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美國科米聽證會 不想回首香港UGL委員會

6月8日,美國人都在看新聞直播,看一個被革除的FBI局長如何在全世界面前指證總統滿口謊言。如果太平洋對岸的香港人也有看的話,或許會倒抽一口涼氣,心裏納悶為什麼香港的立法會是完全另一個模樣。 美國議員把握時間 盡量不作廢話 美國的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找了FBI前局長科米作證。經歷改期之後,科米終於在6月8日親身赴會,逐一接受每名委員的提問。你問,我答,就這樣兩個多小時。也只兩個多小時,已經問出了很多細節:總統特朗普如何打電話給局長、科米如何反應、他與同袍心裏作何想等。 之所以能夠這麼有效率,因為大部分議員也把握自己的發言時間,盡量不作廢話。當然,美國民主黨的議員可以趁此機會,在電視直播面前痛罵特朗普一番。但幾乎沒有人會這樣做。他們反而有條不紊地質問科米,答完了又再追問,或緊接下一個問題。在席的都知道,自己要在有限的10多20分鐘內,從科米口中得到最多的資訊。 回看香港的立法會,他們也有一樁待查之案:UGL事件;拖了又拖,到6月1日公開會議,還是毫無寸進,流於議員之間互相指摘。建制派又再投訴有人向外泄露閉門會議的內容,甚至要全體簽署一份法律聲明云云;另邊廂的人又再說周浩鼎容許梁振英修改文件,令

詳情

彈劾特朗普成數幾何?

特朗普怒炒FBI(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一事,一如所料地迅速擴展為政壇風暴。 過去數周,美國政壇進展令人目不暇給。特朗普5月12日在推特(twitter)上「威脅」科米要小心說話,否則「有錄音帶伺候」。但5月16日則爆出科米有備忘錄:原來在2月弗林辭職翌日,特朗普把彭斯、塞申斯等人請出去,與科米在單對單的情况下,「希望」科米「放弗林一馬」,不要再調查弗林。5月19日,科米答應在參議院公開作證。同日爆出,一名高級白宮顧問在被調查之列,此人正是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5月22日,在弗林曾被國會拒絕成為污點證人之後,弗林宣布引用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不得自證其罪」拒絕在國會作證。套用特朗普多次指摘為希拉里設置電郵伺服器的工程師以同樣理由拒絕為國會作證是「沒有犯法,何必拒絕作證」的邏輯,弗林也是其身不正。 戰線擴大 特朗普自食其果 經過一系列事件,「通俄案」擴展為兩個問題:有沒有「通俄」?有沒有妨礙司法公正?兩個罪名都可以讓國會展開彈劾。但是否能彈劾,既與調查能掌握多少證據有關,也與政治角力有關。 在「通俄案」方面,雖然基本可以確信弗林與俄羅斯存在不正當的聯繫,甚至是「拿俄羅斯的錢辦事」,但是否夠得上

詳情

梁朗普與特振英

日前周梁淑怡以建制派身分,怒轟梁振英干預立法會。另一方面,去年底特朗普當選,自由派克魯明(Paul Krugman)在《紐約時報》發表一篇悲情文章,說「我們曾經以為,這個國家會變得更加開放和包容。我們都錯了」。明顯地,不止香港,而是世界都在變。 梁振英和特朗普,在政治光譜上,同樣是民族主義的排外極右。到今年4月,特朗普已經逮捕了2萬多無證移民。梁振英在國情不同的香港,則徹底反民主和與民為敵,連自由黨也受不了。 斯密:商家不宜作管治者 還有一點共通,兩人都是商家出身。這涉及一個有趣辯論,那就是:究竟商家是否合適的國家管治者?資本主義社會,理所當然由商家管治——中共在35年前中英談判前後,就是這樣講這樣做,所以一直鼓勵香港大商家模仿日本自民黨打造本地商家黨,以一黨獨大來代理中央管治香港。35年後的今天,這個政策徹底失敗了。固然一方面因為本地商家是扶不起的阿斗,另一方面,中共的設想本身也大有問題。 資本主義,真的最好由資本家管治?阿當斯密被奉為市場經濟祖師爺,他又怎樣看呢? 在《國富論》第四篇第三章中,斯密乾脆認為「商人和製造商們的無恥的貪婪和壟斷的精神」,使他們「既不是也不應該成為人類統治

詳情

美國FBI局長被炒 引發政壇炸彈

5月9日周二,突然傳來FBI(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被炒的消息,震驚美國政壇。其被炒的畫面非常戲劇性:他在演講時從電視機上得知自己被即時解僱,幾經求證才知道不是惡作劇。 科米4行動影響美大選結果 科米是去年美國大選中最關鍵的人物之一,至少有4個行動影響了大選的結果。 首先,在去年7月,他宣布FBI結束對希拉里私用電郵伺服器(「希拉里電郵門」)涉嫌泄密與私自刪除文件等指控的調查,得出了「希拉里極端不小心」,卻認為「沒有一個理性的檢控官會提出檢控」,隨後司法部據此不起訴希拉里。這被共和黨與特朗普指摘為「包庇」希拉里。希拉里因此掃清了競選總統的障礙。如果科米得出「起訴」的結論,民主黨很可能就會派出另一個人參選。 其次,在去年大選中,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電郵伺服器與希拉里的競選主席波迪斯塔的電子郵箱相繼被懷疑俄羅斯黑客攻破,大批電郵被「維基解密」公開,相當程度上影響了希拉里的選情。科米領導的FBI負責這些案件,卻不斷任由這些郵件被散發,無所作為;大選後才宣布這是受普京指使的俄羅斯黑客所為。 第三,在選前11天,科米突然寫了一封信給國會,說在希拉里助手阿貝丁的丈夫維納的私人手提電腦中找到了「

詳情

豈有資格 幸災樂禍

美國總統特朗普怒炒聯邦調查局長科米,各界嘩然。特朗普以前做電視節目真人騷,一句「You are fired」的炒人對白深入民心。然而他今天身為總統怒炒高官,我們在太平洋的對岸卻不應當作是娛樂新聞食花生。這次事件嚴重挑戰了美國的司法制度,後果可以十分嚴重。而活在禮崩樂壞的香港,年年月月高喊捍衛法治,我們又豈有幸災樂禍的資格。 要理解是次事件,我們得先從去年夏天開始,科米在處理希拉里電郵事件過程中的一連串失誤說起。回說希拉里任職國務卿期間使用私人伺服器處理電郵,聯邦調查局介入調查有否違反與國家機密相關的法例。當時不少評論已指出證實違法的門檻十分之高,她要面對的不是刑事問題而是政治觀感的問題,結果她也沒有因而面對起訴。 科米的失誤不在結果,而在於處理的過程。首先,他在七月公開宣稱調查結束並將不作檢控,然而程序上檢控決定屬司法部,調查局顧名思義只負責調查。到了十月的時候他又公開宣稱因為收到新的電郵再作調查,儘管慣例上調查局正式來說不應有停止或重啟調查的說法,也不必就此公開宣告,而結果顯示所謂新電郵只不過是舊電郵的備份檔案。由於再作調查的宣告臨近選舉,而且廣被傳媒和公眾誤解,被認為是調查局介入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