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是和平化解當前警察危機的唯一出路

星期三晚的警察集會可能是香港回歸以來第一個真正的社會危機。 組織者莽顧後果 首先,筆者甚是懷疑組織者有否考慮過集會所帶來的風險和後果?警隊作為維持社會秩序的最主要力量,如果前晚的集會失控,組織者是否有信心、有能力去控制場面和參與者的情緒?如果情況失控,那香港政府就只可以請求解放軍出動去鎮壓失控的集會人士。這將會使警隊的權威直接放在解放軍的管轄之下,不但嚴重損害警察的尊嚴而且也是對一國兩制的一種隱藏而且深遠的傷害。當年警廉衝突期間,港督本來也想派英軍鎮壓,只因英軍指因經常與警隊共同在邊境執行任務,想避免衝突而不想介入,所以港督才特赦當時的警員。組織者是否認真考慮過集會可能出現的後果? 而且,在和平時期出動軍隊永遠是非常敏感的行動。警隊被軍隊鎮壓將會嚴重損害香港的國際形象和外國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其嚴重程度將遠超佔中所帶來的影響,因為警察從來不是如組織者和部份警員所言的「都係人」。警察從來都不是普通人,部分警員似乎忘記自己是紀律部隊。 警察忘記自己是紀律部隊 紀律部隊(disciplined force)與其他公務員最大的分別是在於服從性。公務員可以對上司提出異議但紀律部隊不能。紀律部隊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