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形:聖約》由大衛翻臉說起

《異形》前傳一集集拍下去,愈來愈多「人」要滅絕人類,「異形」不過是工具。 上次《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還勉強說得過去。人類錯認了上帝,來自老遠銀河「工程師」才是我們的造物主,他們昂藏十尺,科技非常發達。「工程師」覺得子孫不肖,兩千年前預備來殲滅,可惜行動失敗,他們的飛船在LV-223星球荒廢兩千年,直至被普羅米修斯號的地球人發現——網上有個更可愛說法(《異形》系列引發恆河沙數的fanboy式討論,討論生態及物種什麼的,已跟電影水平無關,正是電影公司樂見的):說「工程師」當年勃然大怒,因為人類把他們派來的耶穌釘上十架!孔子據說有九尺多高,會不會也是「工程師」派來的? 然後是現在的《異形:聖約》(Alien: Convenant),故事中是十年後,「工程師」反而在自己的星球給殲滅了。毀滅他們的是合成人David(Michael Fassbender)。David的出發點不是人類存亡,他對「工程師」的滅族動機不大明確,但他對人類懷恨於心卻很明顯,他鄙視人類是垂死掙扎的物種。《聖約》的故事重點竟然是「機器人叛變」,導演烈尼史葛(Ridley Scott)成了「異形系列」的蓋世霸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