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美姿:天文台長的眼睛

昨日寫道香港掛十號風球的時候,我身在悉尼,這裏也颳起了等同八號波的強風。惟落筆前讀了好幾個媒體的消息,卻發現他們引用的風速數字不盡相同,睇到頭暈也找不到一個可以跟悉尼巨風互相比較的數據。一時衝動,我給天文台長岑智明發了一個臉書信息求教。剛按「發送」,我就後悔,因為瞥見好幾小時之前,他在臉書的留言,說自己通宵跟天鴿搏鬥了40小時。「糟了……」我仍在怪責自己時,誰料已收到台長回覆,往還幾個信息之後,案頭的手機響起,竟然是他越洋致電:「喂喂,我們說的最高中心風力,亦即是平均風力,你在報紙看到的118公里,只是十號風球入門的最低消費,天鴿遠不止,你應該寫176公里呀!」台長還一併解釋為何會出現176和175公里兩個不同的風速數字,處身南半球的我腦袋跟着他轉,嘴裏一直「係係係」,心裏實在無言感激。Fact check是傳媒天條,但向傳媒提供事實而非偽術,卻愈來愈不似政府作風,而這位台長竟然還由北半球追過來,提醒我不要寫錯嘢。如此的政府官員,久違了。幾年前在《壹週刊》做人物訪問,被拒絕率為七成,官員的拒絕率達95%;台長夠膽受訪,可能是人到無求。當日很想訪問他,是因為颱風天兔。彼時美國氣象局估計該風西登香港,會帶來摧毁性災難,但香港天文台堅持颱風會東登,影響不大,最後香港完勝。記得做訪問時,台長告訴我他少年時患眼疾,幾乎失明,至今右眼看到的世界,都是給扭得彎彎曲曲的。他在辦公室掛了一幅梵高的《麥田》,梵高作畫時,在麥穗中看到生命的終結,但台長買畫是因為在麥穗上看到一股浮動的氣流。科學家的眼睛,自是有別於你我。[鄭美姿]PNS_WEB_TC/20170827/s00314/text/1503769787271pentoy

詳情

小肥波:廚房海棉點洗都多菌 抗菌洗手液未必更健康

清潔是全人類衛生得以改善的主因,但偏偏我們卻生活在充滿細菌的世界——腸胃、皮膚也有不同微生物群系與我們共同生活。而廁所與廚房則是家居細菌培養室,所以我們經常要用肥皂(或洗手液,以下會互換使用)洗手,用海棉洗碗碟,以為可以杜絕細菌,但事實並非這麼簡單。 勤換廚房海棉 最新刊於《科學報告 (Scientific Reports) 》的報告 [1] 指,廚房海棉擁有數之不盡的細菌,當中包括可致肺炎與腦膜炎的細菌近親,其中一種稱為 Moraxella osloensis 的莫拉氏菌,會感染抵抗力弱的人仕;莫拉氏菌亦是衣服霉味來源,這就可以解釋到為何海棉用得久一點就開始有異味。 該團隊從 14 塊用過的廚房海棉抽取細菌 DNA 並將之排序。他們發現,無論是煲滾或是用微波爐加熱海棉都無法完全殺死細菌。更令人驚訝的是,經常消毒的海棉會比無清潔的海棉有更高病原體比例,這是因為病原體抗消毒能力比莫拉氏菌高,並快速地進佔原被莫拉氏菌佔據的位置,情況有如抗生素療程會改變腸胃微生物群系一樣。 團隊又發現,每一立方厘米海棉有逾 5 x 1010 粒細菌,密度與糞便無疑。想要避免海棉有這麼多菌,研究人員建議每星期

詳情

Edward Ho:拆解謬誤重重的反疫苗研究

疫苗安全性一直在社會爭議。近來一份研究報告指疫苗安全性成疑,旋即被反疫苗人士在各大社交平台分享,呼喊科學終於覺醒——疫苗真的很危險!但這份報告真的可靠嗎? 先交代一點背景:報告作者是 Jackson State University 研究人員 Anthony R Mawson。Anthony 是著名反疫苗人士 Andrew Wakefield 的忠實支持者;而 Wakefield 本身已因在《刺針》刊登造假學術論文,而誠信破產、醫生專業資格在 2011 年被褫奪。更可疑的是,Anthony 曾嘗試將研究投稿《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但因研究方法實在太粗糙,根本難以證明疫苗不安全,最終被拒刊登。最諷刺的是,《Frontier》期刊曾被部份科學界人士認為「不可靠的期刊」。 那報告出了甚麼錯?簡單而言, Mawson 撰寫報告方式不達專業科研人員的應有水準。他只抄取「合用」句子撰文,而不看全文意思。情況有多惡劣,從報告可略知一二:他指過往研究提出疫苗會增加健康風險,但只要細閱相關論文,就不難發現大部份均沒有指明所有疫苗都會增加身體風險。其中,Mawson 引述

詳情

Edward Ho:家長不信疫苗有錯嗎?

友人近日談到,一位初為人母的朋友在看過大台《新聞透視》(疫苗戰)後,有點擔心讓囝囝接種疫苗後會出現什麼問題。 聽罷,我即時說:「那很正常啊!」自己在孩童年代,就曾因生病嚇得父母即時送我到醫院。雖然我未為人父母,但都有聽過家人、朋友,訴說自己照顧新生命的一點一滴。作為新任父母,對很多事都一無所知;就算知曉的,用到時也會心存恐懼。他們不止要對自己負責,還要對新生命負上一生的責任。也因如此,我從來不會覺得家長對疫苗有憂慮是多餘的;甚至乎我覺得讓他們擔驚受怕,科學家和政府或多或少都要負點責任。政府未有足夠人手去解釋疫苗安全問題;二來,政府一般都無視反疫苗聲音,久而久之,就助長了一班利用家長恐懼的「意見領袖」。 現時常聽到的後真相時代,就是這批意見領袖造成。他們隨口說幾句:「疫苗很危險」、「體質才是致病原因」,甚至近日會聽到「小朋友發燒不要服用退燒藥」之類的論調。一句「文章或書本只屬經驗分享」就可提供「醫療意見」,完全不需負責任。不僅如此,意見領袖的意見很多時與事實不符。他們為支持自己的論點,只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數據和研究論文,形成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也就是說,他們資

詳情

木暮:「個仔本身免疫力廢」?家長知情權被剝奪時 那些人在說什麼

關心疫苗成效與風險的父母,到底在想些什麼?反「反疫苗」(下稱反反人仕)已經說過,連世衛都已經訂明,要有95%注射率才合乎準則,才有「群體免疫」的效果,為什麼還是有家長不打針?《新聞透視》甚至把「反疫苗」家長對疫苗的「誤解」都花了不小的篇幅,向公眾展示。為什麼反反人仕說的,家長偏偏「不聽」,還是去那些在反反人仕眼中專門發放「假資訊」的「反疫苗」群組? 反反人仕要打的對象是他們眼中的「反疫苗」KOL,並想把「打針是義務」的責任觀念灌溉家長。反反人仕的問題是,他們從來沒有表現出同理心,關心家長擔憂什麼;他們只會針對家長誤解哪個病徵、病毒,然後用專門知識反駁,得出「反疫苗KOL害人不淺」的結論與指控,每次都一樣。到底家長在擔心什麼?他們的回應就是:為大局著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最近一則網民留言: 「如果打MMR都折騰都(到)咁樣,即係個仔本身免疫力廢。如果唔打針中麻疹,成個group個個細路按吓摩就無事,但呢個仔就係西醫口中剩低會出事果1%,用薑汁沖涼都無用。」這留言包含的資訊量,相當豐富。首先,打一歲針MMR後,嬰兒身體出了狀況,是嬰兒本身的問題。如要向任何一個家長講這番話,你都成為「反疫苗

詳情

小肥波:藥廠賺錢又如何?不等於疫苗有害

近日香港的疫苗爭論風氣又再變得熾熱,其實醫學界早有多個大型研究指疫苗相當安全且有效預防患上麻疹,沒有什麼值得再繼續討論,雖然每3000名接種麻腮風三聯疫苗(MMR Vaccine)的小朋友就有1名有機會出現較為嚴重的副作用如短暫關節痛及抽搐[1]——注意醫學界也未有隱瞞這事實,但並未如反疫苗組織或人士所說會引發自閉症。 看看近年多地的麻疹爆發,絕大部分感染者均未有接受MMR疫苗,例如本年明尼蘇達州內麻疹爆發,截至6月16日當地衛生部門數字, 78 宗確診病例,71個病者未有接種疫苗[2]。而明尼蘇達州的索馬里移民區正是這次疫情的重災區。因為反疫苗人士煽動,加上失德的前醫生Andrew Wakefield幾次被邀到當地舉行講座談及「疫苗危險性」[3],令索馬里移民誤以為疫苗會引致自閉症。 為什麼反疫苗 Wakefield曾是英國持牌醫生,他於1998年撰寫的「MMR疫苗致自閉症」論文,被發現造假後遭《刺針》完全撤回,他本人亦因多項職業操守問題而在2010年5月被英國當局吊銷醫生執照,其誠信早已在醫學界破產;有人質疑是他直接令明尼蘇達州麻疹爆發,Wakefield卻公開表示「完全不覺得需負

詳情

木暮:請支持疫苗人仕快去打針

近日,網上出現不少反「反疫苗」文章,疾呼要做負責任的家長,避免社區爆發疫症,要嬰兒注射疫苗。有人甚至用細菌名稱在facebook開隱名帳戶,到一個被標籤為「反疫苗」的臉書專頁,向版主說「多謝」,用小學雞、中二病手段騷擾「反疫苗」人仕。在網上積極地支持疫苗注射的人,更會把「自然療法」視為詐騙,認為不應稱它為「療法」。以「食療」醫治國君平民的《大長今》主角,這回真的躺著也中槍!再讀那些講求科學理據的文章,多番提出美國有新移民社區爆發痲疹疫情,根據文章引述新聞報導分析這是由於「反疫苗」風潮釀成,當地有新移民聽了「反疫苗」的講法,相信了,於是決定不打針,導致社區感染,甚至有人不惜搬出舊聞:有個母親的孩子因感染百日咳致死,她指責所有不打針的人連累自己孩子。好一個未審先判的強國文化。 驅使一群正義人仕進攻「反疫苗」人仕,必定是基於公共衛生,為大多數人伸張正義,此乃義舉,理應表揚,並獲得大多數人支持才對。坊間不管是社運界著名維權律師、知名網媒策劃人、孩子已打齊疫苗的父母親,都紛紛在facebook反對「反疫苗」,說這是民眾聽信「陰謀論」的結果,亦/又提到二十年前有被除牌醫生發表了假醫學報告,一再向人

詳情

為何無需「反疫苗」?——跳出框框的5個中醫觀點

近日「反疫苗」的問題又再成為輿論熱點,就連香港的主流媒體也作專題報道,可是當中還是用了「正反雙方」的角度討論疫苗問題,如此爭執不下,各不相讓。(參見香港TVB新聞透視節目) 很多事情都難以分對錯,一個人頭腦裡面可以有不同思想,你可以支持反方又同時支持正方。關於疫苗的問題,我們無需要去反對它,而是看到問題後再超越它,看到當中的概念局限,跳出框框。 實在無需要「反疫苗」。就好像人們不看西醫去看中醫,當他們指出西醫的一些問題,你就可以說他「反西醫」嗎?不是,西醫也有許多好的地方,這其實是另一個選擇,未必是優劣勝負好壞之分,而是站在不同角度看問題,因此不希望變成二元對立。 以下主要站在中醫的角度,提出五點宏觀討論,一起來超越疫苗的概念限制。 一、中醫主張「種痘」? 討論疫苗的時候,常常有人提起,疫苗概念是從中醫來的!說中國的「種人痘」方法,啟發了英國種牛痘的方式。還經常提到清代已經有四種種痘預防天花的方法,例如:穿上天花患者穿過的衣服;將天花患者的痘漿液蘸到健康人的鼻孔中;將天花患者的痘痂乾燥磨粉吹入健康人的鼻孔等等。甚至有文獻指,早在唐代已經有「種人痘」的相關記載。 無可否認,中國古代是有這

詳情

勿無知當良知——請讓孩子接種疫苗

15 天大的 Griffin 和他的媽媽 Jennifer Hibben-White 兩年前經歷了最可怕幾天——Griffin 因為前一位診所病人患有麻疹,而無端被感染。出生只有兩周多的他,還未可以接種疫苗,硬生生承受了不必要的痛苦。 Jennifer 對此忍無可忍,痛斥反疫苗人士: 但我知道一件事:如果你選擇不為你,或者你的子女接種疫苗,我會怪責你。你「站在」我們肩膀上,受著我們的保護已經太耐。從「肩膀」之上,我們免費地為你提供受保護的特權。反過來,你給了我一星期的惡夢。一星期的地獄。而我無從得知,我的寶貝會否嚴重到有機會死亡。 反疫苗人士無知當良知並不止在外國,香港也有反疫苗人士林綸詩。近日,她又在《明報》及《評台》刊登文章中胡言亂語,如有家長誤信,定必令更多無辜的小朋友受害。 林綸詩指認為疫苗會引起比麻疹更嚴重問題。但她有沒有想過,麻疹是全球幼童主要死亡病因。在 1980 年疫苗廣泛應用之前,麻疹每年就引致約 260 萬宗死亡個案。是足足 260 多萬條生命。所幸,疫苗推出後,兒童感染率已大大減低,無數生命被拯救。世衛去年的研究就估計,疫苗在 2000 年至 2005 年間避免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