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隨心:不希望聽到有人話要移民

為了確保一地兩檢的合法性,高官把方案比擬為業主租地方給租客,然後租客翻租一部分給業主。有人質疑翻租等同租客放棄那部分地方的管有權,高官又辯說業權仍屬香港,香港只是把地方租賃出去。一時是租客,一時是業主,到底香港的身分是租客還是業主,聽得人糊裏糊塗。若將來再有需要,是否可以把整個香港版圖翻租給中央? 資深大狀心知這是壞先例,但身在曹營也無法反對,唯有提出加入「下不為例」的字眼敷衍港人。很欣賞前律政司長的坦白,明言香港所有土地都屬於中央,身為地方政府沒有可能限制中央政府對其管控的權力,因此加入「下不為例」條文絕無可能。當年金句「刀鋒早已在各人頭上」已誠實說出中央對港的權力不是法律可以限制的。 高官精英出身,自己的決定當然是最好的,但市民仍有諸多問題,還說要搞什麽公衆諮詢,沒完沒了。心煩氣躁,唯我獨尊的心態不受控地浮現,說如果市民仍擔心,就不要乘搭高鐵,可以搭飛機、直通車等其他交通工具。這正是很多建制權貴面對市民大衆批評的回應,如果不滿意政府的管治,可以移民離開香港。看到他們笑笑口說這話的時候,真是難聽過粗口。落選特首候選人能鼓動人心,可能就是因為一句話:「自己參選是為了不希望聽到有人話要移

詳情

陳文敏:一國兩制的喪鐘

政府就高鐵方案承認了兩點:第一,西九站作為離境口岸,全中國的法律必須適用,因此政府否決以附件三的形式引入中國法律,因為根本無法預知什麼中國法律適用或不適用。第二,現時的方案是要繞過《基本法》,由於西九部分地區已劃為內地口岸,故不存在內地法律適用於香港的問題。這其實等於承認,政府的方案是違反《基本法》,而政府的解決方案是重劃香港的範圍,將部分本來屬於香港的地區劃定為內地口岸以繞過《基本法》。 政府說這樣不違反《基本法》,因為《基本法》沒有界定香港的範圍。但《基本法》對一國兩制的多項保障,均建基於香港的地理範圍不會收窄,例如內地的法律和政策不會在香港實施,香港居民在香港境內受香港法律的保護,內地法律必須符合第十八條的規定才能適用於香港等。如果香港的範圍能隨時改變,這些保障便會形同虛設。 政府說可以將西九部分地方租借給內地政府,但租借土地時,土地仍然受香港法律的管制,現時的方案則是西九站部分地方根本不再屬於香港政府管轄的範圍,這是放棄而非租借。政府又說,根據《基本法》第二十條,中央授權香港進行這個方案,這簡直是強詞奪理!第二十條授與香港額外的權力,適用於深圳灣方案,容許香港海關在香港境外執法

詳情

李柱銘:喪權辱港的不平等租約

歷史是充滿諷刺的。 對於香港而言,無論是百多年前,抑或是回歸以後,似乎都逃不出被不平等條約「租借」出去的命運。 一八四二至一八六○年期間,清政府先後割讓香港島和九龍半島予英國政府,成為殖民地。及後,在一八九八年六月九日,清政府再度與英國政府簽下《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將九龍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地方及附近逾二百個離島,租借給英國政府,為期九十九年,到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屆滿。 二十年前,這份租約到期了,為此中英兩國在一九八四年制定了《聯合聲明》,英國政府將整個「香港」歸還,由中央政府成立特別行政區。然而,回歸不過是二十年,看來香港有地方會再一次因不平等條約而被「租借」出去。雖然今次租出去的地方面積不大,但卻是位處九龍的中心地帶,而且特區將主動「失去」此地方的司法管轄治權,更嚴重的是,港人在這地方內會喪失應有的人權和自由,得不到香港法律包括《基本法》的保障。而且任何人一旦涉嫌干犯任何內地法律,就需要在內地法庭接受審訊。 無奈,本該捍衛港人權益的特區高官們,竟千方百計地促成此不平等條約。而他們口中一地兩檢的唯一好處,就是方便旅客、節省旅客往返內地的時間,但卻為此而賠上了一國兩制。我們的高官為

詳情

馬家輝:租裝城市

把西九總站分層租賃給內地管理和執法,其實頗具創意,更具體展現了「香港精神」:純粹從商務角度去思考所有人事物(所以才有「領展」的出現,上市經營,盈利第一,翻新旗下所有商場和停車場,狂加租金,不理社區民生百姓死活!),業主房客,身分互換,最重要是得到所謂效率利益,包括政治在內的其他因素皆只是可以視而不顧或強力解決的技術問題。 把土地租出去,把管理權租出去,香港是個「組裝城市」亦是個「租裝城市」,沒有任何東西不可租借——當然包括尊嚴。 然而,我們必須信任特區政府,把樓層租回給「大業主」後,特府既是租客亦是二房東,應會細心照顧香港人的安全和感受,譬如說,會否把那幾層「租界」特地噴成鮮紅色,讓香港旅客老遠即知那是很不一樣的區域,內地公安出沒請注意;再如說,會否在租界樓層門前豎起大大的告示牌,提醒香港旅客,一旦進入,無法睇到這樣睇到那樣,亦無法攜帶這樣攜帶那樣,願者上釣,否則請轉身走人,選擇其他較遠較費時的北上路徑;又如說,在租界樓層內設有特府辦公室,長駐職員和律師,任何香港人惹了麻煩,有權即場尋求協助或保護……多元並舉,聊勝於無,力求降低香港旅客的不安焦慮。 相對地,我們亦須信任身兼大業主兼租客

詳情

馬家輝:何不租賃半山區?

一地兩檢爭議糾纏不休,有資深大狀認為把西九總站部分「租賃」予內地政府,便不存在違反基本法與否的問題,而人大有權改變香港特區屬土版圖,所以,「這可能是唯一的解決方法」云云。 姑不論此議是否可行,至少非常有想像力,香港特區忽然有了自己的區內「租界」,一國兩制內再有「一區兩界」或「一區兩制」,槓上開花,想起即感過癮。其實把海關租給另一個行政實體乃「復古之議」,清末民初皆有先例,或是吃了敗仗,或是向商團借款,解決方案之一便是把關口出入事務交到外人手裡,海關當然由外人接管,海關本身便是租界,由收稅到檢查到拉人到放人皆由外人說了算。資深大狀以前寫過不少文章推崇他所敬佩的汪精衛,猜想其對中國近代史必有深刻了解,向歷史取經,集古制與今議於一身,妙計多端,果然是周星馳式的金牙大狀的當代版本。 無論如何,「租賃」之議,足以引動聯想和創意,有了一便易有二,有了二更可有三,既然人大有權改變特區版圖,一旦有了現實需要,大可隨時添食,譬如說,把金鐘道以上的半山地段全部撥離香港,劃歸中央直轄,即可方便逮捕以香港為庇護站的內地企業奸商和貪官及其家屬。這個區域早已是「普通話特區」,愈貴的豪宅,愈由「普通話人」掃貨佔領,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