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現有退保支柱 發揮有效退休保障

政府的退休保障公眾諮詢6月完結,社會各界就政府提出的「不論貧富」方案及「有經濟需要」方案仍然意見分歧,唯一共識是認同退休保障問題已迫在眉睫,不能再迴避。2014年香港的貧窮長者人口接近30萬人,貧窮率為30%,即每10名長者中便有3名貧窮長者。當人口不斷老化,但退休保障未能追上,長者貧窮問題只會愈見嚴重。世界銀行倡議五大退休保障支柱模式,是次諮詢主要聚焦香港尚未落實的第一支柱(公共退休金),即政府管理的強制性供款。香港雖然已落實其餘4條支柱,即社會保障(零支柱)、強積金(第二支柱)、自願性儲蓄(第三支柱)及公共服務和其他(第四支柱),但部分已出現制度漏洞,未能發揮應有的退休保障作用。對沖機制嚴重蠶食強積金權益強積金作為第二支柱,理應能為打工仔日後退休帶來保障。然而,現時法例卻容許僱主在解僱員工時,以僱主供款部分抵消須向僱員支付的全部或部分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下稱強積金對沖),這令最需要退休保障的低薪工人晚年失去依靠。根據現時法例,月入低於7100元不用就強積金供款。對基層工友來說,退休儲備可謂完全依靠僱主的供款,當中不少是外判工。然而,在外判合約制下,工友每隔2至3年便會面臨被遣散然後重新招聘的困境,僱主亦可不停進行強積金對沖,導致低薪工友喪失一大部分甚至所有原來應得的強積金。積金局統計數字顯示,2015年用作強積金對沖的總額高達33.5億元,比2014年增加了11.6%;4萬5000名僱員受對沖安排影響,每人平均被「沖走」7萬4000元。此外,抵消金額平均佔受影響僱員帳戶結餘的一半,有66%人的強積金,其僱主供款部分更百分百被「沖走」。綜援最後安全網 應取消衰仔紙強積金因對沖機制而失去了退休保障的功能,令基層工友年老後更容易被推到貧窮邊緣,退休後就更需要依賴其他支柱,尤其是社會保障制度(零支柱),當中包括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綜援)、高齡津貼(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長生津)等。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2014年有28萬個住戶有60歲或以上的長者而每月入息低於每月平均綜援金額;但社會福利署的數字顯示,在2014至2015年度,包括60歲或以上受助人的綜援住戶數目只有約15萬宗。綜援是貧窮長者最後的一個安全網,但從上述數字看,長者卻不太願意接受這個保障,相信主要原因是「不供養父母證明書」(俗稱「衰仔紙」)這個規定,令他們處於非常為難的局面有莫大的關係。現時,經濟上有困難的長者申請綜援,如與家人同住,便需以家庭為單位提出申請,同住家人需一起接受經濟審查。如果長者與子女分開居住,成為獨立的家庭去申請綜援,申請時就需要其子女簽署「衰仔紙」,表明子女不會或沒有能力供養父母,並通過入息及資產審查後才可獲發綜援。「衰仔紙」的規定,令子女面對極大的道德壓力,負上「不孝」的惡名;而不少年老長者希望顧全面子,亦不願意子女簽署「衰仔紙」。最終令不少有經濟需要的長者不申請綜援,改為透過其他援助金額較低的資助如長生津或生果金去維持生活。由於相關援助金額不足以應付基本生活需要,部分長者因而被迫繼續工作,或以拾荒幫補生計,未能安享晚年。另一方面,政府近年大力提倡「居家安老」,以解決長者服務資源不足的問題。然而,綜援制度限制所引伸的結果,卻有違「居家安老」的原則。目前與子女同住的貧窮長者不能獨立申領綜援,其家庭成員亦需接受經濟審查;不少長者迫於無奈之下,選擇搬出以便通過審查,因而失去家人照顧。雖然社會福利署表示,部分有經濟需要的長者就算與其他家人同住,仍可根據個別情况,獲酌情批准獨立申領綜援。但這類個案少之又少,2014至2015年度只有13宗,2015至2016年度(至2015年12月)更只有9宗,根本不足以應對問題。完善退保 由取消強積金對沖開始政府將會在明年首季向公眾提交退休保障諮詢報告,在此之前政府更應把握時間處理現行零支柱及第二支柱的問題,方能讓各界聚焦討論,以助建立穩固的退休保障支柱。財政司長公布自今年7月起政府在評審外判服務合約標書時,須將投標者建議的工資和工時納入評審準則,鼓勵外判商提升工資水平。樂施會認為政府作為全港最大僱主,應進一步帶頭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保障合約及外判僱員的退休生活,向全港所有僱主樹立良好榜樣。另外,政府應取消「衰仔紙」的規定,申請綜援的長者只需要聲明自己沒有接受子女供養,便合乎申請資格。長遠而言,應容許有需要長者獨立申請綜援,避免長者因綜援申請資格所限而與子女「分居」,令合資格的長者一方面能獲得政府的經濟支援,同時能獲得家人的居家照顧。只有全面檢討現行政策,方能達到居家安老、老有所依,令長者過更好的退休生活。文:曾迦慧(樂施會香港、澳門及台灣項目主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0日) 綜援 福利 退休保障 全民退保

詳情

比1994年大幅退步的退休保障諮詢方案

香港就退休保障所引起的爭議已經持續了三十多年。近日,梁振英政府終於推出名為「退休保障 前路共建」的退休保障諮詢文件,雖然當中列出了「不論貧富」及「有經濟需要」兩個方案,但政府已事先表明了立場,對「不論貧富」的全民退保方案有所保留,亦即是說全民退保已經近乎落空。而引起強烈反彈的是,「有經濟需要」的方案極為嚴苛,每月發放3,230元的津貼,但要求單身申請人資產設限為不多於8萬元,月入不過7,430元;夫婦二人的資產限額為12.5萬元,月入不過11,830元。最令筆者感到可悲的是,今次政府支持的「有經濟需要」方案,竟然比1994年由時任港督彭定康建議的「老年退休金計劃」方案還要退步得多,這無疑是香港政府社會福利觀念的一大倒退。1994年的退保方案筆者翻查1994年7月由布政司署發表的「生活有保障 晚年可安享」 老年退休金計劃諮詢文件,發現當時政府認為香港社會日益富裕,應該盡早為年老市民提供基本的入息保障。政府更認為,只有老年退休金計劃才可以在一段合理的短時間內滿足社會的要求。「老年退休金計劃」的構想,簡單而言,凡65歲或以上的市民,只要連續居港滿七年,就能夠領取每月2,300元(以1994年港元計算)的老年退休金,而當時的普通高齡津貼(生果金)金額只有每月485元(以1994年港元計算)。供款方面,由僱主、僱員、有固定入息的人士和政府的供款支付。僱主和僱員各自按薪酬的1.5%供款,自僱人士則按3%比率供款。每月入息低於4,000元(以1994年港元計算)的人士獲豁免供款,但其僱主須付僱主的供款部份。同時,政府會向老年退休金計劃提供100億元(以1994年港元計算)的注資,作為成立資金,為計劃提供成立的經費。經濟審查方面,已向老年退休金計劃供款不少於10年或年齡在70歲或以上的人士毋須作資產申報。而在計劃的過渡期內,在申領日期之前最少已連續10年在香港居住,也毋須作資產申報。年齡介乎65歲至69歲而未有供款人士,須申報資產,而總資產必須少於200萬元,才可領取老年退休金。當時政府解釋上述方案的優點以下有四個:(一)即時為所有合資格的老人提供退休金(二)為所有合資格的年老市民,包括低收入僱員、家庭主婦和退休人士提供入息保障(三)不受通脹影響,毋須視乎供款人的收入而定,毋須承受投資風險(四)供款率較中央公積金或強積金較低褔利觀念大倒退事隔二十多年,對比1994年與2015年兩個方案,發現梁振英政府所支持的「有經濟需要」的方案,在理念上由當年的中間偏左「普遍性」(universal)福利觀,倒退至現時偏右的「選擇性」(selective)的福利觀,審查極為嚴苛。首先,在1994年的方案中,70歲或以上的人士毋須作資產申報,而年齡介乎65歲至69歲而未有供款人士的資產限額為200萬元(以1994年港元計算),以現時的物價來說大約是300萬元,而不是現時的8萬!另外,1994年的方案以個人為審查單位,只設有資產限額,而沒有入息限制。很可惜,上述這個方案在當年引起了社會爭議,例如自由黨、香港工商專業聯會和右派經濟學者強烈反對。最終,港英政府在1995年1月宣布放棄推行「老年退休金計劃」,當時的立法局對老年退休金計劃不表支持 ,亦是政府作出這項決定的其中一個原因。隨後,取而代之就是2000年12月1日起實施、千瘡百孔的強積金制度。現在,香港正再次處於歷史的十字路口,希望未來半年諮詢期,社會能夠聚焦討論全民退保,讓更多人明白計劃的益處,而支持全民退保的朋友,必須把握這個機會發聲和抗爭。 福利 退休保障

詳情

無法脫貧的綜援

每當有新聞報導「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綜援)定期按通脹調升某個百份點的時候,社會上都總會有人說「又加?!有冇搞錯?!」、「真令人羨慕!」甚至「我又去拎綜援!」但究竟講這些說話的人,知不知道綜援金額其實有多少呢?綜援是社會中最低層的「安全網」,是基本人權的保障。在理論上,當有人在生活上出現了困難,經濟上不能夠自給自足的時候,由政府提供的綜援制度就是他們最後的安全網,以入息補助的方法,使他們的入息達到能夠應付生活基本需要的水平。根據社會福利署最近遞交到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的文件,現時1人、2人、3人、4人、5人和6人或以上的綜援住戶的平均每月援助金額(包括標準金額、補助金以及特別津貼等,按2013年11月至2014年10月的綜援個案,以及2015年2月1日起實施的綜援金額編製)分別為5,399元、8,560 元、11,307 元、13,401 元15,521 元和19,101 元。現時百物騰貴,這個金額真的足夠嗎?你還羨慕綜援人士嗎?我們用「相對貧窮」(relative poverty)的概念去分析貧窮問題,以家庭入息中位數的一半定為「貧窮線」。根據2015年第2季的政府統計處資料,1人、2人、3人、4人、5人和6人或以上住戶的每月入息中位數分別為8,000元、17,300元、25,600元、34,500元、46,200元和49,700元。因此,1人、2人、3人、4人、5人和6人或以上住戶的貧窮線分別為4,000元、8,650元、12,800元、17,250元、23,100元和24,350元。【表一】平均綜援金額和貧窮線的對比住戶人數平均每月綜援金額(元)貧窮線(元)1人5,3994,0002人8,5608,6503人11,30712,8004人13,40117,2505人15,52123,1006人或以上19,10124,350參考【表一】,我們可以發現,除了1人家庭之外,其餘2人或以上的綜援家庭,在領取綜援之後,其實仍然是生活在貧窮線之下。家庭人數越多,綜援金額與貧窮線的差距越大。原因為何?不得不提政府多次削減綜援的歷史。1999年,政府認為綜援金太高,所以削減3人健全家庭綜援金10%,4人或以上健全家庭削減20%,同時削減多項健全人士的補助金、特別津貼。2003年,經濟不景,政府削減綜援11.1%。2004年,政府再削減綜援,老人、健康欠佳、殘疾人士再削5.4%。隨後的定期上調,大概都只是按通脹而作出調整。【表二】按個案類別劃分的綜援個案數目(2015年8月)個案類別個案數目年老147 087永久性殘疾18 122健康欠佳24 741單親29 251低收入6 833失業17 404其他4 809總計248 247最後,筆者想用【表二】作結。在按個案類別劃分的綜援個案數目統計中,「年老」個案類別佔了59%,健全的「失業」個案類別只佔7%,綜援真的養懶人?再者,截至今年9月底,領取綜援的個案已連續54個月下降至約24.71萬宗(人數約36.85萬名),是自2002年初(即過去13年)以來的新低。因此,綜援受助人不應該成為社會資源分配不均和政治問題的稻草人。任何人都有機會隨時成為弱勢群體,一個照顧弱勢群體的社會制度,才是一個公義的社會制度。參考資料:按年調整公共福利金計劃和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計劃的社會保障金額,以及有關綜援計劃下租金津貼的事宜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 (2015 年 4 月至 6 月)綜援年表社會保障統計數字延伸閱讀:數據說明新移民不是負累(文:林兆彬) 福利

詳情

無法脫貧的綜援

每當有新聞報導「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綜援)定期按通脹調升某個百份點的時候,社會上都總會有人說「又加?!有冇搞錯?!」、「真令人羨慕!」甚至「我又去拎綜援!」但究竟講這些說話的人,知不知道綜援金額其實有多少呢?綜援是社會中最低層的「安全網」,是基本人權的保障。在理論上,當有人在生活上出現了困難,經濟上不能夠自給自足的時候,由政府提供的綜援制度就是他們最後的安全網,以入息補助的方法,使他們的入息達到能夠應付生活基本需要的水平。根據社會福利署最近遞交到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的文件,現時1人、2人、3人、4人、5人和6人或以上的綜援住戶的平均每月援助金額(包括標準金額、補助金以及特別津貼等,按2013年11月至2014年10月的綜援個案,以及2015年2月1日起實施的綜援金額編製)分別為5,399元、8,560 元、11,307 元、13,401 元15,521 元和19,101 元。現時百物騰貴,這個金額真的足夠嗎?你還羨慕綜援人士嗎?我們用「相對貧窮」(relative poverty)的概念去分析貧窮問題,以家庭入息中位數的一半定為「貧窮線」。根據2015年第2季的政府統計處資料,1人、2人、3人、4人、5人和6人或以上住戶的每月入息中位數分別為8,000元、17,300元、25,600元、34,500元、46,200元和49,700元。因此,1人、2人、3人、4人、5人和6人或以上住戶的貧窮線分別為4,000元、8,650元、12,800元、17,250元、23,100元和24,350元。【表一】平均綜援金額和貧窮線的對比住戶人數平均每月綜援金額(元)貧窮線(元)1人5,3994,0002人8,5608,6503人11,30712,8004人13,40117,2505人15,52123,1006人或以上19,10124,350參考【表一】,我們可以發現,除了1人家庭之外,其餘2人或以上的綜援家庭,在領取綜援之後,其實仍然是生活在貧窮線之下。家庭人數越多,綜援金額與貧窮線的差距越大。原因為何?不得不提政府多次削減綜援的歷史。1999年,政府認為綜援金太高,所以削減3人健全家庭綜援金10%,4人或以上健全家庭削減20%,同時削減多項健全人士的補助金、特別津貼。2003年,經濟不景,政府削減綜援11.1%。2004年,政府再削減綜援,老人、健康欠佳、殘疾人士再削5.4%。隨後的定期上調,大概都只是按通脹而作出調整。【表二】按個案類別劃分的綜援個案數目(2015年8月)個案類別個案數目年老147 087永久性殘疾18 122健康欠佳24 741單親29 251低收入6 833失業17 404其他4 809總計248 247最後,筆者想用【表二】作結。在按個案類別劃分的綜援個案數目統計中,「年老」個案類別佔了59%,健全的「失業」個案類別只佔7%,綜援真的養懶人?再者,截至今年9月底,領取綜援的個案已連續54個月下降至約24.71萬宗(人數約36.85萬名),是自2002年初(即過去13年)以來的新低。因此,綜援受助人不應該成為社會資源分配不均和政治問題的稻草人。任何人都有機會隨時成為弱勢群體,一個照顧弱勢群體的社會制度,才是一個公義的社會制度。參考資料:按年調整公共福利金計劃和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計劃的社會保障金額,以及有關綜援計劃下租金津貼的事宜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 (2015 年 4 月至 6 月)綜援年表社會保障統計數字延伸閱讀:數據說明新移民不是負累(文:林兆彬) 福利

詳情

無法脫貧的綜援

每當有新聞報導「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綜援)定期按通脹調升某個百份點的時候,社會上都總會有人說「又加?!有冇搞錯?!」、「真令人羨慕!」甚至「我又去拎綜援!」但究竟講這些說話的人,知不知道綜援金額其實有多少呢?綜援是社會中最低層的「安全網」,是基本人權的保障。在理論上,當有人在生活上出現了困難,經濟上不能夠自給自足的時候,由政府提供的綜援制度就是他們最後的安全網,以入息補助的方法,使他們的入息達到能夠應付生活基本需要的水平。根據社會福利署最近遞交到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的文件,現時1人、2人、3人、4人、5人和6人或以上的綜援住戶的平均每月援助金額(包括標準金額、補助金以及特別津貼等,按2013年11月至2014年10月的綜援個案,以及2015年2月1日起實施的綜援金額編製)分別為5,399元、8,560 元、11,307 元、13,401 元15,521 元和19,101 元。現時百物騰貴,這個金額真的足夠嗎?你還羨慕綜援人士嗎?我們用「相對貧窮」(relative poverty)的概念去分析貧窮問題,以家庭入息中位數的一半定為「貧窮線」。根據2015年第2季的政府統計處資料,1人、2人、3人、4人、5人和6人或以上住戶的每月入息中位數分別為8,000元、17,300元、25,600元、34,500元、46,200元和49,700元。因此,1人、2人、3人、4人、5人和6人或以上住戶的貧窮線分別為4,000元、8,650元、12,800元、17,250元、23,100元和24,350元。【表一】平均綜援金額和貧窮線的對比住戶人數平均每月綜援金額(元)貧窮線(元)1人5,3994,0002人8,5608,6503人11,30712,8004人13,40117,2505人15,52123,1006人或以上19,10124,350參考【表一】,我們可以發現,除了1人家庭之外,其餘2人或以上的綜援家庭,在領取綜援之後,其實仍然是生活在貧窮線之下。家庭人數越多,綜援金額與貧窮線的差距越大。原因為何?不得不提政府多次削減綜援的歷史。1999年,政府認為綜援金太高,所以削減3人健全家庭綜援金10%,4人或以上健全家庭削減20%,同時削減多項健全人士的補助金、特別津貼。2003年,經濟不景,政府削減綜援11.1%。2004年,政府再削減綜援,老人、健康欠佳、殘疾人士再削5.4%。隨後的定期上調,大概都只是按通脹而作出調整。【表二】按個案類別劃分的綜援個案數目(2015年8月)個案類別個案數目年老147 087永久性殘疾18 122健康欠佳24 741單親29 251低收入6 833失業17 404其他4 809總計248 247最後,筆者想用【表二】作結。在按個案類別劃分的綜援個案數目統計中,「年老」個案類別佔了59%,健全的「失業」個案類別只佔7%,綜援真的養懶人?再者,截至今年9月底,領取綜援的個案已連續54個月下降至約24.71萬宗(人數約36.85萬名),是自2002年初(即過去13年)以來的新低。因此,綜援受助人不應該成為社會資源分配不均和政治問題的稻草人。任何人都有機會隨時成為弱勢群體,一個照顧弱勢群體的社會制度,才是一個公義的社會制度。參考資料:按年調整公共福利金計劃和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計劃的社會保障金額,以及有關綜援計劃下租金津貼的事宜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 (2015 年 4 月至 6 月)綜援年表社會保障統計數字延伸閱讀:數據說明新移民不是負累(文:林兆彬) 福利

詳情

周基利:港人對延遲退休年齡的看法

?前年10月24日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發表了名為「集思港益」的人口政策諮詢文件。諮詢文件指出為了應付人口急速老化,香港需要維持人口增長去補足我們即將下降的勞動人口,從而保持經濟競爭力。據統計處的數據顯示本港的勞動人口將於2018年達到頂峰後,便會一直下降至2035年,然後才回復溫和的增幅。於是隨着人口老化,較少的適齡工作人士將須支持更多受供養人士的生活。總撫養比率將會迅速惡化,由2012年每1000名適齡工作人士(16至64歲的成人)支持355名受供養人士(15歲或以下的兒童和65歲或以上的長者),增至2041年每1000人供養的712名。於是文件提出5個方向應對這項挑戰:一、吸引婦女投入勞動市場;二、改善教育培訓以優化勞力人口;三、鼓勵市民多生兒育女;四、吸引海外及內地人才來港工作及定居;五、延長工作年期(延遲退休)。文件就延遲退休這方面徵詢可行措施包括實施彈性工作安排、選擇性或循序漸進的退休安排、就業配對服務、培訓項目等。諮詢期在去年2月23日結束,所得意見交由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研究分析,並撰寫成報告。報告長達207頁,意見來自公眾諮詢會、立法會的公眾諮詢會、聚焦小組、意見書、傳媒、簽名運動、電話熱線、網上平台等。關於退休年齡的意見有1639項,其中有關延遲退休年齡的佔其中的827份。其中496份意見贊成延遲退休年齡,但亦有196份擔心延遲退休年齡對年輕在職人士的負面影響。不過公眾諮詢收集所得的意見未必反映沒有主動提出意見的絕大多數。秉承香港教育學院矢志推動應用研究,以研究促進社會發展及教育改革的目標,香港教育學院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師黃佳威先生便策劃了一個電話調查,了解市民對延遲退休的看法。調查由香港大學民意調查計劃進行,於去年7月16日至8月20日期間,成功用電話訪問了1016名25歲或以上、操粵語的本港在職人士。回應率達七成四。是次調查主要是兩條有關退休年齡的問題:一、為了有更長嘅工作年期,退休年齡應該提高;二、如同意;你認為退休年齡應該提高幾多年?結果顯示近五成七(56.7%)受訪者贊成延遲退休,當中近七成七(77.4%)認為應該提高5年或以上。換句話說,只有近三成(31.6%)受訪者反對延遲退休,而且只有約一成(9.5%)受訪者非常反對延遲退休。由此可見,大多數市民是支持延遲退休的,所以當局應積極考慮如何令更多人支持延遲退休。另一方面,約一成二(11.6%)市民認為提高退休年齡會有非常大機會令年輕人有較少工作或晉升機會,認為有幾大機會的有兩成八(28.4%),一半半的有兩成六(25.7%),而機會較少或非常少的有三成二(31.8%)。筆者認為假如延遲退休的改革措施不是一刀切,而是慢慢進行的話,這些負面影響是可以減到最低程度的。不一刀切減負面影響筆者認為政府需要採取以下措施,便可以將退休年齡推遲5年。第一,公務員的退休年齡強制性規定逐步提升,為商界起帶頭作用。但假如成效不彰,港府便應考慮是否訂立法定的退休年齡。第二,將退休金計劃的年齡推遲。譬如現在強積金計劃成員到65歲退休才可提取累積的退休金,但假如年屆60歲並提早退休亦可領回退休金。變相將退休年齡可減至60歲。有關年歲必須相應在未來20年逐步推遲至少5年。第三,現在年齡介乎15至59歲,身體健全綜援的受助人必須積極地尋找全職工作及依照社署規定參加自力更生支援計劃。有關規定的年齡上限亦必須相應在未來30年提升5年。退休在人類漫長的歷史中,其實是一個新事物。因為社會的科技發展一日千里,工人的技能很快便變得過時。所以在年輕時投放更多資源,以提高他們的生產力,更重要是他們終生學習的能力。教育水平的提升亦對他們60歲後的健康有正面影響。亦有人認為會減少年輕一輩的晉升機會。筆者相信這個憂慮是可以理解的,但延遲退休年齡不是一步到位的措施,可以每2至3年才推遲1年,相信對年輕一代的影響可以減至察覺不到。問題是政府是否有決心去落實有關措施。作者是香港教育學院 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系主任及教授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福利

詳情

李偉才:民粹是個好東西!

十年前,我們很少聽到「民粹」這個名詞。但近這五、六年,這個名詞卻是不絕於耳。無論是報刊雜誌還是電台電視,我們都會聽到有人不斷警告:必須提防民粹主義在香港抬頭。可大家有沒有想過,究竟什麼是民粹?它又有什麼可怕之處?從字面上看,「民」指的當然是人民,而「粹」是純淨(純粹)或本質(精粹)之意。後者引伸開來,我們往往把中國的書法、武術甚至搓麻將等稱為「國粹」,以示它們是中國文化中核心和優秀的部分。這樣看來,「民粹」(人民的精粹)應該是好東西而不是壞東西。當然,今天人們的用法已經偏離了這個字面的解釋。我們知道凡事都有其兩面性(如「上天有好生之德」與「天地不仁,視萬物如芻狗」),就人民觀、群眾觀而言,我們也有「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以及「群眾是盲目的」這兩種對立的說法。很明顯,今天不斷備受渲染的「民粹主義」所強調的是後者而非前者。不錯,群眾心理學的研究告訴我們,在某些情境下,人群可以做出一些非理性甚至殘害他人的可怕行為。但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這些行為會受到道德(和法律)的規範和制約,只有當政府的管治出了問題而社會秩序嚴重失衡,這些行徑才會釀成災難。但批評民粹的人針對的不是這些,而是人民為了自身的短期利益,而抗拒一些能為社會帶來長遠利益的政策;又或是他們要求政府不斷增加社會福利,而無視於政府的長遠財政負擔是否可以持續等。筆者不否認在短期來說,人民受到一些政客的煽動,會出現上述的短視傾向(希特拉的崛起是最慘痛的例子),但長遠來說,我仍然相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而為政者的主要任務當然是滿足人民的需要。如果我們硬說「惠民」的政策(例如設立中央公積金)便是「民粹」,那麼我會堅持民粹是個好東西。在筆者看來,「民粹」一詞於近年大行其道實有它的歷史因由,這便是過去三十多年新自由主義中的滲滴經濟學(trickle-down economics)導致貧富懸殊加劇,加上零八金融海嘯爆發廣大人民首當其衝(富豪請客、窮人付賬),「仇富」、「仇商」情緒由是高漲。權貴階層為了自保,於是提出「民粹主義」(populism)一詞以向廣大人民抹黑。(例如說希臘的人民好食懶非所以是自作自受。)筆者在此呼籲,各位稍有良知的有識之士,請不要再受人蒙騙人云亦云,不斷重複這一濫調而成為權貴階層的幫兇。 福利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