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解釋法例 要看立法會文件嗎?

立法會快放暑假,但議員可能免得大眾忘記了他們,繼續語不驚人誓不休。今次就輪到經常大放厥詞的蔣麗芸議員:她在社交媒體上轉載了梁愛詩評論法官及司法覆核案例的新聞,並加了「值得研究!法官在判決時應該根據立法原意,並參考立法會法案會議文件。否則只會予人感到司法凌駕於立法,法官大哂!」的評論。 歸根究柢,蔣議員的言論,帶出了以下問題:首先,法官如何解釋法例?第二,法官可用立法機關的文件解釋法例嗎?第三,法官一定要用立法機關的文件解釋法例嗎?最後,新聞中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與香港中小型律師行協會創會會長陳曼琪的言論,又是否與實際相符? 立法機關文件不可亂用 法庭解釋法例,本就是從法例字眼中得出客觀的立法原意。法官當然可以用立法機關的文件解釋法例;可是,文件不可以亂用,不然立法機關就有可能蒙上「影響司法獨立」的惡名。因此,蔣議員的講法前半沒有錯,因為法庭一向都有利用立法會文件解釋法例。至於新聞裏梁副主任與陳律師的評論,只不過是將香港法庭的做法重申一次,但其事事批評法庭的態度,不得不令人質疑她們的動機。 首先,法官如何解釋法例?其實,解釋法例已經是在還原立法原意。這裏要強調的是,所謂立法「原意」,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