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

一個三十多年前大學畢業、在官場打滾、步步高陞至萬官之首、今天貴為特首候選人的香港精英,連「白色恐怖」都不知道是什麼,真恐怖! 錯解唔緊要,認錯改過就可以了。但事後仍死頂,辯說什麼冇查過字典:「令人心生恐怖的行為,也屬於白色恐怖。」真恐怖!借尊子政治漫畫一用,這叫做「白癡恐怖」。 林鄭競選以來,出錯頻頻:坐港鐵不懂用八達通出閘、到便利店買不到廁紙、大拿拿五百元給大陸來的乞丐。滿以為她當官太久,飯來張口,一切事情有人打點,只是日常生活不懂自理,尚可理解。但一試便知龍與鳳,連大學一年級,甚至高中通識都有學過的政治ABC——「白色恐怖」,作為特首候選人的林鄭都理解得一塌糊塗。 在教協的選舉論壇,不是因為有人逼問才露餡。選委問應否立法保護「吹哨者」,避免他們受到「白色恐怖」迫害。林鄭以為執到寶,借題發揮,網民攻擊拍片撐林鄭的蕭芳芳,視為白色恐怖,更自稱「白色恐怖受害者」。這名副其實叫做「攞嚟衰」。 林鄭讀大學的那個火紅年代,與我差不多同期,那時候的大學生,國際視野不會太差。遠的,我們會留意歐洲的獨裁政府、南美的軍事政權,用盡各種毒辣手段迫害異見者;近的,我們對台灣、南韓的威權政府,對反對運動的血

詳情

談網絡言論中的「不文明話語」

剛過去的星期天,3名特首選舉候選人在教協舉辦的特首選舉論壇中同場比併,林鄭月娥在回應一名高等教育界選委的提問時,自言是「白色恐怖受害人」,又指影星蕭芳芳為她拍宣傳片,結果卻被網民辱罵,香港社會不能容忍這種「恐怖」。 林鄭月娥的「白色恐怖論」,是小事化大和引喻失義。林鄭月娥也許指向了一些確實有其不妥之處的網絡現象;但那些現象,不能以「白色恐怖」來形容。 閱讀不文明網絡評論 減開明程度 有問題的現象,是網絡往往是「不文明話語」(uncivil discourse)的溫牀,如措辭強烈的髒話、人身攻擊、帶有種族或性別歧視的語言等。就算是「互聯網2.0」到來之前,很多傳播學者就已經關注到網絡上的不文明話語或行為的問題。在較早時期,網絡論壇主導的時代,因為人們在論壇中毋須以真實名字出現,行為和說話會變得不受社會規範約束。就算後來到了社交媒體時代,大多數人都用上了真實身分,但因為說話時看不見「聽眾」,而且聽者不一定會就着言論作即時回應,所以傳統社會規範的約束力仍然會比面對面傾談時低。結果是人身攻擊或帶有歧視性的言論較容易出現。 實證研究發現,閱讀言語上不文明的網絡評論,會使人們對自己已有的態度更為肯

詳情

奶媽式白色恐怖

一如以往,每當奶媽出場,花生指數便會急升,昨天的教協論壇亦不例外,其言論再一次鋪天蓋地在網絡洗板,尤以「白色恐怖」論為甚,連平日不留意新聞的媽媽也問:「咩事咁恐怖」? 教協馮偉華在論壇結束後表示:「三名候選人在論壇上表現較之前見面時好,而且有備而來。」當我在網上重溫奶媽表現時,覺得這句「有備而來」實在可圈可點。 借芳芳姐為自己加分 她搬出蕭芳芳替她拍片的事回應鬍鬚抽擊,明顯是藉此大做文章,出一口烏氣之餘,亦可抽芳芳姐水賺取同情分,機關算盡。果然,昨晚便在建制群組收到「公道自在人心,Carrie已講出大家的心聲」、「曾俊華支持網絡欺凌」等訊息,在「五毛」吹捧下,奶媽已成功借「蕭芳芳」為自己在建制支持者中加分。 雖然芳芳姐近日在網絡遭受不少負評,但筆者始終認為她本性善良。這位「香港柯德莉夏萍」敢作敢為,年青時狠飛「情場殺手」謝老四(謝賢)、一生好學不倦,最高峰時突然息影赴美留學,成為香港第一個「學士影星」、在頑疾影響下仍成功完成兒童心理學碩士課程、創辦保護兒童的慈善團體「護苗基金」。上屆的特首選舉,她更專程到何俊仁、唐英年和梁振英的辦公室遞交請願信,促三位候選人將保障兒童權益納入政綱。 機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