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回購到撤資運動

領展霸權變本加厲,天耀街市關閉、長發街市罷市、轄下停車場全面加租,有政團發起「佔領領展」的行動,要求政府回購有關物業,以阻止領展不斷加租、外判街市經營權等行為。要發起政府直接回購,「佔領領展」,最大的問題是無良商人無端先賺一筆。截至2016年4月25日,領展房產基金的總市值達到1093億,全面回購耗資甚大。假如政府在回購的條款中加上限制加租的選項,投資者預期領展資產價格下趺,拋售手中資產,手持領展資產的納稅人會即時蒙受損失。此類回購的操作,大多出於道德理由,例如「不應賺到盡」、「政府應保障民生需要」、「屋邨商場不應成為炒賣的工具」。這些當然可以是回購領展的正當理由,不過現實是受影響的200多萬公屋居民,並未被動員起來加入有關行動,如果真的希望解決領展無限加租與出售轄下街市資產而引發的種種問題,我們需要更多元化的策略去達致目標。近日興起的「擱淺資產」理論,或者可以讓提出資產回購的倡議者,重新思考運動策略。曾於高盛擔任23年風險管理職位的羅伯特.李特曼(Robert Litterman),是一位於全球暖化的風險下,應用「擱淺資產」理論評估資產的熱烈倡議者。由於兼具金融與環保的背景,他投放相當多的時間研究全球暖化為金融資產所帶來的風險。2011年一份提出「碳泡沫」概念(carbon bubble)的研究報告,更催生了李特曼重新為化石燃料類資產進行風險評估的想法。[1]在此後的五年間,李特曼以風險管理的角度,發展其「擱淺資產」理論。「擱淺資產」的概念,完全顛覆了現時市場對化石燃料相關股份的估值。現時各國已經在巴黎協議內同意,全面限制地球平均溫度,不得比工業革命前上升超過兩度。假如有關限制二氧化碳排放的法例能夠落實,投資界估計有三分之二的化石燃料蘊藏量將不能使用,使相關股份的市值下跌40%[2]。由於有如此大的風險,即便是基金經理也開始建議投資者拋售相關股份,正好配合由環保人士所發動的「去碳撤資運動」(Global Divestment Campaign),讓有關撤資救地球的想法,不再只局限於道德理由的層面,連唯利是圖的投資銀行與基金,亦開始以風險管理的角度,重新評估手中高風險的化石燃料資產,甚至建議其客戶賣出相關資產以避險。撤資運動的概念,在資本主義仍佔主導的香港,似乎沒有什麼可能擴散開去。不過,根據牛津大學史密斯企業與環境研究院在2013年的報告,運動的發展通常包括三個階段。在第一個階段,參與者主要是對撤資對象極其反感的先行者,撤資的金額通常很小,但當運動取得初步的成果,便往往會吸引大學及公共機構加入,如滾雪球般累積撤資的規模。到最後階段,就會有一些大型的退休基金加入,例如在煙草撤資運動中,美國的公共退休基金如麻省退休基金,便從煙草公司撤資,進一步打擊煙草公司的股價。[3]希望發動回購領展的朋友,是否可以初步評估領展是否屬於「擱淺資產」,甚至發動相關的撤資運動?不斷透過加租竭澤而漁,迫走社區街坊小店進駐旗下商場的,有不少都是極受經濟週期影響的化妝品與零售業連鎖店。而支撐著店舖的人流,往往是來自外區的遊客,而不是本區需要服務的居民,當經濟逆轉市道變差,以房產泡沫支撐的股價自然會大幅下滑。以風險管理的角度看,支撐領展股價的因素是否不可持續,大學或公營機構持有相關股份,是否應該及早撤資?另一個更大的題目,是領展作為全港最大的屋邨商場及停車場的擁有者,是否可以單純地以一商業機構自居,只講企業的社會責任,而沒有其他法例限制其「商業活動」,以保障屋邨居民的權益?假如不進行全面回購,而以社企來規範領展之類有特殊社會責任的公司,又是否可行?香港社企發展一日千里,我們是否需要考慮參考其他國家的例子,為社企進行立法?例如英國在2005年,便提出社區利益公司(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立法,限制公司的分紅比率,訂立分紅的上限(dividend cap),把公司的盈利強制留在社區之內。社區利益公司的另一項特性,是即使公司清盤,也只可以把有關資產轉移給另一家的社區利益公司,以確保股東不能透過出售資產而謀取暴利。其實香港早有社企把有關社區利益公司的相關條款,寫進其公司組織章程大綱及章程細則(memorandum and articles of association)之中。假如倡議回購領展的組織者,能夠與社企朋友合作,推動相關立法,和社區經濟息息相關的停車場及屋邨商場,是不是可受相關條例保障?是否可以推動政府擔保進行低息貸款打底,或者以政府的空置物業以作交換,讓市民和社區可以透過眾籌集資回購部分領展的「擱淺資產」?這些問題,其實不只是回購的融資技術問題,而更多是我們如何透過推動立法、集資以至撤資等做法,推動政府管理思維的轉變,讓社區商埸能夠真正服務社區,並因應香港社會企業的發展,促進社區經濟與自治。[1]更多有關李特曼的想法,可參閱http://www.corporateknights.com/channels/responsible-investing/make-killing-shorting-coal-companies-14279976/[2]有關數據來自 https://www.thestandnews.com/nature/%E5%8E%BB%E7%A2%B3%E6%92%A4%E8%B3%87%E6%95%91%E5%9C%B0%E7%90%83/[3]更多有關「撤資」行動的討論,請參閱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43;牛津大學的相關報告,請參閱http://www.smithschool.ox.ac.uk/research-programmes/stranded-assets/SAP-divestment-report-final.pdf 社企 領展

詳情

八十後創眾籌平台 撐本地文創:專訪「出一點 CHAPTER ONE」

今年四月,三位八十後創立了本地創作眾籌平台「出一點」(Chapter One),亦建立了粉絲專頁。四月中旬專頁中一則題為《你買書,係為左交租畀地產商》的帖文,讓平台聲名大噪,引起網民熱烈討論,超過七千位網民分享帖文。創辦人之一的Gary認為帖文迅即成為熱話,是因為不少人都認同平台的理念,同意本地創作市場要有生態上的改變。眾籌,又稱群眾集資(Crowdfunding),指創作者透過網絡向公眾展示其作品的概念和計劃,在限定時間內向公眾籌集資金,如在限期內未能籌得最低集資金額,贊助金將全數退回予出資者(Backer)。「出一點」預計於四月底正式投入運作,初期主要推動出版項目,眾籌方式亦以預售眾籌為主,即出資者將會得到書花作「回禮」。讓作家「被看見」 讓讀者「參與」創作創辦人Gary、Lewis和Z於雨傘運動時結識,清場後大家保持聯絡,一直都想合作做一些有趣而有意義的企劃,但未有頭緒。直至有晚共膳,談起外國眾籌平台的發展,將屆三十的三人,靈機一觸想到創立一個本地創作眾籌平台。「聽人說三十歲後不能做沒把握的事,那三十歲前就拼盡吧。」Gary笑說。專頁封面圖片的一句「如果可以當海盜/為什麼要加入海軍」,引自喬布斯的名句,從中可了解到「出一點」團隊的理念。Gary解釋:「海軍服從命令而賺到固定收入,而海盜的精神,就是不保證你可以得到甚麼,你亦沒有指定任務要完成,但我會帶你出海,你的能力有多少就能『搶』到多少。」Gary認為部分香港作家雖有好作品,但在本地市場卻得不到相應的生存空間和回報。他指出書不論是出版、發行還是銷售,都難免有商業上考慮,如有出版社會因為題材小眾,顧慮銷量而拒絕出版;有發行商為免虧損,會向出版社退書。他強調這些商業考慮是合理,但卻會抹殺了作家發表作品的機會。「出一點」期望透過眾籌出版的新模式,以平台作為作家和讀者之間的橋樑,建立一買一賣之間直接聯繫,讓讀者由被動地選擇已出版的書籍,改為參與出書的過程。「曾有充滿熱誠的創作人,向我表示會為了投入創作而辭工,但他會需要籌集兩個月的生活費和出版費用,才能讓作品面世。如他將創作計劃放上平台,讀者又覺得構思有趣,想知他會寫什麼,便可助他一把。至少讓他能『被看見』,有機會去實踐。」Gary道。兼任出版社 冀為作者爭取較佳回報「出一點」現時的辦公室是在印刷廠房內的一個房間,如大部分初創企業一樣,資源不多,然而除了經營平台,「出一點」亦會擔起出版社的角色,為成功眾籌者處理作品的編輯、設計、排版及印刷上的工序。Z現職報社編輯,Lewis本職平面設計員,Gary則為代課老師,三人本對於出版不算是內行,卻希望多走一步,能在集資以外支援創作人。一切始於嘗試,日前三人已嘗試印製少量書本、研究版面設計。Gary強調出書不能只著眼於製作、發行成本,而忽視作者的付出。「有的創作人用一年去寫小說,作者用最珍貴的時間去換好的作品,但一本書由創作至到讀者手上,作者可能只分到出版社所得收入的十數個巴仙。」「出一點」現時初步釐定的分帳模式,若書本由平台直銷,為作者跟平台五五分帳,若經發行商於書店銷售,則發行商及書店分書價五成,作者三成,平台兩成,帳目細節仍有待再商榷,旨在讓作者得到更合理的收入。問及若書本銷情欠佳,平台便有可能有虧蝕,Gary坦言是會蝕人工、租金及存倉費用,但由於製作成本已由出資者支付,虧損風險亦已減輕。自平台開立的消息傳開,不少創作人聯絡「出一點」查詢,他們亦有邀請具潛力的創作人在平台上載創作計劃。專頁的帖文留言中有支持有質疑,平台亦收到不少有心人的訊息,表示有意助平台一臂之力,且各有所長,但好意都被三人回絕。Gary指出平台的本意是想讓有能者得到合理的回報,若平台本身也做不到這點,就說不過去了。他笑稱若一天平台的業務上軌道能擴大團隊,會優先考慮聘請曾有意出手相助的人。曾有創作人問Gary,值不值得「養」起這班想堅持、但無助的創作人,又問他其實能否維持到經營,而他認為事需人為,不能單純以金錢去量度值不值得做;即使不能確定能否持續下去,也要先嘗試。他表示如果他日成功證明這模式可行,亦不介意被複製。「如你準備好失敗,你不需要有任何信心。我的心態是抱有最壞的打算,最好的期待;做了成功的機會是一半,不做就是零,所以要試。」出一點:網站、Facebook、Instagram採訪:梁穎琳、夏綽蔓撰文:夏綽蔓相片:由受訪者提供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社企

詳情

重新定義社會企業

社企=創造社會效益近年在政府及媒體的大力支持及推動下,社企的文化逐漸盛行。然而,很多人對於社企的概念仍然是有所誤解。很多人以為社企的定義就是慈善機構,所以不應該賺錢。其實社企的廣義概念是透過商業生產,創造社會效益。所以筆者相信創造社會效益的就是社會企業。其實,如Tesla、Google等國際成功企業的企業理念及願景都是要去改善社會及解決世界的問題。而現實證明不論是出發點抑或結果,成功企業與所有創造社會效益的社企是完全一致。而有些時候,企業在資源運用方面甚至是更為高效。本文將會以3個社會問題為切入點,證明成功的公司在本質上與慈善機構及普遍理解的社企一樣可以創造巨大的社會價值。.貧窮及通脹問題(沃爾瑪)聖雅各福群會的利希慎食物援助計劃自2010年起為香港的貧困人口提供食物援助,截至2012年,總共為近5000人次提供食物援助,估計每月可為他們減輕近1500元的生活開支。而根據外國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美國零售巨頭沃爾瑪通過資源整合及優化,加上規模經濟,為全球貧窮人士減輕每月逾1600元的生活開支,證明其實只要一家公司營運效率高,亦可以與大家所理解的社企一樣創造社會效益。.傷健人士的交通問題(Uber)現時香港的復康巴士供應量非常有限。復康巴士的等待時間是以月甚至年計,而服務亦缺乏彈性,導致不少傷健朋友因為覺得麻煩而放棄探索世界的自由及權利。因此香港近年開始有社企為傷健人士提供出行服務。但是,因為資金及規模的限制,它們的營運效率較一般的士為低,而傷健人士就需要付出較的士高數倍的價錢去使用車輛。兩星期前,Uber在香港推出了uberASSIST的服務,亦在新加坡、台北及美國多個城市為數以萬計的傷健人士提供高效率,而且即叫即到的交通服務。美國波特蘭運輸局的報告指出,Uber提供的無障礙汽車服務候車時間亦遠比其他交通服務為短,證明好的企業有助減低社會交易及資訊成本,創造無障礙的社會。.全球暖化(Tesla)世界自然基金會在2014年成功令英國大型企業減少38%的飛機使用次數及3000噸的碳排放。與基金會一樣,Tesla亦致力於減低交通的碳排放。根據研究,電動車的能源成本比傳統汽車低71.9%,而汽車能源所帶來的污染亦少逾一半。現時Tesla Model S在全球已售出超過10萬架,可想而知他們可以為世界減少多少的碳排放。價值為本支持社會項目而非支持機構本文並不是想要提出牟利企業比慈善性質的社企更有效改善社會。筆者想要提出的是,企業的本質是創造價值以及解決問題;所以不論牟不牟利,創造社會價值的就是社會企業 ,值得支持。現時社企及牟利企業均向混合性企業(同時有非牟利及牟利的部門)的方向發展,以提升企業及社會的可持續性。筆者認為政府今後在支持社企的方面,應該減少整筆撥款,多以項目為本支持惠及社會的商業項目,既可提升資金效率,亦可提升項目質素,及支持更多私營公司投入資金、人才及經驗設立社會效益項目,創造更高效的香港。作者是香港青聯學生交流網絡第八屆理事會常務副主席文:何朗曦原文載於2016年3月10日《明報》觀點版 社企

詳情

iBakery 抹茶蛋糕 愛‧心烘成

他們做的京都抹茶手工蛋糕,有着綠茶天然色澤,上面還有一條漂亮綻開的磅蛋糕(pound cake)裂紋。這是iBakery愛烘焙麵包工房今年六月出品的抹茶蛋糕,推出不久已很受歡迎。剛出爐的抹茶蛋糕,飄着綠茶香和牛油香氣,質感很鬆軟。靜置一會之後,蛋糕的口感變得綿密,抹茶味更甘香突出,顏色更濃更綠。位於大圍的iBakery愛烘焙生產及培訓中心,鮮橙色大門很醒神,大門一打開,便有一陣濃香曲奇味襲來。烘焙工房一室明亮、乾淨整潔,而iBakery的負責人兼東華三院賽馬會復康中心副院長陳佩珊Florence,笑容也很燦爛。由Florence帶我們走進烘焙工房之前,先要戴上食品衛生帽子,確保清潔。推門進去,便看到師傅在攪拌一大盆亮麗綠色、柔柔軟軟的抹茶蛋糕糊,實在讓人興奮無比。抹茶蛋糕之味 殘疾無礙 做餅功夫Florence站在旁邊,微笑着看團隊的一舉一動。烘焙生產主管輝sir,已將一大盆抹茶蛋糕糊打發好,再將蛋糕糊填進唧袋,小心翼翼擠進長方形的蛋糕模中。原來Florence說,不能將蛋糕糊直接倒進模中,因不想讓過多空氣加進蛋糕裏,輝sir和員工都會跟着京都凱悅酒店首席餅師安田俊二所傳授的做法。iBakery的抹茶蛋糕,材料和步驟均採用酒店的配方,抹茶粉需經酒店向京都的百年老店取貨,而且每月新鮮訂取,所以蛋糕的抹茶色澤和香味皆出自京都的天然滋味。團隊默契 發揮所長其中一位同事敬琳,已着手將蛋糕表面細細抹平,而且把蛋糕唧得很均勻。Florence一看便馬上稱讚她:「敬琳做得比輝sir還要漂亮!」敬琳雖是殘疾人士,但她其實跟平常人無異,也懂得主動準備材料、量取分量,手勢很熟練。然後輝sir就把一個個抹茶蛋糕送進焗爐,他們一天可合力焗製出近百個抹茶蛋糕。輝sir說,最開心之處莫過於大家培養出來的默契,有時大家毋須言語,已有人負責清潔枱面,有人放上鐵架,團隊合作無間。在這個工房裏,每人都有自己的崗位,均能發揮所長,一點一滴地進步。而且Florence說,要找到能體諒的主管是可遇不可求。在這個廚房,經常聽到大家開懷大笑。[caption id="attachment_55417" align="alignnone" width="500"] 社企烘焙達人陳佩珊[/caption]不一樣曲奇 製作仔細另一邊廂,也有三四位同事在製作雙重朱古力曲奇,曲奇餅團散發着濃郁的朱古力香味。有人負責將曲奇餅團切成塊,量度一樣的重量,然後有人負責將餅糰搓成圓形,放在焗盤,之後便可進爐烤焗。他們的曲奇餅以圓形為主,而且步驟分拆得很仔細,也會為員工設定一些有系統的工序,這是較適合殘疾人士的工作方式。有些人能將曲奇搓得渾圓,有些曲奇則搓成了鵝蛋形,而牛油曲奇的擠花也各有不同。Florence笑說,這就是手工曲奇的特色啊。的確,也像世上需有各種各樣的人,才能在不同之中看見美。這些手工曲奇和抹茶蛋糕,已成了他們的鎮店之寶。社企和生意之間 做社工變做生意iBakery是東華三院屬下的社會企業,早在二○○七年,東華三院已有烘焙訓練單位,起初製成品只賣給員工親友,發展至二○○九年,已累積了一班捧場客。於是在二○一○年,iBakery正式成立,由Florence主理,至今六十多名員工裏,有超過一半是殘疾人士,「我們想做到共融,也可以訓練他們,幫助他們就業」。iBakery雖說是社會企業,但也是一盤生意,需要自負盈虧。而iBakery在五年間已開設七家分店,包括麵包店、曲奇專賣店、cafe等,出品甚為優質專業。去年中十二月,再開設大圍這個烘焙生產及培訓中心。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專業烘焙工房,由材料儲存、備料至焗爐區、散熱區、包裝及清洗,一條線順暢運作,包裝區和清洗區更獨立分隔開來,很有條理。[caption id="attachment_55422" align="alignnone" width="500"] 位於大圍的iBakery愛烘焙生產及培訓中心,iBakery團隊在製作京都抹茶手工蛋糕,配方和做法跟足安田俊二的教導。[/caption]培訓殘疾人士就業出身社工的Florence,如何懂得這樣的專業設備?她和業務經理Teresa相視而笑,「因為我們在堅尼地城那邊的廠房,撞過板啊,也問過很多專業人士,再摸索得來。」Florence最初也想不到,她雖對烘焙感興趣,後來竟由烘焙業的行外人變成行內人,由做社工變成做生意。但她們並非只顧着做生意,特別在培訓殘疾人士方面,她們遇到的困難,比一般烘焙店多,例如在聘請員工時,若遇上脾氣太大或似乎並不適合這個工作的員工,一般公司可以馬上辭退員工,但她們仍然會掙扎着想,是不是可以再給他們機會,或再嘗試另一些方法?[caption id="attachment_55421" align="alignnone" width="500"] 曲奇餅[/caption]抹茶奇緣 三次會面  日本糕餅師 來港傳授技法iBakery的曲奇做得很鬆脆,而以製作曲奇為主,是因曲奇的製法可以容許些微偏差,更有包容性。最令他們的出品聲名大噪的是,在二○一三年,經傳媒介紹,他們聯絡到京都凱悅酒店的總經理橫山健一郎先生。Florence本以為嚴肅的日本人,不容易溝通,想不到她那次打長途電話,橫山健一郎便爽快答應了。於是在去年一月,酒店派來了首席糕餅師安田俊二,他在iBakery堅尼地城的廠房裏,教他們做抹茶曲奇。得到首席糕餅師的功力傳授,名聲本來就不錯的iBakery曲奇,因為京都抹茶曲奇的出現而更為熱賣。原味的京都抹茶曲奇,上面灑有糖粉,令酥香的曲奇帶點甜脆口感,不過Florence發現香港人不喜歡吃太甜,所以他們又推出少糖版本,不在曲奇上灑糖。而他們又和香港設計師合作,設計出三種綠色的可愛曲奇盒子,連京都凱悅酒店也有興趣放在日本出售。[caption id="attachment_55420" align="alignnone" width="500"] 本土環保設計品牌KaCaMa Design Lab,為綠茶蛋糕設計一款全棉做的風呂布包裝。[/caption]輝sir Vincent赴日學師在去年六月,他們更赴日本,在京都凱悅作交流培訓,Florence更和輝sir等同事,以及一位輕度智障的同事Vincent,一起出發。那是Vincent第一次出國,他們在酒店的餅房裏,一起學習製作京都抹茶手工蛋糕。他們本來是去學師的,想不到酒店的糕餅師反過來向他們道謝。原來因為酒店的餅房氣氛本來很嚴肅,Florence說:「大家像做手術一樣,一聲不響。」蛋糕製作過程一板一眼,自他們來到之後,餅房也被他們的活力所感染,變得很開心歡樂,「想不到我們找人幫忙,卻也可以幫到別人,大家也有得着,這是雙贏的成果」。而在去年十二月,首席糕餅師安田俊二,又再特意飛到香港,和他們一起鑽研綠茶糕餅。這樣的心意,以及人與人的關係,都因為濃香的抹茶而融合起來。一盒蛋糕  連繫本土手工達人此外,Florence為了更突出手工抹茶蛋糕的形象,特地找來本土環保設計品牌KaCaMa Design Lab,為綠茶蛋糕設計出一款全棉做的風呂布包裝,看起來更精美更有日本風味。這塊布之後可以作各種用途,可包飯盒、水壼,更有人用來做小狗的圍巾,而帶着這塊布再去購買iBakery的抹茶蛋糕,還可獲五元折扣優惠。另外iBakery的烘焙產品也會在各大商場以pop-up store的形式出現,為了不想浪費搭建專賣櫃的材料,Florence又請KaCaMa替他們設計了一個可以變大縮小的專賣櫃,他們還笑稱這個櫃子是「變形金剛」。Florence說,她希望大家會因為欣賞他們的烘焙成品而購買,並不是只因為他們是社企而支持,而也能理解他們背後的經營理念。事實上,每個人都是這樣與別不同,唯有兼容並蓄、發展所長,才能讓生命發酵、延展,而香氣四溢。[caption id="attachment_55424" align="alignnone" width="500"] 京都凱悅酒店首席餅師安田俊二(左),來到堅尼地城的iBakery傳授抹茶曲奇做法。他身旁的是烘焙生產主管輝sir。[/caption]拜會糕餅師Vincent 「我很喜歡做麵包」由大圍再去堅尼地城,拜會去年六月曾到日本京都凱悅學師交流的糕餅師Vincent。Vincent笑瞇瞇的,笑容很可愛,原來他除了會做京都抹茶蛋糕,iBakery麵包店裏的宵種麵包,也是由他負責,他說自己很喜歡做麵包。問他喜歡吃東西嗎?他卻鬼馬地說:「要減肥。」Vincent是輕度智障人士,在特殊學校畢業後,二○○八年加入了東華三院在黃竹坑的烘焙訓練單位,第一年學會做提子鬆餅。至二○一○年堅尼地城地舖開業後,正式獲聘為員工,原來Vincent的媽媽最初讓Vincent學烘焙,是讓他當作興趣班,只想他開心輕鬆生活,沒想到他會工作。而Vincent工作至今,已經第五年,每星期上班六天,每天工作八小時,而且和同事相處融洽,做事有條不紊。問他喜歡自己的工作嗎?他害羞地笑着點點頭。[caption id="attachment_55423" align="alignnone" width="375"] 低糖月餅[/caption]低糖月餅 巧手薄搓中秋節快到,iBakery做的月餅,外形小巧,使用麥芽糖醇,做成低糖白蓮蓉餡,也適合糖尿病及高膽固醇人士。而月餅皮也是同事親手薄薄地搓開,再用月餅模壓出來,很考功夫。而月餅禮盒上顏色鮮艷的圖畫,如「花言巧語鸚鵡」,是由有繪畫天分的員工詩敏所畫,她也會在曲奇上畫畫。自從詩敏參與烘焙工作後,媽媽說她的大脾氣也改善了不少,她現在每星期也有三天時間會在堅尼地城的i-dArt愛不同藝術裏畫畫。[caption id="attachment_55419" align="alignnone" width="500"] 台灣烘焙大師王傳仁親自教授[/caption]天然無添加 賞一天心機iBakery所賣的菠菜芝士拖鞋包(Spinach and Cheese Ciabatta)、台式菠蘿包等,原來是由台灣烘焙大師王傳仁親自傳授。菠蘿芝士拖鞋包有煙韌咬口,而台式菠蘿包的表皮,口感像鳳梨酥。他們部分麵包以台灣的「宵種法」發酵,使用天然的酵母、麵粉、冰水和蜂蜜等拌成麵糰,進冰箱冷藏一段時間,再混入牛奶雞蛋等做成新麵糰,又再發酵,幾乎需花上一天時間。iBakery Gallery Cafe 愛烘焙餐廳餐廳會聘請殘疾人士,擔任不同崗位,服務顧客。餐點亦會採用由iBakery所烘焙的麵包及蛋糕等等。地點:金鐘添馬公園添馬茶座營業時間:上午8時至晚上8時iBakery Pop-up store地點:銅鑼灣告士打道311號皇室堡1樓(莎莎旁)日期:即日至10月31日營業時間:上午11時至晚上9時半iBakery 愛烘焙麵包工房地點:堅尼地城域多利道1號百年大樓2座地下2號舖營業時間:上午7時至晚上8時原文刊於明報副刊 社企

詳情

石啟右-三鐵「鑽的」司機

三項鐵人、社會企業、會計三種行業看似沒有連繫,但都能找到石啟右(Angus)的身影。被媒體稱為碩士「鑽的」司機的石啟右,13年起成為社會企業「鑽的」旗下最年輕的司機。有別於普通「的士」,「鑽的」是一間為輪椅使用者提供點到點接載服務的私營企業,現時有六部可方便輪椅直接上落的無障礙的士,在香港營運。石啟右擁有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由會計師轉型至三項鐵人教練,再因機緣巧合之下遇上社會企業「鑽的」,在工餘時間兼任司機。三種全然不同的職業路途,在外人看來學歷和工作不相符﹔在他看來,只是摒棄社會框框,隨心順着自己的一套方式「幫人助己」,他稱為“STONE Theory” (石頭理論)。投身「鑽的」的心態從小喜歡「揸車」,但經濟拮据難以買車,石啟右在任職會計時就考取的士牌,在滿足自己駕車慾望的時候,亦為他開啟了服務社企的一扇門。13年年尾由朋友介紹下認識「鑽的」,知道旗下為輪椅使用者提供點到點接載服務後,便很欣賞這個概念。「我就係度諗可以點幫佢,我就冇800萬投資一架去『鑽的』,但我有的士牌,不如幫手做司機」。出自「幫人」的熱衷,由零開始認路到節慶日子連踩三更,石啟右成為「鑽的」特別司機,專門選擇較少人做的「夜更」及節慶日子開工,不惜頂多「更」支持「鑽的」營運,在司機不足的時候幫手補位。他分析道,「鑽的」的營運模式分「日更」、「夜更」、平日和週末,平日「日更」生意較容易有輪椅乘客外出覆診,司機供應較多。相比自己抱着兼職幫手的心態,「鑽的司機可能年紀較大,可能週末或農曆新年、聖誕節會陪家人,反而我自己沒有家庭負擔,可以幫手補位」。今年農曆新年,在缺乏人手之下,他擔當了「三更」司機,由初一到初二接了27張單。憶述當天14個鐘不間斷工作的熱忱,他笑着答「辛苦,但見到新年輪椅人士可以方便地外出團拜,便倍感付出有意義」。「鑽的」行業路難行,但會是趨勢這種意義是支持石啟右在投身社企服務,對於司機的身份,石毫無懸念的給了筆者「自豪」兩字。自豪在於實在地助人,亦是因為困難中亦能發揮所長助人。「可能對某啲人嚟講(揸的士)唔喺好高層次,但肯定不是容易的事」。當司機有甚麼艱難之處﹖成本高、乘客不了解都是他遇上的問題。「外行人或許不了解,「鑽的」的電油成本比普通的士使用石油氣車貴一倍之多,但與普通的士收費相同之下,駕駛「鑽的」成本絕對不輕。」深夜時分,沒有輪椅乘客的時候,「鑽的」另一類的乘客便是隨街兜截的下班「街客」。「好多時佢地都係返屋企,比較遠的地方,例如沙田、將軍澳,我地架車嘅燃料成本又比人成本貴一倍又去到咁遠地方,可能我地都要吉車出嚟,愈做得夜愈搵唔到」。那如何達致收支平衡呢? 他輕鬆地回應道︰「咁又唔會蝕錢,我揸依架車係為幫人先,目標係可以breakeven,有錢賺係bonus」要達到收支平衡,輪椅乘客預約為主,「街客」即使為次亦是重要收入來源。但他認為,即使運作一段時間,普遍港人對「鑽的」理解仍存有謬誤。例如是否普通乘客也可以乘坐「鑽的」﹖是否跟普通的士收費相同﹖為何「鑽的」的車型較平常的大﹖石啟右笑說自己也遇過普通乘客不敢上車的情況,但覺得司機的身份是marketing 的好機會。平日,他會利用駕駛時間向「街客」介紹「鑽的」服務,相信社會對旗下服務的需求繼續膨脹。「香港大部份人都要打工,但社會的老人家會愈來愈多,因為醫學進步,可能老人要睇醫生但仔女又請唔到假,可以有工人或自己推輪椅落嚟,然後可以點對點到達目的地,而最好係佢(「鑽的」服務)可以載兩架輪椅,有時阿公阿婆都要睇,工人姐姐好難分身」。談及如何看「鑽的」現有服務,他指亦有憂慮,「入場費一架800萬,因為佢係社企所以個回報低啲,要咁大嘅資金又要人地唔介意低啲嘅回報其實好難」,「再加上『鑽的』行電油,營運成本較高,比較難吸引司機去揸或吸引社企投資者投資,我對『鑽的』增長有啲擔心,但我覺得個需求會愈來愈大」。現時,石不單止參與司機運作,還會參與內部開會,分享他認為的marketing可以增值的地方或營運上見到的問題。新嘗試五步曲成為「鑽的」司機接近兩年,石啟右亦有在「全城街馬」、狗醫生的公益服務中參與。如此多類型的發展,他指自己姓「石」的 “STONE Theory” 是他的人生信念,可以分拆成以下的元素︰Sustain (持之以恆) : 石認為駕兩星期「鑽的」不是貢獻,而是要持續地做一件事才是。Target (目標) : 在做任何事情時都要有目標,早前石參與撒哈拉沙漠馬拉松(Marathon des Sable)。在七日賽事中,石啟右經歷中暑、 屙嘔、天氣時冷時熱,但很想完成比賽,最終仍達成目標。Open-mind  (開放思維) :「做左會計師七年,日日對住盤數冇咩人生意義,我自已細細個就好鐘意玩三項鐵人,所以決定俾自己3年時間出去見識下」,勇敢突破框框,嘗試新事物是他轉型成三鐵教練的原因。Never give up(永不放棄) : 由會計業初轉為三鐵教練時,摸索營運模式感吃力,但自知自己不喜歡會計工作,仍投身三鐵,現時已有穩定收入。Enjoy (興趣先行) : 訪問期間,石不斷重覆「興趣」二字,他強調做事由興趣出發,自會找到動力來源。“STONE Theory” 不只適合在做人處事上,亦體現到石啟右身上的正能量,他稱這是幫助人的一種「Energy」。他相信助人亦能自助,「香港有一班人未必會做主動,但唔介意幫人」,所以他想用自己的故事證明助人的簡單快樂,能帶給自己正能量。在這世代,助人不需要是甚麼偉人,也不需限於個人學歷及經驗,只要願意,任何人也可以為社會出一分力。石啟右小檔案現任三項鐵人教練中文大學工商管理碩士「鑽的」司機曾任會計師七年聯絡石啟右(文: 陳鈺儀)原文載於PMM media 社企

詳情

投身社企的五大疑團

偶然會接到朋友或舊同事的電話,說他們的某某朋友,在大企業做了很多年,現在因爲某些原因,或公司重組、或家庭原因,已離開或計劃離開自己服務多年的工作岡位。 他們不想馬上在另一間企業找回同一份早出晚歸的工作,打聽下發現了「社會企業」這個東西。他們聽過一些有關社企的故事,但對「社會企業」這個名詞似懂非懂,覺得它也許是條出路,於是想問多少少有關社企的資料。因爲我也是中途出家的,因此成了這些人的參照點,以下的問題回答過不下數十遍。現在我以出家人的身份,嘗試解答很多有意出家的人的一些疑團。疑團一: 社會企業究竟是怎樣的工作?很多人對社會企業的認知,是停留在「係咪即係慈善野」的層面。至於具體是甚麼,還是很模糊,一時三刻也講不出來。最多聽到的是「公益」、「慈善」、「NGO」等詞語。社企可能在近年被各大媒體神化了,被演譯的案例都是帶有公益意味的。其實,社會企業只是一種商業的模式,它既非一種企業組織形式,也沒有嚴格單一的定義。任何性質的業務,從茶餐廳到call center,從髮型屋到公關公司,只要達到自負盈虧和社會效益的雙重底線,理論上都可以說是社會企業。因此,社企的工作,可以是在髮型屋當髮型師,可以是生態導賞團的導遊,也可以是顧問公司裏的會計員工。 所謂社企的工作,其實沒有特別跟一般工作很不同,你可以因爲認同機構的使命而爲它工作,你也可以用「打份工」的心態,當它是份一般的工作。但當然,認同機構的社會理念才會燃燒你的工作熱誠!另外,如果心中已有一個清晰的點子,也可以自己創業。創辦社企跟創般一般公司概念上是一樣的,也是需要盈利來持續經營,只是兩者在社會價值等理念上有不同的要求。疑團二:社會企業的工作模式是怎樣的?有很多人問,社企工作是否可以很有彈性?是否可以在家工作?是否兼職性質?是否自由工作?呼應疑團一:它可以是一般我們認知的工作,即全職朝九晚六的工作。如很多行業一樣,它也可以是兼職的,或項目性質的,或freelance的,或在work from home的,視乎那份工作的性質和要求。疑團三: 社會企業的工作有沒有薪水的?如上面兩個疑團,在一般社會企業裏工作,當然是有薪的。但也許因爲近年較多社企start-up的出現,它們一般來說資金不多,營運上和其它的初創企業一樣,也是充滿挑戰,甚至更加困難,因爲要達到財務和社會效意的雙重底線。在初創企業的前期,或者是一個項目,在沒有資金的情況下,要用市價去支薪,是相當吃力的。因此社企startup更需要靈活地尋找資源,跟團隊或伙伴合作以至支薪的模式要更創新和更有彈性 。也有很多時侯,一些人爲著共同理念走在一起,想要搞一些社會企業的項目,但由於資金不足,在還未有收入之前,無辦法讓團隊支薪,但共同的理念讓他們繼續「工作」,努力實現社會願景之餘,也想辦法讓項目能盡快自負盈虧,讓團隊能支薪。疑團四: 如何開展社會企業的新事業?很多想中途轉行的人都會說,想找一份有意義的工作,同時可以運用他們的工作經驗和專業知識,另外最好也有些彈性,薪金反而不是最重要。要轉行,除了需要心口一個勇字,沸騰的熱血,也要先好好認識社會企業這回事。有些人可能一開始以爲社企是慈善,但當發現社企也可以牟利時,便覺得跟他們心中的所謂「社企」有出入 。也有些人,接觸社企之後,覺得很虛無飄渺,也找不到理想中可以「訓身」投入的工作,考察完畢後便返回舊工作岡位。坊間有很多有關社企的培訓課程和工作坊,如仁人學社有啟發社會創業者的課程,不仿先去聽聽講座,跟業界人士聊聊,有了基本了解後再尋找機會參與社企項目,真的確定時機到了,再辭職也不遲。疑團五: 轉行做社企,是否一個逃離現實得途徑?近年,「中年危機」好像提早發生了。很多年過三十的人都開始思考工作乃至人生的意義。這些人都是希望工作除了賺錢以外可以更有意義,也希望打破沉悶的生活,尋找不一樣的生活模式。有些人對社企有憧憬,視之爲中年轉行的出路。 的確,社會企業對很多在社會上已有一定工作經驗的人看來是很吸引力,因爲它聽起來almost too good to be true!有意義的工作,又可運用自己的經驗,又可賺取收入,還可以改變世界!最近社企的形像還好像挺時髦有型呢!沒錯,現實是沒有完美的,凡事有辣有唔辣。要有意義,也許要放棄高薪;要彈性上班,就要放棄穩定; 要穩定,就難改變世界;要賺很多錢,就要過朝九晚八的生活;要創業實現理想,就要承受風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框框,你說我跳出來很輕鬆,我也覺得你要跳無人能阻你。不論是爲逃避現實也好,真的鴻圖大志要改變世界也好,要跳出來著實不易,都需要很多的勇氣。既然有勇氣尋求改變,主動掌握自己人生的下一步,你也不必刻意去審查自己的動機。我們都是凡人,先照顧了自己的感受,再去改變世界,也沒甚麼不妥吧! 社企

詳情

余遠騁──摷垃圾的劍橋博士

世界綠色組織 (WGO)行政總裁余遠騁(William)的面孔,大家一定不會陌生。William經常接受電視和電台訪問,幾乎所有跟環保有關的議題,都有他的份兒。「因為我力求意見中肯,用專業角度分析事情,憑良心說話。」民生與環保的連繫唸商管出身的William,在商界工作十多年,曾在北京、上海及台灣等地打拼。在人生的下半場,試闖新領域,毅然跑到城大教書去;兩年後又到劍橋唸能源經濟學,取得博士學位,從此成為能源政策專家。「70、80 年代能源危機剛開始,之後污染和氣侯變化越來越嚴重。當時沒有想到十多年後的今天,這個危機已變成刻不容緩的世界問題。」回港後,他加入了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擔任氣候項目的主管。「地球一小時」可以說是William的得意之作。「我樂於把新的概念帶到香港。例如多年前香港不太認識碳排放、碳足印等概念,我積極把這些新觀念引入香港。」2012年尾,他與幾位有共同理念的朋友,共同創辦世界綠色組織(WGO),希望能在芸芸非牟利機構中,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我們想做更能顧及人類生活的保育工作。保育也可以很人性化,如urban conservation,是跟人類的生計有關的保育。我們做很多跟民生和社會需要有關的保育議題,以解決尤其是基層生活的需要為使命。」最近他引入「能源貧窮」的新概念。一個家庭能源開支若超出總收入10%,便可界定為「能源貧窮」戶。WGO同事跟義工到劏房了解基層市民的生活需要,教育他們節省用電的知識和幫助他們更換節能電器(環保)。「他們不單能夠節省電費 (經濟)」,生活素質也提升了(民生)。環保、經濟、民生三個領域加起來,最終成就可持續發展。」他認為環保不應再是一個獨立議題,因此建議跨界別進行合作,巧妙地利用環保專業知識來扶貧。「未來世界,一定是整合不同的界別,一起解決問題。現在我努力說服商界伙伴參與環保項目,藉著商界的參與,創造共贏局面。」William不想重複其他NGO做過的事情,故此構思既創新又可落實環保的新項目。他跟團隊經常「落區」考察,例如去街市做廢物審計(waste audit),了解廚餘問題。「我們真的走到街市“摷垃圾”,把垃圾桶的垃圾倒出來檢視,才真正知道廚餘問題頗為嚴重!街市賣剩的蔬菜,包括:批出的菜莢、賣相較差的或蔬果,都會被丟掉,非常可惜。一個晚上就撿到能放滿幾張枱賣剩的煎釀三寶,廚餘問題的嚴重性可想而知!」現在機構每星期一次於街市收集廚餘,即日轉贈基層家庭,減輕他們在食物開支的負擔。但要持續營運,必需找到創新的商業模式。他在思考如何以社企形式來運作。上圖:余遠騁贈送電器予「能源貧窮」戶環保權威受媒體愛戴WGO從2012年尾成立至今才短短兩年多的時間, 增長快速,現在已有20多名員工,估計於2015年有機會達至盈餘。他們採取跟一般NGO不同的策略,用上商業策略思維及效率,再加上NGO的中立身份和抱有的熱誠,年度營運費用已達一千萬。William的商業背景有利他了解商界實際運作模式,讓他能容易地與商界溝通,度身訂造具適切性的環保方案,讓企業有動機去嘗試作出改變,再慢慢去改變其行爲模式。「市場自有其定律,我們要掌握到社會真正的需要,才能持續發展。」即使是缺乏資助,關注氣候變化仍是他的首要使命。「氣候變化的教育工作很難做,縱使得不到關注,仍是要做,無論如何都要找些資源去做。」William受媒體的愛戴,經常被邀請發表有關綠色議題的見解。他在環保界的權威,除了來自其學術及政策上的知識外,更加因為他言論中肯,堅守理念,從不妥協。作為環保組織領袖,為了社會的福祉,有時不惜走不同的路,在某些議題上,或跟其他機構持不同意見。「若堆填區爆滿,香港真的會變成垃圾圍城引申公共衛生危機!這是超嚴峻緊急的問題,不是兒戲事的!」他認為環保問題,政府的角色很重要,官民商三者也需要互相配合。「政府在監管角色以外,更可以制定相關的政策去扶持環保產業誕生,令行業有利可盈持續發展,不斷upgrade, 不局限於純粹回收程序。」當朋友得知他要搞NGO,都不感樂觀,甚至揶揄他自討苦吃。William自嘲是人生第一次創業。機構進入第2年已接近收支平衡,第3年可望有盈餘,已是很大的安慰。為了機構,William被迫變成超級sales,向不同機構籌款,並宣揚環保理念。他用苦樂參半來形容現在的工作。追求理想,當然是樂的,但代價可不少哩!Entrepreneur (創業者)的生活是朝九晚十一的工作,加上周末周日出席活動,天天工作。但慶幸得到很多伙伴、同事、和家人的支持和信任,只因他言出必行。一位劍橋博士,放棄輕鬆安穩的工作,走出自己的舒適區(Comfort Zone),在女兒出生不久後毅然投進環保志業,面對全新挑戰,只爲追求理想。縱然代價不少,但也許女兒長大後,能活在無污染的世界,嘗到爸爸辛苦耕耘的美果。上圖:社會創新發明:「家居空間大改造設計大賽」的得獎學生與一眾頒獎嘉賓合照余遠騁小檔案 現任世界綠色組織(WGO)行政總裁 能源經濟學家及氣候變化專才 英國劍橋大學博士 行政人員工商管理碩士,美國Thunderbird商學院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環境局轄下「能源諮詢委員會」委員 環境局轄下「惜食香港督導委員會」業界良好廚餘管理實踐小組委員 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商界減碳建未來項目管理委員會委員 香港綠色建築議會的專家及教授 瑞典馬爾默市與香港可持續發展憲章工作小組委員 香港城市大學特約敎授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經管學院特約副教授 (企業社會責任) 上海大學工商管理碩士課程榮譽企業客座敎授 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零碳環保項目」顧問 保良局「度假村環境教育計劃」顧問 前世界資源研究所及美國世界可持續發展工商理事會轄下「溫室氣體協議第三範圍:持份者顧問委員會」委員 前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氣候項目主管 曾於美國跨國企業擔任區域管理要職 聯合國亞太經社會工商諮詢理事會(UNESCAP)副成員 獲《JMEN》雜誌評選為「Men of the Year, 2010」聯絡余遠騁(文:林雪瑩) 社企 環保

詳情

綠腳丫讀書會的奇跡

在香港,一個孩子假如讀不起國際學校,而且家長也沒有錢幫孩子報各種補習班,他的成長會很受侷限嗎?我們之前曾採訪過Good Lab會員Oh my kids創辦人Helen Lo,她們嘗試打破「需要400萬才能養大一個孩子」的迷思。今天,我們與大家分享的是另外一位Good Lab會員的故事,他是Kenny Or,綠腳丫讀書會的發起人。他的故事告訴我們:只要我們有足夠的想像,作爲家長,在香港是可以發掘足夠多的可能性,讓孩子快樂成長。關於閱讀的想像講到閱讀,你會想到什麼?閱讀是不是只意味着讀書,只是語文層面的接觸和理解?閱讀有沒有可能成爲培育環保理念以及世界公民的一種途徑?Kenny認爲,通過閱讀,尤其是繪本閱讀,可以成爲橋樑,在家長、孩子以及土地之間建立聯繫。他們每次舉辦的活動都非常有趣,從田野體驗到森林音樂會、到「看不見讀書會」,無一不體現出組織者的心思。而孩子和家長在玩的過程中學習,繪本作爲一把鑰匙,幫助他們打開認識這個城市以及認識自我的諸多可能。讀書會的出現2013年中,Kenny與一衆家長走到一起,他們有年齡相近的小朋友,並且都在探索怎樣打破香港那股瘋狂的教養壓力。由於他們都喜歡閱讀,尤其是與孩子一起閱讀,因此他們決定創立一個親子讀書會,也就是後來的「綠腳丫」。假如你有參加今年1月的MaD全會,你應該會留意到,在葵青劇院會場外的廣場上有一個角落,那裏有一群小朋友在玩積木,積木數量累計超過一千塊,而該節目的策劃單位就是「綠腳丫」。「好玩」是綠腳丫所有活動的共同特徵,Kenny說,他希望參加者在玩樂之餘也去思考一些問題: 如何關注公共空間 如何關注食物安全 如何關注社會公義 如何面對家庭倫理方面的不同選擇 如何保護我們居住的城市的生態環境千禧年後出生的孩子,大多數都是伴隨電子產品以及互聯網成長的,他們手上拿到任何一款電子產品,無需使用說明書,即可自己研究出怎樣用,也因此被Kenny戲稱爲「no manual 世代」。家長不用擔心孩子跟不上科技的發展,反而要處理孩子過早沉迷數碼世界的危機。綠腳丫希望帶出一個信息,就是即使孩子可以暢遊網絡世界,他們還是需要多體驗現實世界,多體驗自然,才能有更好更完整的成長。讀書會幫助家長找回自我因此綠腳丫做的是「走讀」,他們會帶家長和孩子帶著繪本,認識腳下的土地。很多家長要放下各種興趣班,才能有空間和孩子一起參加綠腳丫的活動。很多人以爲最大的受益者是孩子,但Kenny說,過程當中受益最大的其實是家長。因爲通過參加活動,進而成爲義工甚至成爲組織者,家長自身也有極大的成長,家長是第一位的,孩子是第二位的。感染了家長,她在日常生活當中也會有所改變,進而也會影響孩子。Kenny簡單分享了家長參與綠腳丫的幾種形式: 作爲旁觀者,在網絡上留意綠腳丫的動態,他們可以透過閱讀綠腳丫的宣傳,了解到原來香港還有如此多元的色彩以及可能性 作爲參加者,直接參與綠腳丫的活動。綠腳丫非常強調活動給家長內心的觸動。很多參加完活動的家長會成爲綠腳丫的義工。因爲很多家長在這些活動當中重新發現了自己。 作爲義工,目前綠腳丫有故事義工、攝影義工、工程義工等義工分隊可供家長參加,不論是有何種技能的家長都可以找到貢獻其才能的機會。 作爲項目統籌,可以參與議題設計、活動策劃等。綠腳丫是家長參與社區計劃的培訓場。Kenny認爲,家庭的力量是浪費了。因爲家長本身有人際網絡,他們的人生經驗是很好的資源。他們可以參與很多社區計劃。所有參加綠腳丫活動的家長和孩子都真心認同其理念,因此當有需要的時候,綠腳丫的義工都會及時伸出援手。他們去年試過辦一場六百多人規模的大露營,有各種器材需要租借和搬運,非常神奇的是,綠腳丫的義工隊伍裏居然就隱藏了玩音樂的高手,甚至本身就是擁有活動所需的音響設備!更神奇的是,綠腳丫不需要爲露營活動的票務問題發愁。他們採取了一個非常令人叫絕的辦法,就是將整個露營場地作爲社區來規劃,劃分爲22條村,然後招募22位村長,再由這22位村長去負責招募各自的村民。只花了一個晚上就解決了超過六百人的票務問題!而且自願報名當村長的家長有過這樣的經歷之後,他們的活動組織能力會有很大的提升,往後他們還可以自己去組織類似的活動,難怪Kenny說家長的收穫其實是最大的!生活就是最好的公民教育現場Kenny認爲,生活就是最好的公民教育現場,而公民教育及家庭參與社區營造也是綠腳丫一直在強調的理念。目前他們正在主推的社區計劃是「童書入社區」項目。簡而言之,就是幫助在髮型屋、雜貨店等社區小店建立繪本書架,幫助小店帶來人流之餘,也在社區創造閱讀的氛圍——想像一下,下次你去髮型屋剪頭髮,等候的時候不是看八卦雜誌,而是看兒童繪本,將會是多麼寫意的一件事!另一個綠腳丫重點正在推動的項目是「大地學校」,把農田變成社區進行食農教育的課堂。住在城裡的家庭定期到鄉間參與勞作,並且共享田地的收穫。很多孩子一開始見到水田的時候很害怕,但他們玩過一次之後就會留連忘返。「支持小農,不能只片面重視大中學生,卻忽略了家庭主婦這個主要影響力群體。」這是「大地學校」背後一個很重要的想法。Kenny說,很多時候我們假設孩子是未來的公民,但事實上他們現在就已經是公民了。綠腳丫網絡由於活動非常受歡迎,在網上發佈之後,往往很快就額滿。很多家長即使有興趣參加,但多次報名皆未能成功。於是Kenny決定鼓勵他們在自己生活的社區建立地區版本的綠腳丫——「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也作爲綠腳丫推動讀書會文化重要的一環。舉例來講,住在元朗的家長其實無需跑到灣仔那麼遠去參加讀書會活動,他們直接在元朗設立一個讀書會反而更好,而且Kenny和綠腳丫的一衆夥伴會對此大力支持,將綠腳丫的「獨門祕籍」無私地介紹給有志於設立地區讀書會的家長。非常有趣的是,這些衍生出來的地區讀書會,並不是綠腳丫的分支,他們之間是平等的關係,因此2014年誕生的十幾個地區讀書會最後做出來的形態完全不同。Kenny甚至認爲,假如有朝一日綠腳丫的存在已經變得不必要了,那將是他們最大的成就。(所有圖片皆來自綠腳丫網站。)原文載於好單位 社企

詳情

馬錦華 : 未來不需要社企!

這天,他的一頭銀白髮配搭起西裝顏色特別相襯,笑容很親切。他是香港城市大學火焰計劃執行總監──馬錦華先生。「火焰計劃」是城大的一個跨學科平台,旨在提倡社會創新和社會企業精神。他亦是前任長者安居協會總幹事,共同創立出香港其中一個最具影響力的社企「一線通平安鐘」。訪問過程中,小編有如正在閱讀一本「真人圖書」,一頁頁地翻開他生命中的旅程,細味他的社企點滴。昨天,塑造今天出生於1950年代香港的馬錦華,潮州人,憶述當時社會並不富裕,成長於草根家庭,兄弟姐妹各一個,爸爸於糧食店工作,媽媽是做紙紮舖。當年,他的出生令父母非常擔心,因為這位小朋友將接近四歲也不會站立,親友們的消極想法只有「唉,你個仔今次死梗嘞。」當時有親戚邀請他的媽媽決志信耶穌,希望會得到某些改變,而馬錦華母親提出信耶穌的交換條件就是:「如果我個仔可以企,我就信耶穌!」劇情呼之欲出,最終這位小朋友在不知道什麼原因下,以他的站立兌換了母親的基督信仰。至今,馬錦華的整個家族都紮根於基督教信仰,這樣塑造了他堅定的價值觀並選擇踏入社工生涯。國際社工體驗世界馬錦華進入社工的職涯亦非一條直線,當年他的預科考試成績不理想,沒有直接修讀大學;因此,他選擇日間在大學做圖書館工作,晚上於一間社會服務中心兼職文員,後來更因為工作態度及表現良好,晉升為社工助理,同時得到機構的支持及資助下,於1985年正式獲得社工學士學位。他曾當過3年的工廠社工,為當時生活單調的工人舉辦活動和提供輔導。「我既職務係專同女工搞關係」馬錦華幽默地說。擁有10多年本地社工經驗後,他於1989年決定投身宣明會並擔任了6年時間的國際社工,讓他深深體驗到生命於第三世界的無奈和脆弱,國際視野增加了他生命的深度和闊度。由於經常在其他國家工作,最終考量到家庭的需要,決定接受另一個新挑戰。以需求主導的「一線通平安鐘」1996年頭,香港天氣持續嚴寒,導致超過150個獨居長者失救。當時有一群熱心人仕旨在回應這次不幸事件,馬錦華毛遂自薦並得到一個面試機會,當時與他面試的正是長者安居協會創辦人之一的羅志光博士,由於馬錦華於大學選修的科目是老年學,並帶著熱情,最終成為協會的首名員工。「面試成功返到屋企後,老婆問我份工有幾多人工,哎呀,我唔記得問喎!」馬錦華很愛引人發笑。平安鐘服務成立至今天,成功創造出驚人的社會價值,馬錦華相信當中的成功因素是”需求主導(Need Driven)”,他們非常敏銳長者的切身需要,一切都是由從長者出發。馬錦華分享了很多小故事是關於平安鐘的”人性化”服務,因此深深獲得眾多顧客的支持和肯定。當然,成功不可能建立於平坦的路,早期的平安鐘亦欠債不少,營運方面問題多多,機構試過貸款出糧,就連馬錦華自己也試過私人貸款給機構。終於靠著堅持及不斷進步,踏入第5年做到收支平衡。關於一線通平安鐘的介紹 :馬錦華提提你,做社企要…再三強調必須要「需求主導」的馬錦華,認為很多社會企業家對於顧客或市場有太多個人假設性問題,然而最終這些都是錯的假設,沒有為顧客或市場創造出新價值。「成日都喺個紅海到游,浸鬼死你啦」馬錦華指出社企要「UPS」。「Unique + Particular + Special即是等於要Niche」,他認為企業資源有限,如果你不是特別有優勢,做得特別比人出色,何必要做和別人相同的東西。另外,他提醒社企千萬別以為”同情心”是做社企的本錢,沒有品質和服務質素或真正的市場價值只會慘被淘汰。社會企業家一定要夠”八掛”,有豐富的好奇心,同時必須具備企業家精神,創造出無限可能性;他對謝家駒博士指出的八面玲瓏很有共嗚感,歸納出一個社會企業家要具備的重要條件。他也分享了著名管理顧問Peter Drucker的其中一本書中有3條問題,認為很值得推薦給機構或個人去思考:1)你期望對社會帶來什麼改變?2)如果你失敗了,社會或什麼人會有損失?3)你離開世界後,希望社會或別人怎樣形容你?馬錦華很清晰知道自己每天起床是為了什麼而工作。退而不休,為未來感恩從1996年到2012年,馬錦華於長者安居協會已經服務了16年,終於在2012年退任總幹事一職,他相信新的領導能夠為機構帶來新的沖擊,更多新的突破。現在,他很感恩上帝讓他於跨界別的領域上有不同的崗位,讓他可以有更闊的社會視野及資源,促進社企跨界別合作,創造更大的社會影響力。馬錦華分享他的人生座佑銘「先正己,後正人」,意思是先要檢討和證明自己能夠做到,才有資格要求其他人也可以做到;他非常熱愛學習及不斷持續進修,讓自己有新的知識可以傳承及分享給其他人。他希望末來不需要再有「社企」的定義及標籤,我們追求的應該是「企業文化改變」而不是「企業名稱改變」,重要的是創業者具備社會企業家精神,懂得重視員工、環境及社會而不單單只追求創造最大利潤。最後,馬錦華經常嘲諷自己是「不務正業」,皆因他的頭銜、職務及崗位非常多。今次小編對於馬錦華的訪問有很多得著,如果我也只務正業,或許也不會得到這個機會,謝謝馬錦華先生寶貴的一課。馬錦華檔案- 現任香港城市大學火焰計劃執行總監 註冊社工 認可風險規劃院士 前任長者安居協會總幹事 香港社會企業總會副主席 社會創業論壇創會董事 香港特區政府委任的太平紳士 香港城市大學火焰計劃執行總監 安老事務委員會委員、社會工作者註冊局成員、扶貧委員會屬下社會創新及企業發展基金專責小組成員、獎券基金委員會委員、房協監事會成員、房協長者房屋特別委員會成員連絡:馬錦華(文:關榮昌)原文刊登於PMMMedia 社企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