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祖國來了.萬歲萬歲萬萬歲

納粹德國的法律理論家  Carl Schmitt 有句名言,道盡法西斯管治的精髓: 想摧毀一切現存規則,最重要乃聚焦於「例外」(exception) 的妙用。 掌權者最愛說,現在情況「特殊」、「緊急」、「例外」,故須採取非常手段,法律可以放下,自由可以剝奪。如何營造「緊急」的氣氛?《論暴政:二十世紀二十個教訓》一書中,歷史學家  Timothy Snyder 說,當權者一談「極端主義」、「恐怖主義」,強調「國家安全」時,就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施行暴政者,與恐怖主義者是好朋友,暴政需要以「反恐」為名,製造「特殊處理」之理由,沒有敵人,也要製造敵人。一聲反恐,可以剝奪你示威自由、限制出入境;一聲國家安全,可以凌駕法律,另立惡法。大家很快發現,所謂法治,是以法律作武器治人,法律由我訂,由我詮釋;所謂國家安全,原來是國家領導人安全,是政權的安全,是主子的顏面。 除了國家安全,還有「國家主權」,「主權」高高供奉於神壇之上,「獨立」行為固然十惡不赦,「煽動」也不可以,進而「主張」與「談論」皆視作煽動,「明獨」沒有了,則說你「暗獨」,指稱你「極端」。罪行一路延伸,「底線」愈劃愈緊,最新聖旨,「挑戰中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