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拆我屋,明日拆你局

我知道市建局呢隻大怪獸,已悄悄地研究攪緊油麻地旺角嘅舊區,一個我住左十幾年嘅好地方。 依家香港住屋問題,經過曾蔭權梁振英嘅玩法,可以話已經係去到人道災難級數,根本唔係要諗人人住豪宅嘅問題,而係你唔好攪啲舊樓等佢唔好再瘋狂起租,留番啲中下層生存空間透透氣。 但你個市建局就倒行逆施,開始又要向旺角油麻地啲舊區開刀,30年樓齡就當佢舊樓研究點重建,韋志成你係咪有病呀? 你會唔會太貪得無厭? 根本你就係想造大條數話有嚴重赤字,然後就合理化市建局賺到盡揸乾舊區嘅行徑,你以為你啲低級財技普通市民睇唔出? 市建局言詞間仲成日暗示香港人仇富,話市民成日話市建局益發展商,其實講到唔勾結佢地去幫手唔得架,實際上依家市建局根本就係「仇窮」,唔抵得啲低下層唔駛交稅$5000就可以租住市區套房咁開心,未來一定要迫到你$10000先可以0係市區租到劏房,令到你班窮人交番「合理」嘅租金,趕到你入窮巷。 大家可以冇留意到,今次要開展既旺角油麻地地區重建研究,可以話係一個全面嘅市區窮人大清洗計劃,會研究送好多新既特惠畀發展商 (如地積轉移),「鼓勵」佢地拆哂依家好多中下階層住緊嘅舊樓起豪宅,你揸取嘅就係香港普羅市民既血

詳情

《風景》:打開這幻象或約定你為何需要逃走

風景有兩種:一種是在舒適的豪宅內透過落地玻璃看山看海,是固定的;一種是在路上或海上移動中的景物,是變換的。許雅舒以社會運動為題材的《風景》所展現的主要是後者,並質疑前者。在移動中的景觀不單是空間上的轉換,也意味著時間的變化。電影開始,攝影機緊隨著男主角太初在西灣河鬧市中行走,映著他的背部,經過政治集會的人群和東區裁判法院,直至他看到因示威而被判刑的女友阿宜的囚車駛過。電影結束時,攝影機的位置在太初的面前,彷彿引領著他,從滿佈熟睡的帳篷的干諾道中穿過畢打街隧道鑽出來,聽到兩旁塞滿上班族的汽車引擎和響號。太初這樣走過了三年之間包括兩次「佔領中環」運動的歷程,越來越挫敗、越來越迷茫。 佔領運動時發生過多次衝突的龍和道就是以前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所在的位置,地方變了、名字變了,但名為「發展」的巨輪強行輾壓和改造城市的面貌的運動卻一直沒變。人們不想風景轉,心境也不想轉,但不得不轉,若非隨著巨輪而轉動,便只能嘗試各種反抗的運動。《風景》可說是近年的社運史詩,除了兩次「佔領中環」,戲中提及的社運事件包括保衛皇后碼頭、七一遊行、六四燭光晚會,以及反國教抗爭等等,讓虛構的人物出現在真實的運動場景裡,虛實揉

詳情

Cyberpunk,城市景觀與香港

2017年是科幻片迷眉飛色舞之年,三大經典科幻電影的延續篇:《攻殼機動隊》、Blade Runner 2049和《星戰8》,於今年陸續上映,再掀起神經漫遊未來反烏托邦世界之旅。 電影版《攻殼機動隊》,不太像士郎正宗畫的原著漫畫,感覺比較接近押井守改編的動畫版,但戲中呈現的氛圍,又跟動畫版有別,電影版比較意識流,氣氛冰冷,有丁點令人想起《2020》(Blade Runner)刻畫未來世界那份濃烈的空靈感。 漫畫家士郎正宗為漫畫故事虛構出背景日本新港市(或叫新濱市),即是有港口的城市。押井守的動畫幾乎把新港市變成「香港市」,以香港城市景觀為藍本。不過,要留意的是,動畫於1995年上映,當時參考的香港景觀,並不是今天我們活着的香港。他們迷戀什麼呢?如果說香港有不少現代化高樓大廈,日本都有大把,如果說香港高樓大廈天台佇立很多大型廣告招牌,日本城市能見到的比香港更多。為什麼押井守偏要把香港景觀重塑,搬入動畫之中呢?日本人迷戀的,是「昔日」香港景觀,是迎接新時代發展興建現代化建築的同時,與舊有殘破大廈樓宇密集並存的香港。 在日本人或外國人眼中,他們對香港建築深感興趣的,不是中銀大廈、國金中心,更不

詳情

需要

在我仍然是「青年」的時候,曾經不止一次被拉去參與討論「青年政策」,那些研討會呀論壇什麼的,劈頭第一句總是:「香港未有青年政策,所以……(下刪數以十萬字)」好了,在下如今都望得見初老的身影了,這話居然還在永劫輪迴,循環再用了幾十年。老實說,如果一個社會真是那麼關心下一代的身心健康發展,怎可能接受一個議題議而不決幾十年?香港是否需要青年政策?說來話太長,首先當然得界定什麼是青年政策,這詞一分拆,又要界定誰是青年,什麼政策,確是有完沒完。即在我還是青年時,也沒多大興趣去討論,尤其不喜歡的是那種帶點家長式的善意——制訂政策是為了幫助年輕人全面發展。其實時間過得很快,一晃眼,中年危機水浸眼眉,生在香港,不論年紀,全面發展?那是一張永不兌現的期票。真為大家好,最起碼承認,人生不同階段有不同需要。除非你一出世便是甘草,少年老成到絕不受荷爾蒙影響。理應很難忘記年輕時的躁動,那些從內心燒出來的不安,有生理的、有心理的,有時大叫一場已經可以抒發,有時是要出走,到一個無人的地方,孤絕自處一下,讓焦慮有機會沉澱。說來簡單,香港地,想叫很難,想靜又很難。新任議員用年輕人的語言點破了人盡皆知的現實,與其糾纏該換上什麼更文雅的說法,不如先承認了是有這種需要,大概沒有什麼政策解決得了的。有些需要,需要的未必是撥款多蓋幾個青年中心,而是一種懂得,畢竟是過來人,來點「同情地理解」好不好?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11日) 性 土地 空間

詳情

出埃及記 – 論「非常()德」是怎樣煉成的

在香港,想煉就成一個具創意的公共空間活用實驗,尤其是牽涉到馬路的使用,就必須具有「出埃及記」般形容的種種試煉和勇氣。活動,就需要在政府預定的場地和公園裡搞;馬路,就必須讓車輛暢通無阻地行駛。這是城市的潛規則,也是磨滅創意的共識。這種共識帶來的,是凌晨才可以出發的馬拉松,偷偷摸摸地佔用車輛最少的路段和時間;來來去去的,都是最大型的(地產)機構、旅發局、區議會,除了比賽,還有區節,少不了各式各樣由marquee世界組成的嘉年華。不是說這樣的活動不好,而是只有這類的活動,香港這城市永遠不能孕育改變社會的勇氣與創意。於是,有「非常()德」的出現。第一種的不同,是活動的組織者,與合作伙伴之間的關係。「非常()德」策劃者之一的關昕暐,把「非常香港」的一套引入活動之中,強調的就是,即使你無人無錢無權勢,只要你有創意有橋,你就有資格佔用一個地方,舉辦活動,做你力所能及的事;而組織者的身份,是輔助、是協作、是同行。這個意念,本身就「非常香港」。第二種的不同,是活動的組織者,與政府之間的關係。「非常()德」非常希望打破活動組織者的被動局面。第一,打破活動的策劃與協調必須由政府全權操控的規則,民間組織亦可發起具規模的標誌性活動;第二,改變香港社會對舉辦活動安全系數的成見,容讓更多具創意的活動形式在香港生根。由健康空氣行動、行德與拓展公共空間組成的團隊,自七月初便陸續捲動400多名的協助者,在與政府各部門磋商解決技術問題後,便開放空間讓市民自行申請使用。為貫徹民間主導及官商民協作的理念,「非常()德」有別於一般大型街道封閉活動,全程由民間主動策劃。我們聘請了交通規劃顧問團隊,為整條1.4公里長的德輔道中(摩利臣街至畢打街)轉化為行人及電車專區的交通改劃方案作全面的專業研究,而運輸署亦不反對有關改劃安排,證明有關方案在技術安排上確實可行。「非常()德」本身並非由政府部門牽頭的活動,我們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透過一日的活動,讓大眾得以看到,德輔道中作為一個行人與電車共享的公共空間,可以演化出多元創新的運用模式。不過,這也讓我們的團隊在商討的過程中吃盡苦頭,即便我們聘請了優秀的交通規劃顧問團隊,亦得到電車公司及巴士公司的支持,街道牽涉到的部分商舖及排檔,甚至張貼了代表支持我們的活動海報,到了牌照審批的最後一刻,活動舉行前的兩個星期,才收到來自警方交通總部的強烈反對,認為需把行人與電車分隔的雪糕筒,轉換成掘路工程使用的水馬,而且與電車軌相隔的距離也必須由一米,擴闊成兩米。先不論有關改動會把原先已經不多的空間(一邊馬路只有最多六米闊,有些更只有四米)壓縮成一個個的「豬欄」,讓人最氣憤的,是有關部門代表,在八月兩次的商討會面中一直在場,完全沒有表達過任何反對的意見。連電車公司的行車技術代表亦未有異議的安排,就在極高的「安全」系數考慮之下泡湯。沒有人否定「安全」的重要性。不過,香港公共空間的「安全系數」有多高,一直為民間所共識。由「不准公園」水池的欄杆與不准寫生的限制、到海濱需要有指定釣魚區和遊客區、以至馬路只能由大型團體搞「一次性」嘉年華式活動,「安全」二字已經不是人命關天,而是限制活動形式、扼殺民間創意、窒礙公民社會發展的托詞。最根本的問題,是民間申請活動,能不能不用事事必搞一堆堆的牌照?搞民間墟市的,是否可以使用公共籃球場、廢棄的學校、未有指定發展用途的建築物(例如中環街市及聯和墟舊街市)?公共屋邨是否可以劃定某些地段讓民間團體擺地攤(尤其是因領展逼遷而沒有公共街市的地方),以提供當區居民所需?由康文署負責管理的公園,是否可以在假日劃定某些地段,讓社區的團體或單位可以協同管理,自發舉辦更有創意更具自由度的活動,突破「不准公園」的框框?政府或民政署是否可以設立相關的統籌單位,協調民間團體的申請,與政府各部門商討可使用的地段?以上各種想像要變成現實,依賴政府部門單方面改變政策,猶如等待果陀;能夠真正推動改變的,只能依靠民間社會的同仁各自努力,用創意、毅力與意志突破官僚框框,推動真正的官商民變革。由0到200米,「非常()德」首次破天荒爭取到德輔道中部分路段的全面開放,雖然尚未去到彼岸的紅海,但絕對是「自己空間自己創」的典型範例,我期望有更多有心有力之士,可以參考我們的經驗,突破現時舉辦活動的種種限制,創造更多「非常(玩)德」、「非常(用)德」與「非常(睇)德」的公共空間。作者為「非常()德」活動成員圖片取自「行德 Walk DVRC」facebook專頁 公共空間 空間

詳情

Hack the city 重奪公共空間

不論是康文署轄下的公營公園,還是私人發展商的私有公共空間,十不准的權威式管理思維令香港的公共空間樣式刻板、活力欠奉。於公營公園建議非一般的設施設計,往往由於維護理由加上僵化的官僚制度,成為設計師的一大挑戰。情況於公共的城市空間更甚,官僚制度對標準設計的執著令香港的城市景觀一成不變,另一邊廂社區街道活力漸被扼殺,城市同時失去令人駐足的魅力。至於私有的公共空間,說到底一是地契上注明的發展要求,二是為了得到額外的樓面面積而提供,發展商沒有明顯誘因關注社區需要。這種公共空間的設計需要以成本效益和配合發展潛力為目標,國際金融中心、「囍匯」平台公共空間等例子多不勝數。先前審計署調查報告甚至發現私人發展商以管理手段有意妨礙公眾使用公共空間(註1),真正公共的空間何去何從?記得大概一年前伍美琴教授於Hong Kong Urban Thinkers Campus 淺談城市權(註2)。所謂的城市權不只是利用空間的權利,更可追溯至Henri Lefebvre對空間的產生所分析的政治性及社會性,進而推論至人於空間製造的參與權,甚至是空間管理權。現時香港的公共空間無論是參與設計或是管理權全掌握在政府或發展商手上,十不准的荒謬更突顯使用權亦因城市權欠奉而受威脅。面對掣肘,Tactical Urbanism興起,香港這邊hack the city似乎漸漸成為重奪公共空間的一大方向,月初「立場博客‧對談城市」幾位建築師與藝術家更用了一個十分本土、十分貼切的說法:「攝罅」(註3)。策略性的「攝罅」跟Alan Berger提出的「廢棄景觀」(Drosscape) 有異曲同工之妙。廢棄景觀是城市發展進程裏,因時移世易必然被遺棄的剩餘空間(註4)。而掌握這些城市裏零碎、散落的空間正正是設計師在城市議題裏,能以小規模改造介入城市發展進程的機遇。同時小規模的介入由於所需資源較少,是社區能夠重奪城市權的契機。由三藩市開始,再蔓延全球城市的Park(ing) Day正是在這種思潮下出現的臨時的改造,旨在令人想像一個汽車時代下產生的剩餘空間的可能性。「攝罅」跟「廢棄景觀」主張的都是小規模的介入,雖然看似針對處理表徵,背後卻存在一個對城市系統的想像。在汽車主導的北美城市,「攝罅」跟「廢棄景觀」的小規模介入已經開始導出一個城市層面的改變。西雅圖的運輸署(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開宗明義以「攝罅」(Tactical Urbanism) 的原則推行道路改造計劃 (Adaptive Streets Program)。一方面以低成本、靈活可變、容易安裝的小型介入大大提高行人環境及道路安全,另一方面把使用率偏低的道路改為公共空間,第一個Pavement to Parks項目於 2015年開啟。特別值得留意的是,改造計劃可以由任何人在自己社區發起,而改造後的公共空間更由社區組織營運。回到香港這個高密度發展的城市,城市空間往往不是被「廢棄」,反而是被僵化的制度列入「不可用」或是「不可這樣用」,「攝罅」針對的更多是挑戰公共空間的使用權。以筆者所知Park(ing) Day 從2009年開始在香港已經至少有四次,有趣的是每次都是一次性,由不同人或不同團體舉辦。這類重奪公共空間使用權的例子確實有不少,而較為長期的可算是上環「Teakha茶。家」的後巷改造,可惜挑戰的代價是因違規擺設而屢遭檢控 (註5)。其他短暫的「攝罅」亦百花齊放,早前MaD Institute聯同The Pocket Park Collectives合辦「人人都市針灸」在地研習室,從哥倫比亞開始的100In1Day 亦於2016年年頭於香港面世。這些小行動有空間改造的,例如旨在製造另類交流的街坊書櫃;有直接以張貼字句在深水埗提出對空間訴求的;亦有以間接手法,把單車包裝成汽車,讓人反思道路的使用權。近日還有「下一站: 廣場」一連串針對每個港鐵站,以參與式行動和小型改造發掘公共空間的活動,倡議不只是使用權,更加是參與規劃設計公共空間的權利。退一步,當大量短暫的「攝罅」行動湧現,公共空間使用權的討論已十分普及,由下而上設計權的輿論亦已成熟。若要重奪公共空間,需要認真審視的是如何把那個一瞬即逝的公共空間轉為長期的真實。而且回顧Tactical Urbanism或是「廢棄景觀」的提倡,個別的小規模改造其實是介入點,重點是策略性的處理城市裏零碎而散落的空間,從而引導城市發展的進程。因此Hack the city 只是開端,「攝罅」更加需要是一種能夠殘留於城市系統內的影響力。「攝罅」之後,當個別公共空間的脈絡有望成型,隨之而來需要把握的討論據點必然是更全面的使用、設計、以至民間管理營運權,以抗衡現有系統裏對城市權的掣肘,真正從系統重奪公共空間。註:1. “空間矛盾Ⅱ 用不到的公共空間”蘋果日報, 2015年01月30日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130/190226172."Who Has a Right to Asia’s World City?” Hong Kong Urban Thinkers Campus / A UN Habitat Event, Aug 29, 2015.http://www.arch.cuhk.edu.hk/urbandesign/urbanthinkers2015.html3. “【立場博客 ‧ 對談城市】在1比99的時代 香港如何「攝罅」?”立場新聞, 2016年07月05日https://www.thestandnews.com/city/%E7%AB%8B%E5%A0%B4%E5%8D%9A%E5%AE%A2-%E5%B0%8D%E8%AB%87%E5%9F%8E%E5%B8%82-%E5%9C%A81%E6%AF%9499%E7%9A%84%E6%99%82%E4%BB%A3-%E9%A6%99%E6%B8%AF%E5%A6%82%E4%BD%95-%E6%94%9D%E7%BD%85/4. Alan Berger, “Drosscape,“ in The Landscape Urbanism Reader, ed. Charles Waldheim. (New York: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2006), 197-218.5. “上環茶室綠化後巷屢遭檢控 店主斥條例過時” 立場新聞, 2015年03月10日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E4%B8%8A%E7%92%B0%E8%8C%B6%E5%AE%A4%E7%B6%A0%E5%8C%96%E5%BE%8C%E5%B7%B7%E5%B1%A2%E9%81%AD%E6%AA%A2%E6%8E%A7-%E5%BA%97%E4%B8%BB%E6%96%A5%E6%A2%9D%E4%BE%8B%E9%81%8E%E6%99%82/ 城市 空間

詳情

重構香港的空間爭奪戰

對公民社會的信任,其實就由小事開始。話說昨日(7月3日)幾個民間團體在中環的海濱活動空間,攪一個「小小規劃師」活動,希望利用海濱的公共空間做一個「行人規劃區想像練習」。活動在下午3時開始,但12時突然下起傾盆大雨,整個場區都佈滿一個個的水窪。作為攪手的我們,差不多要下決定:是否應該要繼續攪呢?假如是政府負責管理的「正規公共空間」,舉辦的「公民參與」活動,大概已經會事先講明,12時如有雷暴,大會會宣佈取消云云。也許和政府交手多了,也不免沾染了一些官僚習氣,討論時都在想「家長可能不來了」、「規劃師很難在大雨下指導」、「紙皮在大雨下會淋壞砌不起吧」諸如此類為宣佈取消而編織的說法和共識。還是有經驗的Kenny說了一句話:「就讓參加的家長和小朋友來決定是否進行吧。」可謂一言驚醒。其實公民社會最需要的,就是建立人與人之間的互信,充權之類的講法,才能夠有生根的空間。真是一班有心有力的群體。家長和小朋友之間以一個個的「村」為組織的單位,10條村就串起了整個三四百人的規劃想像練習。活動準時開始,天公也算造美,之後也沒有下大雨了,10條村的「村民」陸續出現,用行動表達對活動的支持─小孩開始用創意創造自己玩樂的空間,我看見有一個小男孩就地拾起一個紙箱套在身上,就在倘大的空間裡奔跑嬉戲,附近就有一對兄妹拉著一輛板車玩著駕駛的遊戲。在一大片的草地上(可惜不是「真草地」),一班來自拓展公共空間的規劃師努力地講解著預先準備的背景資料和設計原則,好讓每一個參加的家庭都知道,今天來的目的不單單只是如何實踐活用一個「非正規公共空間」,更是進一步共同設計德輔道中,一條中環最繁忙的核心商業區街道,如何可以變成一個包括太陽能發電、魚菜共生、長者俱樂部、陸運會會場等等人人都可以使用的公共空間。小朋友的想像力,就是可以穿透事情的根本,一個行人及電車專區的考慮點,不是交通是否流暢,而是「人」─在香港生活,我們需要更好的空氣,更美麗的藍天,綠油油的行人空間,多姿多彩的公共生活。談社區規劃,講空間創造,我們更需要的,是小朋友對世界理解的初心,而不單單只是專業人士紙上圖則的玩意,更不是官僚與政客們討價還價的籌碼。重奪在地生活日常,構建庶民香港想像,這是一場重構香港的空間爭奪戰。————————————————————————————–【重構香港庶民空間系列講座】 第二埸 ──「由維港新村到重劃德輔道中」 ( 8 / 7 )講者: 龍子維 (健康空氣行動):想像生活 ── 德輔道中轉化為行人及電車專區 黃保傑 (拓展公共空間):公共空間理論與「維港新村規劃想像練習」 柯佳列 (綠腳丫):「非正規公共空間」的實踐 日期:7 月 8 日 ( 星期五) 地點: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301室公平點生活體驗館 時間:晚上 7 點至 9 點 主辦單位: 公平點 @ 香港公平貿易動力 與 健康空氣行動 共同主辦報名方式: 請進入下列 google form 填寫表格,坐位有限,先到先得。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08cg4N1E8kafVtOoCYhtP9fu12_JfNwTvdVG-jKPm90/edit  公共空間 土地 空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