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回警隊尊嚴 先要告別不道歉文化

歷時超過兩年,備受公眾關注的七警案終於裁決,涉事警員被判罪成入獄兩年。可是事件並沒有隨着法庭裁決而告一段落,反而引發警隊激烈反彈,更有議員提出要訂立「辱警罪」解決警員執勤時面對侮辱的問題。本來七警案是一件有關警員在拘捕示威者後濫用私刑、對示威者拳打腳踢的案件,但過去一周的發展卻因警員萬人集會時的言論及對辱警罪的訴求,而令討論變得複雜和失焦。 曾偉雄製造不道歉文化 事實上,警方在示威場合對待示威者的手法引發爭議,並非近年才出現的事。遠至2000年以胡椒噴霧對付在政總留守的學聯成員及爭取居港權人士、以《公安條例》起訴示威者、2007年以「剝光豬」搜身侮辱示威者、2011年時任國家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期間打壓記者採訪及禁錮學生等,均引起社會非議。可是,真正令警民關係陷入困境、社會出現對警隊廣泛的不信任,則可以2011年曾偉雄接任警務處長作為分水嶺。曾偉雄上任後以鷹派作風示人,最大爭議在於他為警隊帶來「不道歉文化」,警員犯錯不論大小,從不道歉。當年他那句「維護法紀要道歉是天方夜譚」,正正是警員施放胡椒噴霧時濺中一名8歲小童後的回應。 從此以後,曾偉雄面對外間各種批評,甚或一些明顯的指控,例如李克強

詳情

當市民面對酷刑或不人道待遇….

去年佔領運動期間,有不少報告指出,集會人士受到警方或反佔領人士施行暴力、性騷擾、恐嚇等,更有傳媒拍得執法人員向集會人士拳打腳踢以及使用警棍的片段;然而,直到佔領運動已完結一年的今天,被拍得使用警棍的執法人員仍未被起訴;而被拍得向示威人士曾健超拳打腳踢的七名警員雖被起訴,控方的搜證程序、傳召證人的選擇、甚至於相若時間對受害者提出起訴,其案件早於七警案開審等,均惹來法律界和公眾質疑和討論。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委員會)於日前(12月9日)就香港特區根據《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酷刑公約》)提交的第三次報告發表其審議結論;其中於點名關注於去年「佔領運動」期間集會人士受到警方以及反佔領者的過度武力 (包括過量使用催淚氣體、警棍以及胡椒噴霧等)、性暴力及恐嚇,並就現時監警制度提出關注。何謂酷刑有人或許會認為,這些暴力和威嚇,和以前看的電影「滿清十大酷刑」中的相比,程度有一定的差距,甚至會覺得「碎料啫」。但其實《酷刑公約》第1條對酷刑已有清晰定義:「『酷刑』是指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報或供狀,為了他或第三者所作或涉嫌的行為對他加以處罰,或為了恐嚇或威脅他或第三者,或為了基於任何一種歧視的任何理由,蓄意使某人在肉體或精神上遭受劇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為,而這種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職人員或以官方身份行使職權的其他人所造成或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許下造成的。純因法律制裁而引起或法律制裁所固有或附帶的疼痛或痛苦不包括在内。」而一些不屬「劇烈痛苦」的,亦算是「不人道待遇」;是以,當執法者對市民施行過度武力或威嚇、或是縱容其他人這樣做,亦屬於不人道待遇,甚至酷刑。防止酷刑,需要獨立有效的監警制度事實上,具有權力的人士,包括警察等公職人員,向市民行使暴力,那怕只有一點點,都可能為市民帶來很大傷害;而市民向公職人員追究時,往往也面對相當大的困難;可惜的是,委員會報告亦同樣指出,現時監警制度存在問題,批評「現時投訴警察個案繼續由警隊的投訴警察課處理,監警會只有建議和監督投訴警察課投訴的職能,欠缺調查權」,(段8) 並重申港府應「考慮成立具接受和調查投訴執法人員個案職能的完全獨立機制,並確保該機構的調查人員與被投訴人並無體制或從屬關係」。(段9)監警會無實質權力 獨立也是徒然港府一直對外宣稱有個「獨立」的監警會處理投訴;但事實上監警會根本沒有調查權和懲處權,只能批核由投訴警察科交來的報告,即使確立投訴也無懲處權,猶如無牙老虎,只是港府向外宣傳有個「獨立監警」制度作為化妝工具而已。掌握處理投訴實權的,是警隊其中一個部門--投訴警察課。但既是警隊部門之一,又能如何服眾,其能夠公正處理市民投訴?委員會察覺這些問題,於報告中亦提出關注,指出在投訴警察課接到的527宗投訴中,只有172宗被評為「須匯報投訴」(Reportable case),而此172宗個案中,投訴警察課向監警會提交其中151宗個案的調查報告,而這些個案全部被投訴警察課評為:「無法證明屬實」(were not considered substantiated by CAPO)。委員會 促請香港政府就警方以及反集會人士於「佔領運動」期間所施行的過度暴力進行獨立調查;而對所有犯法的施暴者,包括共犯以及縱容這些暴行發生的官員,都要正式提出起訴,並確保被定罪者得到足夠的懲罰。對受害者提供公平和充足的補償。認真正視問題 保障市民人權《酷刑公約》定明,「每一締約國應採取有效的立法、行政、司法或其他措施,防止在其管轄的任何領土內出現酷刑的行為。」這是對人權的基本保障;然而,近年不少的質際個案,都令市民質疑,現存的監警制度根本未能有效保障市民免受不人道及酷刑對待,保障市民人權。但港府面對市民以及聯合國的質疑時,卻繼續採「掩耳盜鈴」的態度,繼續以沒有實質權力的監警會作晃子,作為向外宣揚自己有個獨立監警制度的化妝工具。我們希望港府能認真看待及落實聯合國建議,賦予監警會調查權、定案權和懲處權,亦應改革監警會委員任命和組成,令其符合《巴黎原則》獨立、多元和廣泛代表性的要求,實實在在,確確切切地,認真保障每一位小市民的人權!閱讀更多: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就香港特區根據《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提交的第三次報告發表其審議結論 監警會 酷刑

詳情

當泛民在拉布時,警方也在拉布

這個世界充滿著很多荒謬的事。以689為首的政府為例,不合理的事俯拾皆是。近期中最為人不恥的事,是689政府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不許泛民拉布,卻只准警方拉布。689今天出席某一活動時,呼籲周三參與審議「網絡廿三條」的議員不要拉布。他表示,創科局的議案被拉布拉了足足三年,令香港損失了整整三個年頭。689認為,雖然創新及科技的工作做慢了三年,但到最後還是獲得通過。所以,他指拉布是於事無補的。與此同時,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今天被傳媒追問朱經緯「手臂延伸」一事時表示,警方現時正在向律政司尋求意見,並等候律政司的回覆。當他們等到回覆後,便會「盡快」答覆監警會。不過,朱經緯一案已經被拖逾一年,警方豈不是也在拉布嗎?如果689政府默許警方的拉布行為,為何不許泛民拉布?689呼籲議員不要拉布,其爪牙警方之流卻「明張目膽」地拉布。名不正,則言不順,689這句話有多說服力呢?其身不正,雖令不從,政府既不「克己復禮」,也不「嚴以律己」,這樣怎樣叫人聽從閣下的呼籲呢?由吳雨霏主唱的《雞蛋愛石頭》,當中有一句歌詞說得很好:「拖拖拉拉原來漸已經燒光我耐性」。今天停止拉布,總比明天停止拉布早一天。689被拉布燒光了耐性,香港的市民又何嘗不是呢?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 拉布 監警會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