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虎毒不吃兒

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人類從來沒有從歷史中汲取教訓。黑心疫苗事件,是十年前毒奶粉醜聞幾乎百分百的翻版。先是農村出現大頭娃娃,驗出禍源是向農民銷售的廉價奶粉,雖有民間迴響,但未引起官方的足夠重視,未有及時查究。然後,爆出奶業巨企三鹿在牛奶加添有毒的三聚氰胺,導致以十萬計嬰兒患上腎結石和其他病症,星火燎原,當局才出面處理。中國面對重大事故有標準的三部曲:高調拘控企業負責人、公布處分主事官員、強力鎮壓為受害者討回公道的維權人士。疫苗出事也非今日始。數年前山西爆出黑心疫苗,以百計兒童注射後,連番出現不尋常症狀,更嚴重至永久傷殘,有些更不幸死亡。當局面對嚴重事故,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揭發黑心疫苗的媒體,老總被調職,記者被炒魷,下令事件不准再報道跟進。黑心疫苗並非突然爆發,山西疫苗敲響了警鐘,當局聽而不聞,以為把提出問題的人處理掉就萬事大吉。更恐怖的是,因毒奶粉被處分的官員,轉個頭,竟連升多級,負責監督藥物疫苗的安全。中央領導口出重話,什麼「超越人類道德底線」,什麼「觸目驚心」「一查到底」。這些聽得令人發笑的官話何其熟悉,幾乎每次出事都照本宣科,但一次比一次軟弱無力。虎毒不吃兒,為何這個民族,一次又一次地毒害自己的下一代?而一個敢於跟世界第一強權比併的堂堂大國,竟然乾淨的奶粉、有效無毒的疫苗都造不出來?而應該負責的主事官員,竟然可以步步高陞,繼續緊握權力?今天中國人的道德是否特別敗壞?可能是。但更肯定的是,連提出問題的記者、為民請命的律師都被拉被鎖,一隻完全不受監督制衡的權力怪獸,只會一次比一次肆無忌憚,不斷地撕咬和吞噬整個民族的軀體和靈魂。[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28/s00193/text/1532715508298pentoy

詳情

馬家輝:文明的選擇

長生企業老闆被捕,是女人,照片流出,幾乎毫不意外地有網民在照旁加字:「蝎子尾上刺,黃蜂尾後針,兩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彷彿仍在封建年代,牆上仍然掛著老黃曆,對於女性的羞辱踐踏像不經思索即可說出;多年來的性別平權意識沒有寸進,而把照片輾轉流傳的人,不管擁有多少個學位頭銜,仍然像沒受過教育般囂張荒唐。世上無樂土,人間無天國,地球上任何地方任何時間皆有悲劇鬧劇,但測量一個社會的文明指數,並非有沒有悲劇鬧劇或有多少悲劇鬧劇,而是觀察這個社會對悲劇鬧劇作出什麼回應反應。是予以補救,抑或只懂發怒?是把怒氣對準焦點發出,從而改善景况,預防未來再次發生,抑或讓怒氣四濺,把無辜的人推向困境,承受無妄之災?是認認真真地依法抓人審人判人,抑或只基於輿情而草草結案?是即使領導不開聲亦會執法調查,抑或只因領導下了硬指示始動手辦事?是把調查結果如實公布,毋枉毋縱,抑或只宣布抓了幾個人、判了多少年?諸如此類,此類諸如,唯有選擇用文明的方式來回應悲劇鬧劇,始有機會修補文明的漏洞,令文明往前推進而非原地踏步,甚至更壞更差。也只有如此,才對得起在悲劇鬧劇裡的犧牲者和受害者,也才可減低未來出現更多犧牲者和受害者的可能性。每回出現關乎大眾健康的悲劇鬧劇,我們充其量只聽見抓人判人的消息,卻極少見關乎調查的細節和監察機制的改善,彷彿只要讓民眾出了氣便可了,下一波的風險是遙遠的日後事情,眼下不必管,或只用嘴巴說說便成,反正不會有太多跟進了解。於是,所謂調查,所謂回應,只變成一場雷厲風行的「除魔」行動,卻沒想過是什麼樣的環境使得妖魔存在和壯大。斬草不除根,當歪風來了,當然一吹又生。沒法了,遭受一波又一波的健康恐襲,內地父母的選擇——若有能力 ——自是把子女帶到香港打針。繼子宮頸針、美白針、流感針之後,香港或將再成內地人的「健康避風港」,唯望此城有能力承擔衝擊,別令本地居民因此吃虧。咦,深港邊境的購物城不是十室九空嗎?說不定可考慮改建為「打針城」,鼓勵有興趣的醫療業者在當地集中「接客」,一來方便南下的消費者,二來可免加深香港的擁擠度,這是聊勝於無的下策,而無奈,已成此城主調,沒有其他了。[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727/s00205/text/1532628112098pentoy

詳情

疫苗VE的意義:公民科教師的逆襲 文:LAO KA WANG

這篇文章,無論是支持接種流感疫苗的人,還是反對接種流感疫苗的人,都值得一讀。 要科學地討論疫苗成效,至少需要明白疫苗保護效力 VE 的意義,否則在專業知識被壟斷的情況下,公眾將繼續被專業人士輕蔑,卻無法查證專業人士所說的話到底是否可信。 這篇文章不像之前那兩篇,這是寫給所有人看的。看不懂數學的人可以直接跳到【結論】和【後記】,嫌文章太長的話那就沒辦法了。 ——————————————————————————————————– 先導知識 關於疫苗研究,常用的指標是VE值,是一個範圍由 -∞ 到 1 的數字,按道理應該是用小數來表達(例如 0.4709),不過醫學界通常會將之改

詳情

楊庭輝:反疫苗可否隸屬公民抗命權利的保障範疇?

沒有人是全知全能的,但一宗藝人反預防性流感疫苗的私人對話被泄露的事件,使原本很多不太關心和沒有意識到要關心這個議題的人士也加入了公共討論的行列。筆者對此事固然有初步的立場和想法,但由於從沒在這個議題上作過任何嚴謹的分析,所以無謂人云亦云,自暴其短之餘亦誤導大眾。 不過,類似的醫療倫理爭議不時在世界各地發生,當中更會涉及政府和民間社會對制訂醫療政策的取態(衝突),實屬政治哲學範疇的重要課題之一,十分值得我們退後半步、稍為抽離少許現有的事實背景,重新檢視現有於公共空間作道德決定的準則是否合理。比方說,某地政府基於某種疫症很可能在社區內大規模的爆發的預判,硬性規定為人父母的必須讓其子女接受預防性疫苗注射,否則屬於違法。然而,有些父母甘冒違法的代價也拒絕作出許可,那他們的行動可否算得上是直接型公民抗命(即針對性違反他們心目中不義法律的那種),以及是否隸屬於發動公民抗命權利的保障範疇呢? 這裏牽涉最少數個不同的命題。首先,一般來說,公民抗命僅限於訴諸公共理由的行動。換言之,若父母主要是基於宗教原因違法拒絕子女接受預防性疫苗注射,那他們的行動便必定不屬於直接型公民抗命的類別。然而,那並不一定意味着

詳情

Edward Ho:拆解謬誤重重的反疫苗研究

疫苗安全性一直在社會爭議。近來一份研究報告指疫苗安全性成疑,旋即被反疫苗人士在各大社交平台分享,呼喊科學終於覺醒——疫苗真的很危險!但這份報告真的可靠嗎? 先交代一點背景:報告作者是 Jackson State University 研究人員 Anthony R Mawson。Anthony 是著名反疫苗人士 Andrew Wakefield 的忠實支持者;而 Wakefield 本身已因在《刺針》刊登造假學術論文,而誠信破產、醫生專業資格在 2011 年被褫奪。更可疑的是,Anthony 曾嘗試將研究投稿《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但因研究方法實在太粗糙,根本難以證明疫苗不安全,最終被拒刊登。最諷刺的是,《Frontier》期刊曾被部份科學界人士認為「不可靠的期刊」。 那報告出了甚麼錯?簡單而言, Mawson 撰寫報告方式不達專業科研人員的應有水準。他只抄取「合用」句子撰文,而不看全文意思。情況有多惡劣,從報告可略知一二:他指過往研究提出疫苗會增加健康風險,但只要細閱相關論文,就不難發現大部份均沒有指明所有疫苗都會增加身體風險。其中,Mawson 引述

詳情

Edward Ho:家長不信疫苗有錯嗎?

友人近日談到,一位初為人母的朋友在看過大台《新聞透視》(疫苗戰)後,有點擔心讓囝囝接種疫苗後會出現什麼問題。 聽罷,我即時說:「那很正常啊!」自己在孩童年代,就曾因生病嚇得父母即時送我到醫院。雖然我未為人父母,但都有聽過家人、朋友,訴說自己照顧新生命的一點一滴。作為新任父母,對很多事都一無所知;就算知曉的,用到時也會心存恐懼。他們不止要對自己負責,還要對新生命負上一生的責任。也因如此,我從來不會覺得家長對疫苗有憂慮是多餘的;甚至乎我覺得讓他們擔驚受怕,科學家和政府或多或少都要負點責任。政府未有足夠人手去解釋疫苗安全問題;二來,政府一般都無視反疫苗聲音,久而久之,就助長了一班利用家長恐懼的「意見領袖」。 現時常聽到的後真相時代,就是這批意見領袖造成。他們隨口說幾句:「疫苗很危險」、「體質才是致病原因」,甚至近日會聽到「小朋友發燒不要服用退燒藥」之類的論調。一句「文章或書本只屬經驗分享」就可提供「醫療意見」,完全不需負責任。不僅如此,意見領袖的意見很多時與事實不符。他們為支持自己的論點,只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數據和研究論文,形成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也就是說,他們資

詳情

木暮:「個仔本身免疫力廢」?家長知情權被剝奪時 那些人在說什麼

關心疫苗成效與風險的父母,到底在想些什麼?反「反疫苗」(下稱反反人仕)已經說過,連世衛都已經訂明,要有95%注射率才合乎準則,才有「群體免疫」的效果,為什麼還是有家長不打針?《新聞透視》甚至把「反疫苗」家長對疫苗的「誤解」都花了不小的篇幅,向公眾展示。為什麼反反人仕說的,家長偏偏「不聽」,還是去那些在反反人仕眼中專門發放「假資訊」的「反疫苗」群組? 反反人仕要打的對象是他們眼中的「反疫苗」KOL,並想把「打針是義務」的責任觀念灌溉家長。反反人仕的問題是,他們從來沒有表現出同理心,關心家長擔憂什麼;他們只會針對家長誤解哪個病徵、病毒,然後用專門知識反駁,得出「反疫苗KOL害人不淺」的結論與指控,每次都一樣。到底家長在擔心什麼?他們的回應就是:為大局著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最近一則網民留言: 「如果打MMR都折騰都(到)咁樣,即係個仔本身免疫力廢。如果唔打針中麻疹,成個group個個細路按吓摩就無事,但呢個仔就係西醫口中剩低會出事果1%,用薑汁沖涼都無用。」這留言包含的資訊量,相當豐富。首先,打一歲針MMR後,嬰兒身體出了狀況,是嬰兒本身的問題。如要向任何一個家長講這番話,你都成為「反疫苗

詳情

小肥波:藥廠賺錢又如何?不等於疫苗有害

近日香港的疫苗爭論風氣又再變得熾熱,其實醫學界早有多個大型研究指疫苗相當安全且有效預防患上麻疹,沒有什麼值得再繼續討論,雖然每3000名接種麻腮風三聯疫苗(MMR Vaccine)的小朋友就有1名有機會出現較為嚴重的副作用如短暫關節痛及抽搐[1]——注意醫學界也未有隱瞞這事實,但並未如反疫苗組織或人士所說會引發自閉症。 看看近年多地的麻疹爆發,絕大部分感染者均未有接受MMR疫苗,例如本年明尼蘇達州內麻疹爆發,截至6月16日當地衛生部門數字, 78 宗確診病例,71個病者未有接種疫苗[2]。而明尼蘇達州的索馬里移民區正是這次疫情的重災區。因為反疫苗人士煽動,加上失德的前醫生Andrew Wakefield幾次被邀到當地舉行講座談及「疫苗危險性」[3],令索馬里移民誤以為疫苗會引致自閉症。 為什麼反疫苗 Wakefield曾是英國持牌醫生,他於1998年撰寫的「MMR疫苗致自閉症」論文,被發現造假後遭《刺針》完全撤回,他本人亦因多項職業操守問題而在2010年5月被英國當局吊銷醫生執照,其誠信早已在醫學界破產;有人質疑是他直接令明尼蘇達州麻疹爆發,Wakefield卻公開表示「完全不覺得需負

詳情

木暮:請支持疫苗人仕快去打針

近日,網上出現不少反「反疫苗」文章,疾呼要做負責任的家長,避免社區爆發疫症,要嬰兒注射疫苗。有人甚至用細菌名稱在facebook開隱名帳戶,到一個被標籤為「反疫苗」的臉書專頁,向版主說「多謝」,用小學雞、中二病手段騷擾「反疫苗」人仕。在網上積極地支持疫苗注射的人,更會把「自然療法」視為詐騙,認為不應稱它為「療法」。以「食療」醫治國君平民的《大長今》主角,這回真的躺著也中槍!再讀那些講求科學理據的文章,多番提出美國有新移民社區爆發痲疹疫情,根據文章引述新聞報導分析這是由於「反疫苗」風潮釀成,當地有新移民聽了「反疫苗」的講法,相信了,於是決定不打針,導致社區感染,甚至有人不惜搬出舊聞:有個母親的孩子因感染百日咳致死,她指責所有不打針的人連累自己孩子。好一個未審先判的強國文化。 驅使一群正義人仕進攻「反疫苗」人仕,必定是基於公共衛生,為大多數人伸張正義,此乃義舉,理應表揚,並獲得大多數人支持才對。坊間不管是社運界著名維權律師、知名網媒策劃人、孩子已打齊疫苗的父母親,都紛紛在facebook反對「反疫苗」,說這是民眾聽信「陰謀論」的結果,亦/又提到二十年前有被除牌醫生發表了假醫學報告,一再向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