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科技人員:與黃永商榷醫委會改革

不瞞大家,筆者是商台時評節目《人民大道中》的忠實聽眾,獨到的見解令筆者獲益良多。惟昨天(七月十九日)的節目中,主持黃永評論醫委會改革的一段,卻出現頗多與事實不符的謬誤。以人民大道中的影響力,如此錯誤難免對公眾構成負面影響,亦不符合該節目推廣「解困新聞學」的原則, 筆者希望藉此機會跟黃永商討一下當中一些事實陳述。 在昨天的節目中,主持黃永如此評論:「增加業外委員,是為了加開初級偵訊委員會。有人質疑業外委員欠缺專業知識,在初級偵訊委員會內的貢獻有限,但新增委員可以加入其他委員會,從而騰空其他業內委員人手,加開初級偵訊委員會。」(大概意思,非逐字記錄,有錯歡迎指正) 首先,釐清幾個事實:醫學界從來都沒有反對新增四位業外委員,亦沒有反對增加初級偵訊委員會的數目。剛好相反,上屆梁家騮議員所提出的6+6方案,建議業外委員的數目進一步增加至六位,同時增加六位醫生以增加人手[1],因此增加四位業外委員由始至終並不是爭拗點。主持所言難免會引導聽眾,誤以為醫生業界反對增加業外委員。 再者,新增業外委員是否為了騰空人手以加開初級偵訊委員會呢? 黃永可能沒有留意他的老朋友,社區組織協會彭鴻昌的意見:「有說,只

詳情

不讓梁振英擴大權力,是保護香港醫療制度的防火牆

編按:日前前線科技人員就醫委會改革向本網投稿一封致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先生的公開信,其後彭鴻昌先生亦向本網投稿一封公開回覆信。以下為經整理後的相關文章的連結: 7月2日 – 「6+6」方案增病人權益組織話語權 醫委會改革「唔好拖」— 致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的公開信  (文:前線科技人員) 7月4日 – 「6+6」方案是糖衣毒藥,要不得 回應《「6+6」方案增病人權益組織話語權 醫委會改革「唔好拖」— 致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的公開信》 (文:社區組織協會彭鴻昌) 7月4日 – 小心躲在「4+2-2」背後的惡魔  (文:譚世華@前線科技人員) 7月5日 – 「4+2-2」的背後是防火牆,但「6+6」的背後不是天使 (文:社區組織協會彭鴻昌) 7月6日 – 怎樣改革醫療問責制 (文:李妙梨@前線科技人員)———————————————————————-致 社區組織協會彭鴻昌先生:感謝閣下的回覆,我們同樣深信真理越辯越明。就閣下所提出的三點,我們有以下回應:(一) 特首委任制度有實質與名義之分?彭先生以「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馬道立,由全體司法人員推舉再交特首委任」為例,這的確是名義委任的好例子,但事實是在三權分立的前提下,司法人員仍然是實質分立於特首影響力之外。但醫委會內的提名機構呢?兩間大學的醫學院、醫管局、衛生署、他們全都是由政府直接或間接控制的公營機構,財政由政府掌控,管理層由政府委派,連偵訊過程都依賴政府提供的秘書和法律顧問,如政府有心操控,實在是易如反掌,絕對不能與有明顯分立的司法機構同日而語。至於「百多個病人組織不可能操控」,這恐怕也是太過想當然了。正如 貴會所引述的立法會文件(1)所指,病人組織的批核全權在局長掌握之中,看看現時「演藝、 文化及出版界」功能組別的經驗(2),難保日後不會出現同一地址數十個「病人組織」的情況。我們恐怕,最後像 貴會這等真正的病人權益組織反而會被邊緣化,眼巴巴看着來歷不明的新組織以代表病人為名,但卻在醫委會內替政府執行政治任務。我們的擔憂是不是杞人憂天?我們的成員主要來自資訊科技界,種票對我們而言毫不陌生:閣下只需在網上搜尋「iProA 種票」(3),就會有一大堆搜尋結果出來告訴你種票的種種方法。相對於有專業要求的組織而言,製造病人組織來種票還真是輕而易舉。如果彭先生比喻醫委會的名義委任是防火牆的話,以資訊科技界術語,我只可以說這是一個中了毒的防火牆,成為引狼入室的門口,而 4+2-2 方案,就是特洛伊木馬,種入病毒,伺機而發。希望先生不要被政府掩耳盜鈴,以為名義委任就是真防火牆,梁振英在過去數年的表現早已清楚說明,在他眼中權力並沒有實質與名義之分,有權盡用是必然會發生的事,希望 貴會能夠睜開眼睛,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二)病人更關注醫生水平如上所述,市民與病人組織是同一陣線,並沒有對病人組織有懷疑,而「放寛有限度註冊的年期由一年至三年」亦非爭拗焦點,我等亦覺得三年是較為合理安排,可以接納。真正問題是如果稍後連先生這類有誠意的組織亦被邊緣化,到時會是哪一類「病人組織」把持席位?到時,修訂會否發展至「直通車」形式,連基本審核也廢掉,甚至擴展至其他醫療人員如護士?我們的擔憂並不是空穴來風,畢竟梁振英及醫管局都有提議引入內地醫護人員的往績(4) (5)。特別需要留意的是,這擔憂並不是針對內地醫療人員,以醫管局縮減成本的往績,任何有便宜人員供應的地方都可以是「直通車」目標,縱使質素不一。雖然表面上醫療收費被降低,但接受質素參差的治療亦可能藥到病不除,拖長醫療期,結果錢一樣花這麼多,但身體卻差了。(三)委任與選任醫生委員的分別閣下回函中,將病人和選任醫生放在對立面,認為選任醫生必然是站在私人執業醫生的一方,因商業利益關係而犧牲病人。但是我們見到今次持反對意見中最大聲的,正是日日做到無停手的公立醫院醫生,他們理應是增加有限度註冊醫生的最大受益者。沙士時醫護人員的表現已見得香港有心的醫生不少,今天私人執業醫生數量多於公院醫生,從各方面得知,不少是因為厭倦了令人窒息的官僚作業。從此可見,建制內和建制外醫生的對立,可能比你心目中醫患的對立更嚴重。禽流感時宣稱日日食雞的陳馮富珍、沙士時醫生官員怎樣盡忠而低估嚴重性、到近期李國章、盧寵茂之流,三番四次向我們驗證權力使人腐化的道理。閣下相信委任醫生較沒有利益衝突,這是就金錢利益而言,但是政治上的利益又如何?醫委會是否他們更上一層樓的踏腳石?醫委會外,他們是否會和政府有其他千絲萬縷的關係?我們要防患於未然的就是這一方面。我們認同,不論「4+2-2」還是「6+6」,都不是最理想的做法。正如我們之前另文《怎樣改革醫療問責制》所言,應當從醫委會分割投訴部門成為獨立調查機構,這正是英國在2012年的經驗,英國用十年時間不斷增加醫委會業外人士的數目都不能解決問題,為甚麼我們還要reinvent the wheel呢?我們不明白政府為甚麼不直接成立醫療司法機構,而要繼續做沒有成效的少修少補。兩者都是少修少補,「4+2-2」背後有政府可能操控的惡魔,「6+6」不是天使,但最少有制衡的力量。故此,我們強調,「6+6」的有病人代表這好處比現時好,受現政權把持的風險亦不比現時高,所以我們認為是較佳的方案。反而「4+2-2」有委任過半的風險,相安無事固然值得慶賀,但壞事發生時,絕難保障病人。我們希望在「6+6」制度下政府無法控制醫委會,能有一定誘因使政府在下屆立法會期討論成立獨立調查機構,秉行公義、保護病人福祉。要相信人心還是相信制度?我們還記得二零零三年就二十三條立法時,葉劉淑儀說過,政府會立法嚴而執法鬆,但是我們還是不賣賬,原因正正就是沒有從制度上規限權力,今日的口頭承諾他日都可以反悔而沒有任何後果。眼見現屆政府多次違反慣例作出驚人之舉,我們不會一廂情願相信特首只是名義委任、委任醫生沒誘因損害病人利益,正如我們不會認為防火牆的漏洞外人不會知道,又或衝破漏洞的難度高就會容忍它的存在。那怕是萬分之一的機率會使防火牆失效,我們的資訊安全同工都必定會修補,我們亦期望我們的醫療系統由上至下都本著同樣嚴謹的態度,即使沒甚麼貢獻,都要在體制上確保它不作惡。  選舉三名代表病人權益人士擔任香港醫務委員會委員的安排 【偵查報道】立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選民 染料、首飾公司也有份  特首選委選舉系列(資訊科技界):制度化的種票  梁振英:可從廣東輸入護士 港或承認內地醫科資格 醫委會 病人權益

詳情

怎樣改革醫療問責制

編按:日前前線科技人員就醫委會改革向本網投稿一封致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先生的公開信,其後彭鴻昌先生亦向本網投稿一封公開回覆信。以下為經整理後的相關文章的連結: 7月2日 – 「6+6」方案增病人權益組織話語權 醫委會改革「唔好拖」— 致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的公開信  7月4日 – 「6+6」方案是糖衣毒藥,要不得 回應《「6+6」方案增病人權益組織話語權 醫委會改革「唔好拖」— 致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的公開信》 7月4日 – 小心躲在「4+2-2」背後的惡魔 7月5日 – 「4+2-2」的背後是防火牆,但「6+6」的背後不是天使———————————————————————社區組織協會彭鴻昌先生:貴會過往一直致力加強醫療問責,保障病人權益,其工作一直深受社會認同。但今次政府的改革方案非但只屬小修小補之舉,未能對症下藥之餘,有心人還想借助 貴會的影響力去增加特首權力,挑起病人及醫生之間的矛盾。貴會的聲譽建基於多年來維護病人權益的往績,貴會甘心為政府執行政治任務而把自己的聲譽消耗殆盡嗎?張崇德先生在城市論壇中,提到他向失職醫生問責的經歷,足足花上九年時,對於他的不幸遭遇,我們也深表同情。從節目中理解到病人及家屬最期待通過修訂草案,可以加快處理醫療事故,保障病人權益,此想法同我們完全一致,可是政府提供的 4+2-2 修訂草案,真的能加快調查速度嗎?經過仔細了解後,我們對此有所懷疑。修訂草案中提到增設多一個偵委會,加快處理積壓的醫療事故申訴,偵委會的業外委員也會由一名增至兩名,這原是好的方案,可是 4+2-2 沒有相應增加註冊醫生人數,我們有足夠的註冊醫生加入新增的偵委會嗎?鑒於轉呈偵委會的申訴涉及醫療問題,故必須對醫學用語及程序有一定認識,因此根據慣常做法,醫務委員會會選出本身是註冊醫生的委員,擔任偵委會的主席及副主席。可是現時醫委會的 5 個法定委員會,已需要 18 名醫委會醫生擔任,現時尚未加入的醫生委員,實為主席、副主席、衛生署署長等人,他們貴人事忙,根本沒有餘力加入新增的偵委會。故此,若不增加業界委員,可以肯定沒有足夠的註冊醫生去增設多一個偵委會。當然,政府持有不同意見,認為已經擔任其他職務的註冊醫生委員也可分身出任新增的偵委會,可是為了增加透明度及真正加快醫療問題的調查,不增加業界委員,真的可以加快速度嗎?為了公平處理之後的聆訊,法案委員會法律顧問更表示,最理想的做法是修訂《醫委會條例》第21(4A)條,明文規定非業界委員如成為偵委會的審裁顧問,便不得參與醫務委員會其後的研訊,作為普通市民,我們非常贊同這個真正公平審訊的做法,更贊同應將這個做法同時規範已出任偵委會的註冊醫生會員,因為同一人擔任過偵委,在及後的研訊難免已有預設立場,繼而影響最終的判決。故此我們認為「6+6」方案能夠提供更多人手去增加調查效率,這是簡單數學,實在不容否定。我們深信 貴會同我們一樣希望香港醫委會可以改革成功,增加透明度,更有效處理醫療事故調查,有見及此,我們想向 貴會分享英國醫委會(GMC) [1]及醫療事故調查委員會(MPTS) [2]的做法,希望香港人能早日擁有一個既能增加透明度、效率,又適合香港的醫委會制度。為了保障病人權益,令到調查更加公平,更加透明,英國的醫療事故調查委員會是獨立於醫委會的,可以進行獨立於醫委會的醫療事故調查,更可以因應調查結果進行聆訊,如果聆訊結果証實該名醫生失德,MPTS 可以實施制裁,吊銷其執業資格。為了確保 MPTS 的透明度,公眾人士及非常任醫委會的註冊醫生也可申請成為聆訊案件的仲裁成員,公眾也可以出席公開聆訊。為了確保 MPTS 的獨立運作,醫委會的調查結果不會影響 MPTS 的聆訊的結果。MPTS 更須每年向英國國會匯報,確保其獨立性、高透明度及以市民權益為首要考慮。彭先生,如果 貴會想醫委會改革能真正保障病人權益,便應當先接受已為其餘各方所接受的「6+6」方案,並同時要求醫生業界承諾著手成立獨立醫療事故調查委員會作為交換條件,聯手迫令政府馬上著手進行,一起為香港人設計一個更加高效能、更加透明,又能保障病人權益的方案。祝臺安李妙梨@前線科技人員[1]:http://www.gmc-uk.org/about/legislation/registration_legislation.asp[2]:http://www.mpts-uk.org/about/1520.asp 醫委會 病人權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