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美姿:五月糉外交

每年端午節,我媽都會豪花三四千蚊來包糉。排名按價錢劃分先後,計有超肥豬肉、冬菇、糉葉、綠豆、糯米、初榨花生油、蝦米、鹹蛋黃、鹹水草。仲有石油氣費、冷氣費和車費,人工未計,熱誠更加無價。 我太婆才是包糉的始祖,她去世後,由我媽接棒,更在糉的外觀上加以改良,在味道上微調。一個晚上,她可包糉三十幾隻。預好時間,在《刑事偵緝檔案》重播時段開火。其間出出入入,每二十分鐘加水一次,直到半夜三點。翌日早上,就會得見幾十隻給裹得胖胖的糉,擱在飯桌上「乘涼」,旁邊是開了一夜的風扇。 我媽去年包了四百隻糉,今年減產至三百幾,原因是「豬肉唔夠肥」。這些五月糉95%作外交用途,她每朝會規劃送糉的路線圖,受惠者包括親戚、朋友、朋友的親戚,以及親戚的朋友。很多人是她相識的,更多人是她從不認識的。但因着一隻糉,讓我媽出了名。 她最快樂的時刻,就是別人年復一年的讚賞:「鄭太的糉好好食!」直到去年,我借用了她的糉外交,去給朋友送糉。一個文人朋友吃過後,仔細地就着糯米的軟糯、肥肉的油脂、蛋黃的鹹香去品評,對鄭太的糉的鑑賞,推到另一個文字的高峰。此後我媽不再甘於一個「好」字,老是逼迫對方:「點樣好法?」我看在眼內,覺得這場

詳情

富察:屈原的祖國是楚國,不是中國

屈原的祖國是楚國,不是中國,大概已經是常識。 中國實則是一套建立在漢字體系上的專制官僚體系,本非國家。中國文化不斷把諸夏諸亞各國的習俗、人物、典故納入這套體系,最後黃河入海,到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時,這套文化制度最終和這兩個國家整合在一起,雖然削足適履,但灰姑娘的姊姊最後嫁給了王子。 灰姑娘的復仇記,就是告訴大家說,我本是華夏,不是中國。那個被我後媽詮釋過、裝飾過的,不是真身呀。是我的姊姊。 專制官僚體系接納各國的習俗,最重要的改造是用來娛樂和消費人民,用儒家思想體系再詮釋,也就是教化,從而讓人民忘記該習俗的本質。 1949年以後,這套專制官僚體系引進中國的節日有婦女節、兒童節、勞動節,都是以教化為主,把女人和兒童和勞動者變成儒家意義裡的忠君典範。而民間在所謂的改革開放後自發引進的聖誕節或萬聖節,則徹底變成消費。 華夏傳統節日,如清明端午中秋本被遺棄,被這套體系再接納,變成法定假日的時間很晚,不過幾十年而已。這其中原因,一方面是創造節日消費商機,一方面是外來列寧黨的本土化,和滿洲人在晚清時期也開始過端午,或國民黨人在選舉時也要去廟裡拜拜一樣。 端午節如果是紀念屈原,則紀念的是另外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