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富於民?投資未來?

財政司長於上星期三發表他第一份財政預算案,也是他這屆任期內最後一份預算案。在政府換屆之前,要求他有什麼大膽創意的措施都是不切實際,如果他真有什麼跨越任期的創舉,甚至可說是不負責任。所以焦點都放在他如何使用這個財政年度的盈餘。經歷過十多年前財政赤字的日子,我明白未雨綢繆的重要性,但以現在政府財政儲備逾9000億之雄厚,相信大家都同意未雨綢繆不是當前急務。那麼盈餘應該用於還富於民還是投資未來,我認為不單是這屆政府,將來無論誰當特首誰當財政司長,都應該給香港人一個答案。 一般來說,還富於民包括紓困和退稅兩大方向,我認為退稅比紓困更為可取。在原則上,所謂盈餘就是徵收了比需要多的稅款,所以「從哪裏來,就哪裏去」合情合理。而且香港中產的日子也不特別好過,退稅對他們來說就是最重要的紓困措施。而援助基層的紓困則應該以長遠的福利規劃和幫助他們自力更生脫離貧困去達成,不是靠短期的一次性援助。我一直都堅信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即是送魚及不上教人捉魚,而這正是我所說的長遠投資。 既然還富於民和長遠投資同樣重要,我認為應該定下指標,可考慮以後的政府盈餘各佔一半。去年度政府有300億盈餘,還富於民用了差不多接近4

詳情

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案:看守政府、只求合格

財政司司長陳荗波在2月22日為現屆政府發表了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今年的預算案,跟往年最不同的地方不是它有何創新突出之處,而是社會大眾對這份預算案一早已沒有期望。現屆政府只剩下最後5個月時間,以一個「看守」政府來說,它能夠做到的亦只望維持平穩過渡,不做有爭議性的事情就足夠了。 在金融方面,一些具體措施其實只是重覆上一個財政年度的工作,例如發行第二批銀色債券,但對推動香港債券市場發展仍然是杯水車薪、乏善足陳。對於推動綠色金融已不是新事物,政府在此項的步伐著實需要加快,不能只說空話。在推動基金業發展方面,預算案提到把利得稅豁免的範圍擴至在岸以私人形式發售的開放式基金型公司 (onshore privately-offered open-ended fund companies),以吸引基金來港註册。現時大量基金已在世界上其他有免税優惠的地方註册,如開曼羣島、英屬處女島等。此建議究竟有多少功效實在存疑。其他的建議措施如財庫局年中將就加強打擊洗黑錢立法修訂提交立法會、推動上市實體核數師監管制度改革的工作,以及證監會與港交所建議改善上市决策及管治架構等等,大都是正在進行的工作,預算案就像做了個概要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