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一個年代就在一個星期裏匆匆終結

上星期本港發生了連串標誌性大事:先是上周日民主派在回歸後立法會補選中首嘗敗績;之後是周三《壹週刊》紙版從此停刊;最後是周五李嘉誠宣布退休。短短一個星期內,本港政治、文化、經濟同時宣告結束了一個年代。這3件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事,其實有着內在連繫的脈絡。 政治、文化、經濟同時結束了一個年代 1979年時任港督麥理浩訪華並見鄧小平,掀開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序幕。最後以英國全面讓步和妥協告終,並於198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就在英國部署撤退、中國還未接管的這十多二十年間,舊有以港英勢力為主的政經秩序瀕臨瓦解,而新的以中國勢力為主的政經秩序又未建立,於是無論政治、經濟、文化都出現了一個真空期,讓恍如初生之犢、躍躍欲試的土產力量乘時而起。而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更對這些土產力量起了推波助瀾作用。 常常拿着龍獅旗示威的年輕朋友,有時未免過分天真地把英治時代想像得太過美好,更緬懷八九十年代香港那份活力和自由空氣。其實如果你活得夠長久,就會知道那並非殖民地年代長久的真實,反而只不過是一個舊秩序瓦解、新秩序未建立所釋放出來的空間。 李嘉誠冒起於華資填補英資撤走的大時代 先說經濟。麥理浩訪華後幾個月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