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裏看小圈子選舉

在開始講我想講的話題之前,我想問你:你是經過什麼途徑讀到這篇文章的呢?這問題看似無聊,但這正正就是本文的主旨。 最有可能的答案,是你的朋友在facebook將這篇文推送給你;另一個可能是,你有讚好星期日生活、明報即時新聞或陳電鋸的facebook專頁,於是這篇文出現在你的news feed,而你又對本文的主題1有興趣,所以點擊來看。再低的可能性,是你會瀏覽明報的網站,也會看點副刊的文章,於是乎看到這篇文。 也有可能是,你手上有一份實體版《明報星期日》生活,是你在公廁如廁時拾到的。本來你是在讀阿果的專欄,但卻在偶然機會下才發現到這篇文章。 其實你有沒有想過,以上多種讀到本文的途徑,絕大部分都是因為你或你的朋友根據自己的喜好,做過了一些選擇,這篇文才會出現在你眼前。而只有最後「想讀阿果卻偶然讀到陳電鋸」,才是真的隨緣(serendipity2)讀到。 以前的年代,隨緣接受消息和觀點,相對會較容易。例如在看電視新聞,可能你關注的只是體育新聞,但卻會偶然攝收了些本地新聞和國際新聞,大約都會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麼樣。以前讀實體《明報》的世紀版,是整版的看,故此會讀到李立峯和梁啟智,也會讀到阮紀宏和

詳情

下屆政府應用人唯才 善用社交媒體聆聽民意

特首寶座最終花落誰家,將於3月26日下午分曉。下屆特首除了要具備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所提出中央對下屆特首人選的四大標準——「愛國愛港、有管治能力、中央信任、港人擁護」以外,還要在管治班子組成和施政風格多下工夫,方可改善未來管治。 建立包容政治 緩解對立 縱觀現屆政府,行政立法關係緊張,立法會內陣營敵我分明,導致政策推行諸事不順,使香港發展停滯不前。究其原因,行政會議、問責團隊及諮詢架構中,往往以建制派人士主導居多,偏聽情况嚴重。 要化解矛盾,來屆特首的管治團隊必須廣納不同政治光譜人士。以往鮮見泛民加入政府的管治班子,箇中原因並不是政府沒有釋出善意,而是源於泛民的心魔。他們普遍沒有執政願望,認為加入政府就會馬上成為建制的一部分,失去永遠反對政府施政的空間。 除了泛民的心魔,行政會議制度的集體負責制亦是另一障礙。所謂行政會議集體負責制,即行政會議成員必須支持政府議案。可惜,如有泛民背景的行會成員這樣做就會在某些政策上違背自身的政治理念,辜負市民期望,甚至押上政治前途。由此可見,政府應切實考慮讓行會成員毋須跟隨集體投票,讓有能力的泛民人士更容易加入政府管治團隊。我相信唯有一個包容不同政治光譜的政

詳情

【鍾言亦議特首選舉系列】網絡水戰

特首選舉進入最後階段,候選人的民意較量,已經由實體世界轉到社交媒體。其實,互聯網絡已經無遠弗屆,網絡戰場理當也是候選人兵家必爭之地。 不過,這片土地,似乎一早已經落入曾俊華之手。不論是內容、風格或歡迎程度,情況好像已經一面倒。就連林鄭月娥自己,都在論壇中承認自己是網上弱者。 在這次選舉,《眾新聞》委託社交媒體數據收集及分析公司TAF DATA,利用社交媒體的數據作為網絡輿情監察之用。研究發現,近日網絡留言出現「灌水」現象。林鄭月娥的網上正評水份有上升趨勢,接近五成留言屬於「灌水」,即是有少眾人士不斷重覆留言,推高某人的正面評價和對方的負面評價。報導指出,網上評價素來都有一定水份,大概佔一成左右,但林鄭月娥正評中的重覆留言近期愈來愈多,超過四成半,比其他兩個候選人的水份多出近十倍。 同一期間,曾俊華的負評亦出現「灌水」現象,佔兩成左右,但曾俊華的重覆正評留言就非常之少。換言之,網上隱蔽兵團的戰鬥方向,應該都是衝著曾俊華而來。甚麼人士指使,應該不言而喻了。 根據「眾新聞」的報導,有關研究其實設有過濾系統,把重覆留言篩走,避免數據受到「灌水」。不過,筆者估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網上兵團只要

詳情

你敢不跟從「大隊」嗎?

特首選戰進入白熱化階段,社交媒體亦熱鬧起來。公關攻勢浪接浪的「薯片叔叔」(曾俊華),成為不少網友「分享」及「貼圖」的對象:曾俊華在渣打馬拉松突然出現的短片、其跟太太「不談一國兩制,只談一生一世」的金句,廣為出現於facebook上的news feed;另一邊廂,林鄭月娥則成為「腐皮」(「負評」的諧音)的針對目標。在社交媒體的民情下,分享曾俊華的消息、給他「按讚」,顯得平常不過;但如果要替林鄭月娥打氣,則要有面對「腐皮」,以至是有人「unfriend」,連「朋友」都不跟你做的勇氣。 同樣的情況,在2014年佔領運動起亦屢見不鮮。「黃絲」與「藍絲」陣營勢成水火,在社交媒體罵戰連場,互相「unfriend」,更蔓延至現實的人際關係,讓不少父子、母女、情侶以及形形色色的「飯腳」、「行山友」等「面阻阻」。在如今的網絡帖文,亦不時釀起「黃絲」、「藍絲」之間的罵戰。在社交媒體的世界,有人瀟灑發言,無懼「腐皮」和「unfriend」;但亦有不少人愈來愈小心,避免成為眾矢之的,又或者「表錯情」,影響人際交往中的朋友圈。 跟「大隊」走的自我防護意識 無論性格如何,人大抵都是群居,有不同形式的社交需要。要社

詳情

2017本地新媒體展望

新年伊始,再有新網上媒體面世。由資深新聞前輩們創辦的「眾新聞」,將為本地業界帶來什麼新氣象,值得期待。最近,筆者整合了一些外國的網絡發展回顧,部分頗具參考價值,希望能為本地日益蓬勃的網媒帶來點點啓示。香港新媒體百花齊放,以文字、影像或聲音為主的平台都有。惟粗略算一算,依靠捐款支撐的,包括「眾新聞」在內,不下10間;部分更聲稱為了維護獨立性,不接納廣告合作。特首梁振英就任以來,政治爭拗愈趨激烈,市民不滿情緒升溫,故尋求媒體代為宣泄,監督政府。相信佔中以來,大眾對政團和網媒的捐獻,會較為踴躍。不過,隨着梁振英宣布不競逐連任,本地政治議題立即降溫,從梁振英支持度回升及至遭司法覆核議員的籌款進度緩慢,皆可見一斑。若政局回暖,而募捐的新媒體又如雨後春筍湧現,讀者會否產生「捐獻疲勞」,令新媒體「攬炒」?猶未可知。除了廣告和捐獻外,傳統的訂閱模式,一般被標籤為老舊過時,難以實現。但美國自特朗普勝選後,信譽良好的政經媒體,包括《紐約時報》、《大西洋》和ProPublica的訂閱數字,皆錄得明顯增長。隨着大眾正視「假新聞」和謠言問題,媒體能否藉此缺口,為高質素讀者及專業人士提供收費內容,其實值得探索。社交網絡取代新聞網站目前,本地媒體在社交網絡上的活動,皆以宣傳為主,帖文猶如一扇窗口,吸引讀者進入自己新聞網站,為網頁「衝流量」。不過,外國調查發現,網站透過社交媒體導入的流量,按年大跌,網民更傾向逗留在社交媒體閱讀內容。有見及此,不少外國媒體早已變陣,在不同的社交媒體,按讀者口味和使用習慣,度身訂做內容(distributed content)。以近年極速發展、由《赫芬頓郵報》前主席創辦的NowThis為例,已經完全放棄設立自己網站,改為在各大社交媒體經營帳戶,取得空前成功,成為美國最受「00後」歡迎的新聞品牌。不過,在自己網站擺放客戶廣告,姑且可以將廣告與新聞內容分開;但要在社交平台放客戶廣告,廣告便不得不跟新聞內容在同一渠道發布。而無可避免的趨勢是,社交平台上的廣告,不再純粹是一條鼓勵消費的影片,而本身也必須是一段有趣味、價值甚至教育意義的內容,並跟帳戶風格密切融合,成為帳戶所發布內容的一部分。當新聞與廣告的界線漸趨模糊,會否直接衝擊新聞道德底線?還是有包裝手法可容讓兩者兼得?新聞機構不局限跑新聞一直以來,傳統新聞機構皆不局限於「跑新聞」一個範疇,許多報業集團同時經營書籍出版,即是一例。放諸新媒體,同樣適用。本港有從紙媒轉戰網媒的集團,同時經營網上營銷、多媒體創作和數碼創新等服務,配合其具一定規模的網媒,共同發展,相得益彰。新的一年,寄望各大網媒放遠眼光,為時常將「寒冬」掛在嘴邊的傳媒業,走出一條新路。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3日) 傳媒 新聞 媒體 社交網絡

詳情

facebook活動影響立會選情?

上周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C研中心主辦了首屆中大研究峰會兼工作坊,由阿姆斯特丹大學Richard Rogers教授等傳授如何運用數碼研究方法來推動社會發展,包括4項議題:音樂社會企業、空氣潔淨運動、倡導工人權益、臉書(facebook)和立法會選舉。共有20名本地及海外的師生參加臉書和立法會選舉的研究。我們集中分析所有參加地區直選候選人的臉書,並利用港大民意研究網站進行的立法會選舉滾動民調結果以作比對。這項研究有3個焦點:(1)候選人臉書的使用情况如何?誰人較活躍?可否找到一些主要網絡板塊?(2)在不同群體中最活躍的候選人有何特點?他們投射了什麼形象?(3)臉書活動和民調結果有否關係?是互相影響還是有因果關係?真正投入臉書用家是較成熟一群我們發現,在臉書平台上最活躍的候選人是梁國雄,他的參與度遠高於其他人。較為活躍的還有楊岳橋、王維基、葉劉淑儀和毛孟靜。再接下來的活躍候選人包括劉小麗、陳淑莊、譚文豪和鄭錦滿。有趣的是,大家原以為積極使用臉書的應是年輕的候選人,但真正投入的用家卻是較成熟的一群。可能後者明白到臉書的重要性,願意投入更多資源和時間去經營。在泛民陣營中,楊岳橋的臉書最為突出,他和公民黨友郭家麒及陳淑莊均有聯繫,也和泛民中的梁國雄、張超雄、何秀蘭等有連結。本土派的鄭錦滿和鄭松泰、陳澤滔及梁國雄均有臉書往來。在建制陣營中,容海恩、陳恆鑌、黃國健各自和派系內的黨友有聯絡。候選人、政黨和傳媒關係密不可分從臉書的「讚好」連結中清楚見到,80多名參加地區直選的候選人中,共分為3個主要陣營:建制派、泛民主派和本土派。他們的臉書聯繫主要來自香港,也有小量源於台灣、大陸、澳門、美國、加拿大、澳洲、英國等有華人聚居的國家和地區。除了各候選人的臉書外,一些團體和活動組織的臉書也在聯繫網絡之中。例如工黨、職工盟和佔中臉書連結在一起,民主思路的黃梓謙似乎扮演了不同派系之間的聯絡角色。各主要政黨的臉書自然發揮作用,而一些新聞傳媒如《明報》、《蘋果日報》、有線新聞、獨立媒體、《熱血時報》、SocREC甚至BBC及ABC新聞也有在網絡中出現,顯示在選舉中候選人、政黨和傳媒之間的關係密不可分。多人看政治火花及趣味惡搞統計各候選人臉書中表達「讚好」的網頁,這些網頁內容以5個類別為主,依次是政治人物、新聞傳媒、公眾人物、非政府組織、社區團體。候選人關注的核心人物和機構,都是和政治、傳媒和社區組織有關,他們可說是現實政治和選舉中的主要持份者。首10個最多人「讚好」、分享及評論的臉書網頁中,8個是影片,1個是年輕「長毛」被捕的照片,1個是網站連結。影片中多是來自傳媒選舉論壇中的片段,共同點是泛民或本土派攻擊親建制的候選人,而後者似乎難於招架。泛民或本土候選人對社會政治現况表達強烈不滿,政府及其盟友未能解決問題,而建制派作為政府盟友,在選舉論壇承受了被責難的後果。有些廣受歡迎的影片,出現了一些有趣或罕有的元素,例如卡通改圖或貼紙。可見多人看的內容包括政治火花、趣味惡搞及溫馨懷舊。仔細分析3個陣營各自最受關注的臉書內容,建制派同時談及香港身分及中國認同,喜歡用「發展」、「國家」、「中國」、「經濟」等詞語。泛民主派強調香港自主及力陳各項政治和社會問題,常用「社會」、「自決」、「希望」、「民主」表達己見。而本土派則以年輕活力和敢作敢為作賣點,掛在口邊的詞語有「社區」、「希望」、「義工」、「關注」。臉書傳播討論 或改變投票意向臉書這個平台和選舉民意走向是否有關?我們比較了近數星期的資料,發現臉書參與度和候選人支持度確有關係,而關係的強度介乎弱至中等之間。在7月底至8月中,兩者明顯相關但難看出因果;但在8月中後,從統計數字看到在時間上有先後次序——臉書參與度是原因,民意支持度是結果。可以說,臉書活動對一些候選人的選情是有幫助的,它可以增加認知關注,甚至導向好感支持。尤其到了選舉後期,各傳媒紛紛舉辦論壇,突發事件和抹黑醜聞相繼出現,新聞界有更多分析報道,遂引起市民對選舉有更多關注。這些消息在臉書及其他網上平台上再作循環傳播和討論,很可能改變了大家對一些候選人的觀感甚至投票意向,並且會在民調結果中反映出來。可以說候選人的具體行動表現、新聞報道的好壞,及臉書中的「讚好」、分享及評論,都會影響立法會的選情與結果。臉書在日常政治運作中也有角色候選人的傳統選舉工程主要靠親身接觸市民,宣傳自己的能力和往績,及透過新聞傳媒發放自己的活動信息。現時多了臉書這個平台,它的營運成本不高,潛力卻很不俗,而且臉書和新聞報道之間又可以有互動,彼此促進,我們在數據上也發現兩者之間的連繫。在現代選戰中,候選人免不了要充分利用這些不同的資訊平台。總括而言,臉書活動能夠反映現實的政治生態,清楚看見香港三大政治陣營的存在,它們各有特點和位置。泛民和本土候選人的臉書活動較建制的為頻繁,但三大陣營多是在派系內互動,極少有跨陣營的溝通。受歡迎的臉書選舉內容可以很嚴肅,涉及重大政治爭拗,並以精華片段表達政黨路線之爭,也可以是輕鬆搞笑的題材。網上的臉書和網下的民調有互動關係,選舉後期可見臉書對民意的影響。看來臉書不單是在選戰非常時期有其作用,日常的政治運作中也有相當角色,政府、議員和市民都應多加注意和利用。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學生事務)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1日) Facebook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社交媒體 社交網絡

詳情

社交媒體社會觀:兩年半來一國兩制話語權的轉變

新媒體崛起,智能手機和流動上網日漸普及,討論政治的地方也隨時代而改變不少。從2012年反國教運動到2014年雨傘運動,facebook在社會運動和政治層面,都發揮了巨大的角色。「一國兩制」自1980年代以後,一直是中國治理香港重要的政策方針,至今《基本法》最重要的,也是維護「一國兩制」的推行。然而,隨着時代進步,「一國兩制」此政策在如何落實、在將來如何調整等問題上,民間和官方的爭議也愈來愈大,而每一次立法會選舉差不多都會針對「一國兩制」進行討論。時至今日,由於社交媒體成為討論政治的重要平台,年輕世代參與政治討論成本逐漸減低,「一國兩制」話語權,也隨之轉變。建制派沒正視社交媒體影響力我們根據2014年至2016年6月當中,全港提及了「一國兩制」的「粉絲」專頁進行分析,並以年份為單位,將提及「一國兩制」最具有影響力的前40名「粉絲」專頁列出(圖1)。我們將專頁分成7類:「新聞媒體」、「社會運動社群」、「社群名人」、「建制派官方政團/政治人物」、「非核心的建制派專頁」、「非建制派官方政團/政治人物」、「非核心的非建制派專頁」。從七大類型之數量來看,我們能清楚觀察到:(1)提及「一國兩制」相關議題的新聞媒體數量,連年增加。這代表香港的新聞領域的編輯與記者,對於「一國兩制」關注持續上升。換句話說,從香港整體新媒體發展來看,具有編輯資源以及採訪資源的新聞工作者,增加關注「一國兩制」。(2)對應新聞媒體的,則為以反映特定訴求的社會運動團體。從2014年到2016年上半年的變化來看,提及「一國兩制」影響力的社運團體數量反而持續下跌。然而,我們進一步分析,卻發現這些社運團體的消失,是因為在2015年後開始,他們已由社運團體,轉型成為參與選舉的政治團體。(3)至於建制派的情况,關於「一國兩制」的帖文主要由非核心的建制派專頁發展。可是,「建制派政團/政治人物」專頁鮮有提及「一國兩制」,連續兩年半,他們都沒有任何一個排上網上最具影響力的前40名。總括而言,建制派政治團體、政治領袖根本沒有正視社交媒體的影響力,亦沒有投放資源至社交媒體,闡述他們的核心議題。一國兩制話題走向 應持續關注我們將提及「一國兩制」社群之前40名最具影響力的相關社群帖文,依據其「反應數」(讚好、心心、哈哈、嘩、難過、嬲嬲)與「分享數」進行加權,設計出「影響力分數」指標(圖2)。我們利用上面列出的七大類型社群數據,進行分析,再將每年的影響力分數列出來,可以發現:(1)非核心的建制派專頁雖然數量有限,但在2014年的影響力尚算高企,但其影響力在2014年後大幅下跌。2016年雖然只過一半,但單是上半年的表現,已經高過2015年全年。這樣的趨勢,值得大家繼續關注。(2)非建制派官方政團與政治領袖在2016年數量增加,當中有部分是從社運團體發展出來,其影響力分數維持相當高的數字。這表示住,他們掌握了社交媒體上「一國兩制」的話語權。(3)新聞媒體關注數量在數字上大幅增加,因此影響力分數大幅上升,但每個帖文的影響力依然不高。 在可見的將來中,港獨、特首選舉將會進一步主導香港的時局變化,香港建制和非建制陣營,亦會就此展開一場「一國兩制」話語權爭奪戰。在科技發展成熟的情况下,社交媒體將成一個重要的平台。「一國兩制」這話題的未來走向,各方應該持續關注。文:謝一平(思為策略成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20日) 一國兩制 網絡 社交媒體 社交網絡

詳情

建制派網絡影響力遠不如非建制派

筆者上月(7月8日)寫了篇文章,指出建制派不重視網絡工作,收到了程兆成先生的回應(刊7月28日《明報》),認為我低估了建制派網媒的影響力。說實話,程先生的文章顯然是「外行充內行」之作,本來是不值得回應的;但我想借題發揮一下,藉機說說建制派網媒與非建制派網媒之間的差距。首先,程文以數個建制派網媒facebook的「讚好」量與《蘋果日報》的銷量作對比,是毫不合理的。他何不以《蘋果日報》facebook與建制派網媒facebook作比較?事實上,《蘋果日報》facebook「讚好」量近190萬,較所有親建制facebook專頁的「讚好」量總和還要多!而有影響力的反建制facebook專頁絕不止《蘋果日報》一個。程君又假設愛國愛港facebook的「讚好」人數沒有重複和沒有水分,同樣是不合理的。立場和內容如此相近的一系列facebook專頁,怎會完全沒有重複「讚好」?至於水分問題,圈內人都知道實際情况,我便不好在這裏說出來了。除看「讚好」數 更重要是討論人數其實,評價一個facebook專頁的影響力,除了看「讚好」數外,更重要的是留意其討論人數(talking about)。以程君所提到的「巴士的報」、「港人講地」、「時聞香港」和「HKG報」為例,這4個facebook專頁的討論人數加起來,不但不及《蘋果日報》,甚至連立場較反建制的《100毛》也不及,再次顯示出建制派網媒和非建制派網媒之間的影響力差距。這並非主觀判斷,而是有客觀數字支持的。再透露一下,據我所知,《蘋果日報》facebook每星期的瀏覽量(weekly total impressions)一般可達上億次;即使是《100毛》,其每周瀏覽量一般亦可達數千萬次,是建制派排名前列facebook專頁的好幾倍。再比較一下建制派和非建制派政黨和政客的facebook專頁,差距更加懸殊。民建聯facebook專頁的「讚好」量是建制派政黨之中最高的了,約有8000個「讚好」,卻遠低於社民連的8.2萬多個「讚好」,差距達10倍。facebook「讚好」量拋離民建聯兩倍以上的非建制政團至少還包括:本土民主前線、人民力量、青年新政、民主黨和公民黨等。政客方面,在所有建制派立法會候選人中,以葉劉淑儀的facebook人氣最高,其專頁有近7萬個「讚好」;非建制派候選人方面,facebook專頁「讚好」數較葉劉淑儀高的人有:梁國雄、鄺俊宇、楊岳橋和王維基,其中梁國雄和鄺俊宇facebook的「讚好」數均超過葉太兩倍。當然,網絡工作不僅僅限於facebook,但facebook是香港目前政治影響力最高的網絡平台,也是不爭事實。實際上,即使是網站和政治類Apps方面,建制派也毫無優勢。毋庸諱言,建制派在網絡上的影響力遠不如非建制派,不但起步較慢,所投入的人力和資源也較少,更甚的是很多建制派人也只抱着「人有我有」的心態來看待網絡工作,而非認真重視。除非建制派認為網絡工作無關痛癢、不影響大局,否則的話,在未來必須急起直追,追回落後了的步伐。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副主席、香港新媒體發展研究中心董事(編者按:立法會選舉香港島其他候選名單包括黃梓謙、劉嘉鴻、何秀蘭、張國鈞、詹培忠、鄭錦滿、羅冠聰、沈志超、徐子見、司馬文、許智峯、陳淑莊、郭偉强;新界東其他候選名單包括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張超雄、麥嘉晉、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黃琛喻、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恆、梁金成、容海恩、陳克勤;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其他候選名單包括涂謹申、李慧琼、何啟明、陳琬琛、王國興、關永業、梁耀忠、周浩鼎)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2日) Facebook 立法會選舉 網絡 社交網絡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