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力第一的香港,為何有人要走上死亡的一步?

「鬼叫你窮呀頂硬上」是不少香港人掛在嘴邊,作為一句鼓勵的說話,實在令人相當有幹勁;然而,這一句背後的含意,卻是將貧窮視為個人責任——你窮,就要自己解決。 早年筆者在外地遊學,遇上一位來自挪威的同學,甚為投契;大家由風土人情,講到社會面貌;她說過的一句,讓我至今仍記憶猶新: 「我們國家的失業救濟,只能保障他們的基本需要;但他們想買罐可樂都買不起,我覺得很羞愧。」 在香港說這樣的話,她可能會被視為一枚「左膠」;然而,她是來自那個被評為全球最快樂國家的一位少女;這番話,她說得相當理所當然,而這就是她一直被灌輸的理念:貧窮,不止是個人的不幸或不努力,社會結構也是造成貧窮的原因;因此,為有需要的人提供足夠的福利,理所當然是政府和社會的責任。 回看今天的香港:日前發生八旬老翁涉嫌謀殺久卧病榻中風妻子倫常慘案,丈夫的弟弟指,如果有「安樂死」,他的兄長就不用走到那一步;然而,在香港這個競爭力第一的社會,是否可以做得更多,讓有需要的人,不用走到「死」的那一步? 正如有議員所言,這案表面上是家庭暴力:丈夫奪取妻子的生存權利;然而,背後卻反映更多的社會問題:政府對長者、長期病患者、照顧者以及低收入人士的支援

詳情

競爭力第一,人權保障呢?

上週,瑞士洛桑國際理發展學院(IMD)發表的《2017年世界競爭力年報》,香港被評為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各大傳媒均有報導,政府亦特別發出新聞公報,似有沾沾之意味。 然而,競爭力高,是否就代表香港市民有好生活? 香港小市民生活難,特別是住;香港除了競爭力是全球之冠,樓價亦然;根據美國顧問公司Demographia 公布《全球樓價負擔能力調查》,香港樓價入息比率 (樓價中位數除以家庭全年入息中位數) 為18.1 倍,即要不吃不喝約18年才可置業,為全球樓價最難負擔的城市,連續7年登上榜首。 聯合國經社文委員會亦在2014年就《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香港實施情況的審議結論中指出:「委員會感到關切是,香港在提供價格為居民可負擔的適足住屋方面投資不足,導致較高比例的人口生活在沒有適當服務和公用設施的非正式住所、工業建築、籠屋或床位寓所之中。」 而除了住,是否有充足基礎醫療,令市民不論經濟狀況都能享有適切醫護服務,亦屬基本權利,然而,香港公營醫院資源嚴重不足,似乎已不是甚麼新聞;根據醫管局資料,各聯網專科(兒科除外)穩定新症輪候時間,動軏39星期;有聯網的骨科穩定新症候時間更達179星

詳情

從貧窮問題 看香港社會的利益共享

隨着特首選舉之日臨近,各參選人各出奇招、各抒己見,為未來的香港謀出路。對廣大香港市民而言,最關心的還是衣食住行的民生問題。據去年樂施會發布的《香港貧窮狀況報告(2011-2015年)》顯示,香港有超過18萬戶在職貧窮戶,貧窮人口超過115萬。伴隨着人口老齡化問題負效應的不斷加劇,在職家庭成員的供養壓力十分繁重。儘管近5年來,政府推出多項政策試圖緩解社會貧窮現象,2016年推出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但成功申請的人數遠遠低於預期,究竟是申請程序過於複雜,還是真正有需要的人沒有那麼多?政府在2016/17年度預算社會福利開銷達662億元,福利使用多了,究竟能否真正改善人們的生活質量?抑或是製造更多社會受助人士?是否有深入探討福利開支的成本效益(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高昂的開支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結構性貧窮這一深層次的問題,也沒有看到香港基層百姓生活得到明顯改善,那麼如何在經濟持續發展中,最大效用地均衡分配社會利益,實現資源和利益的共享,才是政府在民生問題上的首要關注點。 自由市場帶來富裕 也帶來分配不均 過去10年,香港經濟並沒有停止發展,人均GDP(本地生產

詳情

須改善財政管理 避免現債務危機

陳茂波公布上任財政司長後的第一份財政預算案,雖然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形容這份財政預算案是「全面」的,但筆者卻認為其內容是熟口熟面,難言注入任何新的公共財政思維。當然,這情?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梁振英已不爭取連任特首,所以現任財政司長也沒有理由去改動主要的公共財政方向;任何大動作是應該留給下屆政府處理,以免阻礙下任特首施政。 雖然陳茂波未能在制訂中長遠公共財政措施作出太多動作,但他仍然可以在一次過寬免措施方面(俗稱「派糖」)的表現做得較克制,尤其是政府預期今年的經濟增長將會略為增速,加上過去幾個月,無論樓價和港股均有較理想表現,因此,大部分市民的財政壓力肯定好過2016年上半年;假若將部分的「糖」改為用作幫助更多基層家庭或撥作優化現時的家庭及老年人兩類政策,其成本效益肯定高得多。 前財政司長曾俊華在任9年,總共「派糖」2916億元,加上現時陳茂波又派出351億元在一次過寬免措施,即是在過去10個財政年度,特區兩任「財爺」已使用3267億元「派糖」。大家可以想像,這10年的「派糖」量足夠興建超過30萬個公屋單位(一間公屋單位成本約100萬元計算)。究竟以往的一次過寬免措施是否用得其所,大家不

詳情

財政預算案未能解決貧富懸殊

昨日首次由陳茂波宣讀的財政預算案,也是梁振英政府任內最後一份預算案。5年前,梁競逐特首時刻意努力經營親基層形象,香港市民曾期望梁上台後能決心改善貧富懸殊和大幅度改善民生。但梁任內一再「走數」,令市民極為失望。就算陳茂波取代了曾俊華制定這份預算案,亦不見得為社會帶來有意義的進步。 「曾」規「陳」隨益富人 無助基層斷窮根 如往年一樣,現屆政府大幅低估了收入,於是又出現高達928億元龐大盈餘。過去曾俊華喜歡以一次過「派糖」措施以回應在龐大盈餘下各界的民生訴求。我們認為這招數是極不負責任。無可否認,「派糖」或有紓解民困的短期效果,但是否所有「派糖」措施都合適呢?難道大企業和高收入群體有需要交少點利得稅和薪俸稅?陳茂波今次的「派糖」措施將使政府少收約290億元,而針對長者和其他弱勢社群的「糖」如額外的綜援金、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等,其實只是令開支增加35億元。過去政府9年累計「派糖」金額高達2916億元,但對於改善香港的貧富懸殊及人口老化的問題毫無幫助。「派糖」措施的主要受惠者只是社會上經濟條件較好的一群。 「民間長遠社會發展運動」由10多個關注社會政策與公共財政關係的團體組成。我們認為,與其政

詳情

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案:看守政府、只求合格

財政司司長陳荗波在2月22日為現屆政府發表了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今年的預算案,跟往年最不同的地方不是它有何創新突出之處,而是社會大眾對這份預算案一早已沒有期望。現屆政府只剩下最後5個月時間,以一個「看守」政府來說,它能夠做到的亦只望維持平穩過渡,不做有爭議性的事情就足夠了。 在金融方面,一些具體措施其實只是重覆上一個財政年度的工作,例如發行第二批銀色債券,但對推動香港債券市場發展仍然是杯水車薪、乏善足陳。對於推動綠色金融已不是新事物,政府在此項的步伐著實需要加快,不能只說空話。在推動基金業發展方面,預算案提到把利得稅豁免的範圍擴至在岸以私人形式發售的開放式基金型公司 (onshore privately-offered open-ended fund companies),以吸引基金來港註册。現時大量基金已在世界上其他有免税優惠的地方註册,如開曼羣島、英屬處女島等。此建議究竟有多少功效實在存疑。其他的建議措施如財庫局年中將就加強打擊洗黑錢立法修訂提交立法會、推動上市實體核數師監管制度改革的工作,以及證監會與港交所建議改善上市决策及管治架構等等,大都是正在進行的工作,預算案就像做了個概要

詳情

太陽花的後裔

於元朗的基督教新生協會戒毒村有一片田地,每年夏天都盛放著由村內同工所種的太陽花。太陽花面向太陽,寄意更生人士也要積極面對生活,在陽光下更生。對很多更生人士來說,監獄的經歷卻是一輩子也擺脫不了的陰影,但亦有人因此了解人生的意義,積極面對,而其中的例子就是梁雲峰。 少年不知愁滋味 梁雲峰坦言本是好學生的他家庭背景不俗,但對讀書無興趣。自身性格喜歡挑戰,好勝,不覺得讀書才有前途。中三時雲峰就因為在校內惹事生非而被踢出校,因而從此輟學,並成為工程判頭。年記輕輕就有一番事業,所以雲峰開始去夜總會玩樂。 在夜總會他才發覺「搵錢」其實好容易,「賣下毒品又賺一筆。」他透過加入黑社會和販賣毒品,未夠20歲的他就已經可以搵快錢「出人頭地」。但一次失戀的經歷讓他墮入毒海,並吸白粉成癮,自此無法自拔。「失戀的時候情緒好低落,結果就開始食白粉麻醉自己。」雲峰表示最初食白粉時係「好正,好High」,但上癮後開始變得沒精打采,要依賴毒品來令自己精神。「如果唔食『典癮』上嚟好辛苦。」 鐵窗十年 最終雲峰被警察拘捕,並被法庭判處前往喜靈洲懲教所服刑,當時20歲的他開始長達10年斷斷續續的牢獄生涯。第一次刑期後的他覺得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