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應霽:春什麼晚?

對《春晚》完全沒有半點興趣的大叔我,即使半壁江山的友人們坐在屏幕旁邊看邊吐槽,又罵又笑的,我連按一下鈕轉個台都懶——直到第二天早上一覺醒來,連《南華早報》連各大外電都登頭條,把春晚當中一段用中國演員塗黑臉裝扮成非洲大媽以及一個舞蹈演員裝成猴子/非洲土著跳舞的片段完整曝光,才知道這等綜藝水準低劣外交政治覺悟零分的春晚編導及其領導們,又當着全世界把中國人的面子都丟光了。自家人關起門來一團和氣過個開心快樂年,愛家愛國也就OK了,為什麼要把十萬八千里外的非洲朋友也拉來上台高歌勁舞熱愛我的「祖國」呢?要知道感情這回事是很微妙的,好不容易國家和企業有點錢了,投資到非洲修高鐵了,但難道連感情不是金錢輕易就買得到這麼顯淺的道理都不懂嗎?春晚這齣鬧劇,不僅犯了國際舞台上種族歧視問題的禁忌,顯得自家落後無知,更為艱辛開拓的「一帶一路」大業,自以為省靚招牌怎知是一鍋熱粥裏的老鼠屎——問題是這些丟臉的老鼠屎隔個三五七日就丟到粥鍋裏去:外交部發言人出來答非所問的嚇唬記者,企業大佬及其二三代行為舉止荒誕,加上春晚舞台上慘不忍睹,什麼叫文化?什麼叫標準?一篇題為「春晚背後,一個日益割裂的中國社會」的文章一在微信鋪出來就瞬間被指違規無法點看,如此這般又豈可冷冷一笑置之。[歐陽應霽]PNS_WEB_TC/20180221/s00197/text/1519149535070pentoy

詳情

《新移民歧視條例》應再三思量

近日再有團體到平機會請願,希望將現行《種族歧視條例》(《種》)的適用範圍擴闊到「新移民」。我們同意社會要協助新移民融入社會,亦明瞭新移民歧視在本地頗為普遍;但眾所周知,由於《歧視條例》法網過大,我們對相關形式的立法一向份外審慎。我們憂慮《歧視條例》不但無助新移民融入社會,反而會加深本地人與新移民的對立,以及加劇標籤新移民的刻板印象。 《歧視條例》的法網太闊 首先,《歧視條例》中,「歧視」包含「直接歧視」和「間接歧視」。後者經常令人誤墮法網。它規定,若有一項要求會令受保護群體入選的人數比例大減,即要「有理可據」,否則違法。 最常見的例子有身高要求,過往外國有些公司對員工的身高有劃一要求,但這種要求會令女性入選的機會大減,因此就屬「間接歧視」, 讓我們再看看其他例子:香港土生土長的南亞裔人士不善中文書寫的比例很高。若有僱主在聘請要求中加入中文測試,雖然這測試對所有應徵者都一樣,但該僱主已可能誤墮法網,最終會否「告得入」則要看該僱主能否證明中文書寫是「有理可據」。 再看一例子:僱主A要求某一小數族裔脫下頭巾工作。由於頭巾對該小數族裔的身份十分重要,所以這要求份屬歧視,除非僱主能證明「除頭巾」

詳情

我變成了少數族裔

搬到愛沙尼亞的塔林工作了幾個月,切身感受到作為少數族裔要面對的生活。塔林雖說是首都,但除了古城區的遊客外,大部份的人口都是白色人種。愛沙尼亞位處歐盟和申根區內,塔林有大概一半的愛沙尼亞裔和一半俄裔居民。除了因為國境東邊和俄羅斯接壤,也是由於過去曾被蘇聯佔領過,當時的蘇聯政府曾把大批俄裔居民移居至愛沙尼亞。連愛沙尼亞裔的同事也笑說塔林作為首都實在是毫不國際化。我的居所離古城區有點距離(只是走路十五分鐘而已,但在塔林也算遠了),除了古城區和碼頭外幾乎沒有遊客。當我去超級市場添置日用品的時候,常會有年幼的孩子好奇地一直看著我,那可能是他們第一次看到黑頭髮、黑眼睛、頭很大的亞洲人。如果去離塔林更遠一點的小鎮,連成年人也會盯著我看--因為那邊幾乎沒有外國人。有一次搭乘 Uber 的時候,司機得知我不是遊客,就問我是否在 Skype 或 Transferwise 工作,因為這兩家國際大公司是塔林外國人的主要僱主,也是塔林人對外國人的基本印象(但我不在這兩家公司工作)。塔林的常用語言是愛沙尼亞語和俄語,兩種語言我都不懂。大部份的時間還好,因為比較年青的店員都能講英語。但和小餅店的大嬸們溝通就只能比手劃腳,因為她們以前接受的是俄語教育,幾乎不會英語。有美國的同事沮喪地說在塔林用英語也常常無法溝通,但作為外來者,我覺得應該是我們的責任去學習愛沙尼亞語或俄語和他們溝通,我總不能也抱怨愛沙尼亞人不講中文。有一次騎單車上班的路上,路邊有個青少年朝我大叫:「Go! Chinese! Go!」我沒理他,心裏暗想:「他其實無法分辨我是華裔、日本裔或韓裔吧?」跟愛沙尼亞同事分享這事的時候她不禁皺眉,還向我道歉:「這種教育真讓我們蒙羞。」其實在世界任何地方也會有一小撮以不同標籤嘲笑其他人的人,也不能真的放在心上--只是我也學到我不應該再用「阿叉」一詞。作為少數族裔,的確有時候會感到當地社區的疏離和種種不便,日常交流的對象也大多是同事或其他外國人,難以融入當地人的圈子。但易地而處,我身處主要群體的時候也沒怎麼為少數族群著想過,所以也更佩服香港那群很努力融入當地文化的少數族裔。有些愛沙尼亞人會主動對我說「Hello」,我也盡量以「Tere」(愛沙尼亞語的問候詞)回應,我覺得這是作為外來者所能做到的最基本禮儀。 少數族裔 遊記 種族歧視 愛沙尼亞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