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許權貴泊名車 不許貧婦賣紙皮

近日,朱婆婆的故事在社會有不少迴響。她是靠拿她在街上執的紙皮去賣而維生的。大概一個多星期前,她在中環摩天輪附近執紙皮,之後一名外傭以1元買下朱婆婆的一些紙皮。就此,一群食環署人員現身,說要控告朱婆婆無牌販賣。當朱婆婆即場求情時,據說食環署人員當時對她說,就算賣1元東西都是無牌小販。案件原本要在今天上法庭,但在公眾對案件極大關注下,食環署最終撤銷控罪。 同樣是在中環,不少道路都會見到一部部名貴的私家車泊在不准泊車的位置,甚至是車行線的馬路上泊車。負責駕駛這些車輛的人往往都不是車主,而是司機。他們接載的都是非富則貴甚至有權有勢的「上等人」。我在中環工作多年,都不記得有見過這些車輛收到違例泊車的告票。但是在專業、商業圈子內,我亦聽過一種說法,就是對這些車的車主來說,就算收到告票都沒問題,亦不會有阻嚇作用,因為罰款對他們來說是「濕濕碎」。 一個中環,兩個階層,兩個結果。貧窮的無權無勢人士賣一點紙皮就被阻嚇、被檢控(今次朱婆婆的事不是鬧大了,大家覺得食環署會否撤控?);富貴的有權有勢人士就能若無其事而又方便自己地違例泊車。更諷刺的,就是後者不乏一些平時在私人會所、餐廳私人房內高談闊論地說「犯法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