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拒絕「說了算」 文:衛庭官

本文完成之日,林鄭就任特首已達百日,她的第一份施政報告也應該已發表了。 相信有部份香港人,在林鄭上台前已經對她有頗高的期望,深信她的政綱及理念能為香港帶來機遇。 當然,「好打得」不是浪得虛名。但她真的有心有力為香港帶來更好的明天嗎?鑑古知今,讓我們看看林鄭的過去,揣摸她將來為香港的前途帶來什麼樣的境況? 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記得香港曾經有個「皇后碼頭」。10年前特區政府要清拆「皇后碼頭」,民間社會發起的保「皇」運動如火如荼。「好打得」當時官拜發展局局長,身先士卒走到現場與反對者「談判」,實際卻是嘗試說服反對者。結果?當然是「好打得」「說了算」。說好的重置呢?10年下來,港珠澳大橋都建成了,「皇后碼頭」卻還是連影都沒有。 亦是10年前,「好打得」與鄉議局密斟後,容許新界原居民的男丁不用再於申請起丁屋時,作出法定聲明。鄉議局與原居民男丁,自此以為套丁沒有刑事責任。結果?11名套丁的原居民前年被控告串謀詐騙政府,鋃鐺入獄。說好不用法定聲明呢?原來一點意思也沒有。「說了算」。刑事責任依舊存在。 說起丁屋,5年前,「好打得」指要全面處理丁屋僭建問題。說好的取締僭建呢?今年選特首說自己當天的政策,今

詳情

鄧小樺:我們內心堅固而幽隱的碼頭

8月1日,是皇后碼頭清場10周年。當年的社運轟轟烈烈,無名青年與巿民餐風宿露絕食留守碼頭,開一代平民古蹟與公共空間保育運動之風。碼頭拆了,運動卻至少改變了人心,這些年來媒體和巿民都已嫻熟於城巿仕紳化帶來的壞影響,都知道如何批評又貴又醜的建築,都知道城巿的變化是來自外來權力的干預。雖然得知當年碼頭的幾張石櫈被拆的嚙心之痛仍然歷歷在目,但社會運動志在改變人心,我想我們應當感恩。 10年過去,很多東西改變了,絕食者胖了,有人出家了,我因文學事業忙得動彈不得,當年城巿論壇上,代表抗爭者發言的朱凱廸成了議員進入最艱難的一屆議會,代表政府發言的林鄭月娥則成了特首。有些朋友已經疏遠,但曾經經歷過的運動,還是留在我的身體裏。我是雙魚座,被回憶纏繞時接近無法脫出。但要吐露真情,有時又難以說明。有些東西還是一樣的,一樣的。 由是因此,幾個月前我覺得無論如何要推動陳滅詩集《巿場,去死吧》(下稱《巿》)的再版,因為這是一本印證了那個時期的城巿哀音、理想主義反抗之聲的書。陳滅當時賦閒,也到碼頭與我們一起,講課、喝酒、放聲論辯——因此《巿》中情懷實然來自當時作為反抗者的經歷與感受。然而以歷史研究者陳滅的眼光,則同

詳情

十年回想 皇后碼頭運動的「本土」

隨着主權移交即將20周年,一些記者找我談談10年前也算具標誌性的皇后碼頭運動,在家翻看舊片段,許多往事迅即躍現眼前。 不經不覺,保衛皇后碼頭運動也10周年了。回想,這個運動從闖入天星碼頭阻止清拆開始,到之後進駐皇后碼頭留守至被清場為止,約持續了9個月。我們當時成立了一個名為本土行動的鬆散組織。不錯,在那個年頭,民主派或社運團體都不習慣使用本土這個字,而我們刻意以本土這一具有濃厚情感,以及願意為這地方作出行動的承諾,來定位自己的主體認同。 今時今日當本土認同在封閉族群主義主導下,愈來愈具有排斥性,同時,在主權移交即將20周年的今天,香港人仍然無法命運自由,我就益發懷念這場爆發於2007年的保衛皇后碼頭運動。 話說在九七之前的殖民地香港,皇后碼頭除了作為公眾碼頭,它也被用作港督履新登岸之處,在後面這一點上具有很大的殖民統治的象徵意義。但當時我們構思的本土行動並不戀殖,於是我們在皇后碼頭策劃了一個重要行動,名為「人民登陸皇后」。我們租了一艘船,命名作本土號,在對岸尖沙嘴天星碼頭出發,同時邀請來自不同背景、關注各種社會議題的公民團體及社群,大約100人一同上船登岸,他們包括深水埗和灣仔的舊區居

詳情

淡掃娥眉朝至尊

好多年前看過一部電影,印象深刻。神父在教堂宣道,提醒教友勿傳流言與是非。他打了比喻,流言像什麼?流言像袋裡的棉花,夏天來了,你把棉袋拿到室外,在露台上吹曬,你用雞毛掃拍它幾下,不小心把縫線打斷,棉花飛到袋外,被風一吹,漫天紛飛,你想統統抓回來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當時我心想:棉絮漫天紛飛亦是一種動人場景啊。此之所以謠言與是非是人之所愛,尤其在飯局裡,流言與是非像味精,明知道不該吃,卻忍不住,一吃再吃。 此或所以在報上讀到有人側寫飯局八卦,說馬某於八年前曾經親自致電時任發展局長的林鄭月娥,詢問成立張愛玲紀念館事宜,而林鄭回答,此事未有結論,因為不一定所有人同意張愛玲值得紀念云云。撰文的年輕學者道,記者事後問過林鄭,林鄭否認有此事;言下之意是,若非林鄭亂說,便是馬某亂說。 馬某當然沒有亂說,林鄭亦沒有說謊。因為,根本沒有這通電話。八年前傳出這消息時,我已輾轉澄清,馬某沒能力跟這個那個局長直接通話,更沒興趣跟這個那個局長直接通話,林鄭沒接過馬某電話,只因馬某根本沒打。有此誤傳,或因有人過於熱中推動紀念館,也高估或低估了馬某,最後想像出這麼的一通電話,嘲諷林鄭之不好文藝。林鄭與馬某,皆成了飯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