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捧紅」立法會新貴?

立法會首天開鑼,一眾議會新面孔便先聲奪人、奇招盡出,成為傳媒及社會輿論的焦點所在,並把「香港」兩字「推到」上國際傳媒。英國廣播公司的中國新聞,便於立法會開鑼翌日,以3名立法會議員未能完成宣誓作為頭條,並以青年新政的游蕙禎展示「香港不是中國」的標語作為頭條的新聞照片。而美國《華爾街日報》則在第三頁(A3)版面以「新進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藐視(defy)北京」為題報道同一宗新聞,但以「長毛」(梁國雄)跟立法會保安員衝突為配圖。「雞與雞蛋」的因果問題以粗言及於歷史上曾有辱華意味的字詞,夾雜於立法會議員的誓辭中,當然會惹起社會極大爭議。即使是非建制派的支持者,相信亦未必人人認同。不過,這些政治技巧卻讓部分立法會新貴成為全港輿論焦點所在,甚至現身於國際傳媒,其曝光率明顯領先一眾跟保安員推撞、在會議廳內大聲呼叫、雄辯滔滔的泛民主派議員。而剛剛成為立法會主席的梁君彥議員以及一眾建制派議員,則可謂在傳媒輿論戰中處於被動地位。當然,在立法會議員宣誓時「踩鋼線」、議會衝突場面等,都是具有新聞價值的事件,傳媒報道亦無可厚非。然而,報道篇幅有多大、把報道集中於新聞人物或新聞事件上,則是編採方針的取向。自雨傘運動後,不同的「傘後」力量及本土勢力參政,成為傳媒報道上的重要政治新聞之一。如今,立法會新貴一上任便「貴人招風雨」,是否預示了他們在來屆立法會都會成為社會焦點?這問題牽連到一個更為重要的迷思——是誰「捧紅」這批立法會新貴?這是一個「雞與雞蛋」的因果問題——是傳媒大肆報道這批新貴,因而推高了他們的支持度?還是這批新貴自己漸漸成為氣候,累積了本身的支持度,傳媒才因而追訪他們?換句話說,傳媒是否「捧紅」這批新貴的重要助力?香港暫時尚未有相關的研究資料。然而,友人柯衍健最近於社交媒體分享了英國修咸頓大學學者Justin Murphy及Daniel Devine的研究文章。文章指出,主張英國脫歐、被視為右翼民粹的英國獨立黨(UKIP),是由英國傳媒「捧紅」的。由於文章涉及複雜的量化研究運算,故此Justin Murphy於雜誌New Statesman撰文,深入淺出地闡明研究發現(註)。兩名學者的研究指出,英國獨立黨由2012年2月至6月的支持度及傳媒曝光率平平無奇。其間或偶有起跌,但幅度跟先前的走勢差別不大。不過自2012年8月至11月期間,英國獨立黨的傳媒曝光率大增7倍有多,而其支持度亦於2012年11月至2013年4月有所增加。其後,英國獨立黨的支持度由2013年4月至11月期間下滑,但其傳媒曝光率則於同年的7月至10月期間開始上升。在傳媒的持續關注下,英國獨立黨的支持度由2013年11月起掉頭爬升至2014年的4月份。不過,兩名學者亦小心地指出,在2013年11月至2014年4月英國獨立黨支持度上升期間,傳媒報道亦有相應增加,故此兩者的因果關係仍未清晰。但到了2014年5月,英國傳媒對獨立黨的報道增加至歷史新高,但獨立黨的民意支持度只不過是返回2013年4月的水平。同年10月,獨立黨於傳媒的曝光率再創新高,但在之前的7個月,獨立黨的支持度徘徊於一成三,並無任何突變。兩名學者由是推論:傳媒曝光率是一個「自變」的因素,並不一定受制於公眾支持度;反之,持續的傳媒曝光率則能提升英國獨立黨的支持度。學者研究:傳媒力量大於「反映現實」兩名學者的推論奠基於一系列迴歸分析的運算,相信會在學術界引發討論。然而,其研究則指出傳媒的力量往往大於所謂的「反映現實」。當傳媒持續地「造大」某類團體或人物時,或會把其民意支持度拉到一個歷史高位;即使該團體或人物其後的民意或會起起伏伏,但其起伏的程度,大約已經不會「回到未紅時」。因此,傳媒曝光率及民意走勢之間的關係,是政治傳播中的恒常研究課題。註:網址為www.newstatesman.com/politics/2015/04/ukip-dont-deserve-their-media-prominence-heres-proof作者是恒生管理學院傳播學院助理教授原文載於2016年10月15日《明報》觀點版 立法會 立會主席選舉

詳情

致立法會秘書處秘書長陳維安先生之公開信

立法會秘書處秘書長陳維安先生大鍳:我們是一個由金融從業員組成的社會、經濟、民生關注組織。我們留意到在10月12日立法會候任議員宣誓及立法會主席選舉的過程當中出現了一些混亂情況。 我們對此深表關注。我們對於整件事件有以下疑問, 希望 閣下能加以解釋。1. 閣下在10月12日上午為候任立法會議員就任監誓時,向三位已讀完誓詞的候任議員(姚松炎、梁頌恆及游蕙禎, 下稱「肇事議員」) 稱 閣下「無法為其監誓」,導致秘書處因而拒絕讓三位肇事議員在下午的立法會主席選舉中投票。我們對此有以下疑問:a. 請闡明三位肇事議員的誓詞中那些字句及行為違反了宣誓的要求。一些議員也有加入與誓詞不同內容的宣誓, 為何 閣下又視之為有效?當中有何準則?b. 請闡明立法會議事規則中那一條賦予秘書長權力得以阻止或拒絕未完成宣誓的議員參加立法會主席選舉2. 根據10月13日梁耀忠議員在記者會中講述, 在10月12日下午 閣下轄下的秘書處曾催促主持大會主席選舉的梁耀忠議員在其他議員仍有疑問的情況下盡快進行投票。秘書處亦向梁耀忠議員指出大會主持人並非立法會代主席亦無主席相關權力, 期間亦並沒有讓法律顧問在會議中向議員澄清程序。梁耀忠議員因此表示無法執行自己仍有疑問的選舉而退出主持位置。梁議員在記者會中指出在石禮謙議員接任後, 秘書處卻向石議員解釋大會主持人具有代主席的權力, 與向梁議員之解釋前後矛盾。梁議員認為秘書處有誤導他本人之嫌。石議員其後決定不讓三名肇事議員参與立法會主席選舉投票。我們對此有以下疑問:a. 請詳述秘書處當日就大會主持人之權力向梁耀忠議員及石禮謙議員分别作出了怎樣的解釋?b. 請說明根據議事規則那一條大會主持人具有拒絕其他議員参與主席選舉投票之權力?我們作為金融從業員, 很着重香港的法制及法治, 因為這些都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最重要的基石。我們希望立法會秘書處能秉承政治中立之重位。但上述事件確實令我們憂慮立法會秘書處會否因政治原因而影響其中立性及公允, 因而令整個立法會運作以至監察制度崩壞, 從而蔓延至社會各界。我們冀望 閣下對我們上述問題儘快作出詳盡回覆, 以釋公眾之疑慮。祝 安康思言財雋 敬啓2016年10月14日 梁耀忠 立會主席選舉 陳維安

詳情

「支那」也有了不起的女人

「不知從哪兒拉來一個支那人,戰友們像小孩玩抓來的小狗一樣戲弄着他。這時,西本提出了一個殘忍的提議,就是把這個支那人裝入袋中,澆上那輛汽車中的汽油,然後點火。於是,大聲哭喊着的支那人被裝進了郵袋,袋口被扎緊,那個支那人在袋中拚命地掙扎着、 哭喊着……西本從破轎車中取出汽油,澆到袋子上……西本點着了火。汽油剛一點燃,就從袋中衝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袋子以渾身氣力跳躍着、滾動着。有些戰友面對如此殘暴的玩法還覺得很有趣,袋子像火球一樣滿地滾,發出一陣陣地獄中的慘叫。」以上錄自《東史郎日記》第205頁,江蘇教育出版社1999年出版。東史郎是日本侵華軍的上等兵,1937年入伍時25歲,曾參加攻佔天津、上海、南京、徐州、武漢等戰役。1945年8月在上海向中國軍隊投降,1946年1月回日本。他有寫日記習慣,把侵華戰爭期間所見所聞詳細地記錄下來,共37萬字。1998年東史郎第四次到南京,把戰時日記、勳章和軍旗捐贈給南京大屠殺紀念館,並授權出版《東史郎日記》中文版,由南京大學日語系老師翻譯成中文。我手上的版本,是參觀紀念館時購買的。《東史郎日記》第306頁記錄如下:「驢子是如此讓人哀憐的動物,身子太小,她從不放聲大哭,只用可憐的少女失戀時的哭聲、悲痛欲絕的哭聲、怨恨的詛咒聲來哀嘆……她楚楚動人,似乎哀嘆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不幸、所有的憎恨、所有的咒罵……支那馬那足有兩尺長的陰莖晃動着,壓在驢子身上。馬交配失敗後,從驢背上滑下來。這樣做了兩三次都沒能成功。第四次時,野口一等兵幫着猛地用力把陰莖插了進去。馬興奮地晃動着腰,插入更深處,大約一分鐘就完事了。許多液體從驢子的胯股間『啪塔啪嗒』地流了下來……馬的世界與使用馬的我們人的世界又有什麼不同?」就算是只寫給自己看的日記,令人髮指的暴行也只能用曲筆書寫,以「驢」代「支那」女、以「馬」代日本兵。東史郎是較有人性的日本兵,戰後充滿懊悔。「把當年天王頒發的金鵄勳章和瑞寶章、從軍證及證書、簽名軍旗贈給該館(大屠殺紀念館),以表我的懺悔之心」,東史郎在自序中說。原來我們中史教育失敗是如此徹底日記第155頁記錄:「我們立即掃蕩了村子,抓來了五男一女。先將5個男人綁在樹上,另一個因為是女人,把她放了。可是這個女人緊緊抱住一個二十六七歲皮膚白淨的男子不肯離去。她看上去二十二三歲,可能是這個男人的戀人或愛妻,因而不忍離去…… 一個士兵扳開女人的手……另一個士兵『嗨』的一聲用刺刀扎進了男人的胸膛。女人一聲大叫……發瘋似的衝過去,緊緊抱住男人哭了起來。她嚎啕大哭,好像要吐出血來……不一會兒,她把緊緊地埋在男人胸口的、滿是淚水的臉抬了起來……用手指着自己的胸膛說:『刺吧!』不,應該說是她嚴厲地命令着我們。一個普通女人儼然像將軍一樣以其巨大的威嚴命令我們……她倒下了,像保護戀人一樣倒在男人的胸膛上。這是殉難……從她那豐滿的胸膛裏流出的赤紅的愛與恨的鮮血在男人身上流淌着,似乎還在保護着他。這一齣悲劇的確打動了我們,我們紛紛議論:『支那也有了不起的女人!』」在莊嚴的立法會議事廳,竟然聲聲「支那」,出自我們代議士之口,我不得不重提歷史。年輕的議員對歷史認識不足,毋須深責;我們要深切反省和正視的,是原來我們中史教育的失敗,是如此的徹底。作者是教育工作者原文載於2016年10月14日《明報》觀點版 日本 中國 立會主席選舉 立會選老頂 支那

詳情

梁君彥和梁耀忠

10月12日,70位新一屆立法會議員宣誓就職,並且選舉立法會主席。先不談許多非建制派(黨外)議員宣誓時加料、改音、俗語、符號、道具、標語、口號等超凡創意,以及姚松炎、游蕙禎、梁頌恆三人下週需要再宣誓時,應該如何應對及權衡輕重等問題。目前最令我關注的,莫過於新任主席梁君彥,以及愚昧古板、拂袖而去、疏忽地把梁君彥送上主席寶座的梁耀忠。這兩位梁先生敲響了香港警鐘,令人相當失望。回顧當時,選舉主席的過程極度混亂。由於除了經民聯梁君彥之外,議員年資最長的民主黨涂謹申也是主席候選人,因此選舉主席的會議就交由年資第二長的民主派街工梁耀忠主持。梁耀忠面對各種混雜呼聲、要求、阻攔,陷入「腦交戰」狀態,竟然主動拂袖而去,莫名其妙地放棄主持會議職責,行徑儼如關公守華容縱放曹操,最後交由年資第三長的建制派石禮謙主持會議。石禮謙意外地執到令箭,立即否定姚松炎、游蕙禎、梁頌恆三人的選舉主席資格,而且不顧眾多議員反對,在擾攘後轉換地點開始投票選舉主席。最後一如各方預期,宣示剛剛成功放棄英國國籍、待人接物情商偏低、由中共幕後臨時欽點的功能組別自動當選「零票議員」梁君彥以38票當選,比預期的建制派總共40票還要少。另有3張白票。非建制派(黨外)議員基本上撕爛選票,散落一地,大部分人離場抗議。一、梁君彥梁君彥的政治問題是眾所皆知的。(一)他是功能組別自動當選的零票議員,沒有任何民主選舉洗禮。昔日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及曾鈺成均屬直選議員,與他的政治實力大相逕庭。(二)中共施壓給有意參選的謝偉俊、田北辰、張宇人等議員(謝偉俊、田北辰均有直選民意基礎),叫他們不要選,臨時突然刻意開路給梁君彥。建制派含涙投票,梁君彥勝出但不光榮。(三)梁君彥曾任立法會內會主席,按其當時表現,似乎不太熟悉議事規則,而且蠻橫霸道,冷酷無情。其武斷剪布、刪減議員拉布修訂議案、否決中止待續辯論、限制發言時間及次數等粗暴做法,一旦持續,很可能激化社會矛盾及引發憲制危機。(四)梁君彥待人處世情商不高,難以溝通,資質庸愚,沒有幽默感,更乏太極功及狡狤小聰明。(五)梁君彥宣示他自己剛剛成功放棄英國國籍,但是他的居留權問題尚未完全獲得確定,而且他尚未充分解釋自己當年為何想要取得英國國籍,而不做一個「驕傲的中國人」,又為何現在卻要突然極速放棄英國國籍,做回一個「驕傲的中國人」。為了權位,他竟然丟掉他的國家?他說自己當選後心情沉重,但香港人的心情肯定比他更沉重!未來四年,非建制派(黨外)雖有30席,但是絕不輕鬆。中國共產黨專政集團找來梁君彥擔任立法會主席,大家即可預期強硬、庸愚、粗獷、冷酷之事將會陸續有來,必須嚴陣以待,升級抗爭。二、梁耀忠至於梁耀忠,他為甚麼會主動放棄主持會議,變相疏忽地把梁君彥送上主席寶座?他本人在不同場合分別解釋的理由有二。一是他說自己角色很尷尬,覺得選主席過程有很多不理想的地方,特別是由於自己不是主席,難以行使主席權力,所以繼續主持會議意義不大,才會交由其他議員主持。他自稱已盡力按議事規則讓議員提問,然而很多民主派議員感到不滿,希望他留難或不讓梁君彥當選,但他自問沒有能力再做下去,所以寧願不繼續主持會議。他為在過程中做得不好道歉。他也強調當時已經表明自己不願主持會議,完全只因自己是資歷深的議員,才會勉強主持選舉主席的會議。二是對於姚松炎、游蕙禎、梁頌恆三人不在選舉主席的選舉人名單上感到不滿,周旋無效,於是拂袖離去。梁耀忠在主持會議前,立法會秘書處給了他一張議員名單只有67人,只派票給67人,但梁認為雖有3位議員的宣誓受到質疑,但他們的議員身分無庸置疑。他認為70位議員全部都應該有權投票,但這已經超越了「議事常規」賦予他的權限云云。他堅持涉事的3位議員有無投票權應先釐清,否則選舉結果不公正。梁耀忠在其要求不得要領下,他放棄主持以示抗議。儘管我了解與尊重梁耀忠的憨直人格及差劣口才,但我實際上無法理解上述兩點解釋、論點、論據、邏輯。我反覆讀之,只覺都是遁詞、贅詞。據我善意理解,他的心態可能很簡單:「我不是主席,只是主持人。我寧願走人,也不要越權。民主派希望我越權去取消梁君彥的立法會主席候選人資格,我想做但我不能做!建制派差點逼我主動越權去爭回三位議員的選舉主席資格,我想做但我做不到!我是主持人,只是主持這個選舉主席的會議,方便大家討論,沒有任何權力裁決任何實質問題,否則就是兩個字:越權!你們都逼我越權,我退出!」試問:難道這就是高風亮節?10月13日,梁耀忠召開記者會道歉,同時增加了一項新解釋。他說他事後看見在石禮謙接手主持會議之後,立法會秘書處及法律顧問竟向石禮謙表示石禮謙有主席的權力,不只是主持。梁耀忠認為這不只是誤導,而是出賣。事實上,當天在梁耀忠主持會議時,秘書處不斷向他傳字條,提醒他「你不是主席」、「暫停會議」等。梁耀忠認為自己沒有主持會議經驗,只能遵守議事常規,信任立法會秘書處及法律顧問的意見,很無奈,很抱歉。我依然不認同他的做法和解釋。雖然我不認為他是「鬼」(他在支聯會、六四、七一、街工的長期表現可以為證),也不認為他這次與建制派「事前串通同謀」,但是他的「腦交戰」式思維混亂、徬徨無知、不識大體、庸愚懦弱,還是相當值得譴責。(一)本末倒置:立法會議員是民意代表,秘書處及法律顧問只是輔助者,根本沒有民意授權,因此議員是本,秘書處及法律顧問是末。這是最基本的政治常識。梁耀忠議員顯然本末倒置,把秘書處及法律顧問的字條、耳語視為一種干擾及壓力,但其實任何議員都根本不用理會這些閒言閒語。香港立法會秘書處不是中國共產黨總書記,沒有任何政治權力。不冷靜,不剛強,耳朵軟,心徬徨,還要指斥那些別有用心的輔助者「出賣」自己,未免無稽,主客不分,本末倒置。更有甚者,梁耀忠堅持容許姚松炎、游蕙禎、梁頌恆三人參與會議及在會議中提出規程問題。秘書處根本沒有阻止,亦即選擇性聽從了梁耀忠的指令,形同默認了梁耀忠推翻了秘書長陳維安指三人宣誓無效的判定。梁耀忠真的自覺無權嗎?梁耀忠事後大可要求秘書處公開澄清,但在整件事上梁耀忠正是做決定和需要負責的人。(二)模糊焦點:我無從理解「主席」與「主持」以及「暫停會議」與「休會」之間的糊塗文字仗。我甚至認為這種討論實在極度無聊。關鍵只得一個:梁耀忠主持這次會議時,他有無正當合法權力,要求先待姚松炎、游蕙禎、梁頌恆三人的就任或無法就任的結果獲得全面確認,要求先待梁君彥沒有外國國籍及居留權獲得全面確認,然後宣告即日暫停會議,擇日再次開會?顯然有。沒有任何越權,符合正當程序,貫徹公義精神。不為也,非不能也!否則,如屬客觀不能,那麼他針對秘書處「誤導及出賣自己」的指控,究竟從何而來?豈非前後矛盾?三、辭職梁耀忠的錯誤已經鑄成,梁君彥已經即日當上立法會主席。梁耀忠真的要深切反省,應該被選民記一大過。坊間有人提議梁耀忠立即辭去其超區議席,啟動補選,促成全港變相公投。我認為悉隨尊便,但如果我是梁耀忠,我會立即辭職,啟動補選及變相公投。試想:未來四年,梁君彥肯定跋扈橫蠻,每當選民憤慨之際,肯定會想起梁耀忠正是梁君彥的「變相造王者」,梁耀忠肯定無法理直氣壯,必須低頭忍辱,何苦呢?倒不如及早離去,啟動變相公投,既可一舉兩得,也可給梁耀忠機會反省,轉進至更適合自己能力與性格的工作崗位上,避免糟塌街工多年以來辛苦建立的形象和聲譽。 立法會 立會主席選舉

詳情

公務員不要成爲香港淪亡的幫凶

今日(評台編按:刊出日期為10月13日,為宣誓翌日)新一屆立法會議員宣誓,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裁定其中三人的宣誓無效,並取消他們在其後立法會主席選舉投票的資格,理由是姚松炎在誓詞中加入其他内容,而梁頌恆和游蕙禎則因爲展示標語,被質疑沒有理解誓詞内容,故被裁定未能完成宣誓。事實上,在過往的立法會議員宣誓中,都試過有議員在誓詞中加入其他内容;就算在今次,也有其他議員加入誓詞以外的内容或佩戴一些宣示政治立場的物品,但只有此三人被認爲宣誓無效。其中的準則是什麽?立法會秘書長憑什麽可以決定一個議員是否明白誓詞内容?這令我們想起在立法會選舉提名期間,包括梁天琦等幾位參選人依足要求簽署確認書,卻被選舉主任以並非真誠地作出聲明擁護基本法為由,取消其參選資格,沒有簽署確認書的反而獲准參選。兩件事情的共通點,就是本來只負責例行公事的有關人員,無端變成手握生死大權的判官,單憑個人主觀意見,就可決定一個人是否有資格參選,甚至在當選後是否有資格履行議員職務,過程中沒有任何客觀準則可言。香港引以爲傲的法制和制度,就這樣一點一滴被破壞。過去幾年,我們目睹政府部門逐一被政治化,包括警隊、律政司、廉署、選舉管理局,這些本應是政治中立的公職人員,竟淪爲當權者用來打壓反對派的工具,實在令人非常惋惜。我們衷心希望公務員團隊拒絕屈服於政治壓力,堅守中立原則,捍衛香港得來不易的良好制度,不要成爲香港淪亡的幫凶。 立法會 宣誓風波 立會主席選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