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勇衡:我們都太念舊──《追捕》觀後有感

《追捕》的最大賣點是「情懷」,「吳宇森」三個字就是招牌。宣傳策略上強調他「回到」或「重拾」他的「暴力美學」,專向想念1980年代港產片的觀眾招手。願者上釣,筆者帶向八十年代致敬的心情入場,散場後只想回家再看一次《喋血雙雄》。情懷到底不同懷舊,若只是後者,重看舊作已可。已成經典的美學風格可以延續,但新作品應該是有所創新的。《追捕》的情懷銷售難以引起共鳴,因為缺乏了「當年情」。 吳氏當年的電影風格對後來者的影響已載入文獻,他對其他導演的啟發(如Quentin Tarantino)亦已呈現於其他創作者的影像之中,更成為了不少喜劇戲仿的對象。白鴿飛翔、滑行槍擊、慢鏡濺血、雙槍連射等等已成模範,然而老觀眾看大導演的新作還是期待其美學有所創新的。不能說吳宇森在《追捕》中沒有在這方面花過心思。有一幕警探矢村用槍指著跌倒地上的逃犯杜丘,忽爾一隻鴿子飛過二人之間,成了杜丘反攻的機會,是吳導演自詡對鴿子的新用法。後來一場屋中大混戰,矢村和杜丘手扣相連,各人只有一手可用來持槍,合作起來也有雙槍連射的效果。「舊玩具、新玩法」僅至於此,還欠點其麼呢? 吳宇森在1980年代的三部經典《英雄本色》、《喋血雙雄》和《

詳情

程思傳:《第三度殺人》.真相的探求

是枝裕和一向擅談親情。新作《第三度殺人》被歸類心理懸疑電影,一改過往純樸溫情的風格,從一宗謀殺案開始。這是一宗事先(對觀眾)張揚的命案,三隅(役所廣司)一出場臉上有血,隨即被捕。 兇手是誰彷彿毫無懸念。這不是是枝裕和版的《神探伽利略》,案件的推理,包括怎樣殺、如何殺、步驟如何等等,全部不被重視,甚至真相如何,由頭到尾都是一個謎。觀眾一直被導演牽著鼻子走,看見導演精心策劃的第一幕,矛頭早就指向三隅,不疑有詐,但隨著發展,三隅三番四次推翻口供,我們才終於明白自己如律師重盛(福山雅治)般只在霧裡看花。 這種似幻疑真是手法,導演的焦點不是那一宗謀殺案,強調的是從案件所能引起的思考。他的第一個討論在於法庭制度,諷刺法庭審理案件漠視真相,只重視結果,甚至懶理有沒有把犯人繩之於法。於是,三隅是不是殺人兇手,他為什麼殺人,這些不是法庭或代表三隅的重盛所注目。 退庭商討的一場,法官坐在中間,檢察官與重盛各坐一邊,法官關心如何維持名聲(沒有延長審訊),檢察官關心如何把三隅定罪,重盛(起初也只)關心如何打贏官司(抑或減低刑責)。在一個真相可以定人生死的地方,真相意外(又有共識)地被置於末後,彷彿說明他們所代

詳情

福山雅治《情歌》是一套治癒劇

日本藝人男神福山雅治自從《神探伽利略》事隔三年後推出最新的日劇《情歌》在日本收視可謂仆直,劇集就到尾聲但收視從未見回升,對於福新婚後第一套劇集可謂出師不利,不知道是因為男神結婚了,歌迷和影迷心想「新娘不是我」的陰影下影響收視,還是因為這次福山的拍檔是只得二十歲的藤原櫻的合作未能夠觀眾接受呢?而這劇在香港也正在播放,是在ViuTV每星期一晚上深夜播放,以往日劇是收視的保証,但近年被韓劇趕上,使日劇都不是在黃金時段播放,反之韓劇在ViuTV中以黃金檔期播放,可謂時代不同。但是當看完三集《情歌》後,並未想像中那麼差,反而挺有吸引力,當中覺得這劇是有其可取處,是一種治癒系的劇集,而ViuTV放在深夜播放,更是非常之適合,可謂神來之筆。論劇集的追看性,《情歌》並沒有,但是《情歌》的故事內容及其精神觀,卻是值得欣賞,當中選角找了這位二十歲的藤原櫻是有其理由。故事是講述患有口吃的女主角藤原櫻希望可以在她的摯友婚禮上能夠演講,所以找了一位心理治療師福山雅治來幫助他,而福其實是一位極有才華的音樂創作人,但女友離世而失去鬥志,但櫻的出現卻燃起他對音樂的熱誠,而兩人的關係亦通過音樂而建立起來。故事主體是指利用音樂來治療櫻的口吃病,其實主旨就是音樂能夠讓人找到了治療的方式,最後希望大家釋懷,治療好每人心裡的問題。女主角的口吃使她對社會有嚴重的隔膜,使她生活上有很多不便,也使她和別人疏離,只有她兩位好友才能夠和她相見得來,但是喜歡音樂的她其實有音樂的才華。故事就是音樂使她得到一種治癒。同樣地福山雅治因女友離世而不得志,但是櫻的音樂卻提起他對人生的起勁,同樣也是一種治癒的過程。在此觀眾在觀看這故事時,其實也是一種對自己心靈上的一種治癒。而個人在看此劇的一種觀感更覺特別是這劇在星期一深夜播放,作為一個生活都市繁忙工作的香港人,Monday Blue是常見,這種無形的壓力即使不是當天有太多工作但是同樣地因為累積的勞累使你感到一點灰沉或低落情緒,但是這次看了三集,每次看後都感到有一種釋懷、放鬆被治癒的感覺,因為故事中的人物情節你或會有一種共鳴,而且該劇的音樂更是最值得欣賞。劇中的藤原櫻更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好戲以及很好的歌聲。特別在第三集,她在酒吧的Solo可謂是讓人眼前一亮,以為小妹妹卻如此能夠唱出一種高水準演繹是有點意外。雖然劇情無疑是較慢,沒有太大的起伏,不一定有追看性,但畫面、配樂以及戲中所唱的歌是有吸引力。當中在深夜時份聽她的低沉但帶一點懶洋洋或者一點哀愁感,你當天的心情便有共鳴而得到釋放,這就是所說的治癒。近日看了一篇章說看電影其實是可以有助治療心理病,當中看完後再透過治療師的引導,心病可以被醫治。《情歌》剛巧在星期一,又在深夜時份,對於患有Monday Blue的人,可能有幫助也不定,至少這劇幫助了一位都市人,就是我自己。劇集中最常唱的《500 miles》是一首美國六十年代的文民謠,很多人曾經翻唱,亦翻譯成日文版本,松隆子都有翻唱過,而日文原唱則是忌野清志郎。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viutv 福山雅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