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愚不可及的司法覆核

由立法會秘書對全體立法會議員進行監誓的一天開始,到法庭審理完梁特的司法覆核那天止,當中無論有什麼擾攘,今屆立法會的宣誓事項仍在程序之中。這程序本先於立法會的一切議政事項,無論是否列於大會議程,依規例必須盡快完成,否則部分未完成宣誓的議員只能白支薪津而不能參予會議,故梁特和律政司提出禁止立法會主席去完成整個宣誓的程序,無論是否依法有據或理由是否充分,以至愛國和守護基本的責任和情操多高,都是一個錯誤和愚蠢的決定。事實上,經選舉主任宣佈某某參選人已當選為立法議員一刻開始,某某的立法會議員身分已應確定,其他任何議會或類議會如法團的委員和行政官員獲得職位後亦是依各規章確定,至於宣誓,是要鞏固其恪守承諾的一項儀式,如果行政長官要履行基本法賦予他的責任,第一步就是不阻止或甚至需要協助(如或必須)這些建制內的職守可完成宣誓而順利開展工作。如果立法會全體獲選議員不能完成我上述所講的程序,我不管行政當局有否支援立法會秘書處或在立法會空檔期選管會有否保障議員的宣誓程序和態度,但行政官員總不應阻擾這個立法會首要和必須的宣誓程序吧!好了,就算梁游劉的第一日在立法會秘書前的宣誓出現嫌疑或真確的錯誤而觸犯條例,可算是次宣誓失效,導至整個立法會的宣誓程序未能完成而妨礙立法會的工作,聰明的做法是應該任由立法會主席先完成整個宣誓程序,再由該會的眾民意代表於某個大會的議程中加入一項「關於梁游的宣誓(兩次一起討論)違反條例而作出懲處甚至通過廢除其議員身分」等類似議程的處置,這亦不須急於一時,屆時可放在其他立法會重要工作之後,以免監督政府官員和重要法案的通過受阻礙。我不擬列舉其他理由說特首的決定是愚蠢的(當然作為其選舉工程就變成高明了),只是從現在立法會開局的混亂和停頓的狀況,甚至牽連社會各界的嚴重紛爭和司法界被迫地捲入這漩渦,或引起港人進一步撕裂等等,一定不是香港之福,而當香港的法制再遭踐踏,更是香港之「覆」了!鄧小平說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行政當權者是次司法覆核的申請,除了假為某些有玻璃心的藍血人士有對號入座後的雪恥感外,收到實踐後使香港更趨和諧及安定繁榮的效果嗎?文:明風 立法會 司法覆核 宣誓風波 立法會主席

詳情

沒認受性的主席如何領導立會?

如果要申請入職公務員,申請人在提交申請表時某些資格未達標,申請人稱大約於面試當日或之後數天才可能取得相關資格以作證明,大家認為這個申請應否有效?成功機會多少?我們都相信這名申請人今次機會不大,應該要等下一輪才可申請該職位了。可是,今屆立法會第一日開鑼,就在首天的立法會選主席大會上,建制派只為達到來自功能界別、「零票議員」的梁君彥選到立法會主席之位,無所不用其極。梁君彥本身有英籍,基本上連選主席資格都沒有,但他在差不多選舉前幾天,才稱早前已申請放棄英籍,卻遲遲無法呈交由英方發出的文件,甚至起初只交出一封證明他在9月30日才放棄英籍的電郵。質疑聲中當選 損立法會尊嚴最後在電視直播、眾多立法會議員質疑下,梁君彥才突然又能呈交一封由英國內政部發出的文件,證明他已放棄英籍。當大家看到這份文件時,不禁感到很多疑問:為何梁君彥本來宣稱需要多個工作日後送到的正本文件,突然又可以「時空轉移」,出現在會議廳?是否有人或單位利用壓力、權力甚或特權,促成其事?英國政府是否作出不合情理和程序的安排以玉成梁君彥的主席夢?是否再一次在中國的無理外交壓力下跪低?坦白說,無論如何,梁在質疑叫罵聲中當選,事件已損害了立法會的尊嚴和立法會主席的威信和身分。建制派在選主席會議上,力撐這名由「西環」欽點祝福的「主席」;為求護航,葉劉淑儀議員更有如鑑證專家上身,確認梁君彥的電郵及文件應是真確可信。筆者倒感奇怪:難道她忘記早前曾因誤信一封假扮港鐵前主席錢果豐的電郵,被黑客騙去50萬元嗎?事後她還承認自己「唔醒水」,又曾稱從來不用該電郵戶口收發任何政府或立法會的機密文件。為何她仍未汲取教訓,仍執意覺得梁君彥轉述的電郵很可信?又有建制派議員稱「由議員所說出來的便要信」等盲撐言論,真的有突破常識之效。建制派對待梁君彥選主席的資格,用了最低門檻讓他入閘,甚至口頭說出來也當證明了。但他們對於3名被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質疑未完成宣誓的立法會議員時,建制派卻以最高標準對待,而且在石禮謙任代理主席時,只為求保梁君彥入閘,濫用其最大權力,出言侮辱及要求保安「掉他們(3名被指未確認宣誓的議員)出去」,連入議事廳都不准許。不少建制派議員在眾目睽睽下「大細超」、「小學雞」上身,水準令人側目。開鑼第一天就如此,着實令人憤慨;對未來某些議員的議政水平,我也沒甚期待。作者是民主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2016年10月14日《明報》觀點版 立法會主席 梁君彥 尹兆堅

詳情

我和梁君彥的一席話

新一屆立法會開鑼,建制派內定的梁君彥出任主席,未選已知結果。另有兩位建制派議員田北辰和謝偉俊一度妙想天開,要開風氣之先,與梁君彥競逐主席,初時功架十足,田北辰批評連續四屆自動當選的功能組別議員梁君彥未能「令人心服口服」,謝偉俊指摘梁君彥「一言堂」,但田、謝二人未入閘已被叫停,連一場假戲都不容許上演,田、謝二人最後還是歸隊,謝偉俊承認中聯辦向他摸底。類似的欽點、摸底、勸退,再次出現在明年3月特首選舉不足為奇。一國蠶食兩制,九七回歸承諾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及港人治港貨不對辦,在這種大環境,民主派和建制派都是受害者。建制派表面上得到庇蔭,享受特權,但其實十分脆弱,建制派只不過是中央棋盤上不能自主的棋子,隨時可棄如敝屣。建制派在立法會選舉得票大約四成,但在立法會70席卻佔41席,是受惠於畸形的選舉制度、不死的功能組別,和在背後操弄選舉結果的無形之手。建制派橫行霸道,實際上是與起碼一半以上香港人「過唔去」。我深信,終有一日普世價值在香港得以彰顯,普選成真,到時,跟建制派「過唔去」的香港人站起來,建制派還笑得出嗎?其實,建制派不少人包括梁君彥在內都是在香港成長,建立事業,選擇在香港安身立命,無理由立心不良要搞垮香港,陷自己於民意對立面。若如傳媒報道,建制派恃住議席優勢,稍後連內會、財會、主要的事務委員會和小組委員會的正、副主席都要包攬,聽命於無形之手,封殺民主派,去得太盡,建制派等於不留後路給自己,不留生路給香港。去屆立法會我代表泛民與建制派嘗試協調正、副主席,以上是一個過來人的肺腑之言,不久前我當面向梁君彥陳述了,他是聰明人,怎會不明白?建制派和民主派以不友善的關係作始,未來四年他更難駕馭立法會,他期望的「議會多啲歡笑同寬容」只會是空想。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13日) 立法會 立法會選主席 立法會主席 梁君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