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酷刑對待維權律師

台前,一帶一路,萬國來朝,習近平微笑揮手;幕後,維權律師被失蹤、被囚密室、酷刑對待;中國的強大,值得我們高興,還是令我們心寒? 香港特區,鬧劇連場,當權者扭曲法治,侵犯議會獨立,以「藐視立法會」檢控議員;相形之下,何其事小!畢竟我們尚有制度能對付,畢竟被針對的人尚有人身安全。何以我們全心全意關心這些事情,對一水之隔的慘烈迫害置若罔聞? 香港受《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約束;香港人權法案第3條保障「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這項基本人權是絕對的權利。 香港法庭經常處理因面對酷刑對待而聲請不遣返保護的案件,我們因所涉的案情,熟悉在伊拉克、在巴基斯坦、在土耳其等等國家,因宗教、政治組織、政見等因由受酷刑對待的人的遭遇,受聘的律師、大律師有責任為這些酷刑聲請者爭取他們的權利和應得的保障。我自己也經手過不少這樣的案件,有些聲請人遭受過嚴刑拷打、電擊、精神虐待、殘害肢體筋骨,多年後身心仍留着烙印,他們的遭遇無可懷疑、真有其事。 那麼,當看到活生生在我們面前的內地維權律師、受酷刑的證據和具體細節描述,我們又情何以堪?被工字鎖——即手扣、腳鐐加一條連接兩者的鐵枝日夜鎖住,

詳情

撥開陰霾,認清事實

李和平、李明哲、林榮基這三個分別居於中國、台灣和香港的人本應各不相干,在三地過著自己的生活。曾幾何時,我慶幸自己是香港人,不用害怕因得罪政權而受到酷刑的折磨。李明哲和林榮基的經歷猶如晨鐘暮鼓,提醒我們所以為的保障,其實是如此不堪一擊。 李和平,中國人,是中國有名的維權律師,亦是709事件中其中一位被拘捕的律師。被監禁了接近兩年的他上月被天津法院裁定顛覆國家政權罪罪名成立,被判緩刑後,終於在上星期二獲釋。從媒體報導中看到李和平滿頭白髮,外表和被捕前判若兩人,甚至連其妻子也認不出來。其妻子王峭嶺在訪問中透露李和平在監禁生活期間「受了很多苦」,包括被強灌藥物、24 小時扣上鎖銬,更曾經整整一個月被穿戴上特殊刑具,讓他不能直立只能一直佝僂,包括在睡覺的時候,讓她心如刀割。 李明哲,台灣人,是台灣非政府組織工作者。他於今年3月19日從澳門進入中國時失聯,在失蹤的第十天,國台辦才公開證實李明哲因涉嫌危害國家安全被拘留。至今,李明哲已失蹤了接近60天,仍然下落未明。 林榮基,香港人,是銅鑼灣書店前職員。在2015年10月被內地政府人員帶走後,一直失蹤了8個多月。在去年6月16日下午於公開記者會上詳細

詳情

仇恨政治當道,我們還能獨善其身嗎?

2016年,香港多事,全球各地亦然;不少大國適逢改選元首,然而新人士上場,新作風竟是,以強化對他者的仇恨作招徠。國際特赦組織於2月22日發表全球人權狀況年報中指出,不少國家以「國家安全」、「資源有限」為名,將弱勢小眾妖魔化,造成「他者與我們」的對立,透過剝削「他者」的基本人權,而爭取自己的選票和政治籌碼;例如特朗普上場短短個多月,就已經禁止七個回教國家的移民和旅客入境——這種「有殺錯無放過」的拒絕入境方式,對來自這些國家的人來說,是無辜被剝削本來可享有的自由出入境權利。 仇恨政治唔關我事? 有人會覺得,一個國家要保護自己國民利益,而要採取一些措施,實施一些限制,天經地義;Well,保障自身利益,無可厚非,但保障利益同時製造仇恨便是問題所在。當政客打著「保障利益」的旗號而將某些群體抹黑,製造不同群眾間的對立和偏見,甚至推行不合理的限制侵害人權;這種種,表面上能令「大多數」的利益受到保障,但這些保障是真實而持久的嗎? 在菲律賓,自總統杜特爾特上台後,矢言打擊毒品;打擊毒品本身沒有問題,但菲律賓政府卻容讓執法人員,甚至一些殺手將販毒疑犯於未經審訊之下就法外處決——這與濫用私刑無異。 《世界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