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年輕人的絕望心態

故事創作最能反映個人心態。在大學當客席講師,看到學生寫的故事,大致了解年輕人對社會、人生的困惑和不滿,更加理解他們對不能改變現狀的無力感。有個外表乖乖的女學生,寫了一個學校欺凌的故事,女主角打算回學校殺死老師和同學,最後一刻改變了,但以自殺作結局。另一位同學創作了一個功利的教育制度,窮苦精英鬥不過有錢的,苦學生主角利用有錢的好朋友,搞了個組織「出貓」,結果失敗了,他唯有去害幫他的那位有錢朋友。問過這同學為何不徹底反抗不合理的制度,像很多美國科幻電影一樣,她說個人能力是不可能挑戰整個制度,唯一可以做的是教訓依附不公平制度的人。我又問她為何偏要教訓幫過主角的有錢朋友,她答因為主角只有加害他的能力,對其他人力有不及。另一個同學更悲觀,他寫一個運動故事,主題是人無論怎樣堅持努力最後也是徒勞無功的。我聽到嚇了一跳,與其他老師向他盡量解釋電影這個媒體對社會的責任和功能,希望他的故事不要傳達太過負面的信息。他再三考慮之後,給我們的答案是:「如果我堅持呢?」我唯有說這態度違反了他故事的主題,不論如何堅持最後也是徒勞。教創作是不可以左右學生的創意,最後也只能夠讓他自己決定。過了一個多月,這位同學終於交來了一個相對地正面的新故事,希望這是真的反映他個人的心態。[阿寬 ahhfoon@yahoo.com]PNS_WEB_TC/20180622/s00207/text/1529605523339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