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警方發言blame the victim

「釘十字架」事件令人覺得不可思議,而同樣不可思議的是,警方大佬挺身表態,輕輕說完一句「絕對不容許跨境執法」,竟然立即把矛頭指向疑似受害人,用陰陰嘴的表情和語氣說,受害人沒有即時報警,犯案者可能已經離境或消滅證據,大大增加了破案難度云云。 我的天。如此回應,豈不等同blame the victim,讓受害者受到「二次傷害」?如此回應,跟落井下石有什麼差別?若事件為真,聞者震驚,當事人當然更震驚,醒來後先平復心情,再跟親友商量對策,然後決定報案,中間有了稍稍的時間拖延,不是非常正常嗎?比如不幸發生了強暴案,受害者伏在牀上痛哭了五六個鐘頭,再掙扎起身,甚至先冲個涼,再步履蹣跚地前往報案,由受害到報案之間有七八個鐘頭空隙,難道警方大佬也要譴責她報案太遲? 更何况據當事人表示,對方曾經警告切勿報警,有此威脅,難道當事人不會備受壓力而延誤報警?犯案者對受害者的報警威脅,其實等同挑戰和嘲諷警方權力,令香港市民連「安全報警」的權利亦遭剝奪,所以,如果警方大佬真要譴責,應該公開譴責犯案者目無法紀到不准受害者報警,而非抱怨受害者因擔心再度受害而延誤報警。 警方大佬現下的反應,完全本末倒置,幸災樂禍,莫此為

詳情

吳志森: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說話藝術」

劉曉波去世,遺體被迅速火化,這是否遺屬的意願?劉霞及家人仍被禁足噤聲禁止露面,外界無從得知。 消息只能靠主治醫生、醫院和遼寧司法當局主動發布,刪剪得支離破碎殘缺不全的有限事實,不少已被指歪曲誤導。還有就是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的記者會,回應中外記者的提問。 這些年來,外交部新聞發言人換了一批又一批。天天把愛國掛在口邊的發言人,聞說有些移了民入了外國籍而要退下來,的確諷刺得很。 但發言人無論是男是女、形式和態度、內容還是面部表情,都幾乎是一個模倒出來的,分不清誰是誰。 對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的揶揄諷刺,網上流傳的段子很多,以下一則我認為水平甚高,抄下來以娛讀者。壞消息接踵而至,唯有苦中作樂。 老李報考「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的崗位,下面是面試中的能力展示部分: 考官:聽說你在家打老婆孩子? 老李:他們以前連飯都吃不飽,現在生活條件已經改善了很多。 考官:我是問你打過他們嗎? 老李:我們家的發展成就是全村人有目共睹的。 考官:我沒問你那些,我就問你打老婆孩子了嗎? 老李:老劉家打老婆孩子你怎麼不問? 考官:我問的是你,在家打老婆孩子嗎? 老李:你們家歷史上有沒有打過?據我調查你太爺爺一百多年前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