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廠區的素食餐廳

為長者提供就業機會的社會企業銀杏館開業多年,曾經在港九不同地方開過各種類型的食肆。幾年前聽聞他們在火炭工業區內開設分店,並提供素食選擇。今年初餐廳經重新裝修後轉型為只賣素食的餐廳 (名為「華麗耆素」),亦因此吸引了我特意登門造訪試吃。半自助形式 減長者侍應工作量餐廳位於工業區的盡頭,從火炭港鐵站走路過去的話要十五分鐘,或可從沙田港鐵站外乘搭專線小巴直達。雖然餐廳地點不算便利,但卻擁有翠綠山景,用餐環境宜人(圖)。素食選擇豐富,中式西式泰式越式,應有盡有。光顧了幾次後,我認為還是中菜做得比較出色,尤其是那個中式例湯,只經營午市的餐廳用上二十斤冬瓜來煮一煲美味的素湯,確實是絕無欺場。為了減少長者侍應的工作量,餐廳採取半自助形式,主菜由侍應奉上,餐湯和熱飲則請食客自取。千萬別小覷這個自斟咖啡奶茶的選擇,很多香港人有咖啡癮/奶茶癮,偏偏市面上大多數的素食店不設水吧,因此吸引不到這批有茶癮的人去光顧。像樣素食茶餐廳何時出現?講到咖啡奶茶,就自然聯想到茶餐廳。說來奇怪,香港的茶餐廳一向都是星羅棋布,幾乎每條大街小巷上都總有一兩三間,而近年喜歡素食的朋友也愈來愈多,但不知怎的,總沒有一家像樣的素食茶餐廳出現 (除了大埔有一家近似茶餐廳的,名叫多利民素食)。可憐我此等既愛喝鴛鴦奶茶,又喜歡素食的人士,每次在茶餐廳落單說要乾炒牛河「走牛」的時候都遭受樓面嘲笑,更慘的是給嘲笑了以後廚房裏面的大廚也不會因為「走了牛」而多給我一些豆芽和青葱作為補償,委屈啊!記得五年前曾經有人在中環開設以有機食材作招徠的茶餐廳,但噱頭味甚濃,兼且標價高昂,就算當時在中環工作的我也提不起去試吃的興趣,結果該間名為「港土茶記」的高檔茶餐廳也在一年多後迅速結業。我不想吃乾炒新西蘭有機草飼牛河,我只是想吃乾炒菜河、素火腿通心粉、西多配素咖喱角。素食茶餐廳,究竟要等到何時才會出現?文、圖﹕彭凱恩(gogreenhongkong.wordpress.com)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25日) 素食 飲食

詳情

素食媽媽 給女兒一個茹素童年

受訪者提供明報製圖黑色的小眼睛,留着短髮,臉色紅潤,城珠的女兒已經會走會行,但依然像粉糰一樣,嫩嫩的很逗人喜歡。這是一對母女素食者。最近有小朋友到訪家中找女兒玩,城珠為孩子準備了豐富可口的兒童餐﹕淡橙色的小飯糰是番茄飯,旁邊像壽司的是包着藜麥與糙米的健康紫菜卷,之後是香脆可口的鷹嘴豆餅、羽衣甘藍脆片,還有伴碟的花生。現代社會,食素不再跟宗教信條有絕對的關係,除了尊重生命或其他道德原因,愈來愈多人因為嚮往健康、簡約的生活而成為素食者。但城珠說,一個吃慣了肉的人一下子變成素食者其實很難,城珠說:「真正令我成功戒肉茹素的人是我的女兒。」她真正完全吃素是三四年前的事。那時女兒剛剛出生,長了一口牙,開始學習食固體食物,她希望女兒明白吃肉並非自然之事,肉食者無法避免會傷害生命。她說,「我不想她從小就習慣肉的味道,像我自小吃肉,要戒的時候其實很難。」無可置疑,選擇茹素是一個需要耐力的決定。走進大多餐館看餐牌都會發現大部分都是肉食﹕生炒骨、牛肉河、排骨飯。懷孕時,父母曾想試圖說服她,在懷胎9個月之內吃三隻雞,坐月又要她吃雪蛤膏,但她一一拒絕。「那時我跟長輩解釋,以前的人認為雞很有益,可以補身,但現在不同了,我們吃的進口雞肉說不定被打上很多激素,牠們不再是以前農村自家養的走地雞,反而一生被鎖在籠中,病了也沒人理。剛生育的媽媽就像一塊榨乾了的海綿,吃進什麼東西都會很快被吸收。這個時候如果吃下化學雞,可能反而會養壞身體。」後來她跟家中長輩說,希望女兒從小吃素時,家人大多一早料到,並沒有大力拒絕。女兒出生後也很少病痛,一直長得白白胖胖,爬爬走走,十分活潑,也份外愛笑,好脾氣。網上分享素食餐單有次她們河邊散步去,她問女兒想不想魚魚被煮熟而不能在河中暢泳,被吃進我們的肚子,女兒大力搖頭。為了令孩子茹素也能吃得滋味,她在家中設計不同的素食餐單,在網上開專頁「素食廚」向不同的媽媽分享素菜寶寶可以吃什麼﹕淮山節瓜粟米粥 、炒鹹菜、淮山奶、椰菜花薯仔湯、無花果開心果榛子包、香蕉芒果奶昔,她說,「好多人以為食素會營養不良,但人需要的營養除可在肉食中取得,其他食物也有相同的營養元素,如印度果仁就有豐富的蛋白質」。「孩子像一張白紙,你給他們吃肉,他們以為肉是必需品,如果你教會他們素食,使他們不那麼快地習慣肉的味道,他們往後反而可以選擇自己想不想吃肉」,城珠說。文﹕黃雅婷圖﹕受訪者提供編輯﹕梁小玲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6月16日) 素食 親子

詳情