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思傳:《第三度殺人》.真相的探求

是枝裕和一向擅談親情。新作《第三度殺人》被歸類心理懸疑電影,一改過往純樸溫情的風格,從一宗謀殺案開始。這是一宗事先(對觀眾)張揚的命案,三隅(役所廣司)一出場臉上有血,隨即被捕。 兇手是誰彷彿毫無懸念。這不是是枝裕和版的《神探伽利略》,案件的推理,包括怎樣殺、如何殺、步驟如何等等,全部不被重視,甚至真相如何,由頭到尾都是一個謎。觀眾一直被導演牽著鼻子走,看見導演精心策劃的第一幕,矛頭早就指向三隅,不疑有詐,但隨著發展,三隅三番四次推翻口供,我們才終於明白自己如律師重盛(福山雅治)般只在霧裡看花。 這種似幻疑真是手法,導演的焦點不是那一宗謀殺案,強調的是從案件所能引起的思考。他的第一個討論在於法庭制度,諷刺法庭審理案件漠視真相,只重視結果,甚至懶理有沒有把犯人繩之於法。於是,三隅是不是殺人兇手,他為什麼殺人,這些不是法庭或代表三隅的重盛所注目。 退庭商討的一場,法官坐在中間,檢察官與重盛各坐一邊,法官關心如何維持名聲(沒有延長審訊),檢察官關心如何把三隅定罪,重盛(起初也只)關心如何打贏官司(抑或減低刑責)。在一個真相可以定人生死的地方,真相意外(又有共識)地被置於末後,彷彿說明他們所代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