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的後裔

於元朗的基督教新生協會戒毒村有一片田地,每年夏天都盛放著由村內同工所種的太陽花。太陽花面向太陽,寄意更生人士也要積極面對生活,在陽光下更生。對很多更生人士來說,監獄的經歷卻是一輩子也擺脫不了的陰影,但亦有人因此了解人生的意義,積極面對,而其中的例子就是梁雲峰。 少年不知愁滋味 梁雲峰坦言本是好學生的他家庭背景不俗,但對讀書無興趣。自身性格喜歡挑戰,好勝,不覺得讀書才有前途。中三時雲峰就因為在校內惹事生非而被踢出校,因而從此輟學,並成為工程判頭。年記輕輕就有一番事業,所以雲峰開始去夜總會玩樂。 在夜總會他才發覺「搵錢」其實好容易,「賣下毒品又賺一筆。」他透過加入黑社會和販賣毒品,未夠20歲的他就已經可以搵快錢「出人頭地」。但一次失戀的經歷讓他墮入毒海,並吸白粉成癮,自此無法自拔。「失戀的時候情緒好低落,結果就開始食白粉麻醉自己。」雲峰表示最初食白粉時係「好正,好High」,但上癮後開始變得沒精打采,要依賴毒品來令自己精神。「如果唔食『典癮』上嚟好辛苦。」 鐵窗十年 最終雲峰被警察拘捕,並被法庭判處前往喜靈洲懲教所服刑,當時20歲的他開始長達10年斷斷續續的牢獄生涯。第一次刑期後的他覺得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