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祥:中港矛盾之外 尚有階級矛盾

新一屆政府上場之後,致力打造新形象,與人為善,積極修好行政立法關係,處處顯示出跟上屆政府「有所不同」的決心。初步反應,在政圈和輿論中都相當受落。 近幾年因佔中和港獨勢力萌芽,北京多番強調要打擊分離力量、維護國家安全、彰顯「一國」的權威,令人覺得中央不斷收窄港人治港的空間,中央和香港之間的張力拉得繃緊。新一屆政府在中央的「訓示」下,敏感的政治問題可以暫時封存,全力發展經濟、搞好民生,希望在沒有「政治干擾」的情况下做些實事,爭取更多港人支持,令香港社會增添更多和諧氣氛。 經濟民生政策也有政治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介紹她的新團隊時,說新班子務實,屬於「實幹型」,言下之意,是本屆政府會集中精力做實際工作。涉及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會否重啟政改、為23條立法,都關乎中港關係,容易產生矛盾;能夠避開,自然就會減少衝突。然而,經濟和民生政策雖然「貼地」,但其實也有政治,只是性質不同。一國兩制牽涉的是中港矛盾;經濟民生觸及的,則是階級矛盾。論「尖銳性」,後者絕不低於前者。 香港的經濟民生問題千頭萬緒。要做,必須先搞清楚要抓住哪些關鍵議題。習近平主席七一講話對經濟和民生問題有以下說法:「經濟發展也面臨不少挑戰

詳情

一念無明,何止一念?

香港電影《一念無明》作為新加坡第五屆華語電影節的開幕影片,反響熱烈,一票難求。筆者只搶購到第一排的剩餘座席,全程仰視。大屏幕四十五度壓下來的逼仄空間,足以喚起每位有過香港旅居經驗的人的擁亂日常記憶。 該片很寫實。該片的雄心在於揭示一個重要的社會問題「瘋癲與文明」,並在劇終的鄰居對峙情節中拋出更多值得深思的其他問題。譬如夫妻關係和親子關係中的「愛的詛咒」。妻子從結婚第一天起就自暴自棄「嫁錯人」,分分鐘不想看見「沒出息」的丈夫,直至精神障礙。丈夫為了讓妻子清淨,自動消失,在一度多金的陸港司機行當上拼命賺錢,定期寄生活費,落得被憎不管不問精神病妻子的惡名。父母盼子成龍成鳳,雙雙去學校捧場更出色的那個讀小六的兒子,完全冷落相對遜色的另一個。兒子成年後,父母又懼怕他們追逐夢想,變得強大,導致朝夕相處的天倫之樂太少。近在咫尺的這個兒子,拒絕將母親送到養老院,堅持親自服侍,直到被逼精神失常,過失弒母。遠走高飛的那個兒子提出承擔兄弟精神病院費用的解決方案,被視為推卸責任的無情。 可怕的「愛的詛咒」。希望對方優秀卻懼怕對方太優秀。討厭對方靠近卻抱怨對方靠得太不近。一對夫妻,兩個兒子,橫豎是悲劇,左右不是

詳情

面對問題,你會選擇解決,還是逃避?(一)

香港優秀舞台創作女演員彭秀慧在2005年創作了《29+1》這一齣舞台劇,全劇自編自導自演,由藝穗會小劇場演到演藝學院歌劇院,八年來累積演出了九十一場,但全部爆滿一票難求,因此我無緣欣賞精彩的獨腳戲。幸2016年,彭秀慧決定開拍電影版,在昨日我終於欣賞到其首部電影作品的優先場。 (評台編按:下文有劇透) 《29+1》談的是女性的迷惘,尤其踏入30歲,這,是女人眼中很可怕的數字。究竟應該專心事業嗎?但當事業稍有成就,就與家人關係疏離,甚至開始要計算當了幾多次伴娘,怕做了三次就無法結婚,但最最最苦惱的,是拍了很多年拖對方沒有結婚的打算,又或者,根本連一個對象都沒有。電影《29+1》中的女主角林若君(周秀娜飾)就是這樣的事業型女性,在踏入三十歲前的一個月,她獲其上司Elaine(金燕玲飾)賞識升職,但當事業有成了,卻與由中學時期已一起的男朋友(楊尚斌飾)步入了倦怠期…… 林若君有一次搭乘的士的時候,問的士司機有些新簇簇的傢俬有沒有興趣接收,她不是為了搬屋,只是希望想買新的,司機當時說了很精警的話:「之前屋企電視壞咗,第二日阿仔就買咗個新,而加年輕人覺得拋棄一啲嘢太易,但冇諗過可以解決(修理)。

詳情

後真相年代的真相:執迷不悟是人類本性

當真相再也敵不過謊言,試問再有什麼方法可以化解不同群體之間的分歧和對立?在這個政治紛亂、充滿爭議、滿佈不安的年代,真正最使人擔心的問題,並非單純只是反精英和反既有的秩序力量的冒起,而是背後愈來愈多人,拒絕接受真相的奇怪現象。 自充滿謊言的特朗普正式當上美國總統後,世界也宣布已步入了一個「後真相年代」(post-truth era)。在這樣一個年代,最使人感到不安的,是很多人根本不願意去接受真相,寧願選擇活在由謊言建構出來的自我世界觀當中;有時更不單止是逃避現實,甚至強辭奪理、理直氣壯地去歪曲真相,把大話強稱之為「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就是執迷不悟。 一個全球現象 香港不能倖免 以上的問題絕對不止是局限於美國,已逐漸擴展為一個全球的現象,香港也不能倖免。在香港的政治上,也有同樣的情況出現,特別是近期有關法治的爭論,包括了極富爭議的七警打人案。這案的特別之處,正正是真相無助解決爭議。 在這案中,明明真相早已被電視台的新聞片段所反映,並已被數以百萬計的電視觀眾親眼目睹。而且,香港有一個十分成熟的司法體系,法治的概念一向已十分之清晰。在法律下,什麼行為是合法和不合法,

詳情

港鐵縱火案 香港應更重視

其實2月發生了一宗不能輕視的大新聞,因為特首選舉的緣故,沒有在社會中得到應有的重視,那就是港鐵縱火案。於繁忙的放工時間,一名男子在從金鐘去尖沙嘴站的荃灣線列車上,企圖以易燃物品縱火,被其他乘客發現干涉,但也沒有成功阻止其縱火。最終導致了多人受傷,其中多人被燒傷,受傷者還涉及台灣遊客。在大家都關心特首選舉的時候,對這事情的反應,就變成了輕描淡寫。 當3月1日便利店開始停售打火機,再度令人想起這件事;但是,卻也讓人留意到,這麼嚴重的事情,在香港竟然沉寂得那麼快。 應對政策抓不到癢處 其實這是很嚴重的事故。港鐵可說是香港的動脈,也是廣大市民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之一。大量市民幾乎沒有選擇地每天依賴這個系統去上下班謀生。港鐵的安全,是最直接關係到香港民生和安全的事情,特別在這種密閉的空間,而在下班時間車廂裏擠迫的情況,相信有乘港鐵的你我也知道,火災可以導致非常可怕的結果,而且避無可避。 面對這個事情,應對的政策改變或者提議卻令人啼笑皆非。例如港鐵宣布,為了乘客安全,決定由3月1日起禁止站內所有店舖和便利店售賣打火機。先不論這次縱火的打火機是否在港鐵便利店內購買,我想大家都會很快想到,一個存心縱火的人

詳情

你敢不跟從「大隊」嗎?

特首選戰進入白熱化階段,社交媒體亦熱鬧起來。公關攻勢浪接浪的「薯片叔叔」(曾俊華),成為不少網友「分享」及「貼圖」的對象:曾俊華在渣打馬拉松突然出現的短片、其跟太太「不談一國兩制,只談一生一世」的金句,廣為出現於facebook上的news feed;另一邊廂,林鄭月娥則成為「腐皮」(「負評」的諧音)的針對目標。在社交媒體的民情下,分享曾俊華的消息、給他「按讚」,顯得平常不過;但如果要替林鄭月娥打氣,則要有面對「腐皮」,以至是有人「unfriend」,連「朋友」都不跟你做的勇氣。 同樣的情況,在2014年佔領運動起亦屢見不鮮。「黃絲」與「藍絲」陣營勢成水火,在社交媒體罵戰連場,互相「unfriend」,更蔓延至現實的人際關係,讓不少父子、母女、情侶以及形形色色的「飯腳」、「行山友」等「面阻阻」。在如今的網絡帖文,亦不時釀起「黃絲」、「藍絲」之間的罵戰。在社交媒體的世界,有人瀟灑發言,無懼「腐皮」和「unfriend」;但亦有不少人愈來愈小心,避免成為眾矢之的,又或者「表錯情」,影響人際交往中的朋友圈。 跟「大隊」走的自我防護意識 無論性格如何,人大抵都是群居,有不同形式的社交需要。要社

詳情

財政預算案未能解決貧富懸殊

昨日首次由陳茂波宣讀的財政預算案,也是梁振英政府任內最後一份預算案。5年前,梁競逐特首時刻意努力經營親基層形象,香港市民曾期望梁上台後能決心改善貧富懸殊和大幅度改善民生。但梁任內一再「走數」,令市民極為失望。就算陳茂波取代了曾俊華制定這份預算案,亦不見得為社會帶來有意義的進步。 「曾」規「陳」隨益富人 無助基層斷窮根 如往年一樣,現屆政府大幅低估了收入,於是又出現高達928億元龐大盈餘。過去曾俊華喜歡以一次過「派糖」措施以回應在龐大盈餘下各界的民生訴求。我們認為這招數是極不負責任。無可否認,「派糖」或有紓解民困的短期效果,但是否所有「派糖」措施都合適呢?難道大企業和高收入群體有需要交少點利得稅和薪俸稅?陳茂波今次的「派糖」措施將使政府少收約290億元,而針對長者和其他弱勢社群的「糖」如額外的綜援金、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等,其實只是令開支增加35億元。過去政府9年累計「派糖」金額高達2916億元,但對於改善香港的貧富懸殊及人口老化的問題毫無幫助。「派糖」措施的主要受惠者只是社會上經濟條件較好的一群。 「民間長遠社會發展運動」由10多個關注社會政策與公共財政關係的團體組成。我們認為,與其政

詳情

《我,不低頭》 種善恩得善報

堅盧治(Ken Loach)去年剛滿八十,電影好像更洗練。他一再跟編劇Paul Laverty合作,《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不說什麼大仁大義,只是普通公民的卑微呼喊,已經很有力量。也沒什麼高潮起伏,但餘音裊裊。幾個角色的可憐身影,看後揮之不掉。 只有堅盧治才拍得出真正的小人物故事。《我,不低頭》的主角Daniel Blake,看上去確實平凡(有別於上回《翩翩愛自由》的瀟灑占美);他人到中年,禿頭、其貌不揚,職業不過是木匠。演員Dave Johns我們不熟悉,不知道還以為是素人(原來是棟篤笑藝人)。堅盧治的寫實主義,不是荷李活找明星扮寒酸的演技秀。影片開始時,Daniel Blake因為心臟問題而被迫放下工作,正等待政府部門的驗身報告及恩恤安排。 不過平凡中又見不凡。Daniel不貪不偷不搶,一輩子是奉公守法好公民。他念舊(惦念亡妻、播放她喜愛音樂的卡式帶),生活簡樸,做人有原則(討厭別人弄污地方)。鄰舍、朋友有難,他義不容辭,甚至惠及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在「求職中心」遇上單親媽媽Katie跟一對子女,他們從倫敦移居紐卡素人生路不熟,遲到情有可願,他於是不袖手旁觀。

詳情

又再提防 假人騷

此情此景,何其熟悉。 本周初,電視台推出預告片,宣傳以買樓為主題的新節目,聲言要用受訪者的置業故事,「交織出樓價瘋狂飈下光怪陸離的社會百態」,非常偉大。結果一如所料,節目未正式出街,主角金句(「有樓有高潮」)、故事(與富商的陳年關係)、五官(白鴿眼),已如病毒在各大媒體廣泛傳播。很多人看,很多人罵,於是有更多人看,又有更多人罵。 「社會現實」——定型 過去幾年,同一團隊為電視台製作過多個實况綜藝節目,標榜為廣大觀眾呈現「真人真事」,反映「社會現實」(一定要加上引號)。這類節目的第一波,名叫「真人騷」——《盛女愛作戰》(2012)、《求愛大作戰》(2013)、《沒女大翻身》(2014),內容全部大同小異:主角盡是(編導眼中)「不正常」的男女,或一直單身,或內外不討好,或身分特殊。於是,節目安排「專家」出手,大力改造,務求令主角回歸「正常」,達成夢想。 全球各地很多真人騷,之所以成功,靠的是一眾真人流露真情,打開心扉。而無綫「真人騷」靠的,則來來去去都是三道板斧: (一)性別——沒什麼比性別矛盾更能挑動觀眾情緒,因此節目圍繞「剩女」、「港女」、「港男」等標籤,將都市男女逐一捧上枱面,被談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