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林子健——最不想查出真相的人

林子健「被挾持、禁錮、恐嚇及釘大髀」事件,演變成一宗荒誕奇案。日前,林子健在林卓廷的護駕下,輪流出席不同電台早晨節目,卻明言,拒絕下午到警方處再落口供,理由是身體「唔舒服」,以及「要講的講晒」。 果真如此,為何連上幾個電台節目?為何在節目中不斷再講?如果林子健公然向警察講大話,我憑什麼相信他? 他愈解愈多疑團,我還有一大堆疑問。 什麼是強力部門?強力膠水,我聽過,但從未聽過強力部門。如果民主黨想暗示是國安越境執法,這是嚴重指控,不是單憑說對方講幾句普通話及粗口,或林子健指是認識的國安人員(連名字都沒有),我就信你。是否知道證據不足,改口創作新名詞?李柱銘是資深大律師,何俊仁是律師,林卓廷是廉署前調查主任,明白一切講證據,不是創作劇本。 是「查出真相」重要,還是做「政治騷」重要?林子健及民主黨,一直把事件當作「政治騷」,所以林「出事」後,不是搭的士到警署,而是去吃魚柳包。返屋企後,是冲涼洗衫,把證據都洗掉!第一個通知的不是警察,而是找民主黨李柱銘和何俊仁。李何獲悉後,也非帶他去報案或去醫院,而是開記者會。當警方實地偵查,翻查閉路電視,找不出證據,邀請林子健到警署再落口供,他只顧做fb L

詳情

《時代偽證者》不認不認最終還是不認

《時代偽證者Denial》是近期難得一見的震撼人心的法庭電影,特別是近年間,在香港越來越多見到指鹿為馬,顛倒黑白,捩橫折曲的荒謬事情,難道真的要每次都告上法庭,經過多輪盤問,激辯,各自表述,然後才由法官來裁定,那是鹿,還是馬? 故事其實很簡單,兩個歷史學家,一個經常質疑二戰時,納粹大屠殺的事實,以似是而非的言論去否定,更替希特拉「平反」。一個努力維護史實,而且不客氣地指另一個造謠,意圖扭曲歷史。最後,被否定的人告上法庭,告另一人誹謗!事實上,電影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被告的是美籍猶太歷史學者Deborah Lipstadt,而原告是歷史學家David Irving。事件是在1996年在英國倫敦發生,Irving選擇在倫敦提訴,原來在英國,誹謗官司要由被告一方負責舉證,證明他的言論是基於事實。而此案的焦點,在於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毒氣室是否真的存在過。原來有關的毒氣室從沒有相關照片流傳過,而建築物亦已遭德軍炸毀,因此舉證比較困難。 對我來說,電影給我的第一震撼是,原來真理並不是理直氣壯地舉世認同。而要在法律理據層面下去證明真理,不能單靠感性支持,而需要理性的策略。片中的律師團隊充分顯現他們的專

詳情

假新聞心理學:為何消除錯誤資訊如此困難?

過去一年,「假新聞」在世界各地均成為備受大眾關注的問題。假新聞不是新鮮事物,但社交媒體的運作邏輯及其帶來的現象,無論是「內容農場」的冒起、碎片化資訊的高速傳播,抑或是迴音廊的形成等,都使虛假資訊的傳播更為廣泛。 facebook和Google等網絡巨頭已經開始着力打擊假新聞,雖然其成效仍然受到一些評論者的非議。 更正資訊可產生反效果 的確,打擊假新聞不容易,政治和商業利益會繼續驅使一些人和組織發放虛假或似是而非的內容;而假新聞一旦出現,往往覆水難收。從傳播系統的角度看,問題是社會原有的「真相基建」(infrastructure of truth)受到破壞,尤其是傳統專業媒體的公信力下降以及在公共傳播過程中「去中心化」,削弱了他們澄清事實的能力和權威。從社交媒體傳播方式的角度看,問題是聳人聽聞的假新聞容易賺取更多回應和分享,使其傳播更為廣泛,而更正資訊卻不一定有同樣的接觸面,結果是看到假新聞的人很可能比看到更正資訊的人多。從資訊接收者的角度看,問題則在於一些心理因素,會使普通人可能在看到更正資訊後,仍然不會修正自己的認知,甚至可能比之前更加堅持錯誤的觀點。 近年一些學術研究說明,更正資訊

詳情

真相絕種之日,就是涅槃重生之時──論有線電視和端傳媒的隕落

這邊廂,九倉決定放棄有線電視;那邊廂,端傳媒大幅裁減近八成員工。在這個年代,資訊就是廉價,廉價得根本養活不了自己。 歸根究底,其實這也不過是demand and supply的問題。曾幾何時,人類為了一個「知」字,可以馬不停蹄、八百里加急地傳遞一通文書。如今,互聯網接通全球,資訊不再珍貴,知識垂手可得。不稀有、不罕見,自然也就無人稀罕。 因為科技進步,所以人人都是publisher。寫小說、畫漫畫,不用再依賴出版商,自己於網絡發佈即可;搞傳媒、做新聞,也不再需要數以百萬計的投資,一部手機、一個網站(甚至一個Facebook page),已可以自稱「傳媒」。 門檻降低,除了吸引更多人來爭生意,亦孕育出許多不求財的content producer。這些人可能是為了虛榮感,可能是為了自娛,也可能純粹出於無聊,願意免費和世界分享自己的文章、製圖、短片(當然也有很多先儲like、後搵錢的職業KOL)。這些已成為我們生活一部分的東西,其實也在一點一滴地蠶食著傳媒的生存空間(筆者也可算是其中一人)。 Supply以幾何級數無止境地增長,demand卻怎樣也跟不上。廣告商已經用盡法寶吸引消費者的眼球,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