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哲暐:基本法教材淺陋低劣 教育局配得上教育之名嗎?

早前《明報》報道,教育局官方提供的教材「憲法與《基本法》」中,某些內容被批評為偏頗。我特意找那份教材來看,發現所謂的教材可謂淺陋低劣,教育局枉稱教育局。 「多角度」不能成為曲解藉口 在單元四「香港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的簡報中,「活動二」類似通識科題目,論及示威自由,提供3項資料,繼而再提出問題供思考。資料一謂:「即使香港已成為示威之都,好像亂了很多……現在大家仍享有這種自由,是不少人在回歸前很難想像的。」資料二則表示:「遊行示威是表達訴求的一種手段,但不應是唯一的手段,捨有效的諮詢溝通機制不用,卻搞街頭抗爭,只反映了一部分香港人民主意識的粗糙和膚淺。」最後資料三引述數字,指出近年愈來愈多示威者被檢控。 問題有二。問題一:「為什麼遊行示威好像是香港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官方答案:「遊行示威是港人使用的其中一種表達方式。」問題二引述資料二和資料三,問:「為什麼還要保障市民示威遊行的自由呢?」答:「示威遊行的自由是需要得到保障的,因為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云云。 儘管3項資料看似代表了不同立場,但所謂「多角度」並不能成為曲解和膚淺的藉口。先談最不堪的資料二。假如你說街頭抗爭會影響營商,也講得

詳情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搞個workshop啫,犯法呀?

最近,中國對待維權人士的方式——包括劉曉波、部份709律師,以及一些中國維權人士仍被關押而未能自由地與外界接觸,備受社會關注;然而,在世界另一端的土耳其,其政府對捍衛人權人士的壓迫,其實不遑多樣。 不幸地,今次事件,與一直致力捍衛及推廣人權工作的國際特赦組織,亦即敝機構,相關。 捍衛人權,都需要裝備好自己;在香港,參加講座和工作坊「正常過食生菜」,不少公司和機構均願意出錢出時間讓員工前往,增進知識,而且可藉此機會認識行內人士,建立關係;然而,在土耳其,國際特赦組織土耳其分會總幹事Idil Eser,早前與幾位人權捍衛者參與一個有關網絡安全的工作坊時,卻與同行的學員以及導師一同被土耳其當局拘捕,而且她一直未能與外界接觸,亦未能聘請律師,違反國際公約中對補捕者最基本的人權標準。她們一行10人被指與恐怖組織有關,並指控她們企圖顛覆政府。而於六月初,國際特赦組織土耳其分會主席Taner Kiliç亦同樣被以無中生有的反恐罪名被捕,至今仍未獲釋。 然而,不論是國際特赦組織土耳其分會主席、總幹事、以及其他人權捍衛者,他們所做的是捍衛人權 ——往往人權捍衛者對真相的揭示以及一些直率的批評對政府來說可

詳情

七一遊行,做最實際

有人問我,今年為何還要七一上街?年長的說︰「年輕人,阿爺不是順應民意,選了個賢士當特首了嗎?法治尚存,制度尤在,在這中央保佑的褔地,你還是不要多搞事了。」七一還要上班的說︰「喂,唔好阻住我返工啊!年年都遊行,你地係咪得閒得滯?唔好忘記,有幾多人畀你地遊行阻住做生意啊。」就連一向支持的身邊朋友,都說︰「遊了十多年,政府寸步不讓,仲想用行禮如儀既方式去爭取,豈不是對牛彈琴嗎?」似乎,大家都對七一已經失去希望,不是心灰意冷,就是嗤之以鼻。七一的意義,真的是一去不復返嗎? 其實,七一遊行的目標很簡單︰在這言論自由天天收緊的社會,遊行是警鐘、是決心;它不僅是對政府的當頭棒喝,對社會現象不公的吶喊,也對市民大眾是個不可多得的宣洩渠道。 七一遊行是警惕政府,尤其是所謂高票當選的特首,不要以為自己真的充份代表民意,官員們深受廣大市民愛戴。就算得到所謂的一千二百個選委加持,中央的首肯,這樣選出來的特首,到底不過代表這兩方的利益。那市民的利益福祉呢?七一遊行是提醒政府,社會還有非常可觀的市民,不滿政府的作為,不滿我們的政制仍然如此封閉,更不滿我們的自治被天天削弱。 七一遊行是告訴市民大眾,我們仍然在一個容

詳情

今年七一遊行需額外注意

參加七一遊行,有很多的理由。但是我們可以合理地假設,那當年50萬人當中,會把這看成一種義務或者使命的人,也就是之後十幾年都會參與的人,不可能多過30%。而大部分人都是因為相信七一遊行能夠滿足他們在當時短期的需要才參加的。也就是說,他們參與七一遊行是因為能有一些可見的進展。例如2003年時,大家參與遊行,是因為認為七一遊行能夠阻止23條以及令董建華下台。而這也成為了事實,這令大家感到十分滿意。 七一遊行有現實政治目的 那些靠義務感和使命感的人,也不是一種無限的資源。事實上,不論是他們的心力,以及他們的捐款,雖然很多人都未必察覺,但其實還是一種有限資源。也就是說很可能會在某天因為消耗殆盡而枯竭。也就是說,雖然他們沒有像2003年大部分人一樣都只是為了立即的效果,但是他們大部分還是追求中長期的效果,可能是相信5年、10年會有效,大不了20年有效。如果你說七一遊行最終只是道德感召,沒有效也沒關係,或者那個效果要100年之後才會出來,很多人就會覺得不值得這樣花自己的假期、心力和體力下去,而從這個遊行中退出。 畢竟七一遊行並不是聖地朝聖,它終究不是為了一些無法證明的人間外世界的事情或者神的恩寵,它

詳情

為人權奮鬥

於世界各個角落,總不難看到人權捍衛者的身影——有人可能為了捍衛表達自由、爭取平等權利、宗教自由、經濟權利或適足住屋權利等而發聲和行動;他們往往不止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是為了一個更平等更美好的世界而奮鬥。 然而,當這些人權捍衛者為人權奮鬥,卻往往是雞蛋鬥高牆的狀況 – 他們面對的,可能是政權,也可能是財團,也可能是武裝團體;於是,他們往往冒著極大的風險。他們只因為勇於為他人挺身而出,遭到騷擾、酷刑、監禁甚至殺害。根據國際特赦組織早前公佈的‘Human rights defenders under threat – a shrinking space for civil society’ ,於2016年有281名人權捍衛者遭殺害,主要發生於美洲 (75%)。 在香港等等很多大家認為很「進步」的地區,人權捍衛者不一定遭受硬橋硬馬的死亡威脅,但當權者往往亦用其他種種方法,企圖令人權捍衛者噤聲;包括抹黑等手段,將人權捍衛者描述成罪犯、恐怖分子、叛國者、貪污者,甚至「外國間諜」。接著攻擊行為更進一步——抹黑名譽、拘禁、甚至暴力壓制異議。 國際特赦組織亦發現,近年多國政府均使用或訂立具限制

詳情

遊行的人數取決於對遊行效果的信任

今年七一遊行是第一次申請不到維園足球場作為出發點,無疑對於泛民主派的支持者而言是一種衝擊。之前大張旗鼓所謂的大和解,也沒有說服力。這明顯是單方面的進迫,另一面是在毫無所得的情况下,失去已有的權利。民間人權陣線指斥林鄭的大和解是空話,不過我想這也沒有出乎大家預期太多。這兩年,政府不斷利用行政與法律的漏洞打壓異見者,也是常態。我們可以很安全地預計只要給政府任何權力,都一定會被濫用。這並非什麼意料之外的事情。 單純對政府反感 不能刺激參與遊行 我看到有些朋友說:政府這樣做,不怕刺激更多人出來嗎?也就是說,認為政府再做更多沒有信用的,或是打壓反對聲音的行為,會導致更多人出來。因為政府沒有信用、打壓反對聲音,自然是會令至少部分市民對政府更感到反感。而會抱持「刺激更多人上街」想法的人,就是認為這種反感,會導致市民增加了參與七一遊行的動力,使一些本來不會參與七一遊行的人改為參加。 我必須指出,這個前設與期望是錯誤的。七一遊行的人數,和市民對政府的反感程度與廣度,並非一個直接的關係。市民並不會因為對政府反感了就參與七一遊行,也不是不參與七一遊行的市民,就對政府不夠反感。單純對政府反感,是不能刺激市民參

詳情

莫要低估水炮的攻擊力

去年年底,大批民眾(包括學者、老師、學生、勞工等)因不滿朴槿惠政府推出的反勞動改革方案,以及修改歷史教科書以圖美化朴正熙的獨裁統治,而觸發大規摸示威;11月14日的一場集會中,69歲農民Baek Nam-gi被水炮車射出的水柱擊中頭部後倒地,嚴重受傷昏迷。今年5月14日是他昏迷六個月的日子,不少民眾均為其送上紙鶴,祝願他早日康復。據悉,南韓當局至今仍未曾向Baek Nam-gi家屬致歉。自年初有報導指香港政府擬採購水炮車後,曾觸發一陣討論。雖然現在討論暫歇,但水炮車的危險性實在不容忽視;有人會認為,水炮車射出的只是水,殺傷力有限,一般不會被視作「致命武器」;但事實上,水炮射出的水,水壓甚高,可以將人射跌,也可射至受傷,Baek Nam-gi的個案是活生生的一個例子 – 因為受水炮攻擊而昏迷半年;而即使市民以一般水樽盛水潑向警察,都會被視為「襲警」而被判監五週時,水壓高得多的水炮,就應更認真地處理。更何況水炮車傷人,也早有前科。2008年,南韓反美國牛肉入口的示威中,亦有示威者被水炮射擊後視力永久受損,以及被刺穿耳膜的報導。今年1月,聯合國和平集會和結社自由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Maina Kiai亦指出,水炮會造成嚴重的創傷。因此,應視水炮為其中一項具殺傷力的武器,不應低估其危險。聯合國和平集會和結社自由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Maina Kiai於年初的發言亦曾指出,往往執法機關使用水炮後,群眾會視之為執法機關對群眾的攻擊,而使雙方情緒更為緊張。事實上回看2014年的佔領運動,警方施放催淚彈的舉動,便是促使大批市民走上街頭佔領街道的導火線。事實上,國際社會對執法人員使用武力有嚴格的規範:執法人員使用武力應屬最後手段,而且必須出於必要及合乎比例。聯合國《執法人員使用武力和火器的基本原則》第13條亦訂明:「在驅散非法而非暴力的集會時,執法人員應避免使用武力,或在實際無法避免時應將使用武力限制到必要的最低限度。」Maina Kiai認為處理集會最佳的做法是,透過溝通「大事化小」,既可保障示威者的人權,亦更有效確保公眾秩序。在香港,當然我們希望當局能認真看待Maina Kiai的建議,開放溝通渠道去解決示威,減少衝突升級的機會及真正減少對市民的影響 – 需知道市民往往只是希望能表達意見,所表達的意見得到認真對待;若和平表達有效,有誰想去「勇武」?因此,比起購入武器,政府更應思考如何加強溝通確保市民能有不同而有效的和平方式表達意見。希望Baek Nam-gi早日康復,也不希望這世上有另次如Baek Nam-gi般表達自由受打壓致命危的遭遇出現。參考資料 BBC (15 Aug 2011): England riots: Maps and timeline 香港01(2016.1.26)「水炮車易致重傷」英禁用 倫敦購三輛無用武之地 The Hankyoreh: [Photo] Praying for Baek Nam-gi’s recovery 防暴水炮車對人體傷害的初步研究結果 UN: Statement by the United Nations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rights to freedom of peaceful assembly and of association at the conclusion of his visit to the Republic of Korea 警察 水炮車 示威 抗議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