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施政透明度

筆者在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討論特區二十週年前後香港的新聞自由情況,第二篇文章,筆者希望承接前文對「閉門吹風」、「權威消息」的批評,談談政府施政的透明度。 上週初,立法會議員莫乃光、陳淑莊及郭榮鏗宣布以私人條例草案形式提交《公共檔案條例草案》,推動立法。而事實上,過去數年,政府施政屢屢出現透明度不足的問題,在鉛水事件、橫洲發展計劃、設立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等,都給人一個印象:名為「團隊負責,開誠布公」,實際是「整個團隊不問責,市民不明所以」。 上月,立法會帳目委員會經過聆訊後發表鉛水事件報告,點名批評房屋署署長於首七次跨部門會議時未有備妥會議紀錄,於事件上未有克盡厥職。去年,梁振英在一個政府就橫洲發展計劃所舉行的記者會上,指橫洲發展是其個人決定。另外,西九管理局亦被指在未有充份諮詢公眾下,決定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 上述事件顯示,政府在平衡施政暢順度與市民知情權的時候,明顯害怕市民,終於與民情民意愈走愈遠。 就如鉛水事件,筆者很難想像,一件影響市民大眾健康的事情,竟然會在多次跨部門會議期間不作會議記錄。須知道,會議記綠的作用,除了是就個別事件所作出的安排及跟進提供一個依歸外,亦是作為日後處

詳情

管治「新」風格? 淺論林鄭月娥的恆常溝通機制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不論對選舉結果有什麼感想,政治畢竟是現實的。大家可以對選舉結果失望,卻不能對當選者沒有要求。尤其是在今屆選舉中,林鄭月娥是以低民望當選,選舉制度與社會民情的矛盾和反差更嚴重削弱其管治認受性和合理性。 如何挽回民意支持是她必須和首先面對的政治現實。 修補撕裂、重建和諧,可說是今屆特首選舉中候選人最強調的政治主張,以回應近年絕大部分香港市民的共同願望。「團結社會」這4個字就不約而同地在林鄭月娥和曾俊華選舉政綱的前言裏出現。若然這不是為了選舉而擺出來的競選口號或權宜之計,那麼我們就要問:如何實現這個宏大卻帶點空泛的政治理想? 改善行政與立法——特別是特區政府與民主派——的關係,應該是修補撕裂與重建和諧的第一步。又從政治現實說起:相比行政長官選舉,立法會有至少一半議席是經直接選舉產生的,認受性和問責性比行政長官高之餘,亦是民意和社會狀況的縮影。更重要的是,儘管民主派在立法會中是少數派,但在連續多屆的立法會選舉中,民主派的得票率都超過五成(同樣是一種選舉制度與社會民情的矛盾和反差)。 政府與民主派的關係是好是壞,意味着它是打算跟大部分香港市民「好來好去」,抑或「過唔去」。 行政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