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執太多 體諒太少

林鄭月娥777票、曾俊華365票。選後,有人說泛民策略投票全輸、天真。究竟什麼才叫輸?連輸贏的定義也沒講清楚,實在無助於檢討路線。回想未開票之先,社會主流對於創造奇蹟,也就是曾俊華當選的期盼,已經成為一股難以抵擋的壓力,當有選委不覺得值得一博,民意已排山倒海要求你一博。我認為即使寫「馬後炮」評論,與其純粹點評誰輸、誰天真,較負責任的態度應該先想想:民主派在有限的環境,可以怎樣面對曾俊華的高民望局面?我們都知道無論做什麼,終歸改變不了「欽點」林鄭事實,這次民主派的行動,離做得最好差多少? 沒有民意如淘空靈魂 若真要說民主派在特首選舉輸什麼,分別是不再如以往有多數民意背書。民主運動自1989年起已27年,民主派一直沒有什麼可恃,只有大多數市民支持普選。但這次公眾普遍瀰漫厭戰情緒,表面上選委會選舉取得好成績,但當曾俊華以相較林鄭月娥具親和力、「沒那麼西環」的姿態參選,便與厭戰的民意一拍即合。 民意的主導權落入曾俊華,民主派的行動便變得光怪陸離。策略派追求民意認同,只能跟?曾俊華團隊的「休養生息」、「重回昔日香港」想法走,結果失去話語權。 「lesser evil」所以為「evil」,是因為沒

詳情

曾俊華想修補撕裂 卻撕裂了傘運力量

沸沸揚揚的小圈子選舉告一段落,所有集體幻想出來的奇蹟,都沒有出現。曾俊華挾高民望落選,從好的方面看,可以不厭其煩地再教育大眾有關小圈子選舉的弊病;從已經造成的結果去看,卻是削弱了香港爭取民主的力量——雨傘運動所凝聚的「黃絲」力量分裂,大量「深黃絲」對參加社運卻步。 曾俊華競選時最動人的口號之一,是修補撕裂。但有沒有想過,「撕裂」其實也是港人政治覺醒的體現呢?現實至上的香港人,由以前不喜歡講政治,到傘運後「講講吓」政治都會跟身邊人吵架。這其實是一次政治覺醒,是一種文明進步。 打個比喻,以前人們缺乏環保意識,而隨着文明進步,有環保人士開始鼓勵減少用膠袋,但亦有人對此抗拒。雙方意見相左,這何嘗不是撕裂?當某一範疇的公民意識提高,自不然就產生所謂的撕裂。解決之道,理應在平衡雙方利益之下,繼續推動討論和鼓勵環保。不過,如果套用曾俊華的方式,則是放棄環保理念,齊齊用返膠袋,一起回到沒有紛擾的老好舊日子。 曾俊華提出修補撕裂,附帶條件,是為23條立法及接納「人大8.31」框架。然而,如果連23條和8.31都可以照單全收,2003年50萬人上街便不會出現,2014年雨傘運動亦不會上演。一旦放棄這兩大原

詳情

勿忘初心,支持胡官

選舉前兩日,大部份傳統建制派組織,已公佈了自己的投票意向,基本上我們已知道,土共黨人的鐵票,已經倒向林鄭。至於香港的地產黨人,在超人的長實業績發佈會中,盼望新特首能「女媧補天」後,相信也已經西瓜倒大邊。單純從牌面上計票的話,誰人將會當選,已經呼之欲出。 在這情況下,我們基本上可以肯定,北京從沒打算放棄梁振英年代的鷹派強硬路線,並無招攬安撫基層泛民及其支持者之心,胡國興將會跟曾俊華一樣,似乎是必敗無疑。既然如此,究竟撐胡官還有什麼意義?答案很簡單,只有一個:初心。 泛民主派為何是民主派?因為泛民自上世紀八十年代,爭取八八直選一刻開始,其目標便是爭取香港全面民主化。沒有這個目標,泛民主派便跟建制派無異。有些人或許會說,民意現在傾向曾俊華,因此林鄭即使接近贏硬,也應跟從民意支持薯片。可是大家也知道,所謂「民意」,從來都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正如所謂民調,很多時不會反映拒絕受訪者的比率一樣。 況且,泛民主派追求的從來都是民主,而不是信奉民粹主義。梁振英日前跳出來抽水,提到自己當日民望最高,反問泛民當初為何不投票支持他。有人說他抽水很賤,但是他道出了一個事實,泛民本來便不是信奉和宣揚民粹主義。泛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