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沒有「智」,只有「瘋」!

因為懷疑保安局女職員在手機內藏有立法會議員私隱,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強奪女職員手機,衝入男廁內偷看。完全是「小學雞」行為,作為「立法者」及城大法律系畢業生,知法犯法!他先用公帑讀法律,而後月拿十多萬薪俸,卻一次又一次破壞法紀!作為納稅人,我要求他回水!作為香港人,我為有這樣一個粗暴而愚蠢的立法會議員感到羞恥!他在犯事後,毫無悔意。港人天天為口奔馳,公職人員理應為房屋、福利、教育等民生大事出謀獻策,但許智峯一心要令立法會流會,繼續浪費公帑,於是想到欺負盡忠職守的女職員,鹵莽粗暴地搶手機!闖禍後,還想在私隱事上,大做文章,轉移視線。我要求他馬上辭職。許智峯劣迹斑斑,包括2017年在立法會會議中打保安;2014年及2016年在區議會搗亂,包括衝到主席台熄咪;2014年踢傷兩名保安,判守行為等等。法庭、黨友及公眾一次又一次姑息他,民主黨甚至無視他議政質素差,只靠暴力行為出位,竟然推薦他出選立法會。結果他變本加厲。許智峯犯下的最大罪,不是搶手機,而是「蠢」!他政治判斷差劣。思想混亂。他聲稱要保護議員私隱,卻搶女職員手機,侵犯了她的私隱。在男廁內卻翻閱了手機上其他幾十個議員的「私隱」,罪加一等。許智峯,沒有「智」,只有「瘋」!我要求他馬上辭職。[潘麗瓊]PNS_WEB_TC/20180427/s00196/text/1524767657115pentoy

詳情

每當(中國)政要來港時……

每當有來自香港以外地區的政要訪港時,勢必成為傳媒焦點;特別是來自中國的高官,其發表的意見,甚至對香港主要官員的態度,對香港 (至少對各主要官員的情緒) 都可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因此,每當政要訪港,傳媒希望追訪,市民希望了解更多,甚至表達自己的訴求,乃人之常情;然而,香港的傳媒是否能自由地採訪,確保公眾知情權?市民想表達,又是否有方法? 就讓我們回一回帶:2016年5月,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三天;那三天,雖然張德江表示要「看、聽、講」,但政府的安排卻完全背道而馳。雖然政府公布的行程之中只有三場公開讓記者報名採訪,包括抵埗和離港和「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採訪區亦離開講台非常遠,而於高峰論壇中,記者甚至於會場內不可自由活動和採訪;其餘一些參觀活動,只有四家指定傳媒機構攝記能跟蹤採訪,況且記者區設於張德江落車位置逾百米外,其他記者只能以長鏡拍攝到張德江背影;當局發放張德江見政府官員的片段,是由政府新聞處拍攝及剪輯的。記者完全未能有向張德江提問的機會。而若公眾想示威 – 都有指定示威區,然而,那些示威區不單止遠,甚至「連酒店門口都睇唔到」;亦即,市民如果在指定示威區示威,其目標受眾根本難以接

詳情

消失的資料

載着378萬選民個人資料的手提電腦不翼而飛,整整五日,終於有一位主責官員現身,但始終沒有回應媒體的連番追問。 最可疑最令人無法理解的是,特首小圈子選舉只涉及1194選委,為何要把載有三百多萬選民資料的手提電腦,帶進後備會場,然後在無人看守下被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譚志源局長這樣回應:「我知道呢件事之後,第一個就係問呢個問題。」嘿,譚局長,事發已經多天,作為問責局長,原來你知咁多,我等蟻民又係知咁多,真係平等! 敏感機密資料不應放在流動儲存器內帶住周圍走,當中潛藏極高的遺失風險,已是電腦保安的普通常識,選舉事務處不但犯了這個低級錯誤,還三番四次死撐,說資料多重加密,極難破解,至今仍未有資料外泄的跡象。 電腦保安專家已經解釋得很清楚了,如果選民資料放在伺服器或雲端,有黑客入侵,看過什麼拿走什麼,都會留下紀錄,亦有辦法阻截。但賊匪拿走了整部電腦,如何入侵裏面的資料固然不知,亦有無限時間解密資料,任你加密得銅牆鐵壁固若金湯,時間站在他們一邊,終有一天會破解。 「沒有發現資料外泄」就更無稽了。電腦不在你的控制範圍,可以把硬盤翻了天,怎會知道沒有資料外泄?選舉事務處連日向三百多萬選民發出的道歉信,可

詳情

前事不忘 後事之師

踏入雞年,香港未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卻先迎來沉痛的一晚。二月十日晚在港鐵那一場火,改變了很多人的一生,包括傷者和他們的家人朋友。在此祝願各傷者早日康復,不要放棄,香港人都和你們在一起。事故原因和責任都交給警方調查,傷痛之餘,我們要盡快檢討有什麼地方需要改善,意外要來,不會預先通知。 今次事故發現港鐵各個車站設計時的消防標準不一,所以並非所有車站裝設灑水系統,這個硬件問題應該不難解決,以港鐵的規模成本亦非大難題。還有車站職員的應急安排和訓練,港鐵亦應全面檢討,精益求精。另外,事故發生時有數分鐘車廂完全與外界隔絕,車長亦指到站後才知道發生火警,我認為應盡快更換未有安裝閉路電視的列車,據我所知大概需時四年。期間可替現有列車加裝額外閉路電視,一般系統需要列車停駛個多月,所以可考慮加裝無線系統以縮短停駛時間。這樣做的重要性在於讓外界盡快知道車內情况以作應變,不單站內職員早作準備,更可盡快調派站外警察和消防處理。 閉路電視不單可用於應變,還可幫忙預防事故發生。現時大堂和月台只有小量低像度閉路電視以監察人流,我認為應全面加設高像度閉路電視,專業人員長時期監察,判斷可疑人物和物品。其實以閉路電視作為預

詳情

給50後的網路課

行政會議兼立法會議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的面書,一向都是玩得不錯的。我想,她背後的團隊,很清楚知道她要什麼。比方說,早前葉太就到愉景灣,聽說是跟退休的公務員茶敘。然後,還分享一些她的選民關心的健康資訊,比方說,最近葉太的大腸內窺鏡照片也放到網上,希望藉此提示市民健康檢查的重要性,還跟市民「曬健康」。豈料,眼利的網民即時看到葉太的大腸照的左上角,有一組疑似是身分證號碼的數字。我的醫生朋友就對我說,一般而言,不論公立或是私家醫院的內窺鏡照片,都有很大機會會附上身分證號碼,好等醫生不要搞錯病人的資料。也有熟知資訊科技的朋友告訴我,根據香港教育城提供的身分證號碼檢算方程式,葉太大腸照左上角的一串號碼經混算驗證後,括號內的數字是脗合的。因此,葉太大腸照左上角的那一串號碼,極有可能是她的身分證號碼。放相上網 真的是簡單事嗎?這件事,看起來好像是一件「很普通」的瑣事,聽眾也好,讀者也好,網民也好,都只會覺得是「葉太又做了一件引人發噱的事」而已。只是,有幾多五六十後在擁抱科技的時候,一不小心把自己的私隱流出呢?不少人都會不經意的把自己的孩子的照片上載,如「首次上學」,穿了校服,整整齊齊,可愛的小朋友的照片,就被發布到網上。咦?這麼一看,有人便知道你的孩子是念那家小學了吧?你願意給一些陌生人知道,你可愛的孩子於什麼學校讀書嗎?有些人會有感而發,拍自己家窗外的照片。咦?這麼一看,有人便會知道你身處何方呢?有些人病了,就會把自己的藥丸拍照上網。咦?這麼一看,有人便會知道,你患什麼病了。你可知道,網上高手如雲,隨時有一個你不認識的醫生或是藥劑師,也可能是高登「巴打」「絲打」呀。葉太就更是兩會議員,亦是香港的前保安局長,對網上安全,應非常熟知,理應會非常小心。又怎會犯這種低層次的錯誤?是我們上載東西的時候,只會用電腦,而不會用大腦嗎?有些喜歡跟我「討教」的學生就會說:「一張相而已,犯不着那麼認真吧?」我認真,只因為我有記性。很記得,有一個港女曾經在網路跟人家吵架,好像是關於人情「應該封幾錢」的關係。結果,這位女生的面書、以前寫下來的xanga,幾年前跟一個「樣子看起來很MK」的男朋友拍拖時拍下的貼相、病歷、疑似經期不準的「感言」,都全被網民翻出來了。那你覺得,你放相上網,真的是那麼簡單的事嗎?有幾多人在乎自己隱私?這個世界,總是有很多有趣的事,識笑,其實好好笑。大家一面倒的去取笑葉太及其助理的時候,同一時候,有新傳媒機構聲稱「為了方便讀者以短訊方式轉發網站內容」,就要求用戶於下載手機應用程式的時候,容許傳媒機構攫取通訊資料、身處地點等等的個人資訊。再翻查一下那家新傳媒機構的「隱私條例」,在複雜的文詞中,簡言之,是指他們收集的私隱資料,「或被轉移至香港境外」。即是什麼地方呢?有網民質疑該家新傳媒機構,一擲千金,資金來歷不明,又以手機下載應用程式的方法去收集個人資料,還在「隱私條例」中向用戶「清楚列明」,他們收集的個人資料,或會傳到外地,這些「重要資訊」,又有幾多人在乎呢?好像沒有。至少我認識的,在該網站供稿的作者、資深傳媒人、大學教授們,都繼續轉發該網站的文章。哈哈哈,又有幾多人在乎過自己的隱私?有,到私隱被侵犯的時候,就會有人飛撲出來笑你蠢嘛。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互聯網 私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