治的集會。 其實,香港的中學是最反法治的地方,連戴教授所言的有法必依也做不到。正如普通法原則,法律沒有寫的都可以做,但是學校的老師和訓導經常學人大粗暴釋法,將校規的解釋權任搬龍門。早前有學校男生在便服日穿校裙回校,理論上便服日是穿著自由,但是校方竟然用一大堆荒謬理由對學生大刑伺候。法治質素和人大一樣低。 記得英國有所學校修改校規,禁止男生穿短褲上課,而有男生改為穿校裙回校抗議,學校遵守法治精神不僅沒有懲罰學生,反而讚賞學生有智慧!若果是香港,早已被訓導罵得狗血噴頭了——挑戰權威的公民意識很快被異化為揣摩上意的奴才意識。 至於學校的老師對於校服服飾和學生髮型的操弄,更加是對學生的人權作嚴重的侵犯。實在沒有理由限制學生就服飾和髮型打扮,不過對於「存在就是合理」、「屁股取代腦袋」的老

詳情

男生穿校裙,學校可以怎樣回應?

屯門某中學便服日,有男學生穿著校裙回校,結果遭訓導指責不合校規。學生在網上公開事件,引起熱烈討論:有人認為校規並無規定便服日男學生不可穿裙子,這屬於灰色地帶。根據法治精神,疑則不罪,不應懲罰學生,而且這是創意表現;也有人認為男生穿裙子於奇裝異服,校規雖然無規定,但是也不能接納。 其實,學校要回應男學生便服日穿裙子的行為,可以這樣說:在便服日,同學可以穿便服回校,否則需要根據校規穿著整齊校服。同學穿的是校裙,不屬於便服,所以當校服處理。校規列明男同學冬季必須穿著恤衫、西褲,結領帶,所以同學不符校規。 另外,最值得注意是學校的處理手法。學校出動訓導處理男學生的行為,並且開會研究罰則。學校處理學生問題的手法,其緊張、嚴厲的程度,理應與所犯錯誤的嚴重程度掛鈎。現在學生不是打架,也不是踢人入會,只是穿校裙而已,根本毋須大張旗鼓用訓導處理。如果只是小事,高調用訓導,只會適得其反。學校必須理解學生的特性與心態:自尊心強、反叛、愛表現自己。若小事用訓導,強大的自尊必然引起他們更大的反抗。除了向學生解釋如何不符校規,學校還應該用輔導老師代入他們的角度說: 「學校很欣賞你們的特立獨行,穿裙子這種勇氣更是難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