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廣德:林鄭上任第一課:謙卑不容造假

林鄭月娥上任特首後翌日,到中環荷李活道參觀一項名為「文物時尚」的20周年慶回歸活動。先不說「文物時尚」(Heritage Vogue)這特區官員創製的四字詞如何突兀,直有貶損文化遺產價值之嫌(「時尚」是指一時的潮流,是否意味潮流過後文物就喪失價值?),林鄭月娥在眾官簇擁之下從中區警署沿荷李活道走到元創方主持儀式,沿途擺放攤檔,顯然是為了向市民宣示她「保育中環」的功績。 提防特區新政走上歪路 政府重視文物保育固然是好事,但實情是否如此?林鄭月娥究竟有多少貢獻?這不僅關乎新特首有否貫徹她勝選時聲稱要「多加一份謙卑」的承諾,更須提防特區新政走上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後真相」謊言治港的歪路。 林鄭自2006年起擔任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2007年轉任發展局長兼任古物事務監督,可說過去11年香港文物古蹟保育的成敗都與她息息相關。細數維多利亞舊城的古蹟,確有不少保留下來,但在林鄭急於領功之際,大家不妨看清真相: 「大館」(中區警署建築群)——2003年4月,政府決定把中區警署古蹟群發展為旅遊項目,民間團體擔心項目變成尖沙嘴山「1881」翻版,反對以商業形式招標,成立中區警署古蹟關注組,着手從事歷史研究

詳情

柳臣:念舊是因為要向前走

日前拜讀陳紹銘的文章〈回歸20年:領展奪去的尊嚴、選擇及人情〉,發覺其論點有誤,遂有感而發。 每個人都總有多少念舊癮,分手的情人、生疏的舊友。已經失去無法回頭的事,總是回味無窮,覺得以前總比現在好。 回憶都是經過美化的產物,那個充滿人情味的小漁港、英治時期的政治手腕、就連填鴨式教育都有人吹捧。 過去真好,說穿了不過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改變是種選擇,如果過去真的比較好的話,根本不會有現在。 充滿人情味的小漁港很好嗎?是很好的話,你不妨關掉冷氣,丟掉智能電話天天出海捕魚去。 我們都不會選擇回到過去,或許偶爾唏噓一下,然後繼續活在現在。 領匯(現在好像改了叫領展?)不就是這樣嗎?我們都懂得大聲討伐領匯沒有人情味,這我可以理解,畢竟自從香港人選擇了遠離共產,投身資本主義下的商業社會起,就沒多少人情味可言。 這是我們的選擇。但是那些希望政府「回購領匯,還我人情味」的人,就讓我很莫明。 說笑的吧?我以前就是住在那種「不受領匯大魔王入侵」的「充滿人情味」的社區。告訴你,那裡沒有七仔、沒有OK、沒有百佳、沒有惠康、更不用說cafe、M記之類的現代文明痕跡。 說笑的吧?你真的希望生活在這種地方嗎?現實

詳情

新型經濟帶動時代巨輪

日本參議院今個月通過了新法案,立法規管Airbnb等民宿經營者,只需登記接受審查,並且在門口標明此單位是民宿、每年出租不超過180晚,就可以合法經營民宿。 熟悉日本Airbnb狀况的朋友可能都知道,在住宿區內經營的Airbnb不時被隔籬鄰舍投訴,噪音啦垃圾分類不跟規矩啦太多人出入啦,帶來不少社區問題。這次修例原因無他——2020年東京就要辦奧運了,不預早規管民宿業,就難以確保到時有足夠房間應付到訪旅客。 轉眼飛到法國,看看新上任的總統馬克龍有什麼搞作。在6月15日開幕的法國創新技術展上,他宣布將會推出「法國高科技簽證」,目的是吸引投資者和創辦人到法國去發展創新項目,只要投資30萬歐元搞創新start-up,就可以獲發4年居留許可,亦可以續簽。 回到香港,近日大家談Uber、Gobee.Bike、Airbnb等等「共享經濟」談得不亦樂乎,有人指這些根本不是共享經濟不是新科技,又有人說這些模式會嚴重壓縮既有行業生存空間,還有人說:「犯法就是犯法。」無論你支不支持這些模式,也無論它們是叫共享經濟也好叫新型經濟也罷,you name it,總之,這就是世界趨勢,是當下的人們對未來生活的想像。

詳情

公路霸權是如何鍊成的

公路基建必然超支似乎已經成為了公眾的常識,不論是港珠澳大橋、港鐵沙中線還是廣深港高鐵,其超支的分額實在令人咋舌。輿論往往只傾向討論政府是否監管不力,但香港對於興建公路基建的迷戀以至依賴,卻是每位香港人共同促成的共業。 哪個城市不需要公路不需要基建?這是政府以至一眾既得利益者維繫公路霸權的論述利器,以至於當有任何團體嘗試挑戰公路霸權時,必然會面對重大阻力。 例如,支持單車平權的組織,嘗試爭取單車作為運輸交通工具,而不是消閒玩意的舉動,總會遭到其他駕駛者的反對。其中一項理由,是單車並沒有登記,因此沒有繳交車輛登記稅;而其他汽車因為有繳交車輛登記稅,因而有優先使用公路的權利。 於是乎一個合乎邏輯的質疑,就是去看香港的車輛稅收入,是否可以足以支付興建公路以至維修的開支。假如徵收的車輛稅足以支付公路開支,至少從以稅收來換取公共服務的角度而言,似乎讓車輛優先行走的講法是合理的。但假如公路開支遠遠高於車輛稅的收入,我們便有權去問,那些超支的部分,是由誰去負擔,又是由誰在補貼? 根據過去廿年的財政預算案數字,車輛稅的收入一直維持在佔政府收入總額的1.8-2.0%,由1999年的26億上升至2016年的

詳情

最美的風景依然是人

前財政司長曾俊華一手推動的美食車計劃面臨觸礁了。繼華星冰室後,另一營運者小甜谷又宣稱因「技術問題」而退出。個別營運者是否真的因為「技術問題」而未戰先降,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舶來美食車計劃的失誤絕非技術不足,而是緣於離地的長官意志及狹隘的文化目光。 舶來美食車計劃的失誤 2015年初,曾俊華很「薯片式」的宣布:看了電影Chef而憶起自己昔日的校園生活,並萌生美食車的概念。由於計劃從外地移植,沒有事前諮詢,不單引來民間團體批評漠視本土街頭熟食文化,更即時出現部門分工協調問題。計劃原來建議在6個旅遊景點營運12部美食車,後來增加至8個景點及16部車。而經營成本亦由初期宣稱的豐儉由人,確認為60萬元左右(實際上卻遠超這個數目)。加上後來才落實的經營條款,包括不能移動、不能集合、不能更改食物、要付場租、要固定地點、要參加食物比賽、要符合各式車輛規格等要求,計劃一開始就被看淡。大家對於政府願意接納民間意見不存厚望,但也估計不到先導計劃「未開導,先結束」,部分營運者已經下堂求去。縱使「薯片叔叔」選舉工程光環四射,但仍掩飾不了其離地中產的政策建議。 港民間團體推動不受注重 與其落井下石繼續批

詳情

讓香港運動員贏在香港

香港體壇近年來喜事不斷,「牛下女車神」李慧詩領起一股體育旋風、「東方美人魚」歐鎧淳成為矚目焦點、楊文蔚一躍跳出香港新高度、張家朗刺出花劍牽動人心、跳繩隊一衆「摩打腳」成就世界最強。各項目捷報連連的同時,市民對各體育項目的關注與日俱增。但本地有限的體育設施和場館卻未能滿足各方的需求。 筆者兩周前與本地體育界會面,與會代表強烈表達希望專業場館盡快落成的訴求。事實上,良好的場館設施是本地體育事業發展的保障;單車館落成後,香港藉此舉辦世界錦標賽,吸引得各地觀衆入場就是一個實例。與大家一樣,筆者在原則上亦希望啓德體育園能夠早日投入使用,提升本港體育水平。 承載着港人的期望,啓德體育園的管理不應亦不能只停留於日常簡單租用場地的水平,而應該有專業團隊營運,以此推動香港體育事業的普及化與盛事化。政府決定啓德體育園項目採取「DBO」(設計、建造及營運)「一條龍」模式來應對這個問題,但這亦將項目整體費用推高至319億元。涉及如此大額的公共資源,我們更須謹慎審議項目設計、建造以及場館未來25年的管理和營運等各方面的問題。 須知道理想藍圖與現實之間,隨時會出現偏差。同處於啓德的郵輪碼頭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設

詳情

啟德體育園不能再拖

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於本周三就啟德體育園項目表決,結果以18對17票險象環生的情况下得以通過工務小組,項目稍後交財務委員會審議。 筆者最近不斷與體育界人士接觸,並了解他們對於啟德體育園的意向,他們普遍十分支持此項基建。原來他們對於興建一個全新適合舉辦國際賽事運動場館已經等了10多年。對於運動員來說,訓練場地及舉辦國際賽事皆十分重要,因為任何運動項目,如要提升運動員整體水平,上述兩項因素不可或缺。過去由於場地及設施限制,運動員發揮亦會因而受到限制。近年本港運動員在世界賽事中亦有所突破,屢創佳績,令公眾改變過去認為香港體育無甚發展的印象。如果配以恰當的支援,我相信香港的運動員必能更上一層樓,在世界賽事上發光發亮。當然,筆者承認特區政府過去對體育界及全職運動員支援有所不足,很多範圍依然有待改進,然而單就啟德體育園這項目而言,它的確可以解決訓練場地及舉辦國際賽事的問題,至少我認為這是支援體育界及長遠體育發展踏出重要一步。 就本人比較熟悉的欖球運動(rugby)來說,近年我們見證7人欖球賽的崛起,每年春季大量外地旅客來港觀賞7人欖球賽,從中大大帶動了旅遊業、零售及飲食業。 一場國際運動盛事除了有

詳情

他山之石 可以攻「墟」?

本屆立法會秘書處因應墟市事宜小組委員會的要求,早前發表了一份比較新加坡、台北、悉尼、倫敦及香港的墟市政策資料摘要,內容無疑是比過往的資料更見具體詳細,也「文竟對題」地探究了各地營運不同墟市的體制措施,甚具參考價值。但是,同類型的資料蒐集已經不是近年首次,貌似中立的政策比較其實可以見政府的立場方向伏線。即使摘要結論是支持墟市發展,但面對?局長人事變動、官員因循保守及議會政治複雜矛盾,未來社區墟市的發展仍是福禍難料。 近年間,隨着本土經濟及文化保育的民間要求,政府對於小販墟市政策態度轉趨積極。在議員的關注、壓力下, 政府分別在2013年、2015年及今月發表了不同國家及城市的小販及墟市比較資料。政府經常為人詬病缺乏政策研究、缺乏願景的討論,也忽略外地經驗的啟示,是故近年多項比較研究,更顯彌足珍貴。今次摘要最為深刻的提示是,從各地經驗總結,社區墟市已被確認具有社會、文化及經濟功能,深為政府重視。 香港缺乏墟市政策統籌部門 可惜當述及各地的制度及措施時,卻明顯可以看到本地情?的落後。綜合民間籌辦墟市的經驗,香港正是缺乏墟市政策的統籌部門。即使強調「由下而上」,看似低門檻又鼓勵參與,但實際運作卻

詳情

郊野公園非圖騰 願建鄉村為屋邨

日前,特區政府公布委託房協,研究郊野公園邊陲建屋的計劃。愚以為,上述構想觸及香港城鄉發展史、城市規劃、房屋政策等不同領域、各具啟發性的課題。相關決策的影響,應當超出了一般公共政策的範圍,值得社會各界用不同角度去思考。 事實上,城市學(urbanism)、城市研究(urban studies),本就屬於近年興起、涉及多個範疇的跨界學科。亦因此,數年前中文大學成立未來城市研究所之始,就吸納了建築、規劃、測量、工程、社會學、文化研究、醫學、公共衛生等各個部門的長才,期望用綜合思維與視野,去探討一個新型亞太城市的生產、生存、生活模式。 在此,謹望提出3個問題,作為相關辯論的索引:其一,郊野公園的原意、現狀及價值為何?其二,政府委託房協構想郊野公園邊陲土地的運用,是否合適?其三,「城-郊」之間還有「鄉」,是否有活化、善用之可能? 非所有郊園範圍都具較高生態價值 首先,並非所有郊野公園劃定範圍,都具有較高生態價值。此一論斷或許在不同專業之間,都未有太大爭議。事實上,在1970、1980年代,從港島中央山脊、西貢半島東西,一直到「九龍半島-新界地區」自然分界山脈,悉數被納入郊野公園範圍,恐怕並非基於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