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交通擠塞不能單靠牛肉乾?

今日,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的公聽會會討論調高定額罰款(即牛肉乾)事宜,一般意見認為,罰款提升50%太多,而且小巴貨車容易誤觸法例,政府的回覆,只是強調要追回通脹增幅。這當然不是要提升定額罰款的理由,值得大家進一步探究。 反對定額罰款的理由,大多強調單靠定額罰款並不能解決交通擠塞。這並沒有錯,但由此而推論出政府並不需要提高定額罰款,恐怕是更錯誤的結論。 調高定額罰款的作用,在於將違例泊車帶來的擠塞及健康成本,有效地轉嫁於駕駛者。 在這裡,我們必須要進一步闡述,香港人對於擠塞成本有多忽略。 近二十年來,路邊污染從未達致安全水平,二氧化氮(NO2)濃度長期處於世界衛生組織的安全上限兩倍有多,嚴重影響香港人的健康。 這究竟有多影響我們的健康? 我們找了香港其中一條最擠塞的馬路─中環畢打街─作為例子。近十年中環畢打街在繁忙時間的車速,只是介乎每小時4-8公里,和人行的速度差不多。 大量違例使用道路,只是導致路面空間阻塞的其中一個原因,究其根本,香港的車輛數目太多,違例泊車等行為會令原本已十分嚴竣的交通擠塞問題更形惡化。 我們參考香港大學與中文大學共同研究本地交通污染的一份顧問報告(1),統合運輸

詳情

交通模式「是時候改變了」

BBC 記者日前在香港做實驗,採用三種交通方式:步行、的士、巴士,並分別量度沿途的空氣污染。結果或許出人意表。坐的士曝露於最多的空氣污染、巴士次之、步行反而最少。分析所得,行人更靈活也有更多空間避開高污染地方,但的士(以至私家車)卻往往受困於馬路上的車龍,乘客避無可避。搭的士的原因很多,為快(有時其實一點也不快,特別在繁忙時間、繁忙地區)、為方便、為片刻的私人時間等。但可別忘了,閣下要付出的金錢、時間、健康成本。反過來說,如棄的士或私家車,而取步行、電車或單車作短程交通,個人荷包、健康或許受惠,連帶減低由汽車產生的路邊污染及其他社會成本(交通擠塞時間等),一舉多得。最近,CAN 發起 「行動智城:健康空氣二十四」 ,目的就是鼓勵公眾短暫改變交通習慣,初嘗一日新生活的好處,然後透過社交網絡擴散開去。 Smart 的意思,就是全面考慮個人及社會成本或得益後,作出選擇。Smart Move 有感參與 Smart Move 的朋友,都有各種的體會。例如改搭電車返工的OL Laura,就發現不單節省金錢,返二所需時間更短。你或許覺得,行人一家較的士及巴士慢吧。那又未必!一位參與 Smart Move 的朋友,實證跑步快過搭車。來自德國的 Silke,由跑馬地跑步返回荷里活道住所,只用了46分鐘。甚至比選搭巴士的拍攝隊伍早5分鐘到達。其實,早於2015年初, CAN曾發起一次小型實驗 「The Quest :跑步 v 單車 v 私家車」 ,邀請三位選手:立法會議員郭榮鏗、香港單車同盟陳家良、及私家車車主許先生,以跑步、單車及私家車、點對點的形式跨越3公里路程。目的是測試在平日繁忙時間,三種通勤模式所需時間,及暴露於怎樣的空氣污染水平之中。(有圖有真相)實驗結果顯示,單車及跑步都比私家車快,而三者暴露於的空氣污染水平相若。得出的結論,是社會應早日展開可持續交通管理模式的討論,正視單車及跑步/步行作為有效率的短途交通工具。類似的實驗越來越多(還有倫敦另一實驗),或許反映社會普遍意識到,現行的交通模式「是時候改變了」。我們追求方便、點對點交通的城市生活方式,正是導致過多路面交通的根源。而這些交通需求,正正是引致高路邊空氣污染的主因。如果我們仍然維持現有的生活方式,等於坐視空氣污染繼續肆虐。與其大家乾着急、白受罪,倒不如以行動爭取微小的社會改變。請參與 Smart Move! 空氣 空氣污染

詳情

AQO五年一檢關你咩事

1) AQO五年一檢有幾重要?CAN成立以來一直跟進,政府先至係2014年收緊空氣質素指標,如果唔係大家要等多26年,空氣都追唔上希臘。希臘2014年既PM10及PM2.5既水平分別係23.6同21.4微克/立方米;香港既2015年既數字分別係38同25微克/立方米,數據來自一般監測站水平,一定低過路邊水平。Source: http://aqicn.org/faq/2015-05-16/world-health-organization-2014-air-pollution-ranking/2) 魔鬼在細節雖然政府首次推動五年一檢,但大家要睇實細節,如果唔係五年後又會原地踏步:a) 政府文件話會成立一個由環保局副局長率領既工作小組,並接觸唔同既團體,但究竟有關工作小組係如何運作?會唔會包括民間團體,定係只包括對政府友好既商會及專業人士?b) 而家只係講緊要成立五年一檢既機制,要去到2018年年中先至會有公眾諮詢,會唔會已經太遲? 拖延至2019都未完成?c) 層級問題 – AQO只係講緊係「合理切實可行範圍內」達致空氣質素指標,由副局長率傾既工作小組會唔會唔夠牙力,俾其他政府部門反對,最後檢完仲係唔達世衛水平?3) 你吸緊咩空氣?a) 二十年以來既路邊空氣污染水平指標 – 二氧化氮水平,從未達至世衛標準;b) 香港用緊既水平,叫做「世衞中期指標」,唔係世衛標準,呢個差距造成既影響,包括短期的死亡率上升約 2.5-5%、長期的死亡率上升約 15%、早逝風險較高等等。污染物平均測量 時間二零一四年空氣 質素指標水平的 依據世衞中期指標與其 空氣質素指引水平的 差距對健康的影響二氧化硫24 小時世衞中期指標一對死亡率,以及因整 體呼吸系統疾病及慢 性阻塞性肺病而緊急 入院的影響,會持續 浮現可吸入 懸浮粒子24 小時世衞中期指標二短期的死亡率上升約 2.5%全年世衞中期指標二早逝風險較高微細 懸浮粒子24 小時世衞中期指標一短期的死亡率上升約 5%全年世衞中期指標一長期的死亡率上升約 15%臭氧8 小時世衞中期指標一未能足夠保障公眾健 康,並估計一般每日死 亡率上升 3% 至 5% ( 相 比世衞空氣質素指引 水平估計一般每日死 亡率上升 1% 至 2%)資料來源:世界衞生組織4) 你可以點做?a) 密切關注AQO五年一檢進度,要求政府收緊指標至世衛水平;b) 支持CAN的工作,共同監察工作小組的組成,訂立公開透明機制,確保指標有效保障市民健康。 空氣 空氣污染

詳情

路邊污染改善了?你話牙!

《施政報告》於「空氣質素」章節,一開始就提到「在2010年至2015年間,空氣質素明顯改善,大氣及路邊主要空氣污染物,包括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和可吸入懸浮粒子,平均濃度均下降了12%至25%,只有臭氧因區域煙霧問題上升。」無疑,比較2010年「高位」,2015年二氧化氮確有改善。但如果我們看長線一點,原來二十年過去了,香港的路邊空氣污染沒有寸進。如果我們看遠一點,比較一些國際大都會,香港的空氣質素仍然惡劣,例如2015年香港大氣中的二氧化氮全年平均濃度水平, 較新加坡、倫敦、首爾分別高出 84%、58%、48%。[圖表一]香港二氧化氮年均濃度趨勢圖(二氧化氮是路邊污染的指標,二氧化氮有幾高,即表示路邊空氣質素有幾差。)我們不是說,政府沒有做實事。例如,2013年,環境局爭取到過百億撥款,淘汰老舊柴油商用車;其他措施,包括資助石油氣的士及小巴更換催化器等。但上述減低直接交通排放的措施,不足以令香港路邊污染改善至可接受水平 – 起碼,從有紀錄1996年至今,香港路邊空氣質素(二氧化氮)原來從未乎合香港空氣質素指標、路邊污染仍高於世衛及香港標準一倍以上。《施政報告》提到空氣質素明顯改善,無疑是侮辱了廣大市民的認知。近年來,我們可曾試過,走在市區、身處路邊的時候,夠膽大啖呼吸一下呢? 喔,其實還是有的。佔中的日子,大家很享受在馬路上生活。其中一個身處佔領區的共同回憶,就是一夜之間,空氣變得極為清新了。記得,同事們更帶同監測儀器走進佔領區,發現佔領區的空氣污染的程度都比去年同期顯著下降,三地的懸浮粒子數目均比去年下降30至50%,而其中中環路邊監測站量度的PM2.5和PM10,均比去年同期下跌超過50%。。這帶來一個重要的啟示:交通情況與路邊空氣質素有莫大關係。在各項直接排放措施出台後,交通管理不善已經成為路邊污染的主因之一。車輛數字逐年遞增、陸路交通工具角色重疊、馬路違泊亂過馬路屢見不鮮… 以上種種現象,正反映現時「無限量供應路面資源予汽車」的舊有交通管理模式已不合時宜。引致今日的交通管理困局,運房局及運輸署責無旁貸。現行的交通管理模式導致眾多問題,包括市區交通速度每況愈下、影響城市形象、降低城市競爭力等。不要忘記,香港人每天正為此付出具大的社會成本 (請想想你每天呆在交通上的時間)。回頭看看《施政報告》,有哪一章節能對應今時今日的交通管理困局? 沒有。更令人沮喪的,是標榜可持續發展、低碳社區的「九龍東」一段,竟出現以下內容:「鼓勵業主根據已規劃的行人網絡自資興建行人天橋或隧道,形成安全、舒適、便捷的人車分隔網絡,將九龍東發展為優質的商業區。」原來跟據政府思維,行人要走在橋上或躲在隧道,路面空間反而預留予汽車,就是「安全、舒適、便捷」了。香港人正追求這種生活方式嗎?當全球城市專家正在討論如何將路面回歸行人的今日,看到這一章節實令人不安。此等「人車分隔」政策正與國際可持續城市推行的「以人為本」規劃背道而馳。後果不問而知,就是馬路長期塞滿汽車、路邊污染大幅惡化、行人被邊緣化、社區凝聚力大減、對外來者而言,社區變得毫不有趣(行天橋可以有幾有趣?)。明顯地,由發展局主理的「九龍東」沒有減輕了該區的交通負荷,反之正增加交通管理的潛在問題。新一年,在空氣污染議題上,究竟環境局、運房局與發展局將會如何互相配合、還是互拖後腿?我們拭目以待。 空氣 2016施政報告

詳情

Bye-bye 400 ppm – 回到二千萬年前

十月,夏威夷Mauna Loa觀象台(註1)的平均二氧化碳濃度是398.29 ppm,進入十一月後季節性回升,11月8日至14日的一星期平均讀數是 400.43 ppm.,超過了400 ppm 心理關口。在這個歷史時刻,讓我們跟400 ppm 認真地說一聲:「Bye-bye」,此後也許再會無期。大氣層的二氧化碳每年春天最高,此後北半球大片土地的樹木吸走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和長出樹葉,大氣層的二氧化碳濃度因而下降,直到秋天達最低值,隨着落葉腐爛,二氧化碳又回到天空,濃度重新上升。目前正是濃度上升的季節,明年夏季將會如常再下降,但是因為大氣層每年都多吸收了過去一年的人為二氧化碳排放,下一年的最低水平總會比前一年高,附圖借用移植過去12個月的曲線的辦法,推算未來12個月的濃度變化,明年秋季的濃度曲線底部,大有可能無法跌到400 ppm水平以下。如果這個情況真的發生,則大氣層等如返回二千萬年前的高二氧化碳狀態,是人類踏足地球二百萬年來未見過的新世界,麻煩不只是天氣熱,還有多年冰封地下的古老病菌從重新回歸的更大問題。(底圖來源:IPCC 2001)京都條約之後全球二氧化碳排放不跌反升,目前各國仍然醉生夢死地追求經濟發展,因此難以奢望發達國家(包括香港地區)有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積極性。面對如斯局面,救地球人類的唯一希望恐怕是經濟收縮,到時人類減少消費,工業生產下降,用少了能量則燒煤和石油等化石燃料也減少,連帶二氧化碳排放量會減少,那麼明年的濃度低點才有可能回到 400 ppm 以下。經濟收縮,資本家當然不會高興,但是自然的長存和人類的延續,是我們的終極人生要求,不受歡迎也沒辦法。400 ppm將一去不復返,我們必須深刻反省,醒覺人類再不能胡鬧下去,必須主動做一切可做的事去防禦即將來臨的災難性新氣候,以及同時抛棄浪費能量的生活方式,盡量緩減氣候變化的步伐。巴黎氣候峰會開幕在即,各國政府能否達成對人類有益的協議尚是未知之數,我們必須明確告訴全球政府,他們必須立即出台共同減少排放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的具體方案,11月29日下午三時香港將舉行一場與全球各地同步的氣候大遊行,鼓勵大家都來參加,了解詳請和報名請到:http://world.350.org/350-hong-kong/Bye-bye, 400 ppm!註1 自1950年代開始,Mauna Loa 觀象台已經有二氧化碳觀測數據,是全球歷史最悠久的二氧化碳濃度紀錄。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空氣 環境

詳情

Bye-bye 400 ppm – 回到二千萬年前

十月,夏威夷Mauna Loa觀象台(註1)的平均二氧化碳濃度是398.29 ppm,進入十一月後季節性回升,11月8日至14日的一星期平均讀數是 400.43 ppm.,超過了400 ppm 心理關口。在這個歷史時刻,讓我們跟400 ppm 認真地說一聲:「Bye-bye」,此後也許再會無期。大氣層的二氧化碳每年春天最高,此後北半球大片土地的樹木吸走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和長出樹葉,大氣層的二氧化碳濃度因而下降,直到秋天達最低值,隨着落葉腐爛,二氧化碳又回到天空,濃度重新上升。目前正是濃度上升的季節,明年夏季將會如常再下降,但是因為大氣層每年都多吸收了過去一年的人為二氧化碳排放,下一年的最低水平總會比前一年高,附圖借用移植過去12個月的曲線的辦法,推算未來12個月的濃度變化,明年秋季的濃度曲線底部,大有可能無法跌到400 ppm水平以下。如果這個情況真的發生,則大氣層等如返回二千萬年前的高二氧化碳狀態,是人類踏足地球二百萬年來未見過的新世界,麻煩不只是天氣熱,還有多年冰封地下的古老病菌從重新回歸的更大問題。(底圖來源:IPCC 2001)京都條約之後全球二氧化碳排放不跌反升,目前各國仍然醉生夢死地追求經濟發展,因此難以奢望發達國家(包括香港地區)有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積極性。面對如斯局面,救地球人類的唯一希望恐怕是經濟收縮,到時人類減少消費,工業生產下降,用少了能量則燒煤和石油等化石燃料也減少,連帶二氧化碳排放量會減少,那麼明年的濃度低點才有可能回到 400 ppm 以下。經濟收縮,資本家當然不會高興,但是自然的長存和人類的延續,是我們的終極人生要求,不受歡迎也沒辦法。400 ppm將一去不復返,我們必須深刻反省,醒覺人類再不能胡鬧下去,必須主動做一切可做的事去防禦即將來臨的災難性新氣候,以及同時抛棄浪費能量的生活方式,盡量緩減氣候變化的步伐。巴黎氣候峰會開幕在即,各國政府能否達成對人類有益的協議尚是未知之數,我們必須明確告訴全球政府,他們必須立即出台共同減少排放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的具體方案,11月29日下午三時香港將舉行一場與全球各地同步的氣候大遊行,鼓勵大家都來參加,了解詳請和報名請到:http://world.350.org/350-hong-kong/Bye-bye, 400 ppm!註1 自1950年代開始,Mauna Loa 觀象台已經有二氧化碳觀測數據,是全球歷史最悠久的二氧化碳濃度紀錄。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空氣 環境

詳情

泊岸轉油初見成效 惟交通政策落後於人 減排隨時得個桔

健康空氣行動分析2015年上半年度的環保署數據,整體而言,2015年上半年的二氧化氮、懸浮粒子、微細懸浮粒子、臭氧及二氧化硫的平均水平皆較2014年同期輕微下降。不過,15個一般及路邊空氣監測站錄得的所有空氣污染物都超過世衛年均標準,所有監測站皆錄得臭氧超標次數增加,而且與國際水平相比,香港減排的幅度緩慢,在私家車數量持續增長、催化還原器日漸老化的情形下,未來數年本地空氣質素的情況存有極大的隱憂。船舶污染嚴重  泊岸轉油見效除大埔外,所有監測站錄得的二氧化硫水平都超出世衛年均標準 (每立方米5微克),當中葵涌及荃灣,更錄得高於去年同期的二氧化硫水平,分別高達每立方米22及17微克,反映船舶污染問題仍然嚴重。不過,自泊岸轉油於2015年7月1日實施以來,減排的效果相當明顯,健康空氣行動分析6月24日至7月7日兩個星期葵涌監測站的數據,發現法例實施後一星期,二氧化硫的廿四小時平均濃度(7/1-7/7)是每立方米12.54微克,比起發例實施前的每立方米23.63微克大幅降低,而有關的數字比起去年同期(7/1-7/7)的每立方米34.77微克亦有大幅下降。葵涌監測站二氧化硫廿四小時平均濃度2013201420157/1 至 7/7廿四小時平均濃度[ug/m3]23.8834.7712.5424/6 to 30/6廿四小時平均濃度[ug/m3]35.9829.8923.63此外,葵涌監測站二氧化硫濃度超出世衛標準的日數亦大幅降低,見下表。交通政策落後於人   減排隨時得個桔一如以往,除塔門、大埔、沙田以外,大部分的空氣監測站錄得二氧化氮濃度都超出世衛和香港空氣質素指標規定的年均水平(每立方米40微克)。雖然大部分的空氣監測站錄得二氧化氮濃度的平均水平皆較2014上半年低,但如把香港的情況與世界各大城市比較,不難發現香港的減排幅度是太緩慢。圖: 世界城市二氧化氮年均濃度平均值比較由上圖的數據可見,香港的二氧化氮水平仍然較新加坡及倫敦高出約一倍,情況和上海及首爾相若。不過,由上圖看到的趨勢,是香港的排放水平多年來沒有什麼大的變化,不但追不到領先的城市如倫敦及新加坡,連一眾「後起之秀」如首爾、上海及紐約,有關水平已有追趕香港之勢。假如香港仍不在交通規劃方面多下工夫,仍然是「重車輕人」的話,車輛增長及交通需求居高不下,路邊空氣污染的減排成效就勢被抵銷,亦會被其他城市超越甚至是拋離。健康空氣行動行政總裁鄺芯妍表示,運房局及運輸署必須和環保局緊密合作,訂立人車公平使用道路的交通規劃模式,擺脫過往起橋築路、車行為主的思維,香港的空氣污染問題,才得以根本解決。具體的措施包括:1)設立低排放區2)地標式行人專用區(規劃師學會提出中環德輔道中電車及行人專用方案)3)道路規劃由車輛主導改變為公共交通、單車網絡及人行道路並行的有機組合4)智能科技執法,如泊車5)阻嚇措施:增加私家車牌照年費、電子道路收費6)制訂嚴格的檢驗和維修標準,業界需根據污者自付原則接受年檢,保養及維修其車輛7)做好基建配套,於啟德新郵輪碼頭建立岸電系統8)長遠立法制定粵港排放管制區9)進一步更新空氣質素指標(AQO) 空氣

詳情

在香港推BB車 幾多的障礙賽?

推BB車在香港絕對是一件苦差。即便是想帶BB去飲茶,也是一件如臨大敵的事。試想像一下,一位媽媽由屋企出發,推著BB車,如果是去比較遠的地方,上巴士、小巴、或者的士,上落就要自己一個人抬車;坐鐵路的話,又未必找到合適的閘口推BB車。去近一點的地方總可以吧。香港的行人路出了名狹窄,CAN便曾經去過觀塘考察,量度過幾條主要的街道,發現大多不符合規劃署的標準,在這樣狹窄的行人路上推BB車,既要避人、又要避開不同的雜物,簡直就是玩障礙賽一樣。香港的道路還有一個隱形殺手,就是空氣污染。一條街道上通常有很多垃圾筒,有不少都淪為煙民吸煙的聚集地,有時未熄滅的煙頭點燃起來,燒起垃圾筒的廢紙廢物,一股酸酸的味道便會揚起來。這些酸酸的氣體,有可能是高溫燃燒下所產生的二氧化氮(不要忘記一個未熄滅的煙頭表面溫度有600幾度!),而二氧化氮本身就是汽車主要排放的空氣污染物。二氧化氮比空氣重。可以想像,坐在BB車上的BB,比起一個站起來走路的成年人,會因此吸入更多的廢氣。由這樣的想法出發,健康空氣行動構思了名為「索氣●推車●大作戰」的推BB車大賽。比賽的目的,正正是嘗試模擬在街道推BB車有什麼困難,讓參加者可以思考BB車與空氣污染的關係。當然,其實不用BB坐在BB車上,只要你推著BB車,走過一個又一個的障礙物,不難會發現不論是BB、還是大人,不單要忍受路邊車輛排出的空氣污染,還要在狹窄的行人路上左穿右插,被高架馬路阻擋前路,於是就只好離開街道走入商場,戶外散步居然變得越來越奢侈。一個城市有幾便利及重視步行,直接反映城市設計是否「以人為本」。一個便利步行、人行得舒服的城市,短途旅程搭車的誘因自然較少,路上污染亦會相應降低,推BB車也不會是一件苦差了。參賽詳情:http://www.hongkongcan.org/v2/2015/03/am5-adult-zh/ 空氣

詳情

在巨輪下凋零著的花

空氣污染、弱勢社群和藝術,可以怎樣連結起來?「草民重奪空氣」邀請了三位藝術家,在啟德跑道公園的草地上,以藝術創作來表達對空氣污染的感受。香港人面對的未來,是要過上天天戴口罩的日子,還是在家中要夜以繼日「包雲吞」?巨輪走過貨櫃碼頭的夜晚,伴隨著升起的裊裊黑煙,走進葵涌公屋群正在熟睡人們的夢中,是即將在巨輪下凋零,還是仍然盛放著的花?@「草民重奪空氣」20150329作品簡介Forrest Lau油污「樣」板| Portrait Pollution// 創作理念 //基於空氣污染之日趨嚴重,我們不妨幻想一下50年後我們每天大概是如何和大氣打交道?可能是驚世預言,未來閣下之樣貌可能被你所披戴之口罩甚至是毒氣面具所主導。// 創作處理 //擲骰子,一級至六級的空氣污染嚴重程度,端看閣下(未來)之運氣(或香港空氣未來的運氣)。我會為大家畫下肖像畫,然後根據閣下的運氣指數(一級至六級),為大家配上一個以不同污染程度劃分的面罩(由口罩到毒氣面具不等),以小型絲印機器「油」上,是為「油污『樣』板」之玩法。玩味無妨,祝願將來不要成真就好。小型咭紙最後送上玩者手中以作紀念。Sandy Lai包雲吞 | A Pile of Snot Rag嚴重的鼻敏感令我無時無刻都在「包雲吞」,而且我通常會把包完的雲吞(用過的紙巾)扔在一旁,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大堆「雲吞山」。尤其在夜深熟睡時,我打噴嚏的次數特別多。第二天醒來就有一大堆「雲吞」在枕頭旁邊,每每因懶惰所以隔幾天才清理一次。每次看到大量的「雲吞」都會覺得好浪費,一來是浪費了很多紙巾,二來是好像製造了很多東西出來,但又無用武之地。這次談到空氣污染,我隨即想到自己的鼻敏感,忽發奇想,不如玩玩「包雲吞」,把平常覺得無用,污穢之物轉化成有趣的藝術品。同時反思一下,究竟是什麼令到我們的鼻子浪費了這麼多樹木。鄺萬春夜空下的盆栽 | Pots under Sky小時候看電視,政府的宣傳保持空氣清新廣告中,印象最深的是停車熄匙的卡通廣告,廢氣令路人咳嗽,令花兒也扁嘴凋謝。是次創作靈感來自這一幕。在海上探訪貨櫃碼頭時,貨船在我面前移過,深藍色的巨船底殼巨型得佔領整個視野,像藍色夜空,同時黑煙不斷。我把環保廣告中的花兒延伸,到現在的貨櫃碼頭中。想這是美麗夜空下在睡覺的花,或是巨船下凋零的花。 藝術 空氣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