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琪:點解.咁解.冇解

喜歡粵語的「解」字用法。這個字在中文很古老,很常用,粵語用得最奇妙。「點解」就很妙,等於古文「何解」,比國語普通話「為什麼」古典和有知識性,詢問怎樣解釋?如何解究?有了解答,便是「咁解」。 現在較少聽到「冇解」。舊粵語片常說,未必表示沒有解釋。往往是女人埋怨某男人的說話或行為無厘頭,冇厘搭霎,或許近似英文clueless。 至於「解畫」,據說源於默片時代需要專人在現場講解劇情,雖有字幕,但很多婦女小童不識字,更不懂英文。講得生動詼諧的解畫員甚至像明星受歡迎。 當然,「解」字在古今中文都十分重要,是用途最廣的漢字之一。莊子「庖丁解牛」、曹操「何以解憂」都是經典名句。上牀、去廁所則要「寬衣解帶」。 做人不斷要解困、解惑、解悶、解決問題。還有解剖、解毒、解穢、解語花。屙尿是小解,屙屎是大解。一方面有解款員和押解犯人的官差,另一方面有解鎖神偷,解綁逃脫的高手,表演雜技的藝人舊時稱為「賣解」。數學要解,猜謎要解,密碼亦要解,無論學術、遊戲、軍事、科技和偵探,都要不斷破解疑難。 人生要解除種種束縛,是否至死才可大解脫?或能屍解升仙呢?解放似乎好過解脫,然而「解放」兩字曾使很多中國人反而更受綑綁,觸

詳情

睇Ben Sir想起何文匯、王亭之:在「雅俗共賞」之間

前言 從《Ben Sir 學堂》(2016)以來,節目中人似乎打動了「後真相+Gimmick」(花招噱頭)年代的「人心」——得到了一些網友Like爆及粉絲笑爆。然而,最諷刺的是,如果你留心其中的節目主持人連講「粵語」都可能有懶音及發音不正的問題,你又如何想像廣東話「博大精深」的道理? 所以,這令人不禁想起何文匯教授的「粵語正音運動」。不過,這都是經年往事,當何文匯也遇上了後來的挑戰者王亭之的時候[1],這也注定走上了學術之爭及曲高和寡的境界,對於一般大眾而言,冇「Gimmick(花招噱頭)」又如何吸引「人心」? 「廣府話」只能俚俗粗穢:有冇問題? 首先,已不要講「粵語正音」的問題了,打從《Ben Sir 學堂》(2016)到今天的《Ben Sir 研究院》(2017),TVB製作這類型資訊節目,都係希望能製造「Gimmick」及話題來吸引觀眾的注意,以娛樂為尚,有時候甚或會「無所不用其極」地以從俗、市井、擬似色情、擬似粗言穢語的「擦邊方式」(挑戰廣播尺度?),來製造話題而引人注意(譁眾取寵?) 《Ben Sir 學堂》的系列節目,明顯地是要娛樂為主,避免板起臉孔說大道理,盡力做到「雅俗

詳情

《他是誰的陳奕迅》(十)—《陀飛輪》

這一篇的專欄歌曲是來自於EP《Time Flies》中一首在內地比較冷門的粵語歌——《陀飛輪》。今天的這一篇分享和這一首歌曲我想送給一個人,一個對於我有着特殊意義的人,希望在現在這個對於他來說有些艱難的時刻,能讓他有一絲寬慰。「陀飛輪」,以名表來隱喻時間,形容時間的昂貴。還有一種說法是,陀飛輪的工作原理是抵抗地心引力,法文Tourbillon是漩渦的意思,暗喻忘卻光陰寶貴,陷入物欲漩渦。過去十八歲沒戴表不過有時間夠我沒有後顧野性貪玩霎眼廿七歲時日無多方不敢偷懶宏願縱未了奮鬥總不太晚好像在十八歲之前總覺得自己還是孩子,還未成年,能夠任性能夠貪玩能夠不顧後果。年少無知,總覺得自己除了大把大把可以揮霍的時間之外,一無所有。然而,時間的速度讓你我都始料不及,慶幸的是到二十幾歲,也不算太晚,於是不敢有一絲松懈,小心翼翼地運用時間,再也不會也不敢偷懶。在你十八歲生日快結束的時候,你對我說過這一段話,所以,十九歲你想要努力完成對自己的期許,不敢有一丁點的懈怠,對吧。然後突然今秋望望身邊應該有已盡有我的美酒跑車相機金表也講究直到世間個個也妒忌仍不怎麼富有用我尚有換我沒有其實已用盡所擁有少年貪玩,青年奮進,中年收穫,一切都有了。「我的美酒、跑車、相機、金錶也講究」對應是的黃偉文寫給陳奕迅的男人玩物四部曲:《葡萄成熟時》《人車志》《沙龍》《陀飛輪》。世間人人都妒忌的都已經擁有,除了可以大把大把揮霍的時間。明明應有盡有,為何還是無法滿足,總覺得少了什麼。原來自己這一路走來,一直用自己所擁有的去換取自己所沒有的,而到頭來發現,已經失去了那些最寶貴的東西。人活一輩子,哪一個人不是在「用我尚有,換我沒有,其實已用盡所擁有。」曾付出幾多心跳來換取一堆堆的發票人值得命中減少幾秒多買一隻表秒速捉得緊了而皮膚竟偷偷松了為何用到盡了至知哪樣緊要好多人爭論過是發票還是鈔票。其實發票的粵語發音比鈔票更自然更動聽,而這一首歌以名表為對象,不單單談論金錢,而是時間和物欲。發票實際上是無用的廢紙,曾付出的時間和生命換來了這一堆堆的只是記錄着消費的廢紙,似乎付出的幾秒換來一隻名表的交易是值得而高回報的。但人生有多少個幾秒呢。放大到我們如今的社會,在工作中,分秒必爭,急速地用生命置換物欲,一秒的時間都被緊緊抓牢,而在生活中,從未有過時間去享受自己的人生,直到皮膚松垮,時間不再,才發覺時間是最重要而不可把握的。這是不是又應證了那句老話,「失去才會懂得珍惜。」勞力是無止境活著多好不需要靠物證也不以高薪高職高級品搏尊敬就算搏到伯爵那地位和蕭邦的雋永賣了任性日拼夜拼忘掉了為什麼高興勞力是,一諧音勞力士,一種名錶。二勞力是一個無止境的過程,金錢物欲永遠都沒有上限,多少算多,沒有人說足夠。而活着本身多好,生命的存在從來都不需要靠外界的物質來證明,人也不應該是以高等的工資,出名的職業和昂貴的奢侈品來贏得別人尊敬。這裏的「伯爵」和「蕭邦」不管是說名表品牌,還是指的身份地位,其實都是一樣的東西,是物欲的象徵和代表,日夜都不停歇地去爭取,到最後,卻找不到快樂的理由。記住那關於光陰的教訓回頭走天已暗你獻出了十寸時和分可有換到十寸金教訓,一般指當把事情做錯了,結果是失敗和痛苦,通常是通過切身體會才能得到。和經驗相比,得到教訓的代價常常更加昂貴,因此也更讓人難忘。所以以失去時間為代價來明白時間的教訓,已經太遲太遲。從小我們就被教著背誦,「一寸光陰一寸金」,而當你花光十寸光陰,你真的換回了十寸金麼。還剩低幾多心跳人面跟水晶表面對照連自己亦都分析不了得到多與少也許真的瘋了那個倒影多麼可笑靈魂若變賣了上鏈也沒心跳 人生還剩下多少時光,用蒼老的容顏跟名貴的水晶表面相比,望着這個你用一生換回的水晶手錶表面倒映出的你的臉,布滿皺紋,自己都沒有辦法得出一個這一生究竟是得到更多還是失去更多的結論。手錶上那個倒影也許是真的瘋了,看着多麼可笑,把靈魂賣給了物欲,至此以後,即使給你的機芯上鏈,人生的表也不會再運轉。銀或金都不緊要誰造機芯一樣了計劃了照做了得到了時間卻太少手錶外殼是金是銀有什麼重要,只要把機芯造好了——人一輩子按照自己預定的計劃去實行,最終過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只是時間永遠好像都不夠。關於你,可不可以把這首歌裏的物欲替換成你所想要達成的夢想和期望,雖然不太恰當,但是你會明白當下才是最昂貴的,從這塊手錶中你最終會看破,原來漫漫人生不過是時間長河裡的一剎,我們所擁有的光陰短到來不及讓我們認真去愛去生活。可不可以換一個角度來看,珍惜時光四個字不只是激勵人奮發進取,還教會我們珍惜能夠閒下來看一本閒書,喝一杯清茶,聽一曲音樂的時間。不要因為時光短暫,光陰寶貴而讓自己加快腳步,逼着自己前行,就算累到不行也要咬牙堅持下去。我們總是對自己有着不同的期待和要求,所以為了不辜負自己,我們也學會了矜矜業業,每一天清晨每一個夜晚都會在心底對自己說,時間好快,時間不夠,而期待落空帶來的痛苦和挫敗會讓你開始懷疑,懷疑自己,懷疑世界,可是,然後呢。其實,大概沒有必要日拼夜拼,為詩意般的夢想也好,為實實在在的物欲也罷,個人的幸福感和愉悅感不高,那些心跳和時間就不值得被付出。我個人最欣賞的活法是,「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時間的確寶貴,但用來吃飯睡覺的時間我們從來不覺得是浪費。殊途同歸,累了就放慢腳步停下休息,享受生活,也算不辜負時間,不辜負自己。聽過了《致少年時代》《年少無知》那些懷念年少的歌,才會真正覺得年少多好,在永恆的時間裏,人生短暫的幾十年都細如塵埃,微不足道,更何況年少的這幾年,所以,年少或許就該貪玩就該衝動,放肆而無害。珍惜現在所擁有的時間,能夠享受和揮灑的時間,不被時間推著走,不被期待所壓抑,不被夢想所束縛。與君共勉。在時計裏看破一生,渺渺。 音樂 粵語/廣東話 流行音樂 陳奕迅 粵語

詳情

《他是誰的陳奕迅》(九)—《阿貓阿狗》

這一篇的專欄歌曲是《阿貓阿狗》,收錄於陳奕迅2013年7月發行的專輯《The Key》。關於這一首歌,我不想寫什麼歌詞解析,去賦予歌詞什麼意義,我想講三個故事。故事一我從小在農村長大,很封閉的大山裏。我有一個舅舅,不是我媽媽的兄弟,只是按照家裏複雜的親戚關係我叫他一聲舅舅。他是個一個十足的神棍,也是一個老光棍。記憶裏的他是個60歲左右的老頭,很臟,衣服很破,身上也隱隱有股臭味,他養了兩頭牛,唯一的生活就是在山坡上放牛,而唯一的經濟來源則靠菩薩在世人面前裝神弄鬼,坑蒙拐騙。小孩子們總是看不起他,嫌他髒,以我和弟弟為首的小孩兒總愛朝着他吐口水。有一次,我耳朵後面長了一個硬硬的包,我外婆特別信佛信鬼怪,就把我帶到他那裡。他圍着我轉了幾個圈,然後說是一種魔鬼之類的,治療方法是:他的口水——用他的口水擦在我的耳朵後面。 (他自詡能通神靈)我還記得那天是農歷十五,在我們那裡正好上廟燒香。我哇地一聲就開始哭了,弟弟用很鄙棄眼光盯着我,我在外婆的強按之下被他吐了口水。從那以後,我就更厭惡他了。後來我從農村來城裡上學的時候,他拉着我,對我說:「舅舅給你在菩薩面前許了願,願你考上大學,考上了之後別忘了回來還願。」我掙脫他的手,嫌棄地瞥了他一眼,又是想騙錢的吧,老神棍。(在我們那裡還願是要給不少錢的)前段時間我們一家人在吃晚飯,媽媽說:「你知道嗎,五隊的那個舅舅死了」。我的心咯噔一下,「怎麼死的?」「不知道,死得很可憐。他是五保戶,死在家裡都沒有人知道,還是村裏的人找他借東西才發現的,都生蛆了。沒人願意去埋他,還是村長用在他枕頭下找到的幾千塊錢找人抬去埋了」。我夾菜的筷子一下子停在空中,放下筷子,走出門,心裏說不出的難過。故事二去年十月去往西安,開往西安的火車終點站是烏魯木齊。一節車廂裏128人,有脫掉鞋子放在小桌上的,有吃着泡面,零食的,有互相大聲聊天像開擴音喇叭的,你可能很難想像那種狹小空間裏被這些充斥着的氣味和氛圍。你可能是一進去會忍不住,立刻調頭就走。調整好心情找到座位坐了下來,頭開始疼,帶起耳機,閉着眼,不想開口。晚上七點,列車服務員開始推著套餐走來,小販們也悄悄賣着先吃零食,周圍的人幾乎都開始吃東西。我從包裏拿出一包餅乾,慢慢嚼着。眼光不經意地瞥到一個正直直盯着我的中年男人。被人看着吃東西不免覺得尷尬,慢慢把餅乾收起,再去看他,他已經望向別處。他的目光觸及的地方,是我旁邊正在吃泡面的大叔。他可能是餓了。但那樣的眼光盯着吃東西的人,是十分不禮貌的。我能給他我的餅幹嗎?那樣不會傷害到他的自尊心嗎?我沒有動,還是悄悄注意着他。其他人都在邊吃邊聊,正如人們說中國人的事情都是在飯桌上談成的,這已然是一個習慣。只有他,依然直直地盯着吃東西的人,似乎帶着乞求的眼神,我的心裡很不舒服,閉上眼不再去看他。心裡卻怎麼也不能平靜。這一趟車的終點是新疆,聽他們說去新疆打工的農民工很多。一年都可能回不了家的他們,在外面花錢都小心翼翼,他們看起來並不光鮮亮麗,甚至是看一眼都可以準確地為他們貼上農民工這一標籤。醒來的時候看到他在吃泡面,那個時候車廂裏的人差不多也都入睡,他也許是經過漫長的思想掙扎才決定花幾塊錢去買那一桶泡面。把湯喝完,他竟然像個孩子得到心愛玩具般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然後他閉上眼,伴隨著火車和鐵軌摩擦的聲音,沈沈睡去。故事三「我曾經遇到一個小男孩,他每天下午六點會準時到他爸爸的小推車那。他爸爸是賣山東煎餅的。」我經常經過那個地方會看到小男孩,他茫然地看着人來人往的街道,茫然地看着人來人往。他眼裡總映射出一般孩子所沒有的孤獨。他偶爾自己在旁邊玩樹下的小草,偶爾趴在一張塑料凳上寫作業。到晚上9點多10點的時候,他困了就枕着小書包睡在爸爸手推車旁的一塊硬紙板上。我時常經過他身邊的時候總是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然後我對他眨一下眼睛,他卻馬上看向別處,彷彿害羞一樣。有一天晚上經過一位中年男子,小男孩的爸爸不小心把面糊濺到了那位中年男子的衣服上。中年男子大發雷霆,指着小男孩的爸爸開始罵。按照我國的傳統和習俗,瞬間就吸引了大規模的圍觀群眾。按照中年男子的說法,這裏本來就不准擺攤,擺了攤還要那麼不小心,還要弄到別人。小男孩的爸爸很窘迫,一個勁地道歉,臉上盡是無奈和委屈。我透過人群看到了小男孩,小男孩眼裏滿是驚恐和無助,緊緊地抓着爸爸的衣角。後來中年男子終於罵舒服了,走了。小男孩的爸爸一個人默默地坐在凳子上。也許是在兒子面前丟臉了,也許是心酸和委屈。小男孩站起來,在後面輕輕地拍着爸爸的背。小男孩的爸爸摸著小男孩的頭,在遠處我看到爸爸嘴裡說着什麼,也許在安慰小男孩,告訴小男孩他沒事。那時候我正好走到了後面,我扭頭過來,看到小男孩爸爸落寞的背影,看到小男孩爬到了爸爸的腿上,然後抱着爸爸的脖子,臉對著我。小男孩就那樣安靜地看着爸爸,手輕輕拍着爸爸的背。眼睛裏一掃往日的孤獨,有的只是心疼。那一刻我覺得心酸又溫暖。只是突然,小男孩的眼睛竟然一滴一滴地流出眼淚來。小男孩咬着嘴,也許在努力忍著,不讓爸爸發現,手不斷交替著擦自己的眼睛。」阿貓阿狗故事講到這裏已經結束了。故事裏的他們每個人真真切切地活在我們周圍,生動而鮮活。他們生活在社會的底層,生似蜉蝣,朝生暮死,不飲不食,自己熬過的百年光陰只是別人的彈指一揮。家長裏短,為了一棟房子,一個學位,拼了命加班工作努力奔波,大家關心都是口袋幾金,家裏幾坪,孩子幾個,這些俗不可耐的事情只能發生在人間。奔波一輩子為大房子,死後幾坪小墓地。大人物最懂開玩笑,誰都很重要。「他們說我們都是社會的一顆螺絲釘,誰都不能缺少,人人有責。這就是要你堅持挺着,並且架上虛無縹緲的社會義務。然而現實阿貓阿狗都隨水流一般,衝向下水道,在底處,並沒什麼不同,有眼有口,卻沒有風景和話語權。《2012》中臃腫的富人靠交錢就可以上諾亞方舟,而阿貓阿狗「面目模糊」,甚至「不入鏡頭」。」如最近的薩德導彈事件、美國的選舉等,民眾即使聚集在一起絕食抗議,到最後恐怕也無法改變當權者的心思和決定。也或許,我們都是阿貓阿狗。這個世界能有多公平呢?它不會因為你做最髒最累的活就給你最高工資,因為髒和累不是評判工資的標準;也不會因為你經歷了風雨人生就給你幸福生活,更不會因為你一句「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就給你多發幾萬塊年終獎。「這首歌用高亢、堅決的韻律和吶喊抵觸了歌詞的負面情緒,明白這一切,講出這些認識,諷刺挖苦,消極,但不怠慢。現在社會提倡積極,可盲目的積極值得提倡嗎?消極未必就不是好事,消極能夠更清醒一些,而清醒一些,活的明白一些,做一些事情也更能區分意義和價值。「就像在說即使社會殘酷如此,阿貓阿狗依然奮進,因為知道他們的烈焰和利刃必撕裂所有的痛苦和苦難,切開所有阻擋和荊棘, 生活才能得以繼續。」最後以一首小詩結尾,但願阿貓阿狗歷經人生輾轉之後,有一份安穩的生活。願風裁取每一粒微塵願靈魂抵達記憶的盡頭願一切的浩瀚都歸於渺小願每身孤獨都擁抱共鳴願衣襟帶花願歲月風平 音樂 粵語/廣東話 流行音樂 陳奕迅 粵語

詳情

《他是誰的陳奕迅》(八)—《明年今日》

這一篇的歌曲來自2002年的專輯《THE LINE-UP》,名字是《明年今日》。常常被一起提及的是國語版的《十年》,這是我人生中聽的第一首陳奕迅的歌。四年級的時候第一次聽到《十年》,還是在四川老家,那個消息閉塞的大山裡,去鎮上讀初中的姐姐週末回來播給我聽的。到後來接觸到陳奕迅,接觸到粵語,個人更偏愛《明年今日》。這兩首曲調一樣,歌手一樣,所以被拿來細細比較的還是歌詞。每個人對一首歌衷愛的理由都會有些許不同,打動你的可能是幾句歌詞,整首旋律或者是背後的故事,再來就是你自己的思想觸覺和感情。就像這一首,即使是失戀,痛到極致,也不緬懷不悔恨,反而像是一種自我開導的口吻,人總需要勇敢生存。若這一束吊燈傾瀉下來或者我 已不會存在即使你不愛亦不需要分開若這一刻我竟嚴重痴呆根本不需要被愛永遠在床上發夢餘生都不會再悲哀以前聽這首歌的前部分並沒有多大切合感,直到前兩周放假,拖著重重的行李箱回到家後,躺在沙發上看著頭頂的吊燈,想着如果它掉下來砸死我了,一切一切就這樣結束了。突然想到這首歌,林夕當時寫詞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感覺吧,如果這一束吊燈傾瀉下來,或者我已經不會存在,一切都終止,也就再沒有分開沒有失戀了。那種失去時刻的有如剝繭抽絲一般無助又無力的感覺,如果只是痴呆後躺在床上發夢,餘生都不會覺得悲哀。開篇的幾句歌詞,在悲傷的基調裏營造出了一種獨特的美感,帶入感極強,吊燈傾瀉,像滂沱大雨,站在吊燈下的人無助而難過,但於巨大的哀傷中又有一絲希冀,盼想着痴呆也好,發夢也好,也不用那麼悲哀了。那種感覺就像是兩個人一起走了很久很久的路,走過寂寂荒山,路過莽莽平原,淌過湯湯大河,停過哀嶺孤村,然後到了分開的時候,你會難過到寧願死寧願發夢來忘掉曾有過的一切,包括失戀本身。這種悲觀賦予的美學就像是在萬籟俱寂的黑夜,你站在夜色里,黑髮素衣,像是在一張雪白宣紙上題下詩意一筆。『寂寞尊前席上,唯愁海角天涯。能留否?荼靡落盡,猶賴有梨花。』濃濃的悲哀和孤寂。人總需要勇敢生存我還是重新許願例如學會 承受失戀明年今日 別要再失眠床褥都改變 如果有幸會面或在同伴新婚的盛宴惶惑地等待你出現失戀失去人生,以至於棄世,沈溺於幻想。想想還是不必如此悲觀,於是重新許願。不是重新再找到一個愛自己的人,不是忘記曾經所有,只是許下了一個能學會承受失戀的願望。願望如此細緻和簡單,但卻是我們每個人都想要擁有的能力。以為歷經人生匆匆聚散,嘗過塵世種種煙火,應該承擔歲月帶給我們的滄桑。可每一次失去分別,歲月時光安然無恙,山石草木毫髮無傷,難過的只有我們自己。而明年今日,一切變了又變。還會設想能和你見面的時間地點,如果和你有幸再見面,大概會是在同伴的婚宴,而時過境遷之後,對於你,我依舊惶惑,依舊如當初戀愛一樣期待又緊張。『不怕風狂雨驟,恰才稱,煮酒箋花。如今也,不成懷抱,得似舊時那?』我們等候的人,不會再來。明年今日 未見你一年誰捨得改變 離開你六十年但願能認得出你的子女臨別亦聽得到你講再見這是整首歌里我覺得最動人的地方了。六十年,一個甲子。人生只有這一個六十年,而分開的六十年後,我大概已經認不出你了,我們都已年邁,皺紋滿布,你已經是年邁老嫗,但願能在茫茫人海中認得出你的子女,是不是有着你少年時候的模樣。看到與你相像的年輕人,「這個女孩兒和你年輕的時候好像,大大的眼睛,笑起來有深深酒窩」,再回過頭來細細揣摩你的臉,我們是真的太久沒見了,但我卻依然記得你的笑臉和皺眉。馬爾克斯在《百年孤獨》里說道,「生命中曾經有過的所有燦爛,終究都需要用寂寞來償還。‘’『人生至多一個六十年,用來緬懷你卻不多不少』陳奕迅就像是站在鏡子面前,重復地唱着,對自己說,人總需要勇敢生存,不過就是失戀。反反復復,說到自己淚流滿面。兩個人從相識到相守再到不相認,其實很短。但回憶和緬懷卻長到你用一輩子去感受。一段感情來來去去不過是幾個字的轉換,最後的結局剛開始誰也沒預見,預見的只是心裡自以為是的甜,幸好最後我們都沒有遺憾。時間的長河奔流不息,六十年後,愛恨情仇都會化為煙塵,只願意說上一句爛俗的話。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裏。就連曾經好像理所當然的空氣,到今天才發現原來那麼依賴於它。從最初的毫不相干到最後的漠不關心,繞了一圈,也算圓滿。走到人生的結尾便不會再有悔恨和不甘,有的只是感恩,即使你曾讓我哭到昏天暗地,痛到撕心裂肺,但我想遇見你都已經是這一生最幸運的事了,因此只剩下了感激和懷念。所以才會有整首歌的點睛之筆,感人至深,眼淚不停。在有生的瞬間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運氣。到這日才發現,曾呼吸過空氣。最後,思想泛潮,只想到納蘭容若的那句詞。「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粵語/廣東話 流行音樂 陳奕迅 粵語

詳情

議員提案寫粵語芻議

來屆立法會,十月十二日召開。然則新人事、新氣象;香港歷史新一頁,如何書寫是好?前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嘗言:「Magna Carta 喺英國,1215年,英國王室、教會同其他精英,制訂憲章出嚟,首次限制王室權力;1215年民主跨出一大步,結果十九世紀,先可以有普選──嗰啲普選係好狹窄嘅普選,所以一個民主路程做咗七百年,seven hundred years!唔係七八年。」殊不知千歲爺爺,天上一日;時代巨輪,何止前進《十年》?百分之十七、有血有肉港人,獨立自強意志,行將堂而皇之,昂然步入議會。遙想《大憲章》當年,大英君臣,奉教皇為共主,立約以拉丁文;授聖座以柄,肆意「釋法」,輕啟戰端,三島兵連禍結,百姓水深火熱。以史為鏡,港人民選議員,為港人提案、為港人動議、為港人陳情、為港人請命──北人唾餘,豈宜俯拾?何必因循苟且,重投「現代標準漢語」羅網,依樣畫地,為牢自限?《基本法.第九條》謂:「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除使用中文外,還可使用英文,英文也是正式語文。」粵語白紙黑字,大舉寫入立法會文件;載在盟府,一錘敲定「正式語文」名分,此其時也。祿蠹亡我母語,其心不死;癸巳歲晚,訛稱廣東話係「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克儉舞文,杏壇弄墨,其意常在斯文。只許達官「鬥噏」、貴人「吊吊揈」,梁振英撚字撚句、指「掟」為「摘」;不准港人子弟、教師工友,我手寫我口、我口表我心。滅聲絕種,赤禍不可不防,港人不可不備,南音不可不保。誠宜開拓租約、會議紀錄、法庭謄本、書面口供以外,又一堡壘;立法司法,勢成犄角,以絕秦望。車不同軌、書不同文、行不同倫,退可以守兩制,進可以建一國。若滅粵而有益於君,敢以煩閣下?民主本土兩派,固然各得其所;建制商界,亦有萬世之利──獨尊普通話,盡除正體字,京堂指點香江,黨員出入特府,如履祖國大地,如臨自家後園,何須假手土共?何必施食買辦?鳥盡弓藏,兔死狗烹,何愛於李嘉誠、曾德成、新鴻基、工聯會、鄉議局、自由黨、和勝和!一為神功,二為弟子,統請全體第六屆立法會議員,不分黨派,為天下先,以粵語寫提案,寫足四年是荷。 立法會 廣東話 粵語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